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霍爷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霍爷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霍爷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苒苒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2:01:48

讲述了主人公云清霍景深之间的情感纠葛,书名:《霍爷家的小祖宗甜又野》!这本正在连载中的长篇言情小说,作者夏苒苒倾心创作完成,内容简介:两只纤细的手腕被他毫不费力地单手握住,压在了头顶。霍景深还在吻着她,他没有闭上眼睛,看着身下小女人那双慌乱的清眸,从愤怒羞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霍景深垂眸看向视频,画面里,云清楚楚可怜地被云娇娇一路从服装店追到珠宝店欺负着,她忍气吞声,最后捂着脸冲出了珠宝店,也跑出了监控范围。

“云娇娇真是又蠢又坏,明知道玉佩是偷的,还敢用它在珠宝店里刷了一千万。啧,果然是没脑子的蠢货!还把小哑巴都弄哭了……”

霍景深没有立即开腔,他看了眼囚室里快被吓晕过去的云娇娇,黑眸里掠过一丝耐人寻味的冷光:“蠢货,才最好利用。”

“什么意思?”陆修没听明白。

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转身就走。

“四哥,这女的怎么处理?”

霍景深头也没回,嗓音淡漠:“打一顿,从哪儿抓来的,扔回哪儿去。”

“打……打一顿?”陆修讶异地挑了挑眉,他四哥虽然冷冰冰的,可从来不屑对女人动手的。

……难不成,他是在给家里那位小哑巴出气?

陆修摸着下巴,啧啧轻叹:“万年老铁树,看来是要开花了!”

云清卸下了一桩心事,心情畅快地回到御景园,陪老太太吃完晚饭,散了会儿步,就直接回房间了。

她翻出新买的睡衣,进了浴室。

不得不承认,霍景深品味不俗,装潢风格很对她的口味,浴室里更有一个大到夸张的弧形浴缸。

今晚霍景深应该不会回来,忙着处理云娇娇泄愤吧。

云清惬意舒服地泡了个澡,套上睡裙,准备躺上床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然而刚走出浴室,她就被吓得心颤了颤。

只见霍景深高大修长的身影,此刻就坐在暗色的沙发上,像一座阴沉的山。

他眸色凉凉地看向站在浴室门口的云清。

女人穿着一条浅蓝色的吊带睡裙,海藻般的长发披在脑后,衬得那张清丽绝伦的小脸愈发勾人,裙子长度也刚刚遮到大腿中部,露出下面一双白得晃眼的腿……活像个诱人犯罪的妖精。

“真把自己当霍太太了?”

男人幽沉的目光看得云清头皮发麻,她不自觉地攥紧裙角。

霍景深勾了勾手。

“过来。”

云清压下心慌,迈步走过去。

还没到跟前,霍景深突然伸手将她一把拽进了怀里,紧接着,压根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一口狠狠咬在了她肩上……

云清始料不及,闷哼了一声,吃痛地皱紧眉。

霍景深尝到了血的滋味,舌尖卷走血珠,他大手慢慢掐住女人细腻的下巴,感受着她无声的战栗。

“疼么?”他强势地将她的脸掰过来,黑眸里一片阴鸷,“记住这种感觉。别在我面前耍那些小伎俩……”

霍景深咬字很慢,让她看清楚。

“……否则,不用鲁斯特,我就能直接撕碎你。”

他唇上还沾着她的血,宛若致命的**花绽放在唇畔,映衬着苍白的肤色,霍景深整个人妖孽到极点,生出令人眩惑的恐惧……

这个货真价实的变态!

云清心底生寒。

“听懂了吗?”霍景深没什么耐心。

云清连忙点头。

他似乎很喜欢她这副被吓坏的模样,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没什么温度的微笑。

“你今天去商场干什么?”

他沉吸了口气,哑声警告:“老太太在外面,别让我说第二遍,否则我不介意来真的!”

云清又羞又气,只能张开嘴叫了起来。

门外老太太听到了想听的,果然离开了。

霍景深应该叫停的。

可躺在他身下的小女人,羞得压根不敢正眼看他,她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还在叫着,声音青涩极了,带着羞赧的颤意。

偏偏,却入耳销魂,一声一声几乎压得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全面崩塌。

霍景深眸色彻底转黯,突然低下头,狠狠堵住了那张柔软的红唇。

唇间陌生滚烫的触感让云清瞳孔骤然紧缩,本就忐忑紧张的大脑,‘轰’地一下彻底炸开了,一片空白。

她想挣扎,却压根敌不过霍景深的力气。

两只纤细的手腕被他毫不费力地单手握住,压在了头顶。

霍景深还在吻着她,他没有闭上眼睛,看着身下小女人那双慌乱的清眸,从愤怒羞赧转为楚楚可怜……殊不知,她这副模样,只想让男人欺负得再狠一点。

……该死的,这混蛋不会真想动真格吧?

云清又气又急,可两只手被禁锢着,她根本摸不到旁边的针包。

她张开嘴,狠狠一口咬破了霍景深的唇,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齿间蔓延开来。

霍景深松开她,拇指擦过唇角,一抹血色。

他皱眉,“属狗的?”

云清已经迅速从他身下滚出去,缩在床角,一双清眸羞愤无比地瞪着他。

小姑娘头发凌乱,裙衫不整,是被他欺负惨了的模样。

霍景深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个小哑巴面前失控成这样……

催情药,他以前也不是没被下过,可这么失去控制,还是第一次!

霍景深用力按了按眉心,低声说了句“抱歉”,旋即起身下床,径直走进浴室。

冷水开到最大,从头浇了下来……

云清也摸出随身的针灸包,给自己施针化解情丝草带来的催情效果。

刚刚霍景深的失控,肯定也是因为情丝草……由此,她也没那么记恨他了。

不过这老太太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

云清爬下床,正打算用针开锁离**间。

突然,浴室里传来‘砰——’地一声闷响。

像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云清被吓了一跳,去敲浴室的门。

没有回应。

她推门进去,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只见霍景深裹着浴袍倒在门边,脸色苍白如纸,就像一个死人。

云清面色一沉,箭步冲上去替他诊脉,原本沉静无澜的清眸却慢慢浮上一层异色。

她本以为,霍景深对外是在装病,毕竟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个病入膏肓的人……

可没想到,那些传言,居然是真的。

他脉象极乱,虚浮,血气逆行,不止是根基病弱,更像是常年中毒,毒深入骨的表现。

单从脉象上看,说霍景深活不了两年,绝不是虚言……

云清脑中一个激灵,突然想明白过来一件事。

老太太虽然有头疼的旧疾,但发作并不频繁,靠药物可以缓解,不能根治但也不算大病。

所以神医林云鹤近几年久住御景园,也许不单单是为了照顾老太太……更有可能,是为了霍景深!

“你在……干什么?”霍景深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看见出现在眼前的女人,周身暴戾疯涨,怒吼道,“谁让你碰我的?滚出去!”

云清被他甩开,后背狠狠撞在柜子上,疼得她眼泪差点涌出来。

“滚!不然我杀了你!”

霍景深额角青筋暴起,深眸里一片骇人的猩红,此刻他不像人,更像是失控的野兽。

他这副模样,不想让任何不相干的人看见……

体内蚀骨的剧痛,仿佛没有尽头的凌迟,正将他内脏血肉一刀刀生切下来。

霍景深单膝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云清忍着痛楚从地上爬起来,但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