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娇妻恃宠:京少,花式撩

娇妻恃宠:京少,花式撩

娇妻恃宠:京少,花式撩

来源:掌中云 作者:苏狸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6:41:32

本小说的作者是苏狸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其实,苏小叶从小学什么都比别人更快,只是她的心思并没有用在这些上,十年前开始,她所有的心思都用到薄韬身上了。“老师,这人学什么都不用心,你不用把心思放在我身上。”斯密斯在苏小叶十二岁一直到十六岁那几年做她的老师,他一度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苏老爷子忍不住转身看了斯密斯一眼,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斯密斯,小叶如果愿意跟着你学,早就答应了,不会等到现在了,我的女儿,我自己还是了解的!”

苏小叶从小在钢琴的天赋就极高,在别人还在考级的时候,她已经能自创琴谱了。

其实,苏小叶从小学什么都比别人更快,只是她的心思并没有用在这些上,十年前开始,她所有的心思都用到薄韬身上了。

“老师,这人学什么都不用心,你不用把心思放在我身上。”斯密斯在苏小叶十二岁一直到十六岁那几年做她的老师,他一度以为她将是自己最得意的学生,结果她居然直接放弃了钢琴。

斯密斯俨然是不愿意就这样放弃了,听到苏小叶这么说,毫不客气的说道:“我既已经来了北城,那就在你们家住一段时间!老爷子喜欢听钢琴,我天天给他弹。”

苏老爷子听到这话,忍不住笑着说道:“斯密斯先生,你连A国女王邀请你去给她弹钢琴都拒绝了,居然愿意天天给我弹,还真的是我的荣幸啊!”

三人说笑着,一起进去。

苏夫人看到斯密斯,虽然诧异却是很熟稔的打招呼。

“斯密斯,好久不见了!”

苏小叶有些疲惫的和父母打了招呼,又和斯密斯打了招呼,朝楼上去了。

苏夫人看着苏小叶的样子,迟疑了下问苏老爷子:“你们是不是在宴会上……”

没等苏老爷子回答,斯密斯自来熟的接了句:“遇到了薄韬!”

苏夫人面色微微变了变,担忧的看向自己的女儿。

苏老爷子挽着夫人的手低声的安慰道:“我看小叶已经走出来了!她和之前不一样了!”

苏夫人点了点头,依旧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自己女儿的背影。

……

苏小叶上楼之后疲惫的回了自己房间。

房间里空荡荡的,已经没有一点关于和薄韬有关的东西了。

在刚回来的时候,她的房间里不管什么东西都有着她对薄韬一往情深的证据。

如今都已经被她扔掉了。

她嘲弄的笑了笑,不甚在意的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颓然的躺在沙发里。

床头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

她没有去看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慵懒的拿起手机接通。

一接通电话,电话里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我!”

听到这声音,苏小叶伸手就想要挂掉。

就在她没有挂掉之前,那边似早就猜到她的做法一般,对她说道:“小叶,你等等,听我把话说完再挂!”

是薄韬的电话!

苏小叶听到声音就觉得很嘲讽。

曾经,一心爱着薄韬的时候,她天天等他的电话。

现在她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想要的时候,轮着他纠缠不清了。

多讽刺,多可笑!

苏小叶没说话,却也没有挂断电话,等着薄韬说完。

电话那头,薄韬静默了会儿,然后缓缓开口说道:“今天,我听顾苒说了,你失去孩子那天的事,那天因为我在开会,顾苒过来了,是她……”

没等薄韬的话说完,苏小叶已经冷声的打断了:“薄韬,那天的事,我不想在提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打我电话想要说的就是这个?”

“小叶,那天我并不知道……”

“够了!我说了,我不想在听!”苏小叶说完,已经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苏小叶看着嘲弄的笑出了声。

这样对她过。

如今居然就这样把她扔下了?

……

苏家

斯密斯已经在苏家不请自来的住了三天了,他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苏父则惬意的坐在苏家客厅里听着*大师给自己弹钢琴,笑容都忍不住从嘴角一出来。

苏小叶则亲昵的挽着他的手陪着他听着斯密斯弹奏。

等一曲结束,苏父偷看了一眼还在翻琴谱的斯密斯,凑近自己女儿耳边说道:“小叶,你真的打算就晾着斯密斯,不答应!如果你不答应,只怕他就拉在苏家不走了!”

苏小叶抿唇笑了笑,凑近自己父亲耳边说道:“那更好,爸不是喜欢听他弹钢琴吗?”

她不明白以前自己为什么一心都在薄韬身上,身边的人对自己的爱看不到, 非要去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苏小叶看着他们笑道:“薄老爷子也在,他看在苏家的面子上,也绝对不会允许薄韬怎么样的!”

苏父依旧不放心,原还想说什么,看到苏小叶一脸的坚定,把自己的坚持咽了下去。

等吃完早点,苏小叶准备走的时候,走到斯密斯身边说道:“老师,等我离婚,我就好好跟你学琴,绝对不辜负您对我的偏爱!”

斯密斯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了片刻,才回神,激动的说道:“小叶子,你是说真的吗?”

苏小叶没有回头,只是朝着斯密斯摆摆手。

斯密斯目送着苏小叶的背影,笑的合不拢嘴。

等苏小叶背影离开之后,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拨通了一个号码,没等对方说话,他就朝电话里说道:“阿蕴啊,小叶子答应了!你赶紧让薄韬签字离婚!”

刚起来的薄蕴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疑惑的反问了一句:“什么!”

斯密斯朝他重复了一句:“我家小叶子答应我了,只要离婚就和我好好学琴!你不是薄韬的长辈吗?你赶紧让薄韬离婚签字!行了,就这样!我要去找琴谱了,研究怎么教我家小叶子!”

电话里,刚被拒绝的斯密斯有些气馁的说道:“阿蕴,她不答应!她之前喜欢的人是不是你那侄子啊!你要不帮我找他劝劝?或者你想个办法,让你侄子和她说,他崇拜我!如果小叶做我学生,他就和小叶复合!”

电话里的老顽童突发奇想的说着。

薄蕴朝着汽车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缓缓说道:“斯密斯,我有办法让苏小叶做你学生,不过我如果帮了你,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

斯密斯和薄蕴已经相识多年了,知道他对付女人素来是有一手的,听到他这么说,立刻答应:“当然!只要你有本事让苏小叶答应,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她摩/挲着自己的掌心,斟酌着到底要如何让薄韬开口才能表现的自己无辜。

“薄总,其实那天我……”顾苒试着和一直阴沉着一张脸的薄韬开口。

然而,薄韬却抬都没有抬眼看她,甚至不接她的话。

这三年,薄韬对她的态度一直都很好,从未像今天这样过。

然而,她的话没说完,已经被打断了:“苏小叶,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澄澄的名字,因为你不配提她。如果不是你,澄澄不会死!现在一切都如你所愿了,你就想要离开,休想!”

苏小叶麻木的听着薄韬的话?

如她所愿?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如过愿。

“薄韬,为什么你眼中的我永远的那么恶毒,那么不择手段!我不过是爱你,从来只是想要爱你而已……算了,其实我也没必要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