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医世神婿

医世神婿

医世神婿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三月生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1 14:22:12

主角陆然柳千雪,《医世神婿》由三月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逆袭类型的小说,内容简介:医院的那个是你妹妹吗?我记得好像不是你。”“没错,他是我妹妹苏子沫,刚从国外回来,这是我们苏家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女子微微一笑,性感的嘴唇半张半合,诱惑无比。陆然看了看是一张金色的卡片,但是似乎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修长的大腿搭在了另外一条腿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

看到陆然进来,女子拿掉墨镜,露出精致的五官,随即微微一笑,慢慢的站起来,修长的腿在紧身裤的勾勒下,显得更加诱人,紧身的T恤也无法包裹住那丰满的身躯。

“你好,陆先生。”

“你好,请问你是。”

“苏倾城,苏家长女,这次过来是特意感谢你救我**。”

“我救你**?”陆然微微一愣,突然想到之前在医院救过一个老者,难道那个老者是苏家的老太爷,这一看陆然发现这个女人和之前在医院的那个女人的确有几分相似。

但是气质却是完全不同,医院的女子看起来比较柔弱,真诚,但是眼前这个女人给陆然一种强大的气势,有点像黑道大姐头的作风。

“医院的那个是**妹吗?我记得好像不是你。”

“没错,他是我妹妹苏子沫,刚从国外回来,这是我们苏家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女子微微一笑,性感的嘴唇半张半合,诱惑无比。

陆然看了看是一张金色的卡片,但是似乎不是银行卡。

“这是我们苏家的金龙卡,以后你就是我们苏家最尊贵的客人,当然这张金龙卡不只如此,只要你拿着这张金卡拨打上面的电话,我们苏家可以无条件帮你做一件事。”

陆然微微一愣,随即看了看外面。

“这次不算,以你的身手应该脱身应该没有问题,当然你也可以用这张金卡让我们苏家帮你灭了四海楼。”

灭了四海楼,陆然心里骇然,看来这个苏家的实力真的很强:“多谢,但是我救你**并不是为了这个,只能说**妹感动了我。”

虽然这金卡非常有诱惑力,但是陆然也知道与虎谋皮,牵涉太多,反而会更麻烦,他一直隐忍到现在,就是不想太高调,想暗中调查当年的事情。

苏倾城眼底诧异之色一闪而过,随即抿了一口红酒:“你还是先拿着吧,或许你那天用得着,而且我们苏家没有送出去的金卡没办事儿就收回的先例。”

陆然见推迟不掉,随即点了点头,收下金卡:“多谢!那我就先告辞了。”

苏倾城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陆然却是觉得这个女人很危险。

“有点意思。”

苏倾城微微一笑,而此刻苏管家也走了进来。

“国叔你怎么看陆然。”

“不简单,医术高超,身手不凡,不知道什么时候江城出了这种人才。”

“身手比国叔如何?”

“我没必胜的把握。”

苏倾城眼底再次闪过一抹震惊之色:“通告苏家,以后陆然是苏家的贵客,不可得罪。”

“是,大小姐。”

晚上柳千雪并没有理会陆然,回到家里就进入了书房继续工作,陆然看着柳千雪那疲惫和憔悴的脸,想到之前二姑三姑的到来。

“难道是千雪公司出了什么状况不成?”虽然以前柳千雪也认真,但是从来没有这么烦恼过。

“老婆,是不是你公司出事儿了?你可以告诉我。”陆然一直想帮柳千雪,但是发现不但没帮到还给柳千雪惹了不少麻烦。

柳千雪微微抬头扫了一眼陆然,鄙夷道:“告诉你有用吗,只要你少给我惹点事儿,少丢点脸就算帮我大忙了。”

“我明天就去找工作。”

“随便你,反正不重要了。”柳千雪眼底闪过一抹疲惫之色,随即不在理会陆然。

次日陆然一大早就离开了柳家,他不想看到柳千雪因为自己而受欺负,这不是自己来到柳家的初衷,虽然调查身世重要,但是柳千雪也重要。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招收高文凭员工,你没达到要求。”

江城人才市场,陆然脸上露出一抹黯然,他已经寻找了好几家招聘公司,但是因为陆然没有高文凭,直接就被淘汰。

“现在都什么人啊,连高中文凭都没有,还来找工作,也不嫌丢人。”

“就是,现在那个公司会要这种人。”

嘟嘟……

突然手机响起,陆然打开手机:“喂,千雪。”

“你在哪里?”

“人才市场,怎么了?”陆然从柳千雪语气中感觉到不好的预感。

“姑奶奶要召开家族会议。”

“姑奶奶?”

陆然眉头一皱,难道是二姑三姑真的把姑奶奶叫了过来,要辞掉柳千雪的职位,这哪里是会议啊,这是来兴师问罪来了。

“我也要去吗?”

“姑奶奶点名要你参加,好了,你在人才市场门口等我。”

挂了电话,陆然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要知道自己一家都是靠柳千雪的公司吃饭,如果柳千雪被辞退,全家都得喝西北风,岳母如果知道,肯定炸毛。

柳氏别墅门口。

柳千雪满脸严肃:“等下他们说什么你都给我忍着,事情我来解决。”

陆然点了点头,下定决心绝对不再让柳千雪为难。

进入柳氏别墅,大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七大姑八大婆都来了,而上座的一个头发雪白的老太,但是却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陆然已经能感觉到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

“千雪你现在架子是越来越大了,姑奶奶召开会议你也来这么晚,你是真不把不奶奶放眼里了吗?”

