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书后每天只想离婚

穿书后每天只想离婚

穿书后每天只想离婚

来源:掌中云 作者:苏狸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6:38:02

《穿书后每天只想离婚》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穿书后每天只想离婚》完结版全文阅读,内容简介:顾苒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的指了指自己:“我?现在下车?”薄韬再次重复了一遍:“下车!”顾苒这才反应过来,打开车门下车!她一下车,车子就直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车内,顾苒看着这一幕,眸光流转。

她记得薄韬好像曾经喜欢过一个女人,后来因为苏小叶而死。

她还记得有人和她说过,自己能做薄韬的助理就是因为自己和那个顾澄澄有几分相似。

想到这,她眸中闪过一抹光亮:或许,她可以利用这个顾澄澄嫁进薄家!

薄韬一直在那边站了很久,才转身回车里。

上车之后,司机迟疑的问道:“先生,我们还去苏家吗?”

薄韬盯着那个认错背影的地方看了一眼,对司机沉声说了一句:“不用去苏家了,掉头回家!”

和司机说完,他朝顾苒冷声说道:“顾苒,你下车!”

顾苒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的指了指自己:“我?现在下车?”

薄韬再次重复了一遍:“下车!”

顾苒这才反应过来,打开车门下车!

她一下车,车子就直接扬长而去。

顾苒就这样被丢在马路上。

“薄韬,你……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把我扔在马路上!”她不可置信的朝扬长而去的车喊道。

然而车子已经没了踪影。

她只能踩着十寸的高跟鞋,穿着露肩的礼服在零下两三度的寒冬里一步步的走着,样子狼狈又可怜。

这几年,她在薄韬这,从面试成为她的助理至今,她都是被优待的,薄韬从未这样对她过。

如今居然就这样把她扔下了?

……

苏家

斯密斯已经在苏家不请自来的住了三天了,他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苏父则惬意的坐在苏家客厅里听着*大师给自己弹钢琴,笑容都忍不住从嘴角一出来。

苏小叶则亲昵的挽着他的手陪着他听着斯密斯弹奏。

等一曲结束,苏父偷看了一眼还在翻琴谱的斯密斯,凑近自己女儿耳边说道:“小叶,你真的打算就晾着斯密斯,不答应!如果你不答应,只怕他就拉在苏家不走了!”

苏小叶抿唇笑了笑,凑近自己父亲耳边说道:“那更好,爸不是喜欢听他弹钢琴吗?”

说着狡黠的朝父亲眨眨眼:“我如果答应了,您还能每天听到他给您演奏吗?如果不是因为他想要收我做学生,您只怕早演奏大厅都不一定有机会听到他谈钢琴!”

苏父听到女儿的话,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她的鼻子:“你这个小机灵鬼,他可是你老师!”

苏小叶骄傲的说道:“谁让我爸喜欢听呢!”

父女俩默契的相视一笑。

这三天,斯密斯每天都会给苏父弹奏三首他的成名曲,可以说是诚意满满了。

苏小叶原本的确没有想过要做斯密斯的学生,可这几天让这么个*大师在家给她父亲演奏,看着自己父亲脸上既满足又骄傲的神情,她觉得做斯密斯学生好像也很不错的样子。

等他演奏结束之后,苏夫人已经端着点心和咖啡上来了,斯密斯日常三连问:“小叶,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只要你答应做我学生,我不会逼你非跟着我练习的。苏老爷子,你劝劝你女儿啊!她是不是已经想通了?”

苏家人默契的微笑的看着斯密斯。

苏小叶把点心和咖啡推到斯密斯面前,然后抬头和父母说道:“爸妈,我今天要去一趟薄家,今天薄家通知我过去谈离婚的事!”

苏父听到苏小叶的话,面色一沉,握住了手里的拐杖,沉声的说道:“我陪你一起去!”

苏母也接话说完:“我也过去!”

斯密斯听到这话,也接话:“那我也一起去!要不是那个薄韬,小叶子早就是我得意门生了!”

苏小叶笑着看着他们,心中是有些感动。

她不明白以前自己为什么一心都在薄韬身上,身边的人对自己的爱看不到, 非要去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苏小叶看着他们笑道:“薄老爷子也在,他看在苏家的面子上,也绝对不会允许薄韬怎么样的!”

苏父依旧不放心,原还想说什么,看到苏小叶一脸的坚定,把自己的坚持咽了下去。

等吃完早点,苏小叶准备走的时候,走到斯密斯身边说道:“老师,等我离婚,我就好好跟你学琴,绝对不辜负您对我的偏爱!”

