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八零:甜宠娇妻有点辣

重生八零:甜宠娇妻有点辣

重生八零:甜宠娇妻有点辣

来源:掌中云 作者:娑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1:35:16

顾瑾沈青松是小说《重生八零:甜宠娇妻有点辣》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娑娜创作的现代言情女频著作。全文主要讲述了:本来非常平常的动作,在这样的场景下,却添了几分温情。男人凝眸看了顾瑾一眼,只见她脸上笑容浅浅,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见底。略微迟疑,随手拿起桌上的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再看一眼沈青松,顾瑾才发现,所有人的面前都放着一碗面,独独少了沈青松的。

她顿时大囧赶忙跑到大地锅边,捞起最后一份面条。

她盛好后,将碗递到男人面前,“好了,快尝尝,可能有点热,你别烫着嘴。”

本来非常平常的动作,在这样的场景下,却添了几分温情。

男人凝眸看了顾瑾一眼,只见她脸上笑容浅浅,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见底。

略微迟疑,随手拿起桌上的筷子,夹了一筷子凉拌洋芋。

一边的沈翠翠叫出了声,“哥,那是顾瑾用过的筷子。”

顾瑾眉心一跳,刚刚只顾着让沈青松吃面,竟然忘记把洗好的筷子递过去。

害得他们间接接吻了。

这……

已经吃了一口的沈青松微微皱眉,在众人的目光里抬眸看了顾瑾一眼,云淡风轻道,“味道不错。”

香气扑鼻,做法新颖。

沈家其实来头不小,沈青松**当年可是开国将领之一。

而顾瑾她妈刘春芳,当初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算计的顾珠和沈青松定了亲。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后来遇到动荡,沈家全家被抓到白山村劳动改造,从此就落魄了下来。

也是因为这点,所以刘春芳不愿意把自己当成眼珠子疼爱的女儿顾珠嫁过来了,还灌输给全家不要和沈家来往的思想。

只是当初沈家和顾珠定亲,下了一个玉镯子当彩礼,她转手卖不少钱,刘春芳退不了镯子,更舍不得退钱,正好顾珠想嫁秦江河,所以最后才有了那么一出姐妹替嫁。

不过沈家虽然出事,却还是保住了一脉。

沈青松从小走南闯北,也是吃过不少好东西的,顾瑾的厨艺比起帝都那些掌勺师傅也是毫不逊色。

一盘简单的洋芋,做的比肉还要好吃。

顾瑾并不知道沈青松内心的想法,她只知道既然已经和他结婚,就得扮演好贤惠妻子的角色,笑着道,“那就好。”

谁知她刚说完,沈青松就把那双筷子还给了她,然后换了一双干净的筷子。

顾瑾,“……”

她看着碗里的面,如坐针毡,她究竟是吃还是不吃呢?

这时沈青松一双暗眸看了过来,意味深长道,“面要趁热吃,待会就凉了。”

顾瑾,“…… ”

沈青松你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刚才她不小心忘了换筷子,害的沈青松吃了一口,现在他要她继续用这双筷子吃面。

这不就相当于两个人……

间接接吻了两次么?

“是啊,三儿媳,你光顾着给我们做,自己还没吃上吧,赶紧吃啥。”李梅也在旁边催促道。

顾瑾低下头,自知难逃一劫,麻溜的拿起筷子开始吃面。

“这两小夫妻感情真好,互相给对方夹菜,看到你们感情好,奶就放心咯。”看到“甜蜜”喂食的两人,沈老太太笑开了怀。

一顿饭下来,沈家上下除了沈翠翠和沈青松看不出表情,其余人都笑眯眯的,看向她和沈青松的眼神充满了慈爱,弄得顾瑾很想谈谈人生和理想。

好不容易熬到吃完,李梅张罗着收拾碗筷,为了在婆婆面前留下好印象,顾瑾正要前去踊跃帮忙,沈老太太连忙拉住她,“顾瑾,你回娘家了没?”

顾瑾摇摇头。

好在沈青松低着头,也没看出来她此刻的羞、涩。

她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心脏“砰砰”直跳的厉害。

沈青松将顾瑾的脚放在他的腿上,这样她的半边脚,就被沈青松放在了身上,顾瑾试图轻微的动了一下,可沈青松紧紧握着,不给半点机会挣脱,甚至用他那双有茧子的手在她的脚踝上搓了几下。

她低垂着头,只觉得整张脸烧的厉害,连耳、垂都是滚热的。

好不容易将心情平复了一些,顾瑾低头偷偷瞄了沈青松一眼,男人并未看她,而是专心搓着她的脚踝。

这让顾瑾心里变得温暖柔软,沈青松这人看着冷,严肃,可细致起来却比她还要仔细。

她从来不曾被人这样照顾过。

男人搓了几下,也没事先说,紧接着就捏住顾瑾的脚踝开始揉、捏。

“啊……啊、啊、……”毫无防备的痛让顾瑾猛地从炕上下来,她单着脚,双手重心不稳只能靠在沈青松怀里,“沈青松,好疼啊……”

太痛了。

她怀疑沈青松这力气大的,怕是要扭断她的脚踝。

沈青松倍感无奈,小姑娘看着胆子挺大,谁曾想他都没用力,就龇牙咧嘴喊疼,要是军营里那些大老粗兵胆子,疼的直冒汗也只能忍着。

顾瑾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那是被活生生腾出来的,她看着沈青松,话都有些说不稳了,求生欲极强说,“我……我……我还是自己来吧。”