柳千雪还没坐下,二姑就尖酸刻薄的说道。

“人家怎么说也是千叶的总裁啊,养着我们老一辈,能跟我们一样一天没事儿吗?”三姑在一旁附和道。

看似在为柳千雪说话,但是语气

第二天一个噩耗再次袭来,岳父岳母得知柳千雪退出了千叶,火急火燎赶了回来。

大厅被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氛弥漫。

“千雪你傻了吗?为了这个**你竟然放弃了千叶,你想气死我吗?”

杨丽梅脸红赤耳的叫道,柳国忠也是满脸沉重,整个家庭都是靠千叶来维持生计,现在柳千雪被赶出千叶,对于整个家庭来说绝对是沉重的打击。

“妈,这事儿怪我,不怪千雪。”

“当然怪你,自从你个**进了我家,我们一家就没抬起过头,现在好了,连千雪都被赶出了千叶,你满意了,你个窝囊废,我们家是倒了八辈子霉,碰上你了,马上离婚,必须离婚。”

杨丽梅满脸坚决的说道。

“妈,事已至此,说这些有什么用,而且这件事情也不全怪陆然。”

“你是中邪了吗,还偏袒这个**,我不管,要么离婚,要么我就跟你断绝母女关系。”

“丽梅,千雪够累了,遇到事情解决事情就可以了。”柳国忠劝说道。

“你给我闭嘴,要不是你那糊涂父亲非要千雪嫁给这个**,我们家怎么会变成这样?”

杨丽梅现在就是个带刺的刺猬,见谁扎谁。

柳国忠顿时低下头不在说话。

“够了!”

陆然突然大吼一声,顿时整个大厅一片寂静,杨丽梅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陆然,足足过了几个呼吸才反应过来,顿时暴怒:“**你敢吼我,你要有本事,千雪会这样吗,你要有男人气概,千雪会被她们欺负吗,你要有能耐,我们全家会因为你抬不起头吗?”

“是,我承认,我是没本事,但是妈,你有当我是你女婿吗,你们谁又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家人,我是让你们抬不起头,但是我的头就没抬起来过,千雪因为我离开千叶,但是请给我一个月时间,如果我不能让千雪回到千叶,我就滚出柳家。”

柳千雪满脸震惊的看着陆然。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如果一个月之内,千雪没有回到千叶,你就自己滚出柳家,从现在开始也别想在用柳家一分钱,你现在就滚,有多远滚多远。”

杨丽梅满脸冷笑的说道,心想就算千雪被赶出了千叶,但是如果真的能让陆然自己滚出柳家,她觉得不亏,以柳千雪的人才,随便也能找个有钱有势的女婿。

陆然可能是第一次当着岳母爆发,拳头紧握,目光看了看柳千雪,但是发现柳千雪转过头不看自己,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转身直接朝着大门走去。

夜色渐渐暗淡,而陆然却是游荡在街道中,犹如孤魂野鬼。

在城里没有一个朋友,谁会跟一个**当朋友,自己丢的脸,要自己找回来。

想到柳家那些人的嘴脸,陆然心中怒火就熊熊燃烧,随即直接朝着一个大排档走去。

点了几瓶啤酒。

几口下肚,但是憋屈感却是无法吞下。

“滚,都给我滚,没看到我狗哥来了吗?”

突然大排档传来霸道的吆喝声,而拍档的客人都是纷纷吓跑。

“狗哥,你老大驾光临,是小店的荣幸,请问你想吃什么,今天我全包了。”

“别给我装傻,你该知道我们来这里是做什么,你的管理费可是已经有一个月没交了,是不想做生意了吗?”

“小子,你还不滚,想找死吗?”

一道吆喝声从陆然背后响起,随即一只手直接搭在了陆然的肩膀上。

陆然眉头微微一挑,心中的怒火刚好没人发泄,反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

咔擦!

随着一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随着一道杀猪般的叫声刺耳。

“滚……”

几个混混反应过来,顿时围了过来,手里的家伙也是甩了甩。

“小子够胆,敢动我四海楼的兄弟,你是活腻歪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跪下认错,自断一条手臂,赔偿我兄弟一百万,我就让你一命,不然今天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

“四海楼吗?”

陆然眉头微微一挑,还真是冤家路窄。

狗哥顿时嘴角扬起一抹得意:“既然知道我们是四海楼的,还不赶快跪下认错。”

而周围不少看热闹的人都是摇了摇头。

“这小伙子惨了,招惹谁不好招惹上四海楼的人,这次死定了。”

“我看这兄弟出手狠辣,也是个很角色啊。”

而此刻陆然慢慢站了起来,嘴角扬起出一抹看不透的笑容。

“看吧,在横的人在这里遇到四海楼都得趴着。”

而狗哥也是满脸笑容,在江城,敢跟四海楼作对的还没几个,而且看陆然的穿着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更是信心十足。

啪……

一道耳光声突然想起,只见狗哥瞪大了眼睛:“你,你敢打我,给我**他。”

几个混混反应过来顿时随手掏出半米长的钢棍,直接朝着陆然的脑门打去。

“来吧!”

陆然也是怒吼一声,随即一个扫腿过去,直接两个混混被扫翻在地,拳头呼呼作响,一拳一个。

不到一分钟时间,狗哥带来的七八个壮汉全部倒在地上,而狗哥也是满脸苍白:“我,我是虎爷的手下,你敢动我,虎爷不会饶了你的。”

“赵四虎吗?”陆然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那就把你那虎爷叫来。”

狗哥微微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叫你打电话,不然我就打断你的腿。”

新仇旧恨一起算。

狗哥身体哆嗦了一下,随即颤抖着手掏出手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