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绝世傻医

绝世傻医

绝世傻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爱喝罐罐茶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1 13:49:09

由作者爱喝罐罐茶创作的都市小说《绝世傻医》,这部小说中的主角名字是张天宝张招娣,精彩内容简介:已经许久没有被滋润过的她,下意识的并起了双腿。可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却让她情不自禁的全身颤栗了起来。渴望已久的她,根本不需要思考,只是闻着独属于张天宝的男人气息,就仿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而与此同时,院子里的林翠只觉得自己浑身忽然间燥热难耐了起来。

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心里也猛然一惊,刚刚牛二愣喂自己吃的药,也是催请药。

内心慌乱了一瞬,她忽然想到,自个儿是在张招娣家。

“这下张天宝逃不掉了吧?”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林翠心底的理智和算计便被浓烈的欲望所压制。

已经许久没有被滋润过的她,下意识的并起了双腿。

可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却让她情不自禁的全身颤栗了起来。

渴望已久的她,根本不需要思考,只是闻着独属于张天宝的男人气息,就仿佛看到了黑夜中的明灯。

里屋中,张天宝已经完全把持不住了。

张招娣也是俏脸绯红一片,说不出的妩媚:“弟弟,来吧,姐姐准备好了。”

听到这话,张天宝心里的最后一丝理智终于被欲望所驱赶掉。

可就在这时,林翠嫂却突然闯了进来,一下趴在了他的背上,从背后紧紧的搂住了他。

成**人独有的魅惑力显露无疑,林翠嫂子满是妩媚的声音响起:“天宝,今天无论如何你也要从了我!”

感受到背后的触感,张天宝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想起自己进来的时候,牛二楞正在往林翠嘴里塞东西,联想着林翠现在的状态,应该是也被喂了催请药。

想到这里,张天宝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他又不是秦兽,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是被姐姐给影响了。

如果是平常,姐姐怎么样也不可能说这种话的。

理智终究是战胜了冲动,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但林翠却是一刻也不消停,不断的在用她傲人的身姿在张天宝背上摩擦,嘴里还不断的发出诱人的呢喃声。

这弄得张天宝心如乱麻,脸色涨红不已。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若不是因为林翠嫂,他刚刚已然破了姐姐的身体。

用牙齿咬了咬舌尖,他明白,现在最重要的是,静下心来。

可偏偏,眼前的姐姐和背上的林翠,却好像不愿意放过他一般。

林翠已经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脊背,而姐姐也不断的凑向自个儿。

他连忙伸手,想要阻止姐姐的动作,可就在他的手刚碰到姐姐的时候,姐姐居然浑身一颤,发出了一声如同猫叫一般的魅惑之音。

而且,她望着张天宝的眸子更加的娇媚如水了起来。

张天宝如临大敌,强行让自己不断着回想着小时候姐姐辛辛苦苦照顾他的艰苦生活,这才让他保持了部分清醒。

一手抓着张招娣,阻挡着她,一手抓起刚才捆绑张招娣的绳子。

张天宝以极快的速度控制住了姐姐,随后又反手把林翠嫂从背上拽下来,把两个充满诱惑的人儿绑在了一起。

他这才松了口气,同时心里还隐隐有些小后悔。

然而,此刻也容不得他去多想了。

事不宜迟,他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又连忙去水井边吊了几桶水,倒在了厨房的水缸里。

这时候,里屋传来了两个女人那动人的声音。

张天宝可以想象被药效**了神经、放大了欲望的两女正在做什么。

也因此,他吊水的动作更加的快了。

终于,直径足足有两个人伸展胳膊才能合抱的水缸里,被他倒满了井水。

从水井里吊上来的井水,既甘甜又清凉,是解决她们当务之急的最好“良药”。

想了想,张天宝又将一旁的火盆架了起来,虽然秋天的气温并不低,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需要把厨房烧热才行。

半晌后,厨房里温暖如春了,他又连忙回到里屋。

果然,林翠嫂和姐姐互相楼抱在了一起,不断的亲吻着。

这一幕,让张天宝差点失了心神。

张天宝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顿时,惹来张招娣的一阵娇嗔:“傻样,不认识了?”

