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余生深爱你

余生深爱你

余生深爱你

来源:麦子云 作者:柒月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0:59:31

《余生深爱你》由柒月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余深顾铭昊,书中主要讲述了:余深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望着浴室玻璃门那个身影,她现在只觉得脑子沉沉地要垂下来,四肢也无力,全身疲惫到她只想躺下来,好好睡一觉。此时,浴室的流水声停止了,门一下子就被拉开了,顾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开了门后,顾铭昊松开余深的手,扯掉领带扔至一旁,直接进了浴室。

余深明白,这是顾铭昊给她最后一次离开的机会。

可是她不甘心,这么多年在家被那对母女排挤,自己六年的感情竟然变成了一个笑话,而余建国竟然还妄想出卖她来拯救公司。

余深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望着浴室玻璃门那个身影,她现在只觉得脑子沉沉地要垂下来,四肢也无力,全身疲惫到她只想躺下来,好好睡一觉。

此时,浴室的流水声停止了,门一下子就被拉开了,顾铭昊从里面走了出来,下身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赤着上身,随意的擦拭着头发慢慢地走了出来。

他望了一眼坐在床沿的余深,诧异地蹙眉道:“还没走?”

原本以为在车上吻到她颤抖后,她应该会害怕而趁机离开,刚刚洗澡再次给她一次逃离的时间,而这个女人却迟迟不愿离开。

余深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原本欲睡的双眼瞬间抖擞了起来,她的眼眸一直停留在顾铭昊那健美的身材上,这个男人简真可以堪称完美,一看就知道平日里经常运动,全身无一赘肉。

余深默默地咽了咽口水,发现自己的脸不争气的滚烫了起来。

她低下头,声音略带沙哑地说道:“我不能走,走了你就不会帮我打压余建国。”

“你真得醉了。”顾铭昊皱眉提醒着,“余律师,再不离开,有些后果是不可控制的?”

余深点头,“我知道,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不会产生任何严重的后果。”

“我从来不跟有目的的女人上床。”话落,顾铭昊缓缓地走到门后,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余深望着那扇敞开的门,眉头微蹙,看来她的魅力不够,所以才会被自己的未婚夫劈腿,连送上门都会被人退货。

余深慢慢地移动着,走到门口时,她停住脚步,也许是酒意已经慢慢袭身,她直接用力地甩上门,转身就扑到了顾铭昊的身上,主动地吻上他。

这是余深第一次这样主动倒贴一个男人,她的吻是生涩而拙略的。

顾铭昊没想到余深会这般热情主动,她柔若无骨地贴在他的身上,让他起了本能的反应,他瞬间托住了她那纤细的腰枝,直接将她抱起。

在她的惊呼之中,更是激起了另类的暧昧,顾铭昊将余深重重地压在那柔软的床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余深那张精致白皙的脸上。

“我一再给你机会离开,是你自己放弃了。”

余深双颊微红,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再次主动地吻上他。

一翻云雨过后,余深因为体内酒精的原因,已经沉沉地睡着了,而一旁的顾铭昊侧微微地垂眸望着一旁的她。

顾铭昊不得不承认,他在包间内喝的酒被人动了手脚,就算是匆忙回酒店,用冷水冲洗过一次,还是无法压制住冲动。

他一再地让余深离开,但这个女人却在最后一刻瓦解了一切的防御。

顾铭昊见过余深在法庭上口若悬河,据理力争的模样,此刻的她,那样的温柔娴静,完完全全是个小女人。

更让他不解的是,她竟然还是个处,多多少少让他有点意外。

余建国这只老狐狸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明明想谈成合作而主动送上女儿,而这个余深却又反其道而行,让他不要帮余建国,这对父女究竟想干什么?

顾铭昊那修长的食指轻轻的从余深的额头划至鼻尖,再划至她的红唇,只见她小脸微微动,鲜艳的红唇轻抿着,若有似无的低喃,似在诱惑一般,

顾名昊蹙眉,他明白体内的欲望没有彻底褪去,继而下身一紧,他低头在她的唇上深深的亲吻着。

她就这样静静地站在书房门的中央,面无表情地看着余建国。

“余深?”余建国听到动静,转身看到余深时大惊,他没想到这么晚了,她竟然还没睡,看她的神色,余建国猜到了一二,他浅笑,转移话题问道:“怎么了,脸色不好,做噩梦了?”

