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离凰
离凰

离凰

作者:猗兰霓裳
主角:凌雪薇沈羲遥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0:24:25

主角叫凌雪薇沈羲遥的小说叫做《离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猗兰霓裳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小禄子没有回话。此时,紫樱、玉梅、小福子和小喜子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娘娘。”紫樱一下子跪在我面前,哭起来,其他人也抽泣着跪下。我上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夜色渐浓,终于派去打探的小禄子回来了,气喘吁吁地说:“娘娘,他们被柳妃扣下了。不过奴才去的时候已经放人了,现正在回来的路上,奴才怕娘娘等得急就先回来报信。”

我霍地站起身,“扣下了?为什么?得罪柳妃了不成?”

小禄子没有回话。此时,紫樱、玉梅、小福子和小喜子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娘娘。”紫樱一下子跪在我面前,哭起来,其他人也抽泣着跪下。

我上前扶起他们,皓月、蕙菊和馨兰给他们擦着泪。我回身坐下,看着他们渐渐停止了哭泣,才柔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娘娘。”小福子擦了擦眼睛对我说:“今儿个奉娘**懿旨给柳妃送贺礼,刚走到昭阳宫门口,就被门外的侍卫拦下了。那些侍卫好凶啊,仔细验过腰牌通报了才让我们进去。”

小福子没说完,紫樱接着说道:“巧的是皇上也在。我们进去时,皇上正跟柳妃说着话,身边站着和妃,我们只好在一旁候着。等皇上说完话,柳妃问我们是哪个宫的,我刚说是坤宁宫的,柳妃脸色就变了。”

说着,紫樱突然又哽咽了。

我转头看着玉梅,内心不是不愤怒的,但是,我没有说话。

玉梅接着紫樱的话说道:“皇上笑着说您做得还算得体。柳妃的脸色变得好快,一眨眼就又是笑了。柳妃让我们先在偏殿候着,还让丫鬟们好好招待。可我们等了很久,却一直不见召见。”

小禄子道:“就这样一直到晚膳时间才召见我们。可谁曾想,她看见食盒里的子孙饽饽就生气了,硬说您没安好心,还逼着我们吃。我们哪儿敢呀。她就让身边的太监硬塞,还打了小福子和小禄子。”

“小姐,奇怪啊,咱们又没有什么不对,她凭什么打他们啊?”皓月愤愤地说。

我苦笑了一下,自己怎么就糊涂没有想到呢,柳妃一定是恨我的啊,这后位本应是她的,却突然降到我头上。现在她有了身孕,当然也很小心怕这宫里有人害她,我这时送吃食去,她自然疑心,是我没有想周全,连累了他们四个啊。

“怪我没有想周全,你们吃苦了,快下去好好歇着吧。”我摆摆手,让蕙菊、馨兰带他们下去擦擦药。

“皓月。”我起身,“跟我去烟波亭吧。”

“小姐,这么晚了您去什么烟波亭啊?”皓月惊诧地问。

“心里憋得很。”我笑笑,“就让小荣子跟着吧,他懂点功夫,就别惊动侍卫了。”

“小姐。”皓月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我坚决的神色,叹了口气,回到内室取了轻裘披风给我。

我笑道:“穿这么厚做什么,已经三月了啊。”

“晚上冷,您身子不好,别着了凉。”皓月坚持给我披上,我就依了她。

夜有些深了,穿过御花园时我也有些害怕,小心地避开了巡夜的侍卫,来到烟波亭。没有带琴,却带了三哥去年从江南回来送我的紫玉菱花箫。

让皓月和小荣子在一旁候着,我凭栏而立,望着远处的栖凤台,我在想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正确。到底是想办法得到皇上的垂青,做个有底气的皇后,也为凌家在朝廷的势力做一些保障?还是随皇上心中所愿的那样,默默地避世,安静地做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

风吹起了我鬓间的长发,我不禁裹紧了身上的轻裘披风,手触及紫玉菱花箫,一点凉,想起了远在江南的三哥。

从小三哥是最疼我的,大哥深沉又比我年长许多,我懂事起大哥已经在朝为官了,而二哥在军营的时间多过在家,只有三哥比我大不了多少,从小一起从师,什么他都护着我。

这箫是我无意中向他提起,没想到三哥就细心地搜罗来送给我。而今我在这皇宫中,见不到任何亲人,且这个“皇后”也是有名无实,想避世却避不开,到底该怎么办?

可是,即使别人不了解,我也是知道的,他和二哥一样,是沙场上的猛将,手中握有雄兵。

曾经父亲力主他赴西南镇守,彰轩帝还与父亲生了嫌隙。

现在太平盛世,彰轩帝不愿手足在外,便让他负责京畿的安全。

我就静静地坐在那儿,隔着帘帐看着他。我听二哥讲过裕王在沙场上的勇猛与智谋,也听宫人们议论过他的天资与随和。我又一次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这里是哪里。

“姑娘为何会到这九曲长廊呢?妃子们不是都喜欢栖凤台么?”一曲未终,他突然停下问我。

我一愣,脱口而出:“王爷为何不吹完呢?”

