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豪门暖婚之夫人说了算

豪门暖婚之夫人说了算

豪门暖婚之夫人说了算

来源:麦子云 作者:花耶花耶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09:49:28

作者是花耶花耶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主人公是苏筠陆锦城的小说叫做《豪门暖婚之夫人说了算》,内容简介:陆锦城无奈摇摇头,他奶奶爱看热闹的本性还是没改。也得亏他们现在是在江城,若是在风城,认识老太太的人不在少数,不一定能瞧得到热闹。“刚刚你抱过的筠筠,十八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老太太笑道:“我看这小姑娘不错。长得漂亮温婉,性子却是刚柔并济,不好糊弄,门儿清呢。爱憎分明又护短。你听到她的话了没有,她喜欢的人,不需要有多大的本事,因为她自己就可以养活一个家。阿城,怎么样,你喜欢人家吗?”

兰槐汗颜。老夫人是真的想抱曾孙想得都走火入魔了。不过,老夫人也不是看到是个女的就想介绍给陆锦城,估计这小姑娘是真的入了她的眼缘了。

他显然也是听到了苏筠的话,嘴不由抽了抽。

“你听到了没有,那两小姑娘在夸你长得漂亮呢,能吸引雌性。”

刚刚进来,又长得惊为天人的,只有她家孙子,陆老太太自然坚信,苏筠说的是陆锦城。

陆老太太压低声音道:“别大声说话,惊动了那两小姑娘,我要你好看。”

陆锦城无奈摇摇头,他奶奶爱看热闹的本性还是没改。

也得亏他们现在是在江城,若是在风城,认识老太太的人不在少数,不一定能瞧得到热闹。

“刚刚你抱过的筠筠,十八岁。你今年二十六,差八岁,正好呢。我以前找大师算过你的姻缘,大师说,你未来的妻子就刚好比你小八岁。”

话音落,陆锦城无语了。

“奶奶,这话你也信!”

苏筠把水晶饺吃完,兰槐已走到她面前:“筠筠小姐,你好,我家老夫人有请。”

因为听夏凝叫她筠筠,兰槐就这样称呼她。

苏筠闻言,一双美目困惑的眨了眨,就看见在卫生间见过的老太太,突然从柱子后伸出头来,调皮的笑笑,朝她挥了挥手:“小姑娘,是我呀,刚刚在洗手间见过的。”

同时,苏筠也看到了那个她惊为天人的妖孽美男!

两桌只隔了一个桌子,说话的声音不刻意压低的话,那一桌听得一清二楚。

显然,对面的男子肯定也听到了她那一副食色性也的大作。

苏筠窘得脸颊刷的红了,莹白的脸,像是抹了一层桃粉,煞是好看。

长辈叫她,苏筠也不好推辞。

再加上她的奶奶两年前就去世了,苏筠想念奶奶得紧。

她跟奶奶感情一直很好,苏筠很有老人缘,也许是因为她乖巧的外表和性子,再加上苏筠对着喜欢的人,总是嘴甜得很,很会逗人开心。

看到陆老太太,苏筠就想到奶奶,很是亲切。而且之前老太太和陆锦城也帮过她。

她擦干净嘴,起身,绕过柱子走到陆老太太这一桌,没敢看陆锦城,都丢了这么大的脸,真的丢脸到姥姥家了。

兰槐替她拉开了椅子,苏筠连忙礼貌道谢。

她坐下来,背挺得笔直,双手交叠,规规矩矩的放在腿上。

陆老太太看了心喜,这孩子一看就是教养极好的。

“您好,奶奶,您找我?”

陆老太太亲热的拉过苏筠的手。老人家的手不再柔滑娇嫩,但掌心温暖,给人慈爱的感受。

“我呀,从风城来江城探亲,闲着无聊,听你口音,你是本地人?正好这几天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玩,能不能请你当我的向导?”

苏筠这几天正好也没事,闲着也是闲着,当下应允:“好啊。我从小就在江城长大,别的不敢说,至少吃的东西,我很熟。”

苏筠是个吃货来着。以前苏母还在世的时候,每个星期都会带她出来寻觅美食。

“筠筠,你叫什么名字?”

