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离婚后我成了前夫心尖宠

离婚后我成了前夫心尖宠

离婚后我成了前夫心尖宠

来源:掌中云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1 17:26:13

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我成了前夫心尖宠》,是讲述主人公安柔商绍昀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佚名创作完成,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即使戴若若再不甘心,但也不能再而三的反驳商绍昀的命令。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不允许任何人的忤逆,在他所在的地方,他就是世界的王。他抿着唇,最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然后他低头看向安柔,表情又变得温柔起来,似乎有些呓语一般的说道:“不要阻止我带走小柔。”

戴若若被他的眼神一下子吓住了。

那是双什么样的眼睛啊。

毫无感情,只有就像野兽一般,让戴若若觉得,如果自己再不让开,就会被他撕碎在这里。

“你……”戴若若刚想鼓起勇气说句话。

这时候商绍昀的声音忽然响起,“若若,回来。”

戴若若回头看向商绍昀,“就让他带走吧,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即使戴若若再不甘心,但也不能再而三的反驳商绍昀的命令。

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不允许任何人的忤逆,在他所在的地方,他就是世界的王。

他抿着唇,最后怨毒的看了一眼苏沐泽,然后一言不发的回到了商绍昀身边。

然后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绍昀,我感觉自己现在好累,可能是刚刚情绪太激动了。”

说完这句话,她就头一歪,直接倒在了商绍昀的怀里。

苏沐泽自然看到了刚刚戴若若的表情,不过这并不能引起他情绪的波动。

他抱着安柔,离开了医院,也离开了商绍昀,离开了她过去的一切爱恨,离开了以往的二十几年人生。

“小柔……”

安柔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梦。

梦里,她又回到了安家。

这时似乎正是春天,四月的春风吹拂起柳条,一直吹到了沉睡着的安柔的脸上。

安柔被那痒意惊醒,揉了揉眼睛,从打盹的石头上坐了起来,然后她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

这喷嚏打得响亮,一下子就被一直在寻找她的人听到。

“哈,我就说小柔你在这里吧。”

有人用手拨开了垂下的柳枝,从假山的另一边探出头来。

那是个笑容明亮的少年,嘴角总是带着笑,一双和安柔一模一样的桃花眼。

他看着安柔,忽然抱怨了一句,说道:“真是的,小柔你一闯了祸就躲起来,害得你哥又被老爸教训了一顿,明明看上去那么乖巧,怎么就老是不听话呢。”

那个少年正是安柔的哥哥,安岚。

安岚比她大了两岁,年龄差距不算大,所以兄妹两平时都能玩到一起,感情十分不错。

安爸爸是个帅哥,安妈妈是个美人,安家的基因都不错,所以安岚和安柔自然长相也都十分出众。

十三岁的安岚,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展现出成年后的帅气了。

刚刚醒过来的安柔看着面前的少年,忽然觉得有一点不对劲。

在她的潜意识里,这似乎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不然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安岚如此陌生。

可是还没等她想个明白,安岚却忽然拉起了她的手,把她惊了一下,下意识的把手抽了回来。

安岚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开来,“怎么,长大了啊!”

安岚在笑她有些小题大做,安柔看着他脸上的笑,决定还是把心头那股子怪异的感觉忽略掉。

她冲着安岚翻了一个白眼,重重的哼了一声。

“怎么了?”安岚伸手去捏她的鼻子,“鼻子出问题了么?怎么哼哼唧唧的跟小猪一样。”

安柔气的踩了他的脚,一时没躲开的少年捂着自己的痛脚,嘴里倒吸凉气。

“你找我干什么。”安柔不客气的问道,面对自己的哥哥,身为妹妹的总是有一些任性的资格。

“嘶,还说呢,”安岚被她踩的面目狰狞,过了好久才恢复了过来,“要不是你闯了祸又让我背锅,我也不会被老头子罚抄家规。”

“抄家规有什么了不起,反正你字写的那么难看,就当练字了。”

“嘿,你这小丫头,还挺无情。”

