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厉少的掌中娇妻

厉少的掌中娇妻

厉少的掌中娇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阿锦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1:15:21

现代言情小说《厉少的掌中娇妻》,是讲述主人公姜楚奈厉北乾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阿锦创作完成,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此时,厉北乾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已经布满了阴霾……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改以往的温顺,竟变得有些尖锐不好对付了。僵持对峙了片刻,姜楚奈余光瞥见了从楼上下来的那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以前是我脑子里进了水,眼睛也不太好使。不过现在,我脑子里的水已经倒出来了,自然不会把**当成宝贝……”

姜楚奈嘴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男人的手猛地收紧,那力道大得巴不得将她的下颌骨都捏碎似的。

她也只是皱了皱眉头,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更没有向他求饶认错。

此时,厉北乾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已经布满了阴霾……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改以往的温顺,竟变得有些尖锐不好对付了。

僵持对峙了片刻,姜楚奈余光瞥见了从楼上下来的那道身影,好心提醒了一句。“厉先生说完了么?说完就可以放手了,**下来了。”

厉北乾再次俯下身,朝她贴近了几分。“你又想玩什么把戏?别以为有老爷子给你撑腰,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

姜楚奈抬眸看着面前这个面色阴沉的男人,只是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厉老爷子下来了,厉北乾也坐到了姜楚奈身旁的位置,大手轻轻握住姜楚奈的手放在自己腿上,故意让厉老爷子看到两个人亲近的一幕。

“北乾,你们今晚就不要回去了,留下来好好陪陪**。”厉老爷子走了过来,面色也严肃了几分。“正好,**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

……

晚上,送走了客人。

佣人已经将二楼的卧室收拾干净了,那是她和厉北乾的房间。虽然只在郊外别墅住过几次,但厉老爷子经常都会让人打扫,所以卧室里还是非常干净一点儿灰尘都没有。

姜楚奈进入房间的时候,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儿,那是她最喜欢的味道。

厉北乾还在楼下陪厉老爷子喝茶,姜楚奈回到卧室,便从柜子里拿出一套睡衣,到浴室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

出来的时候,厉北乾还没有上楼来。

她一直都有睡前看书的习惯,便推开了卧室里的小门。这间卧室连通着隔壁的书房,这里也是厉北乾以前生活的地方,架子上摆满了各种类型的书籍,桌子上还有一张他和厉老爷子的合照。

以前,她和厉北乾回来的时候,厉北乾不会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他都是睡在这间书房里。

这还是姜楚奈第一次进入这间书房,书房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冷香,这也是厉北乾身上的味道。三面墙壁都做了内嵌书架,一眼看过去所有家具都是偏冷灰系,装修设计简洁大气。

墙上挂着一幅,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名家之手,低调中透露着奢华。

姜楚奈并未在书房里多留,从架子上选了两本书,离开的时候瞥见了角落里的画册,也一并拿上了。

回到卧室,姜楚奈窝在沙发上翻开了相册,这才发现这本画册并不是什么名家之作。一页一页幼稚的画风,更像是小孩子的画,简单的线条勾勒,形状甚至是有些抽象。

但每一页画纸都经过精心塑封,小心收藏起来的。

这难道是厉北乾小时候画的?

不得不说,厉北乾表面看起来厉害像是无所不能的模样,在画画方面……还真是一点儿天赋都没有。

姜楚奈继续往后翻着,在看到一只抽象蝴蝶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出来。她一直以为,男孩子心里装的都是奥特曼大怪兽什么的,没想到厉北乾心里装的是花蝴蝶。

不过,仔细看……她总觉得这些画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或许是小孩子画的东西都比较像吧,姜楚奈并没有多想。

这时,男性危险的气息笼罩……

姜楚奈抬起头,就看到一张冷峻阴沉的脸。她刚才看得太认真了,都没有发现这男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厉北乾目光落在了画册上,微微皱了皱眉头,一把便将画册抢回去了。

那冰冷的语气中,隐隐透着几分怒气。“谁允许你碰书房里的东西?”

一本画册而已,至于这么生气?

不等姜楚奈开口,厉北乾警告了一句。“从现在开始,不准踏进书房半步。姜楚奈,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说罢,拿着画册大步走进了书房。

她见过厉北乾生气的模样,却是第一次见到他脸色如此难看,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似的。

就因为一本画册?

厉北乾进入书房便没有再出来,两个人依旧是分房而睡。

……

翌日,一早。

姜楚奈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佣人已经备好了早餐。她换好衣服收拾整齐下楼,厉北乾已经坐在餐桌旁边了,除了厉老爷子餐桌上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金发外国人。

“小楚奈,快来……”厉老爷子朝姜楚奈招了招手,介绍道:“这位就是昨天**跟你提到过的,约翰医生。约翰医生可是医学教授,也是业内公认的最好的医生,有他在你就放心吧。”

“让**费心了。”姜楚奈微微一笑,走过去向约翰医生打了个招呼,目光这才瞥了眼坐在椅子上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男人。

厉老爷子答应姜楚奈不会将厉北乾的‘隐疾’告诉别人,厉老爷子身体本就不好,家里常来几个家庭医生也正常。看来,某些人还不知道约翰医生是著名的男科医生……

“这位就是厉太太吧?”约翰医生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真漂亮。”

“谢谢。”姜楚奈大方得体的笑了笑,走到厉北乾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很快,佣人便将早餐送了上来。

厉北乾拿着手机的手微微一顿,目光落在了姜楚奈脸上,似乎是在探究什么。

“等我。”他终究还是没忍心拒绝。

挂断了电话,厉北乾拿起沙发上的外套,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让李晨先送你回去,**那边我会去解释。”

“你要去陪胡曦月?”

