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陆少的心尖宠妻

陆少的心尖宠妻

陆少的心尖宠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6:02:28

小说作家佚名编写的《陆少的心尖宠妻》,是一部讲述主人公今芃陆倾言的言情小说,精彩内容介绍:时小锦一眼就看到了她脸颊的伤,“芃芃,你脸怎么了?”“没事,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今芃不想再提俱乐部的事,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又能搬回去了。“小锦,我跟陆倾言和好了,他同意我搬回去。”时小锦拿了冰块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不愧是心机女,反应这么快,一秒就能领悟。

看在猪油饼的份上,给她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把你那些小心思都用在养花上,不要用错地方,明白吗?”

“明白。”今芃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不管他说什么,不管听不听得懂,只要点头让他高兴就对了。

小女子能屈能伸。

……

回到公寓,今芃开心的哼着歌,连脸上的疼痛都忘了。

“Just那么年少,还那么骄傲……”

时小锦一眼就看到了她脸颊的伤,“芃芃,你脸怎么了?”

“没事,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今芃不想再提俱乐部的事,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又能搬回去了。

“小锦,我跟陆倾言和好了,他同意我搬回去。”

时小锦拿了冰块给她敷脸,然后戏谑一笑,“早上吵架,晚上就和好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床头吵,床尾和?”

今芃朝她做了一个鬼脸,“别闹了,我全都是为了虐渣。”

现在的隐忍,是为了将来的暴爽。

一想到张媛媛在婚礼上果舞,面子里子掉的连碎渣渣都不剩,她就忍不住想要仰天大笑三声。

时小锦摸了摸下巴,如有所思,“你不离婚,是为了虐渣,那他为什么没提出离婚?”

今芃微微一震,这确实是个问题,闺蜜不说,她都忽略了。

不过,他没提不是更好吗?否则她还得低声下气的“挽留”呢。

“他可能忙于找工作忘了,反正先把我的难关过了再说,其他都是小细节,不重要。”

她收拾好行李,决定今晚就搬过去,免得冰葫芦睡一觉,第二天变卦了。

……

这会,陆倾言刚洗完澡,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

今芃一推开门,迷人的风光尽收眼底。

男人头发微湿,水珠从发梢滴下,沿着俊美的面庞慢慢滑落,撩人至极。

今芃眼睛呆滞,呼吸微顿,目光像被吸住一般,无法移开,随着水珠一路下移。

天,这男人穿着衣服的时候好看,脱了更好看。

完美的九头身,小麦色的肌肤犹如阳光均匀的涂抹了一般,性感的肌肉以最赏心悦目的方式排列,多一分则嫌壮,少一分则嫌瘦,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坚实的令人想入非非。

“看够了吗?”

陆倾言浓眉微蹙,大步上前,“砰”的关上了门。

还以为她明天才搬过来,没想到这么迫不及待。

真应该删除她的指纹,让她进不来。

今芃慌忙回神,狠狠的咽了下口水。

美人出浴图太好看,让她连门都忘关了。

“我近视眼,看不清,我回房间收拾行李。”

她灰溜溜的想要躲进房间,岂料,被行李箱的轮子狠狠的绊了一下,顿时失去重心,踉跄的朝前跌去。

慌乱间,她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像是一块布料,但这并不能阻止她的跌倒。

“轰”的一声,她摔了个狗啃泥。

痛痛痛!

这是今晚她第二次摔地上,好在铺着地毯,不然骨头真要断了。

郁闷的睁开眼,她的手里正攥着一条白色的浴巾。

今芃心里吐血,天,这是在撩她吗?

盛少爷竟然是个****?

她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心脏咔到了嗓子眼。

这种可以一手遮天的大佬,万万不能得罪,否则,别说得不到盛世达的黄金专柜,以后都别想在阳城混下去了。

在他有进一步的举动之前,得赶紧温和、巧妙的化解危机。

“盛总,我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有一个未婚夫,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十一国庆节的时候,我们就要回老家结婚了。”

盛朝阳讪讪一笑,岂能不明白她的意思,这是在变相的拒绝他。

这女孩要真是海后,段位肯定不得了。

“我还以为你跟老陆会有机会发展呢,没想到你已经有未婚夫了。”

今芃觉得他是在缓解尴尬,暗暗的松了口气。

看来,大佬还是有分寸,不会乱来。

她笑了笑,用着调侃的语气说道:“我是寒体质,他太高冷了,不适合我,像我未婚夫那样的小太阳才适合我。”

那狗男人是冰,她是火,冰火不相容,永远也走不到一块。

屏风后面,陆倾言薄唇划开一道讥诮的冷弧。

谎话编得挺顺溜,看来是老手。

好在她今天还算老实。

要真敢对盛朝阳投怀送抱,就一脚把她踢出窗外,让她变空中飞人。

今芃站起来,走到桌前,拿起了保鲜盒,“盛总,你要不要尝一下点心?”

看到金黄香脆的猪油饼,盛朝阳立刻馋了,拿起一个吃了起来。

哥实在是太挑剔了,换成是他,凭这女孩无与伦比的面点手艺,他就会毫不犹豫的纳入后宫,是不是海后无所谓,大不了征服她。

盛朝阳吃完猪油饼,满足的舔了舔唇,“我吃过很多面点,属你做得最好吃。”

“盛总,以后您想吃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做了就给您送来。”今芃说着,趁机把话风一转,“其实这次来,除了给您送点心之外,我还想跟您谈谈盛世达黄金专柜的事。”

盛朝阳微微一怔,原来向他献殷勤是为了黄金专柜,不是想勾引他?

这下,哥的心情会好一些了吧?

“行,回头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低沉的声音打断,“盛世达不是交给我全权负责了吗?”

陆倾言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今芃吓了一大跳,差点从沙发上惊跳而起,冰葫芦竟然一直在这里!

刚才说得话岂不是全被他听到了?

“小陆,既然你也在,为什么要藏到屏风后面?”

盛朝阳低咳一声,替哥解释道:“我听老陆说你们最近闹了一点小别扭,就让他回避了一下。盛世达我已经交给老陆打理了,黄金专柜的事,你跟他谈就行。反正你们也很熟了,顺便解开矛盾,都是朋友嘛。”

今芃想哭,又臭又硬,撬不开、啃不动的冰葫芦,能把黄金专柜给她吗?

这下悬了!

陆倾言幽幽的扫了她一眼,“出去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