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随身医典:医妃权倾天下

随身医典:医妃权倾天下

随身医典:医妃权倾天下

来源:麦子云 作者:小龙虾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1 10:11:49

小说主人公是燕北溟苏年的小说叫《随身医典:医妃权倾天下》,是作者小龙虾所编写的古代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原主是戚家二房的女儿,说起戚家,那在大燕朝绝对是名声赫赫。当今皇后和丞相都是出自于戚家,按理生在这样的人家应该很幸福才对,谁知道原主是一个倒霉的,她打生下来便身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苏年费力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原主也是真的狠,这么深一个印记也不知道能不能消。

重新躺回床上,苏年好好的捋了捋脑子里的信息。

原主是戚家二房的女儿,说起戚家,那在大燕朝绝对是名声赫赫。

当今皇后和丞相都是出自于戚家,按理生在这样的人家应该很幸福才对,谁知道原主是一个倒霉的,她打生下来便身体孱弱,大夫说活不了多久,所以一家人对她极其纵容,

谁知道这么一纵容就纵容出事了,她竟然看上了自己堂姐的老公,也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

她也不顾太子是自己的堂姐夫,公然追求,还做了不少傻事,可谓是丢尽了戚家的颜面,也让戚家长房和二房生了嫌隙,就连生养她的戚母都要和她断绝关系。

可是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变本加厉,竟然还去爬了太子的床。

结果可想而知,被人发现给丢了出来,戚家一夜之间成了京城里的笑柄。

她这个举动直接将自己的皇后姑姑给惹怒了,于是,一道懿旨下来直接将她赐给了深居简出性情古怪还患有残疾的逍遥王。

结果,她还不死心在大婚这天选择了上吊自杀,于是才有了自己的到来。

捋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苏年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额头,原主果然应了那句话,NOZUONODIE。

原主可真的是一个奇葩啊,换在现代社会,小三都是人人喊打的,在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她竟然还想爬人家的床,而且还是自己堂姐夫的。

这女人真的是……

她好不容易死了,却还要拖累自己。

现在最惨的便是她自己了,折腾到这具形容槁枯的身体上。

她已经仔细探查过了,这具身体即便不上吊也是活不了太久的,。

她可不想死,谁知道死了还能不能这么好命的穿回去。

所以眼下还是要想办法调养一下身体,让这具身体能折腾的更久一些。

不过这都是后面的事情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阻止燕北溟进宫。

她可没有忘记刚才燕北溟的话。

和离?

以她现在的名声,一旦和离,怕是她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更不要说调养身体了。

所以,她不能和离。

打定主意,苏年再也扛不住沉沉的睡了过去,睡前她还在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等她醒来的时候又能看到熟悉的手术室。

心里装着事情,苏年一早就醒了,然而奇迹没有发生,她并没有如愿穿回去。

看着镜子里的那张陌生的脸,她有些认命的说道,“好吧,以后我就是戚卿苒了。”

想到昨天燕北溟说的话,她不再耽搁,打**门朝外面走去。

不过几步路的距离,她却已经折腾出了一身的汗,而且气息明显的紧了起来。

“真是废。”

对这具身体她是不满意到了极致。

还是自己的身体好啊,她最长的一台手术做过十多个小时,哪儿象现在,走两步就喘。

她已经仔细的探查过这副身体了,除了各方面的机能都很差以外,还有哮喘,能活到现在也全靠她生在一个好人家,有无数的良药给吊着命。

“能不能调理一下呢?”

就在她这样想的时候,脑子忽然又浮现出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半夏,雪莲,木槿……”

这些都是中药材的名字,所以,这是,一个药方?千金方是一个药方?

戚卿苒一脸的震惊,正想深究,却听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道,“小姐,你不在房间里躺着,这又是在折腾什么?还不如昨天晚上死了的干净。”

“翠桃?”

看着突然出现的一脸不耐烦的丫鬟,苏年,不,戚卿苒的脑子里蹦出了这个名字,这是她的贴身丫鬟。

“小姐,你昨夜闹那一出老爷和夫人都已经知道了,老爷已经明确的发了话了,说你不要脸,他还要。以后,他只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你就是死了,也同他没有关系,丞相也发话了,已经将你从戚家的族谱除名了,这次老夫人都没有办法保你了。”

“现在王爷都在准备马车进宫求和离了,和离了你就不能再呆在王府了,戚府你也回不去了,你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办吧,还尽折腾。”

翠桃一脸的不耐烦,要不是她的卖身契还在对方的手里,现在她早已经收拾着东西走人了。

跟着这么一个不着调的主子,她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小姐,要是您还有一点良心,就将奴婢的卖身契给奴婢,也算全了我们主仆的情分。”

戚卿苒闻言冷冷的看了翠桃一眼,情分?

就凭她的这番话,还好意思说什么主仆的情分?

要知道以前原主做那些蠢事的时候,这个丫鬟可没有少在旁边撺掇,还说什么太子的妾那也是不同的,以后都是能有妃位的。

谁知道聘则为妻奔则为妾。

也就是原主那种没有脑子的才会将这样的人当成自己的心腹。

不过眼下,她却没有功夫收拾翠桃,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冷冷的开口道,“王爷在哪儿?”

翠桃一愣,下意识的想要瞪眼,可当看到戚卿苒那冰冷的眼神,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在,在前厅。”

戚卿苒闻言直接朝着前厅的方向去了。

直到戚卿苒走后许久,翠桃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主子感觉有些不一样了,以往她可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

前厅里,王府的管家禀告着马车已经备好,燕北溟推着轮椅正准备出去,却见戚卿苒那道娇弱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王爷,等一等。”

戚卿苒喘着气,不长的一段路,她差点走断了气,不过幸好赶上了。

缓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道,

“王爷,我有事想同你一个人谈,能让他们先下去吗?”

燕北溟闻言淡淡的开口道,“戚小姐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本王也没有什么可以同戚小姐私下谈的。”

燕北溟的话有些让人下不来台,不过戚卿苒却也没有怪他。

毕竟谁摊上这么一个女人都会觉得头痛。

也不管屋子里还有其他人了,她还是将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王爷,我想过了,我们是皇后娘娘亲自赐婚,昨天才成亲,今天您就去求皇上和离,那岂不是打皇后娘**脸吗?”

“所以?”

燕北溟看着眼前的女人,眸子一片清冷。

“我的意思是和离的事情暂时不提了吧?”

戚卿苒硬着头皮开口道。

燕北溟闻言手指微动,打量了戚卿苒许久才开口道,“戚小姐的事迹已经传遍整个京城,无人不赞叹你的痴心,想必皇后娘娘亦能理解。本王虽然不才,可是却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和戚小姐也算有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