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只愿与你共平生

只愿与你共平生

只愿与你共平生

来源:麦子云 作者:西羌十安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6-01 09:59:19

由知名网络作家西羌十安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只愿与你共平生》,书中的男女主人公是时雨涵傅辰维。小说情节为: 那天晚上的情形,犹历历在目。她被生生挑断了脚筋,差点被侵犯的时候,她奋力相拼,抓起碎玻璃直接刺向了那人的心脏。回忆起那天,只有无尽的害怕,和流不尽的血。她抚了下腹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身为模特,她却再也站不起来。

她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残疾人。

病房门口,傅辰维一身寒意走近。

时雨涵瑟缩了下身子。

“怎么,现在害怕了?”傅辰维站在床前盯着她,冷漠讥讽说道。

目光落在她包着白纱布的脚上,傅辰维眼神闪烁了下,冷道,“把王总砸进了医院,搅黄了我的生意,你现在倒是一副可怜兮兮?”

提起这个名字,时雨涵浑身抖得越发厉害。

那天晚上的情形,犹历历在目。

她被生生挑断了脚筋,差点被侵犯的时候,她奋力相拼,抓起碎玻璃直接刺向了那人的心脏。

回忆起那天,只有无尽的害怕,和流不尽的血。

她抚了下腹部,还好,肚子里的宝宝没有出事。

只是医生却说,因为之前多次受伤的缘故,肚子里的孩子就算平安生下来,很可能也会落下残疾。

随着她的动作,傅辰维视线跟着落在她的腹部上。

目光变得越发冷淡,“我已经查到小甜的下落了,所以,我们离婚吧。”

闻言,时雨涵浑身猛烈地颤抖,惨白着脸,“离婚?”

她不敢相信,为什么?

这段婚姻里,她几乎别无所求,不管他如何折磨她,她都无怨无悔,所求不多,只求待在他身边。

就连这样,也还是不行吗?

只是因为知道关甜的下落,甚至都还没找到她,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解决到她这个“后顾之忧”了吗?

她不甘心,她爱了他十年,她死也不会离婚!

“我不离婚!傅辰维,我死也不会离婚!”她赤红着双眼,哽咽着嗓子朝傅辰维吼道。

她不断地摇头,神情茫然无助,“我还怀着你的孩子,按照法律规定,你不可以和我离婚的,不可以的,辰维……”

仗着肚子里的孩子,她逼他结婚。

如今,他逼离婚,她还仗着肚子里孩子。

傅辰维想到这里,顿时怒火中烧,猛地上前几步,掐着她的脖子,厌恶地道,“你就这么想当傅太太?”

时雨涵被掐地喘不过气来,酸涩地眼眶中泪水打转,她目光凄厉地道,“傅辰维……只要……我肚子里的孩子还在、我就永远都是你的傅太太……”

她吃力地吐完最后一个,微扬起唇角望着他笑,似宣告。

这辈子,她都不会离婚!

看着她惨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傅辰维忽得心中一紧,眸光深谙。

烦躁地甩开她。

临走前,他在病房扔下一句,“时雨涵,我会让你为今天的决定,付出代价!”

代价?

时雨涵怔坐床上。

事业被毁,双腿被废,腹中孩子差带流产,这样的代价还不够吗?

只能偷偷通过父亲的主治医生了解父亲身体情况。

好在,父亲得到有效治疗,身体正在慢慢恢复。

回到家的这些天,傅辰维一直都没出现。

她想,他估计是全世界马不停蹄地寻找关甜的下落吧。

滚动轮椅,时雨涵路过餐厅的时候,听到保姆的议论声从里面传来。

“这碗汤不是要送给夫人的吗?你往里面加了什么?”有女声惊呼道。

“你不知道,夫人回家这一个月,傅总一直让我往夫人平日的饭菜里,加这些粉末。”

“我偷偷好奇查了一下,原来是对胎儿不利的药物,说起来,夫人已经吃了将近一个多月了,肚子里的孩子,这次,一定是保不住了。”保姆压低声音,有些怜悯地说道。

“夫人真是可怜,听说傅总已经找到了关甜小姐,所以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在傅总眼里,估计很碍眼吧。”

“……”

闻言,时雨涵死死地扣住轮椅,浑身都在发抖,全身的血液像是全部冲到脑顶。

傅辰维,为什么能对她这么狠?

腹部,传来剧痛。

身下,隐隐像是有血迹冒出。

时雨涵捂着肚子,企图这样,便能抓住腹中不断流失的小生命。

她惨笑。

过去,傅辰维故意折磨她,她从舞台摔落,被人挑断脚筋,被打,肚子里的小生命都没有真正离开她。

这一次,她真的保不住他了吗?

脑海中,蓦地浮现那天病房里辰维提离婚。

他说,关甜回来了,所以他要离婚。

她说,只要孩子还在,她就永远都会是傅太太。

所以就因为这句话,他便要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如此得残忍?

身下的血,越流越多,时雨涵目光越来越绝望,直到彻底晕了过去。

别墅,昏暗的卧室里。

时雨涵缓缓睁开眼,下意识抚摸上腹部,感受到孩子越来越微弱的生命力。

她目光通红,心变得越来越空。

咔哒一声,房门被推开。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关甜,这个一年前就消失不见的女人,这个傅辰维放在心尖上的女人,时雨涵竭力抑制心中的怒气,“滚出去!”

闻言,关甜笑了笑,施施然找了个位置,放下手中的包包,坐下。

“时大小姐,好久不见啊~”关甜笑着走近。

的确好久不见,时雨涵冷嘲。

当年,关甜分明是为了前途离开傅辰维,却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栽赃陷害她,让傅辰维误会自己。

认定她故意爬上他的床,甚至逼走了关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