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狐夫有喜

狐夫有喜

狐夫有喜

来源:掌中云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5:16:57

《狐夫有喜》小说由佚名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玄灵游凤衍景,本文讲述了:他嘲讽道,“区区一头鹅,能拦得住本大仙?拙劣的手段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的作用。”我吓得浑身打起了摆子,下意识的就想掏出白天李叔给我的黑狗血。结果却发现不对劲,我的身体根本就动弹不了,我用力的一起身,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声音带着独特的磁性,拖着长长的尾音,十分的耳熟。

我仔细一看,这人高挑眉眼,五官俊朗,眼角还有一颗浅褐色的泪痣,

游凤衍!

我猛地清醒过来,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叔不是说屋外撒个鹅粪他进不来吗?

似乎听到我心里所想。

他嘲讽道,“区区一头鹅,能拦得住本大仙?拙劣的手段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的作用。”

我吓得浑身打起了摆子,下意识的就想掏出白天李叔给我的黑狗血。

结果却发现不对劲,我的身体根本就动弹不了,我用力的一起身,发现浑身轻飘飘的,而‘我’的身体还好端端的躺在床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错愕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发现呈现半透明状态。

“你现在是灵魂出窍,蠢货。”

游凤衍懒懒的靠在窗边上,看好戏的瞥了我一眼。

“灵魂出窍?难道我死了?是你做的好事!”

游凤衍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我要是不这么做,你等会怎么看好戏?跟我来,看看你的李叔。”

说完游凤衍就大大咧咧的穿墙出去。

我心中疑惑也跟着他走了出去。

刚刚出去,我就发现堂屋中间亮着昏黄的灯光,桌子上面还立着一个牌位,插着白色的蜡烛。

李叔将他那个死掉的女儿尸体摆放在屋子正中间的躺椅上。

我下意识的想躲起来,但是却发现李叔似乎看不见我们。

此刻他正冲着那女尸压低声音说道。

“你今天怎么那么冲动,要不是我及时赶回来,我们就露馅了。”

一人一尸,深更半夜进行对话,场景十分的惊悚。

没等我吓尿,那女尸竟然开口说话了。

“爸,她的身上好香啊,我真的

我想明白怎么回事,只能气恼的盯着他。

“是你干的吧?你个老色批,故意整我,想要占我便宜?”

游凤衍耸了耸肩,清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无辜的表情。

“这事还真跟我没关系,要怪就怪那两个小鬼不甘心咯。”

我这才狐疑的看向自己脖子上的木牌,取了下来。

这时候游凤衍才问我白天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我把木牌发烫还冒出黑气的事情告诉了他。

他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

“我给你的木牌只能暂时的收住鬼魂,你想要让它们为我们所用,必须将这两个鬼的都供奉起来,让他们也享受烟火,后面实力才会更强。你将他们带在身上,很容易受到他们的戾气影响,只有我身上的正气才能压制住他们。”

原来鬼魂也需要供奉。

我看着供台上那两个没有刻名字的牌位,显然应该就是为了女鬼晓晓和那个男鬼准备的。

我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我啊,我看你有主意的很,天天都想着怎么摆脱我,哪里肯听我说话?”

我有些尴尬,知道他是故意不告诉我,想给我个教训的。

我按照游凤衍的指示将女鬼晓晓的魂魄放到了牌位中,然后又烧了三炷香,只是等到放出男鬼的瞬间,屋子里面的香火气突然一滞。

男鬼依旧满目狰狞,满身都是黑气,显然怨念极强。

如果只是意外的车祸,他怎么会变成厉鬼的?

男鬼第一反应还是想要逃跑,但是游凤衍却冷哼一声,散开了周身气息,强大的气场瞬间压制的男鬼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顿时惊恐的看向游凤衍。

“怎么了?现在愿意好好说话了?”

游凤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微微抬起下巴,气势凛人。

男鬼身体一抖,总算是老实了许多,缩在地上,半晌才道。

“我叫莫羽凡,是小莉的男朋友。”

我有点不耐烦的打断他。

“这些我知道,我只想问你,为什么你意外死后一直纠缠小莉?人鬼殊途你不懂吗?还妄想跟她结冥婚,你这样会害死她的。”

莫羽凡听到这话,立刻激动的说道。

“我的死压根就不是意外!是那个男的,那个小白脸他雇凶开车撞死了我!小莉也被他给骗了,她太单纯,太容易相信别人,那个小白脸只是仗着有钱而已想要玩玩而已,根本不是真心对她的。”

“我只是想要保护小莉,我根本不会害她,跟我结冥婚,我就能够一直在她身边守护着她了。”

结果游凤衍一听,却冷笑一声,讽刺道。

“单纯,我看不一定吧,你忘记了,要不是有我们在,你现在已经被那个小道士打的魂飞魄散了,你心心念念的爱人,可是对你没有丝毫的留恋。”

男鬼莫羽凡脸色煞白,嘴里一直念叨着,不可能,小莉对他是有感情的。

我听完这话,看向了游凤衍,加上今天在医院听到另外个小护士所说。

原来这里面还真的就有猫腻。

只是小莉在这中间扮演的到底是什么角色了?