苏筠闻言更窘了,估计从她坐下跟夏凝聊天,老太太都听见了。

“我叫苏筠。”

“我们是风城陆家,这是我孙子,叫陆锦城。他明天就要回去了。以后你去风城玩,由他作东。阿城,你们两个人应该算是认识了。筠筠很漂亮,对不对?”

陆锦城看过去,苏筠微垂了头,白皙的脖颈如天鹅颈一般弯成美丽的弧度。她的耳朵,泛着红,耳垂圆润,看起来很可爱。

可爱?陆锦城一愣,他居然觉得一个才见一面的小女生可爱?

陆老太太一巴掌拍到他的胳膊上,见孙子走神,不满:“我在问你话呢。”

苏筠囧了。

陆老太太这是闹哪样?她是不是被相亲了?

只听陆锦城好听的声音响起:“嗯。我叫陆锦城。”

嗯,是哪样?漂亮,还是不漂亮?

苏筠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在想这个,而是沉迷在,啊,妖孽男神的声音也很好听啊。

“把你朋友也叫过来吧。”陆老太太看得出苏筠不自在,提议让夏凝也过来。

夏凝这人是个人来疯,自来熟,有她在,就不怕冷场了。

夏凝在这边听着,早就按捺不住想过来了,听到陆老太太的话,她大大方方的过来,就是一通猛夸。

“奶奶,你还说我们筠筠漂不漂亮,当然漂亮,跟奶奶您一样,是美人胚子。若是我将来有你这样好看,我就满足了。”

夏凝来了,气氛瞬间热络起来。

陆锦城安安静静坐在旁边,默不作声吃着东西。

苏筠余光注意到,陆锦城吃东西也是这样好看,斯文优雅。

他的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

苏筠看男人,第一眼是看眼睛,再看脸,其次是看手,手好看了,也过关了。手不好看,脸再好看,也扣分。

苏筠过来之后,就安静如鸡。丢了这么大个脸,她当然不好意思再开口。

夏凝看着苏筠这样,暗自摇头。苏筠虽然长得漂亮,但是除了孟修明这个挂明未婚夫,是真的没有异性缘。因为苏筠对着男生,基本就不知道说什么。尤其是对着她喜欢的男生!

陆锦城显然很忙,电话都接了好几次。

苏筠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奶奶,我给您留电话,您打电话就行。”

陆老太太却很坚持。

苏筠咬了一下唇,把微信打开,让陆锦城扫自己。

微信加上后,又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苏筠想,这何必呢,直接打电话不就好了。

她哪里敢想,陆老太太是撮合他们两人。

苏筠自己年纪摆在这里,她压根就没敢往那边想。

两人正准备结帐,陆锦城坚持给了。

陆老太太笑眯眯地道:“筠筠,明天就麻烦你当我的导游了,这一顿饭让阿城请,说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呢。”

“不用了不用了,奶奶,既然你到了江城,就是到了我苏筠的地盘,这顿饭该我请。”

说完,苏筠怕陆锦城抢着付单,结果就冲到收银台,把钱给付了。

因为是扫微信的,非常快。

陆老太太见苏筠真去结帐了,觉得这孩子可真实诚啊。

“怎么样?被人请客的感觉不错吧?”

陆老太太觉得很稀奇。

在风城,多少人抢着请她吃饭,她还不一定会赏脸。没想到,现在被一个素昧平生的小丫头给请了,感觉怪好的。

陆锦城眸子沉沉,感觉如何?是挺好的。

夏凝跟着苏筠,在旁边说:“你个傻丫头,行啊,会表现,知道有男神在抢着买单。但,你这样是追不到男神的。”

苏筠小脸垮下来:“有你这样损人的么。谁说我要追他了?”