他不说话,等我的回答。我站起身走到栏杆边,望着远远的栖凤台,仿佛看到了那里的衣香云鬓,随后淡淡地反问到:“为何要去呢?”

轮到他不说话了,我继续说:“为了皇帝的垂怜吗?我不需要。在皇宫里平平淡淡也不是坏事啊。”

他点点头,“是我错了。姑**性格,应该是不齿与那些女子争风的。”

我静默地笑着,却见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转身面向亭内,“姑娘,在下先告辞了,今日要与皇兄一同用午膳的,不能迟了。”

“王爷走好。”我微微施礼,他笑着转身离去。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我又坐下来,感叹时间流逝得真快,仿佛只一刹那就过去了。我摸摸怀中的碧玉木兰簪,露出会心的笑容。

还没到坤宁宫,远远就看见宫门外站着大群的宫女太监,我心中一惊,看那些宫女的服饰并不是皇帝身边的打扮,心中才些许安定下来。

可是,如果不是皇帝,那么这皇宫中还有谁能有这般架势?我慢下脚步,心中突然明朗起来:这皇宫中,除了她,还能有谁?

“这坤宁宫还真不错。”我刚来到宫门,就听见一个清亮的声音说道。

远处紫樱馨兰玉梅蕙菊和小福子小禄子小喜子恭敬地站在正殿门外,皓月和小荣子想必是去寻我了。小福子眼尖看见我,正要喊出什么“参见皇后娘娘”的话,我轻轻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不要作声。

“姐姐说笑了,哪比得上你的昭阳宫呢?”另一个声音说着,伴着笑声。

我暗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宫女衣着,心想,看来今天要扮一回皓月了。也好,总算这宫里的日子还有点乐趣。不过,这柳妃也有意思,看来上次她自己一个人来觉得没意思,这次又带了别的妃子来坤宁宫“游玩”。

我四下打量,这院子中的女子还真不少,不过有一大部分是侍女打扮,看着像妃子的有两个,为首的一袭柳叶飘飞淡绿锦纱裙,头上只有简单的玉石饰品,虽朴素但更显得婀娜。

她旁边一个女子身着樱粉的宫装,上面绣着繁复的芙蓉花。不过却是“山水芙蓉多艳丽,随风杨柳最婀娜”。

看来,这绿衣女子应该就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柳妃了,那粉衣女子应该是其他哪位正值恩宠的妃子。

不过柳妃今日如此的穿着简单,恐怕也多是因为她怀有身孕的原因,因此不是妃应有的打扮,也就少了几分明艳。

“安贵嫔这话就不对了。”柳妃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这坤宁宫怎么会不好呢?这可是皇后住的地方。”

她的口气在皇后二字上加重了,面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妹妹说错话了。”那贵嫔尴尬地笑笑,“姐姐莫怪。”

“你是何人?”柳妃身边的一个侍女看见了站在院中的我,口气严厉地问。

我快步上前,朝柳妃微微施礼,“参见柳妃娘娘,参见安贵嫔。”

“嗯,起来吧。”柳妃的声音传来,满是高高在上,“你是什么人?”

我心中想笑,不过还是低着头道:“奴婢的是这坤宁宫的宫女,叫皓月。”

“哦。你去通报你家主子,就说柳妃来了。”她环视着坤宁宫院内的布置,根本没有看我一眼。

“回娘娘,皇后娘娘现在不在宫中。娘娘每天此时都会去宫里的静心庵抄录,奴婢是回来给娘娘取经书的。”

“静心庵?”那安贵嫔笑出声来,“这皇后也真是,宫里明明有专门礼佛的明镜堂不去,偏偏要去那冷宫边上的静心庵。”

她还要说什么,被柳妃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我们走吧。”柳妃说着转身,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又转看向其他人:“出来这么久,本宫也有些累了。”

“恭送娘娘。”我行了礼,看着柳妃、安贵嫔和她们的随从消失在坤宁宫门外,才直起身走进坤宁宫正殿。

蕙菊他们跟着走进来,紫樱上前行礼想要说什么,却被我一个手势止住。

“蕙菊,帮我更衣,其他人都下去忙吧。”我一边向东暖阁走去,一边吩咐着,随手摘下头上的簪花。

我在蕙菊的服侍下,穿上了白色绘有鱼游荷间的细丝锦缎裙,“皓月和小荣子呢?”

我拿起木梳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长发。蕙菊挑出一枚白玉锦鲤长簪。

“娘娘,柳妃来的时候,皓月和小荣子就去寻您了。这午膳都过去半个时辰了,您现在要不要用些?”

蕙菊将我披散下来的长发盘好,插上簪花,看着铜镜里的我问道。

“端上来吧。再让紫樱和小禄子去把他俩找回来。”我站起身在镜中照了照,笑意就不由自主地浮了起来。

“娘娘何事这么高兴啊?”玉梅将饭菜端上来,看着在镜前笑着的我,微笑着问。

“哦,没什么。”我有些慌乱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