“你跟我来,我原本还想着帮你背锅就背锅,现在看你这个表现,我一定要拉着你去老头子那里讲个清楚。”

安柔又抬起了脚,这下子安岚看到了,立马往后退了一步躲了过去。

这一下子,安柔立马就躲开了他的手。

从启峰的办公楼出来,安柔看见大门口已经停了一辆车。

车窗玻璃是特质的,不仅可以避光,也可以阻挡外面的视线。

她和林毅告别后,就朝着那辆车走了过去。

拉开车窗,里面坐着一个熟悉的男人。

“沐泽哥。”安柔朝他点点头,自顾自的上车坐在了他身边。

苏沐泽往旁边让了让,说道:“这次谈判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他的语气里含着淡淡的担忧。

他知道这些年里,报仇已经成了安柔的执念,所以他怕安柔再次见到商绍昀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到时候被对方发现。

“还好。”安柔语气淡然,“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我的心,早在五年前就死了,它不会再为任何人跳动。”

安柔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表情有些怅然,只觉得那里空落落,有什么东西永远地失去了。

“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你也许该多看看。”苏沐泽温声说道。

“也许吧。”安柔不置可否。

两人默契地跳过了这个话题。

“现在去哪儿?你昨天一夜没睡,去我家休息一下吧。”

“不用,我想起墓园祭拜一下我的父母。”

墓园自然是公墓,安父入狱之后,安家就彻底倒台了。

安柔没有能力给他们买更好的墓地,又不想再欠苏沐泽更多的东西,所以只好把他们的安眠之所选在了这里。

今天不是清明,来祭拜的人很少。

笔直的小路,整齐的墓基,洁白的大理石墓碑,还有地上散落的未扫干净的纸钱。

安柔买了两束花,脚步很慢,也很沉重,因为她知道,路的尽头通向的是另一个世界。

安母比安父过世得早,在安父含冤入狱之后她就一病不起了,后来得到了安柔离婚的消息,更是支撑不住直接撒手人寰。

现在他们夫妻俩的墓挨在一起,这大概就是唯一的安慰了。

安柔给父母扫了墓,把两束花分别放在两座墓前,然后就这么静静的站着,脸上是说不出的怅然。

苏沐泽陪在她的身边。

“你哥哥死在**里,这是狱警的失职。他们为了避免上面追责,只能把他草草埋了,现在我已经把那儿保护了起来,你看是不是把安岚的坟移到这儿来。”

苏沐泽是好心,觉得一家人就应该在一起。

不过安柔却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哥哥的死,肯定和戴若若脱不了关系。”她咬紧银牙,语气愤恨,“说不定她还在关注着这件事,如果贸然移坟的话,很可能被她发现,到时候我的身份就危险了。”

“好,都听你的。”

苏沐泽心里有些感叹。

虽然他当年把安柔送出了国,可是为了不被商绍昀发现,他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继续留在江城。即使偶尔出国去看看安柔,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里,安柔都是一个人呆在国外。

他不知道安柔这些年是怎么度过的,即使问她也不说,不过他知道,安柔一定承受了很多。

苏沐泽的心头所想安柔并不清楚,她此时正在思考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报复一个人,让他死是最下等的手段。

死多简单,死了后一了百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安柔要的,是要他们一辈子后悔煎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商绍昀娶了她是为了利用,全程对她没有半点感情,安柔偏要让他爱上自己,然后在他为自己神魂颠倒无可自拔的时候,再狠狠的抛弃他,让他尝尝自己当年受过的苦。

戴若若不是喜欢商绍昀吗?安柔偏要把他从戴若若身边夺走,还有她珍视的一切,不管是权利还是钱财,自己都要一点点的让她失去。

这个过程不会太快,因为安柔想要留着她慢慢的折磨。

安柔可没忘了,自己还怀着孕的时候,戴若若就看中自己体内那颗肾了,虽然后来因为苏沐泽的原因,手术并没有进行下去,可是安柔当时那种痛苦绝望的心情可是永远留在她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