“不是吗?谁的眼睛看都不敢看对方?小样的。你以为你那点心思瞒得过我。不过,这位陆先生是挺不错的,至少比孟修明长得好几百倍。”

苏筠嗔道:“行了,别扯了。”

苏筠付了钱回来,陆老太太也没有说什么。被苏筠这丫头请了一顿饭,还看了人家的热闹,左右,她也不会亏待了这孩子。

“我们回去了,奶奶,你需要我的话,到时给我打电话啊。”

“锦城,去送送人家。”

“哎,不用不用。”苏筠连忙摆手,还让陆锦城送?

刚刚这人怼苏云时她还记得呢,嘴巴这么毒,肯定心肠也好不到哪里去。要不是那盛世美颜让人移不开眼,苏筠保证她会离他远远的。

两个人像兔子一般,一溜烟跑不见影了。

陆老太太撇了撇嘴:“小七,你看看你,白长了这一副好皮相,人家姑娘多嫌弃你,连送都不要你送。”

陆锦城,扎心了,这是亲奶奶吗?

“怎么样,你喜欢筠筠吗?”

陆锦城道:“太小了。”

“小什么,养两年就可以结婚了。”

话是这样说,陆老太太也没抱什么希望。

这几年,她塞给陆锦城的女人还少么,结果都被原封不动地退回了。

哎,筠筠那孩子,她是真的喜欢啊。

不过,想到后面几天能见到苏筠,陆老太太又高兴了。

“老太太,外面下雨了。”兰槐话音刚落,只见陆锦城倏地站了起来。

“奶奶,我下去一趟。”

陆老太太点点头,对兰槐说:“看吧,我说这小姑娘对我的眼缘吧。估计阿城也不讨厌,八成是去送小姑娘了。”

苏筠和夏凝刚走到门边,还没叫车呢,结果,豆大的雨珠哗啦啦落下来了。

外面的太阳还明晃晃的呢。

“这是老鼠要娶新娘吧?”苏筠顺口说了一句。

夏凝取笑:“我看不是老鼠要娶新娘,是我们筠筠思春了。”

苏筠羞恼地去挠夏凝的痒痒:“胡说八道!”

“嘻嘻,还不承认,你看那个陆先生的眼神,可是要粘到人家身上了,含羞带怯的。”

苏筠无语:“照你这么说,我看我的爱豆也是思春?”

“不,不一样,你看你爱豆的眼神跟看陆先生的眼神不一样。”

一辆黑色的宾利,悄无声息停下,然后,车窗摇下,是陆锦城。

“夏小姐,苏小姐,上车吧,我送你们。”

苏筠犹豫,这不太好吧。虽然交换了联系方式,但,还是陌生人啊。

夏凝已经拉开车门上车了,还没心眼的朝苏筠招手:“上来啊,筠筠。”

苏筠……

“陆先生,我家近,你先送我吧。”

夏凝家到了,朝苏筠无声的作了一个口型。跟她这么熟了,苏筠自然看得懂,她说的是:“加油!”

苏筠觉得脸颊有些热,这疯丫头!

车子离开夏宅,却靠边停了。

苏筠不解地看向陆锦城,这张脸,真的很帅啊。她果然花痴了。

“陆先生?”

“你坐前面来。”

“啊!?”苏筠傻眼了,为毛呀。虽然知道坐后面不太好,有把陆锦城当司机的嫌疑,可,坐前面,她没那个勇气啊。

“昨天只睡了两个小时,这会我开车有点困了,要么你坐前面来陪我聊会,要么,你来开?”

开玩笑,她现在还没拿到驾照,就算拿到了,她也不敢开人家的车,撞坏了怎么赔?

苏筠拉开车门,规规矩矩的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莫名有点乖。

陆锦城的嘴角轻勾了一下,却被苏筠捕捉到了。

啊啊啊,美男笑起来也好帅,好暖,好想知道他展颜一笑是什么样的。

下一秒,苏筠又唾弃自己。她是见面大世面的人(各种美男爱豆),怎么就轻易被现实中的美男给迷惑了呢。

陆锦城看过来,见小姑娘有点呆,脸颊有点红,似嗔似喜。她像一朵即将绽放的花骨朵,美而不自知。

“安全带。”低沉的嗓音响起,像是低音炮,苏得人的心底都发软了,余音缭绕,痴痴缠缠,在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