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他比时光温柔

他比时光温柔

他比时光温柔

来源:麦子云 作者:丁嘉树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0:28:15

主角是顾景行宋冉的言情小说《他比时光温柔》,是网络作者大大丁嘉树的作品,全文主要讲述了:浴室门锁上,顾心柠又试着拧了拧,确定打不开后才松了口气。她机械的走到花洒下面,直接打开。冷水兜头浇下,她打了个寒颤却没关。懊恼的用额头轻轻撞击着瓷砖,顾心柠愁的一个头两个大。天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恰好有朋友约他见面,事情又比较紧急,傅池渊才会刚下飞机就去了MC。

现在怎么办,她居然睡了傅景寒的小叔叔!

顾心柠慌乱的把人推开,下意识往后想拉开两人的距离,却不小心砰的一下掉在地上。

她抱着被子,有些懵。

“摔疼了吗?怎么那么不小心。”

傅池渊无奈的叹息一身,长腿一迈就下了床,弯腰去抱顾心柠。

她猛地跳起来,像兔子一样冲进浴室:“我去洗澡。”

咔嚓。

浴室门锁上,顾心柠又试着拧了拧,确定打不开后才松了口气。

她机械的走到花洒下面,直接打开。

冷水兜头浇下,她打了个寒颤却没关。

懊恼的用额头轻轻撞击着瓷砖,顾心柠愁的一个头两个大。

天哪,她该怎么办?待会儿要怎么面对傅池渊?

浴室外,傅池渊已经穿戴整齐了。

他先去隔壁房间,把沾着顾心柠处子血的床单收起来,然后才进了书房。

拉开椅子坐下,傅池渊点了根烟,打了个电话出去。

“查一查傅景寒跟顾心柠结婚后的事情。”

一根烟抽完,那边的回复也来了。

新婚当晚就夜不归宿,跟顾家的私生女顾心蕊搞在一起?

傅池渊兴趣盅然的挑眉,他的好侄子跟顾心柠不是真心相爱的吗?难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现在看来,他那位侄媳妇是不想乖乖独守空闺,所以才去酒吧找艳遇。换句话来说,就算没有他出现,只要有任何她看顺眼的,昨晚的事情就会发生。

这个认知,让傅池渊有些不爽。

修长的手指轻叩着桌面,还不等傅池渊想好怎么处理顾心柠,一直安静待在角落里的家用机器人眼睛忽然亮起了红光。

“主人,有未登记人物正在试图打开大门。”

想走?

傅池渊勾唇,起身。

楼下,客厅。

可恶,门为什么打不开!

顾心柠急的满头大汗,一边开门一边警惕的回头看向楼梯的方向。

无论她怎么尝试,大门都纹丝不动。

“不打声招呼就想走吗?”

完了,被发现了。

顾心柠的身体一僵,一动也不敢动。

先是下楼梯的声音,然后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男人身上冷冽的气息从后面包裹着她,顾心柠几乎僵成了一块冰块。

“怎么不说话?”

傅池渊低沉的声音几乎贴着她的耳朵,刻意压低所以听起来特别性感。

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努力挤出笑脸,顾心柠回头,一脸无辜的眨眨眼:“小叔叔,昨晚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可以吗?”

想必傅池渊也不想让人知道他睡了自己的侄媳妇吧。

顾心柠心存侥幸的想。

“当然……”

她满怀希望的看着他,眼睛里是无声的期盼。

小兔子很可爱呢。

傅池渊忍不住想逗她,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他的恶趣味,全部被她勾出来。

“当然是不可能的。”

听到门口的脚步声,顾心柠下意识的戒备起来。房间是两人在老宅的婚房,傅景寒要进来,她也没办法阻止。好在静默了好久,脚步声又渐渐远去。

傅景寒走了。

顾心柠松了口气,又等了会儿,确定他不会回来后才起身把门锁上。

心累的躺回床上,顾心柠带着满心的疲惫入睡。

睡的不怎么好,顾心柠早上六点就穿戴整齐出了门。这个时候傅恒志都会在花园打太极,健身,顾心柠干脆也去花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跟着傅恒志学了点基础动作,锻炼锻炼手脚,很快就到了吃早饭的时候。

“**,您小心点。”

顾心柠扶着傅恒志坐下,自己绕到餐桌另一边,在下首的位置坐好。

傅康带着佣人端了早饭出来。

见自己旁边的位置上也摆着碗筷,顾心柠顿了一下。

傅景寒也在吗?

“阿康,去看看景寒怎么回事。吃饭时间不见人,过时不候。”

傅康欠身鞠躬,转身去叫傅景寒。

刚走了几步就见傅景寒下楼,脸色淡淡的:“**,早。”

“都几点了还早!”

傅恒志没好气的瞪眼过去,傅景寒耸耸肩,快步走到顾心柠旁边,拉开椅子坐下。

在老爷子面前,他的态度收敛了许多。

“吃了饭你就跟心柠一起准备宴会的事,别想给我偷懒。”

“知道了。”

傅景寒压着不耐,点头应了。

傅恒志这才满意,又看向顾心柠,嘱咐她:“心柠啊,这次的宴会主要是为了欢迎你们小叔回国。池渊的卧室我会让佣人收拾出来,你不用管。只是你们小叔常年在国外,三十几岁的人了还没有对象,宴会多邀请一些世家的名媛,能早点让他成家,也算是了却我这个做叔叔的心愿。”

“好,我知道了。”

原来宴会是为了欢迎傅池渊回来。

在她的印象里,这位小叔叔今年应该三十二了。

货真价实的老牛,叫大叔绝对贴切。

“小叔叔的卧室今晚就准备好吗?”

“不用,池渊明天上午的飞机。”

“明天上午?”

怎么可能,那她前天晚上睡的人是谁!

难道说,傅池渊故意跟**说了假日期,实际上却提前回来。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心柠心里跟猫抓似得,冒出来无数亟待解答的问题。

“景寒,你明天上午空出时间来,去机场接池渊。”

“知道了。”

傅景寒不怎么情愿,他一点都不想给人当司机。

吃了早饭,傅恒志去公司。

没人看着,傅景寒当然不可能留下帮顾心柠的忙。他只冷笑了额声,嘲讽的说了句既然是傅家的孙媳,那这些事就本该她来做,转身就走。

顾心柠甚至还松了口气。

她现在根本不了解傅景寒,不知道从前对自己温柔情深的傅景寒到底去了哪儿,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态度巨变。

现在,她惧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