她俏脸微红,似是有些害羞的样子,更为她添加了一丝别样的妩媚。

显然,弟弟的表现让她心里很满意。

这让一旁的柳若涵看在眼里,心里感觉更加的怪异了。

这不就是少女怀春的表现吗?

莫不是这姐弟俩多年的相依为命,竟然生出违背常理的情愫?

心里虽然燃起了浓浓的八卦之心,但作为聪明人的她,自然也不会多嘴去问。

张天宝可是她为数不多,能够抓在手上的供货商了。

与此同时,在张天宝欣赏姐姐化了妆之后的绝美容颜时。

村长张强的家里却传出阵阵尖叫声。

“老头子你干什么?”村长媳妇李秀娥一脸惊慌的看着丈夫。

只见张强怒目圆睁,气得面红耳赤,不断的喘着粗气。

他眼神里的怒火,像是要把人烧穿,嘴里还不断念叨,

“这两个小**……”

“老子跟你没完!”

接着又是一阵摔东西的声音……

“哎呀,老头子!”

李秀娥一阵心惊胆战,除了上次大儿子夭折的时候,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丈夫如此的生气。

片刻之后。

见他停了下来,李秀娥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头子,你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早上不是还满面喜色的出门,说要干什么大事吗?怎么一回来就摔东西?”

李秀娥一脸疑惑。

谁知这才刚坐下的张强,听到这话,又是猛地站起,重重的一拍桌子,怒道:“张家那两个小**,竟然煽动村民,要卸了我的位置!”

“什么?”

李秀娥闻言顿时一愣,心想张家姐弟俩,怎么会有这种本事?

可这时候去问,显然是去触霉头,只好安抚道:

“怕什么,这村长又不是说卸任就卸任的,千万别气坏了身子,你消消气!”

张强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恼火,只见他瞪大了眼睛,呵斥道:“你懂个屁!”

李秀娥一缩脖子,知道丈夫正在气头上,便不敢在说话了。

张强深吸两口气,好像是脾气发完了,心里舒坦了一些,这才眯着眼睛解释道:

“村里马上要来新的书记,到时候我恐怕就不好在找机会收拾那姐弟俩了!”

“如果不在这之前搞定他们,以后可就没机会给咱儿子报仇了!”

一提到他的大儿子,张强的眼里就满是仇恨。

张建平“害死”了他儿子,他也不能让对方的孩子好过……

李秀娥闻言身子一颤,大儿子的死,也是她的心病,不过却并没有像丈夫这样极端。

但她一个妇道人家又决定不了什么,不过她却注意到了另一件事,好奇道:“你说,有新的书记要来,那你岂不是都得听他的了?”

她虽然是个女人,但作为村长的媳妇,这些东西还是懂的。

“哼,那还能怎么办?人家才是正统!”张强冷哼一声,心里也有些不乐意。

但随后他又庆幸道:“不过还好,老幺也快大学毕业了,到时候让他考回村里来。”

“这村子就还是咱们家说了算!”

下午的时候,下起了蒙蒙细雨。

得到张天宝保证之后的柳若涵松了一口气,便提出了告辞。

下水村去往县城的土路,下了雨之后就会变得泥泞不堪,张天宝深知柳若涵若是在待着,恐怕就回不去了,便也没有多做挽留。

送走了柳若涵,又跟姐姐讲述了一番当初买药的时候认识柳若涵的事,他便找来材料,缝缝补补的把大门给修好了。

迎着姐姐一脸幽怨的眼神,张天宝解释道:“将就用着,反正也不碍事儿,我计划着过段时间把咱这宅子重新修缮一下呢,到时候这门还得拆!”

即便是身怀几十万巨款,张天宝也依然保持着节俭的习惯。

可这份节俭却让他尝到了苦头,到了晚上,蒙蒙细雨突然间就变成了大暴雨。

这让姐弟俩好一阵忙活,主要是此前张天宝光顾着修门,却忘了自家的这破屋的几片瓦根本经不起大暴雨的折腾。

起初还好,用锅碗瓢盆啥的接住房顶漏下的水还能撑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