斯密斯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了片刻,才回神,激动的说道:“小叶子,你是说真的吗?”

苏小叶没有回头,只是朝着斯密斯摆摆手。

斯密斯目送着苏小叶的背影,笑的合不拢嘴。

等苏小叶背影离开之后,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拨通了一个号码,没等对方说话,他就朝电话里说道:“阿蕴啊,小叶子答应了!你赶紧让薄韬签字离婚!”

刚起来的薄蕴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疑惑的反问了一句:“什么!”

斯密斯朝他重复了一句:“我家小叶子答应我了,只要离婚就和我好好学琴!你不是薄韬的长辈吗?你赶紧让薄韬离婚签字!行了,就这样!我要去找琴谱了,研究怎么教我家小叶子!”

等佣人刚转身,薄韬又加一句:“顾苒应该还没有走远,让她回来,我带着她一起过去!”

他交代完,就催促着佣人赶紧去办。

这一刻,薄韬心底是有后悔的。

不仅仅是因为这几年对苏小叶的不闻不问,更震惊于那天顾苒居然以他的名义放弃她,更惊恐于,自己**刚刚说的话。

陡然明白,没有了苏小叶,他薄韬什么都不是。

他此时第一反应就是他不想和她离婚,也不答应离婚。

此时的薄韬并不明白,他惊恐并不是他不能继承薄家了,惊恐的是他要失去那个对自己不离不弃的女人了。

佣人很快就顾苒给追回来了。

车子也准备好了。

等电话接通之后,他满脸笑容的问道:“斯密斯,你的徒弟收到了吗?”

电话里,刚被拒绝的斯密斯有些气馁的说道:“阿蕴,她不答应!她之前喜欢的人是不是你那侄子啊!你要不帮我找他劝劝?或者你想个办法,让你侄子和她说,他崇拜我!如果小叶做我学生,他就和小叶复合!”

电话里的老顽童突发奇想的说着。

薄蕴朝着汽车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缓缓说道:“斯密斯,我有办法让苏小叶做你学生,不过我如果帮了你,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

斯密斯和薄蕴已经相识多年了,知道他对付女人素来是有一手的,听到他这么说,立刻答应:“当然!只要你有本事让苏小叶答应,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好,那你给我十天时间!”

“行!”

……

车上,顾苒心中忐忑而惶恐。

她今天用尽一切办法的让薄韬带着自己一起出席宴会,原本以为能让人知道她的存在,谁知直接把她推入了地狱,断绝了她一切的可能。

她今天就不应该出现。

她摩/挲着自己的掌心,斟酌着到底要如何让薄韬开口才能表现的自己无辜。

“薄总,其实那天我……”顾苒试着和一直阴沉着一张脸的薄韬开口。

然而,薄韬却抬都没有抬眼看她,甚至不接她的话。

这三年,薄韬对她的态度一直都很好,从未像今天这样过。

然而,她的话没说完,已经被打断了:“苏小叶,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澄澄的名字,因为你不配提她。如果不是你,澄澄不会死!现在一切都如你所愿了,你就想要离开,休想!”

苏小叶麻木的听着薄韬的话?

如她所愿?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如过愿。

“薄韬,为什么你眼中的我永远的那么恶毒,那么不择手段!我不过是爱你,从来只是想要爱你而已……算了,其实我也没必要解释了!”

她的话音未落,车已经停了下来。

驾驶座上的司机迟疑着开口:“少爷,少夫人,到家了!”

薄韬的小叔,北城响当当的纨绔少爷。

今天斯密斯先生不仅想要找学生,还会和新收的学生一起弹奏,这是什么样的荣耀啊!和钢琴之父一起合奏,将是上流社会下半年的谈资吧!

斯密斯先生说完,目光看向苏小叶。

但苏小叶的目光却很冷淡。

巧的是,顾苒就站在苏小叶的身后,她原本盯着台上,斯密斯的目光看过来,她目光正好对上了。

顾苒激动的不行,以为斯密斯先生是在看自己。

她对自己的感觉素来是自信的。

毕竟像她这样的家庭,能考上钢琴八级,在她们的群里算是极其优秀的。

就是这样的优越让顾苒觉得高人一等。

在众人以为他即将爆发的时候,薄韬猛的从凳子上站起来,沉声底下的各位主管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散会!”

薄韬回到办公室,手机屏幕还在点开的那张图片上面,他目光一直都在那图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