首页 > 言情 > 

误惹大佬情难禁

误惹大佬情难禁

误惹大佬情难禁

来源:微阅云 作者:兔子不吃素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09:32:08

主角是苏轻语左君洐的现代言情类型小说《误惹大佬情难禁》小说的作者是兔子不吃素故事精彩试读:想着两天前娱乐周刊上那个与其他女人贴面相拥的陆易白,苏轻语心里泛起了酸意,可看着那张她迷恋了整整6年的俊脸,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咽回了肚子里……很快,卧室里的洗手间内传来了水声,苏轻语脱掉了黏在身上的湿衣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左君洐低着头看着她笨拙的手势,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震撼,他还是头一次在水下被女人迫不及待的解开腰带……

按住苏轻语的一双小手,左君洐的眼中有戏谑闪过,朝着苏轻语的胸前指了指。

苏轻语这才恍然大悟,原本里面只穿了件保姆递给她的男士衬衫,此时衬衫又因为过于宽松,在水的浮力下,全部飘了起来,自己的黑色蕾si纹胸就暴漏在男人的眼前。

这些她还能忍受,可不能让她忍受的是,他竟然还恬不知耻的一直盯着她看。

左君洐伸手揽过她的小腰,有意无意的在她腰上还摸了一把后,才带着她朝着上面游去。

……

很快,桥上一片欢呼,苏轻语被左君洐紧紧的抱住,两个人的头一起露出了水面。

水中,苏轻语一把将紧贴着自己身上的左君洐推开,瞪着他,道:“你干什么?!”

左君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勾着嘴角,不要脸的说道:“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女流氓!”

话不投机半句多,苏轻语转身朝着岸边游过去,左君洐很快超过了她,先上了岸。

司机老赵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左君洐的西装和大衣外套,问道:“左先生,您没事吧?”

左君洐摇了摇头,从老赵手中接过大衣披在了身上,蹲在岸边是笑非笑的俯视着还在水中扑腾着的苏轻语。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苏轻语才爬上了岸,连抬起头都觉得困难了,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恨恨的瞪了男人一眼。

身旁有围观的人,赶快将她扶起了起来,火警和急救车就停在不远处,不时的有医护人员过来询问她身体情况,苏轻语都摆了摆手,无力再说话,

全身湿透的苏轻语很快在寒风中打了个冷颤,而一下秒,一件她熟悉的男款大衣就披在了她的肩上。

抬头望去,是左君洐一张欠揍的脸。

苏轻语轻易不会去讨厌一个人,可即使左君洐将他的外套留给了自己取暖,她依旧喜欢不起这个男人来。

不等苏轻语拒绝,左君洐似乎就已经看穿了她的想法,挑着嘴角说道:“你里面穿的那一件也是我的,你要不要现在也一起脱下来还给我?”

苏轻语张口结舌,低头看向穿在自己身上的男士衬衫。

再次抬头时,左君洐已经朝着他的车走了过去,老赵正帮他拉开车门。

收回了目光,苏轻语将身上的大衣紧了紧,一股好闻的男性气息,还参杂着淡淡的烟草香……

再一次拒绝了身边医护人员的热切询问,苏轻语朝着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走去。

司机站在车外,还没有从这场虚惊中醒转过来,就看着苏轻语已经拉开了后排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司机二话不说,赶紧坐进了驾驶位置,回过头,问道:“小姐,您要去哪?”

“淞山区潮汐路……”苏轻语说出了家里的地址。

车内暖风被司机开到最强,并不时的转过头关心的问道:“小姐,你还觉得冷吗?”

苏轻语的确冷,牙齿一直在打颤,即便司机将空调的温度一再的调高,依旧暖不起来。

……

淞山区的一栋联排别墅前,苏轻语让司机停了下来,这是景城有名的‘富人区’。

司机刚把车停下,苏轻语才想起,自己的外套脱在了湖底,她身上根本没有钱来付给司机。

司机师傅似乎也了然,转过头,笑着看向苏轻语道:“不用给钱了,您的行为令我敬佩,这钱我不要了……”

苏轻语没说什么,勉强的弯起了下嘴角,依旧从身上的大衣外套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钱夹子来。

将钱夹打开,一排排的银行卡和酒店的VIP金卡呈现在眼前,还有一张男人的身份证。

身份证上的男人叫左君洐,年龄32岁,身份证号下面是家庭住址。

苏轻语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从男人的钱夹里拿出了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了司机……

……

身上没有钥匙,苏轻语瑟瑟的站在公寓前,按响了自己家里的门铃,她没期望能有人出来给她开门。

不过,让她出乎意料的是,门很快“咔哒”一声被人从里面用远程遥控打开。

当苏轻语出现在客厅时,不禁有些惊讶的看着坐在沙发里的陆易白。

陆易白头发有些凌乱,只穿着一身浅灰色的睡袍,正侧过头,朝着门口看来。

“你怎么会在这儿?”苏轻语看着角落里的行李箱问道,低头换下脚上湿透了的鞋。

“这里是我们未来的婚房,我不能来?”

“哦,没事了。”苏轻语淡淡敷衍着,她脱掉身上的男款大衣,露出湿漉漉的衬衫。

陆易白从沙发里起身,皱着眉头看着苏轻语身上的衣服,问道:“你去哪了?”

苏轻语没有回答,换好了鞋从他身边走过,手腕却一把被陆易白给拽住。

转过身来,陆易白将放在茶几上的一个蓝色的首饰盒拿了起来,打开后,将一条精美的Dior手链戴在了她的手腕上……

苏轻语缓慢的低下头,愣愣的看着腕上的钻石手链,

陆易白邪魅笑起,眯着眼睛,半个身子歪在沙发里,看着苏轻语,问道:“上次出差带回来的礼物?喜欢吗?”

“喜欢……”

苏轻语甚至连看都没看那条手链一眼,就转身进了卧室。

想着两天前娱乐周刊上那个与其他女人贴面相拥的陆易白,苏轻语心里泛起了酸意,可看着那张她迷恋了整整6年的俊脸,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咽回了肚子里……

很快,卧室里的洗手间内传来了水声,苏轻语脱掉了黏在身上的湿衣服,将自己浸在温热的洗澡水中,驱走一身寒意。

洗手间的门被陆易白从外面敲响。

“轻语,你收拾的时候,有没有见到我那条亮蓝色暗纹的领带?!”陆易白懒懒的声音传来。

“没有,一会儿出去我帮你找一下……”

“好。”门外的陆易白淡淡回应着。

陆易白是个不念旧的人,可他唯独对那条领带情有独钟。

苏轻语闭上了眼,心中的酸涩被点点滴滴的甜蜜回忆所代替。

思绪在凝结,时间在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