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秦少前妻有点狂

秦少前妻有点狂

秦少前妻有点狂

来源:掌中云 作者:骄笑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7:09:54

现代言情小说《秦少前妻有点狂》,目前正在更行中,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沈晚熹秦夜隐之间的爱情故事,作者的名字是骄笑,精彩内容介绍:回到火灾现场,看看有没有遗留的线索。沈家和秦家相邻,回去那边恐怕会撞见秦夜隐,不过她的秘密已经暴露,就没必要再躲着秦夜隐了。秦家宅院。秦夜隐穿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师父那边也打来电话说,那组奇怪的数字代码,可能需要一些时日才能解码。

这边的线索断了,沈晚熹立马又打车去了沈家大院。

回到火灾现场,看看有没有遗留的线索。

沈家和秦家相邻,回去那边恐怕会撞见秦夜隐,不过她的秘密已经暴露,就没必要再躲着秦夜隐了。

秦家宅院。

秦夜隐穿着睡袍站在阳台,指尖的烟在风中忽明忽暗。

阳台望出去,可以看到不远处杂草丛生的一个破旧宅院。

那里就是曾经辉煌一时的沈家大院,如今只剩下荒凉的废墟。

每次站在这看着这片废墟,秦夜隐都会想,如果当初他没冲进那场大火中救出沈晚熹,一切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但倘若重来一次,他觉得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冲进火场。

那个时候的沈晚熹才十五岁,他也不知道,这个被他所救的女孩,会成为害死他哥哥的凶手。

失神之际,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辆出租车。

这边没有其他的住户,平时这条路都只有秦家的车辆进出,出租车更是很少出现在这。

车径直驶过了秦家大门,显然目的地并不是秦家。

可再往里面走……除了沈家废弃的宅院就没别的东西了。

联想到沈晚熹回国了,秦夜隐直觉车里的人是沈晚熹。

他灭掉手中的烟,换衣下楼。

……

沈晚熹站在路边,抬头看着那扇已经快要从墙上脱落的铁门,墙上还依稀可见刻着“沈家大院”的牌子。

半人高的杂草一直从院门外延伸到院子里边,大院楼体的框架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景色凄凉。

站在庭院里,仿佛还能见到曾经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

“你还有脸回来?”低沉熟悉的男音从身后传来。

沈晚熹转身看着秦夜隐,他踏着脚下的杂草一步步靠近。

他语气神色中带着厌恶,质问沈晚熹说:“处心积虑生下我的孩子,在盘算什么?觊觎秦家的财产?”

沈晚熹那颗心早已被铜墙铁壁封锁了起来,收起惆怅,笑说:“比起钱,我还是对隐爷您比较感兴趣,隐爷为什么不觉得我是回来和您再续前缘的呢?”

秦夜隐眉宇间的嫌弃不言而喻:“少恶心我。”

沈晚熹笑着走上前,一双魅眸

他自我说服是这边里公司比较近,真正的原因他不想去深究。

“我妈妈在这里吗?”陌生的环境开始让孩子不安起来,嘴里一直离不开找妈妈这件事,却好像完全忘记了让她在医院等着的哥哥。

秦夜隐单手将孩子抱在臂弯,另一只手用指纹开了房门,轻声对孩子说:“这里是**妈之前住过的地方。”

推开门后,安安一眼就看到了挂在客厅墙上那幅大大的婚纱照,兴奋地指着照片上的人说:“是妈妈!”

秦夜隐顺着孩子手指的照片看了一眼,轻“嗯”了一声,弯腰将孩子放到地上。

那照片他也不知道是沈晚熹什么时候去拍的,只是某次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照片挂在墙上。

他们没有举行婚礼,沈晚熹大概是想弥补没有穿过婚纱的遗憾,所以才自己去拍了这组婚纱照吧。

沈晚熹离开后,他没怎么更换家里的陈设,基本保持着沈晚熹住在这里时的模样。

大概是在这里看见了沈晚熹的照片,安安才显得没刚才那么不安了。

秦夜隐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听着安安总说什么怪兽奥特曼之类的东西,他就打开电视给孩子放了这类型的影视剧。

刚开始这一招还很管用,安安看得很起劲,但没过多久,孩子就开始问:“妈妈为什么还不来接我?”

秦夜隐从柜子里翻出了一本落灰的相册,里面有很多沈晚熹以前的照片。

用这些照片,稍微安抚了一下孩子心里的不安。

夜色渐浓,孩子都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沈晚熹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

秦夜隐盯着来电号码看了好一会,故意拖延了一下时间才将电话接起。

“孩子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电话接起的瞬间,那头就传来了沈晚熹着急得有些发颤的声音。

秦夜隐只是冷淡地回了四个字:“临南公馆。”

随即挂断了电话。

几分钟后,秦夜隐站在阳台上,看着一辆出租车落停在楼下。

车还没完全挺稳,就看见沈晚熹推开车门走下了车,径直走进了楼里。

秦夜隐敛下黑眸,掐灭手里还未过半的香烟,丢进脚边的**桶里,转身进屋,将在沙发上熟睡的孩子抱到了楼上的卧房里。

这个地方,对沈晚熹来说很熟悉,那段婚姻的开始和结束都在这里。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她还会再回到这里。

看着电梯落停在那个熟悉的数字,驻足在那扇熟悉的房门前。

沈晚熹抬手准备敲门时,视线落在指纹锁上,敲门的手缓缓放下,试探着将食指轻轻落在了指纹验证处……

“咔嗒——”

门锁开启的声音让沈晚熹的心尖颤了一下,他还没有删除她的指纹……

轻轻推**门,门内寂静无声,光线昏暗。

沈晚熹深吸一口气,迈开脚步走进了这扇门。

不等她仔细打量,一抬头便看见了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她的秦夜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