“吃饭了!青松,小瑾,翠翠,出来吃饭……”外面李梅做好了饭,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沈青松应了一声,他将药酒放在炕上,“我帮你把饭端进来吃。”

顾瑾试着动了一下,发现沈青松揉那两下虽然痛,但是还挺有效的,连忙拦住沈青松,“三哥,我和你一起出去吃。”

为了防止她再次摔倒,沈青松就在旁边扶着。

到了堂屋,沈翠翠看到他们‘卿卿我我’的样子,整个人都气的不行了,可碍于沈青松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沉气压,她什么也不敢说,撇了撇嘴,低头吃饭。

沈老太太回娘家去了,晚上不会回来,至于顾瑾的公公沈建,隔壁村有人请他喝酒,要晚些才能回来,吃饭的就只有她们四个人。

看到李梅,顾瑾将今天在供销社里买的东西,递给她,“妈。”

李梅这才注意到顾瑾手里拿了好多东西,有些惊讶,“你咋买了这么多东西?我滴乖乖呀,这得花多少钱啊?!有麦ru精,有头花,有布,还有肉。”

李梅当着沈翠翠的面打开包裹,看到的琳琅满目都是吃的用的,不由得有些馋,也有些欢喜。

毕竟这个年代,吃不上什么好东西,用的东西也简单。

可,一想到这些都是钱买的,她又有些肉疼。

“小瑾,你买的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语气里面虽然没有责怪,可她的目光却看着沈青松,明显就是怀疑这钱是沈青松出的。

沈翠翠看了那些东西一眼,“你不会都是花了我三哥的钱吧?”

沈翠翠直接将李梅的怀疑说了出来,都说老婆孩子热炕头,这男人为了新婚老婆花起钱来,也没个轻重。

瞥见李梅满脸的懊恼,顾瑾连忙解释道,“妈,你放心吧,这些东西都是我和三哥今天挣得,就是一个零头而已。”

“零头?你们挣什么钱了哟?”李梅一怔,狐疑道。

顾瑾还没想好说辞,沈青松就在一旁道,“这钱,是顾瑾今天在山上采药,采到了珍贵药材卖的钱,来路干净,光明正大。”

听到沈青松解释这钱的来路,李梅顿时放心了,脸上笑开了花,“你们夫妻两刚结婚,用钱的地方可多着呐,还记得给我一个老婆子买东西,真是孝顺孩子。”

沈翠翠撇了撇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一抬头就看见沈青松低沉的目光,她立马低下了头吃饭。

但李梅又疑惑起来,不由地打量着顾瑾,“你们卖了什么药材挣了这么多钱?”

“蛇胆。”顾瑾从钱夹子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张大团结,“现在是冬天,蛇胆卖的上价钱,妈,这两百块钱你拿着。”

李梅还想再问她是咋找到蛇胆的,但看到顾瑾拿出来的那两张大团结,注意力就立即吸引了过去,“你们咋有这么多钱,我……我不要,你们自己留着吧。”

顾瑾笑着说道,“妈,您拿着吧!我只有一个小小心愿,那就是我明天做顿肉吃,可以吗?”

李梅有些被兴奋冲昏了头脑,也顾不上多问了,顾瑾拿了那么多钱,那么多东西出来,就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吃顿肉,她连忙点了点头,“好,那咱明天就吃肉。”

原本顾瑾也不是一个多喜欢吃肉的人,可这些日子突然回到八零年代,一口肉香都没闻见过,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好不容易让李梅答应吃一餐肉。

就连她也不由得有些期待起红烧肉的滋味来了。

烛火摇曳的灯光下,沈青松看着顾瑾的脸,小姑娘虽然看上去清瘦干瘪,但一双黑白分明却格外灵动。

她眼中闪烁着耀眼的光,笑起来更是明媚娇艳,“谢谢妈。”

餐桌上,沈翠翠看够了两人‘眉来眼去’的模样,整个人都要气昏头。

只是沈青松已经习惯了沈翠翠这幅喜欢挑刺的模样,不为所动,一场饭就这么“平安无事”(暗潮涌动)着吃完了。

夜逐渐深,顾瑾洗了澡穿着里衣,躺在炕的内侧,还是有些紧张,昨晚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好在是在大杨村顾家,今天回到沈家,若是沈青松从房里跑出去,李梅会怎么看她。

总而言之,今晚不管发生什么尴尬的事情,她都得忍着。

她就这么想着想着,眼皮有些沉重,慢慢就合上了。

沈青松洗完澡,也只穿了里衣,用毛巾擦干头发从外面走进来,他走到炕边,见炕上的顾瑾已经闭上了双眼,应该是睡着了,便拿了把凳子坐在炕前,继续擦着头发,直到头发干的差不多了才吹灭桌上的煤油灯上炕,躺在了顾瑾身边。

此时此刻的顾瑾睡得很沉,昨晚没有睡好觉,白天有奔波了一天,累的刚上炕就陷入了深度睡眠,压根不知道沈青松也上炕了。

熟睡中的她,翻了个身,一只手揽住沈青松的脖子,一只手抱住他的腰,还抬起一只脚搭在他身上,她前世长期在睡梦中被赵勇打醒,极度缺乏安全感,养成了抱着布娃娃睡觉的习惯,此时此刻她完全把沈青松当成了那个她汲取温暖的布娃娃。

她这样自己倒是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