我不愿意这么去猜测我的朋友。

但小莉为什么要骗我莫羽凡三年前就死了?她是为了袒护现在的男朋友?

我草草的将莫羽凡的魂魄放到了木牌当中,问游凤衍是不是早就看出什么不对劲了。

游凤衍面色不显,只是轻蔑的看向我。

“你莫非不知道我们黄族有一个本领,就是入侵人类的精神世界,我可以窥探我想要的任何记忆。”

我惊呼一声,下意识的抱住脑袋。

“这么厉害?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精神攻击?你偷偷查看了小莉的记忆?”

“那她……是不是真的合谋害死了莫羽凡?”

游凤衍留下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心里咯噔一声,一整晚都没有睡好,如果小莉真的卷入**案中我到底要不要报警?

没等我想明白,第二天一早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四十岁左右,长相憨厚老成。

进屋之后四处看了一眼,就问。

“这是陈仙姑的堂口吗?”

我叼着牙刷,嘴里的泡沫还没有吐掉。

“陈仙姑?谁?”我想了半天,以为是在说小姑,小姑刚来市区不久,应该是借用了我家的地址。

“对对,你请进。”

游凤衍昨晚就在牌位里面休息,此刻也没有出来。

我也不担心这人图谋不轨,我家还有个更厉害的主呢。

“你说的陈仙姑,应该是我小姑吧,她不住在这里,我帮你联系一下。”

说着我就准备给我小姑打电话,结果还没有打,就接到了小姑的电话。

“玄灵,我这边给你介绍了一个业务,一个事主遇到了难事,你如今也自己开了堂口,需要接触一下事主,以后自己才能独挡一面。”

“我给了你家的地址,对方应该已经到了吧?”

我看着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点了点头,心里十分的抗拒。

“我刚开始接触出马,什么东西都不会,现在就去接业务会不会坑别人?”

“放心吧,有游凤衍在,他之前有过不少出马弟子,他自然会帮你的。”

说完我小姑就急急忙忙的挂完电话,挂之前我分明听到商场大促销的声音。

我看着面前的男人,咳嗽两声。

“抱歉,我就是陈仙姑。”

从一个小姑娘突然变成一个仙姑,说实话,我有点不习惯。

果然,男人也狐疑的打量了我一眼,不过很快就道。

“没有想到仙姑这么年轻,这次我是为我们老板来求助仙姑的。”

原来这个男人并不是事主,而是事主家的司机,事主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

我让他简单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男人顿时脸色难看的说道。

“我们老板是个企业家,最近刚开的大厦总是出事,员工晚上加班的时候,在公司莫名的看到黑影,一开始都以为是小偷,可是查看了监控录像,发现并没有所谓的黑影。后面好几个员工都精神恍惚,嚷着说有鬼,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员工负伤了,所以想请仙姑前去看看。”

是死去的亡灵捣乱吗?

如果只是亡灵作祟,收掉就可以了,只要给游凤衍早日攒够功德,收服这些作恶的厉鬼,我也能早日脱身。

不过,我也没敢冒然接下来。

西装男人以为我是想要谈价格,立马说道。

“如果仙姑能够解决这次事件,我们老板愿意付五万的香火钱。”

五万!

比我实习一年工资还多!

于是我装模作样的给游凤衍的牌位上了三炷香,然后低声嘀咕。

结果木牌晃了晃,硬是一句话没说。

我硬着头皮道,“行,你给我个地址,我到时候去看看,不能保证一定解决,但我会尽力的。”

男人欣喜的道谢离开,走之前给了我一个名片。

等男人一走,我就立马摇晃游凤衍的牌位。

“大仙,别装了,这个活咱们接不接?”

游凤衍估计是被我晃得有些烦,空气中出现一道白雾,他随即显身。

“你都接下来了,还问我接不接?”

“就区区五万块钱你就答应下来了?真没出息。”

他不屑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