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爱你成谎

爱你成谎

爱你成谎

来源:麦子云 作者:南麒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6-01 09:55:50

现代言情小说《爱你成谎》,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宋薇骆琛之间的爱情故事,作者的名字是南麒,精彩内容介绍:骆琛再厉害,毕竟不是神,为了她和根基深厚的骆家作对,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她一个将死之人,没必要拖着他一起下地狱。腹一直隐隐作痛的地方突然开始剧烈刺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宋薇撑着酸痛的身子挣开他的手臂,平时睡觉警醒的男人竟没有醒,眉头紧锁,仿佛在梦中也极不安稳。

看着他刻满疲惫的睡颜,宋薇终于忍不住捂脸啜泣起来。

骆琛再厉害,毕竟不是神,为了她和根基深厚的骆家作对,已经到了穷途末路。

她一个将死之人,没必要拖着他一起下地狱。

上腹一直隐隐作痛的地方突然开始剧烈刺痛,宋薇背后冒出一阵阵冷汗,咬着粉唇奔去客厅。

她没注意到,男人因为她隐隐约约的啜泣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跌跌撞撞跪在地上,她痛得眼前都模糊起来,从包里胡乱拿出几粒止痛药,仰头准备吞下去。

余光瞥见黑暗中一个修长身影,宋薇吓得差点心跳骤停。

手一抖,药丸一下子从指缝掉到地上。

骆琛不知站在那看了她多久,迈着沉稳的步子过来,长指捡起药丸,垂眸看她:“这是什么?”

磁性的声音在寂静客厅里响起,落在她心上。

宋薇攥紧手指,在他审视的目光中,漫不经心的站起来,蓦地从他手中拿起药丸,速度极快吞下去。

“自然是避孕药!”

结婚这么久她从未吃过避孕药,是以骆琛一时不设防,竟让她咽了下去!

目光骤冷,骆琛大步走过来掐住她两颊:“吐出来!”

捏着脸的力道用了十成,痛得宋薇眼泪一下子从眼角溢出,却死死抿唇不愿张嘴。

“我让你吐出来!”大手握着她的后脖颈,骆琛发了狠,拎着她的脖子拖到水池边,捏开她的嘴。

“咳咳咳......”宋薇这段时间一直生理性的反胃,又被他捏得接近窒息,一下子咳得撕心裂肺,好似要把脏腑都咳出来。

骆琛慢慢松开手,冷眼看着她。

宋薇奄奄一息的伏在池边,缓了一会,竟侧头对他露出一个惨笑:“骆琛,我不会为你生孩子的。因为我不能忍受我的孩子,将来会在出租屋里长大!”

她脸上的笑太过决绝,骆琛豁然退后了一步,眼瞳震动。

直到这一刻,他才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你该庆幸,我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他的眼神冷了下去,转身就走。

惊天动地的摔门声随之传来,似乎再在这个家里多呆一秒,他就会忍不住对她动手。

直到今天之前,他都坚定不移的以为,就算全世界都不看好这段婚姻,他们也会一直走下去。

可是,先放手的是她。

等宋薇追过来打开门时,夜风拂过,门口空无一人。

她怔怔落泪,却止不住担心:外面那么凉,他都没有拿一件厚外套。

拿出手机,指尖停滞在拨号页面上,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怎么也拨不出去。

她没有资格。

慢慢滑坐到冰凉

做完胃镜,她胸闷的厉害,头晕目眩的站起来,门边倚着的人过来轻轻扶了她一把。

搀扶她的手被不着痕迹避开,身形倾长的男人无奈笑道:“我去缴费,乖乖在这等着。”

宋薇点了点头,但房间里消毒水的气味浓烈得她气血上涌,胃部一阵阵钝痛,只得自己慢慢扶着墙,去走廊透透气。

每做一次检查,都会对咽部和食道造成一定的损伤,而且她已经到了晚期,所有的治疗和疼痛,注定是没有出路的。

据那天摊牌,已经两个月过去了。

她面上无波无澜,但脑子里,无时不刻不在回想骆琛震怒的面容。

那天她连夜带着简单的行李走了,他回来后,该是怎样痛心失望的神情?

以骆琛的骄傲,一旦被背叛,不可能再要她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所以被陆子吟接走这么久,他连一个电话都不曾打来。

如她所愿,他不要她了。

明明,这是她痛下决心后最希望看到的结局,可此刻她捂着胸口,步履蹒跚,连呼吸间都带着深入骨髓的痛意。

因为喉间骤痒,她忍不住捂嘴咳起来。

咳着咳着扯到痛处,宋薇扶着墙难受得干呕了几下,满嘴浓厚的血腥味。

一道令人心悸的视线落到身上,宋薇下意识望过去——是骆琛!

几缕黑发从男人额间垂落,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小小的纱布,他的身形依旧挺拔高大,但曾经溢满光彩的眼睛沉淀下去,整个人散发着冷肃的气息。

可他刚刚看她的那一眼,竟像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宋薇浑身发冷,骆琛却连眼神都吝啬施舍给她,沉稳的步伐兀自向前。

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宋薇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平静了许久的心绪瞬间激荡。

“咳,咳咳......”

越来越重的咳嗽声压抑而隐忍,让骆琛的眉头死死蹙着。

短短几天不见,她就瘦的下巴尖尖的,整个人削瘦苍白,似乎下一刻就会喘不过气来,格外惹人怜惜。

但他怎么能怜惜一个没有心的女人?

闲庭信步的步子顿住,骆琛忍不住启唇:“你......”

“薇薇!”

就在这时,一个更加急迫的声音传来,宋薇身后过来一个男人,一把扶住她的肩:“你怎么出来了?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吗?”

宋薇颤了颤,没有解释,手心里静静躺着的暗红血色,让她和骆琛几步之遥的距离,一下子拉到千山万水那么远。

她乖顺的躲进陆子吟怀里,骆琛骤变的脸色,让周遭的空气都变得寒凉刺骨。

死死盯着她肩上那只手,骆琛突然问:“你怀孕了?”

愕然抬头,宋薇看见骆琛薄唇抿成一条线,黑眸微微闪动着。

叫他误会,也好。

慢慢收拢手心,她将那只染血的手藏起来,迎上他的视线笑道:“是!”

这一瞬间,宋薇分明看见,他眼睛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若说之前是冷漠,现在便是厌恶和憎恨。

骆琛嘴角慢慢扯出嘲讽的弧度,一手插兜,浓长睫羽下一片晦暗阴影,似乎在嘲笑自己的愚蠢。

医院,呕吐.....再算算时间,两个月,也差不多了。怪不得当初突然闹得那么难看,原来是搭上了陆家小公子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