余建国现在慈父的一面跟刚刚那歇斯底里的样子判若两人。

“前天晚上,在酒吧,你给顾铭昊下药了?还让人**了?”余深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她没想过这种卑鄙的手段竟然会用在自己的女儿身上。

“是,我承认。”余建国知道余深偷听到了,也知道她不傻,在律师面前编太多谎话,根本不能自圆其说。

“为什么这么做?**顾铭昊跟我的照片,是想利用舆论的压力来逼他做什么吗?”余深缓缓地走进书房,步步靠近,心寒地说道:“余建国,做生意,讲究诚信,不是手段呀!”

“你在教训**吗?”余建国撕下了伪善的面具,冲着余深怒吼着,“别忘了,我是你老子,一辈子都是你老子,你现在用什么口气跟我说话?”

“对,你是我爸,我最最敬爱的爸爸。”余深冷笑着,讽刺地说道:“人见人爱的爸爸。”

“做生意没手段,就像你做律师没口才一样,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竟然在我面前谈生意,说诚信,你别忘了你上大学的钱是谁给的。”余建国冷声喝斥着。

余深淡淡地望着余建国那略带沧桑的脸,她不想跟他争辩了,没错,就算从小到大没得到什么父爱,可是供她上学的仍然是余建国。

她心如死灰地转身走出了书房,一直坚强的她,在转身的一刹那,两行晶莹的泪珠就这样滑落而下。

为什么被李朝亮背叛的时候都没现在心如刀割地疼?

爱情没了,亲情一点也不剩了,余深觉得自己做人太失败了。

她就这样拖着自己沉重地身躯回到房门,关上房门,行尸走肉般地躺到床上,双眸淡然地望着天花板。

脑海里一遍遍重复着父亲的厉声,还有那丑陋的嘴脸。

就这样睁开到了天亮,她疲惫地坐了起来,感觉自己有点无力,她洗漱了一翻之后,便早早地离开了余家。

余深来到事务所后,疲惫地趴在自己的办公桌旁,然后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浑身无力,口干舌燥得很,她轻抿了抿唇,慢慢地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睡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而正坐在对面的人竟然是顾铭昊,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余深轻揉了揉眼角,撑着身子坐了起来,问道:“你怎么来了,我睡了多久?”

“现在是午餐时间。”顾铭昊淡定的回答让余深错愕了一下,她慌乱地站起身子时,又是一阵晕眩,差点摔倒,幸好被顾铭昊及时扶住。

“我怎么会睡那么久,早上有客户的,我……”余深自责着,这两天发生太多事情,让一向小心谨慎的她屡屡犯了错。

“客户已经离开了。”顾铭昊沉声回答着,继而扶着余深坐回沙发,说道:“你生病了?”

“生病?”余深愣了一下,她浅笑,低声说道:“就是睡眠不足而已,不是生病。”

“睡眠不足?”顾铭昊蹙眉,“昨天发生什么事了?”

面对顾铭昊的询问,余深怔怔地望着他,心里盘算着:她现在跟顾铭昊不熟,要不要跟他直说,那晚他的失控其实是被人下药了?

而她刚刚好又那么主动,所以才会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看着余深低头沉默陷入沉思,顾铭昊的眼眸愈发的寒冷了,如果不是打她电话没人接,他也根本不会来事务所这边。

“想什么?”顾铭昊浑厚的声音将余深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她抬头,幽幽的瞳孔淡然地望着顾铭昊,回答道:“没事。”

“婚礼订在下周日,婚纱昨夜已经让人赶制出来,至于见家长,你记住一点就行,长辈问什么,你就点头说好,明白?”顾铭昊这是过来跟她对口供,是怕万一穿帮吗?

“明白。”余深的态度突然变得温顺了,她乖巧地回答之后,双眼紧紧地盯着顾铭昊,迷人地扬起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