“嗯。”厉北乾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回答道:“她一个人住在酒店,晚上会害怕。”

“我要是不让你去呢?”姜楚奈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发酸。

她以前爱了三年的男人,苦苦维持了三年的婚姻,终究还是捂不热这男人的心。更讽刺的是,抵不过胡曦月一个电话,她一个电话这男人就会立马飞奔过去。

姜楚奈突然对这三年的婚姻感到不值……

闻言,厉北乾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径直朝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若敢踏出房门,我立马将胡曦月的事情告诉**。”没错,她在威胁他。

她并不是想要将这个男人留下来,只是想看看,这男人会如何选择。

那个女人在他心里当真如此重要?

闻言,厉北乾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冰冷的语气中多了几分隐怒,他微微眯起眸子紧紧盯着她警告道:“姜楚奈,我说过……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底线?”姜楚奈勾了勾唇角,毫不畏惧的看着他。“厉北乾,你觉得到现在……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吗?我的婚姻我的孩子我的一切都没有了,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

听到这里,厉北乾身形微微一顿,沉默了片刻才低低开口道:“曦月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始终亏欠她的,不能放任她不管。”

不等他继续解释,姜楚奈说道:“你放心,我并不是要拆散你和胡曦月,只是……”

“在我们还没有正式离婚之前,我就还是你厉北乾名义上的妻子。你和胡曦月在一起若是被记者拍到,对谁都没有好处,在离婚之前我希望你们不要见面。”

厉北乾一双眼眸里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霜,这女人还真是长本事了,竟敢一二再的威胁他。

他平生最讨厌被人威胁!

厉北乾突然伸出手,大手紧紧捏住她的下巴。“以前是我小瞧你了?姜楚奈,你到底还有多少把戏……”

“记住你今天对我的威胁,迟早你会后悔求饶的。”

“是么?那就看看,是谁先后悔吧。”

许是她冷淡的态度惹怒了这个男人,对峙了片刻,厉北乾突然松开了手,沉着脸大步离开了别墅。

听到楼下传来汽车离开的声音,姜楚奈这才缓缓走到沙发旁边坐下,心里同时松了一口气。

不可否认,她心里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一些惧怕的……

在她的记忆里,原主在这三年婚姻里所受的折磨和痛苦,是她绝对不能忍受的。

这个男人,甚至比魔鬼还要可怕。

她不知道厉北乾有没有去找胡曦月,厉北乾离开没多久,李晨便开车过来接她回了厉家别墅。

回到卧室,姜楚奈倒了一杯红酒走到阳台上,打算好好休息一会儿。

可是,刚坐下没几分钟,桌子上的手机就震动起来。“嗡嗡――”

屏幕上跳动着一个陌生号码,姜楚奈直接按下了拒接。可是,刚拒接电话又打了进来,接通电话里面便传来了胡曦月略带几分怒意的质问声。

“北乾在哪里?他已经答应来陪我了,是不是你又威胁他了?”

听着胡曦月的质问,姜楚奈不由冷笑了一声。

现在这个世道,当小三儿的都如此猖狂了?直接将电话打到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厉太太这里来,还如此耀武扬威的语气。

“没错,我是威胁他了。”姜楚奈大方承认。

“我和厉北乾结婚三年,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三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她对厉北乾的了解,甚至比她对自己还要更了解。“我知道他的软肋,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威胁到她。胡小姐若是不服,也可以像我一样……威胁他娶你啊。”

她知道厉北乾的喜好,知道厉北乾喜欢的口味,知道厉北乾的生活习惯,也知道他讨厌什么。

结婚这三年,她将所有心思都花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听到这番话,电话那头的胡曦月气急了,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几句。“姜楚奈,你别太得意了!你以为你还能得意多久?我是不如你,不如你有钱不如你有地位,可那又怎么样?厉北乾喜欢的人是我,很快……只要你们离了婚,他很快就会娶我了。”

“是么?”姜楚奈端起手边的红酒杯,送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这才淡淡回答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等你成功上位再来找我炫耀吧。”

说完,姜楚奈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都能想象到,此刻……电话那头的胡曦月估计气得脸都绿了吧。

挂断电话半个小时后,姜楚奈又收到了胡曦月发来的消息,约她在一家咖啡厅见一面,好好聊聊关于厉北乾的事情。

姜楚奈本想不予理会的,可过了几分钟,胡曦月又发来一条信息说要过来找她。

那个女人若是过来,不知道又会作出什么妖。更何况,她现在还住在厉家别墅,不希望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污染了她生活的环境。

约好时间地点,姜楚奈随手将手机放在了卧室桌子上,走进浴室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

简单收拾画了个妆,这才离开了厉家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