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萧澈夏倾月

萧澈夏倾月

萧澈夏倾月

来源:掌中云 作者:火星引力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2 09:32:40

本小说的作者是火星引力创作的玄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性情和心境自然也随之而变。夏倾月美眸微眯,软玉般的手掌忽然抬起,伸出两指,虚空点向了萧澈的胸前。顿时,一股冰凉但不冰冷的气息从萧澈的胸前蔓延,直至扩散至他的全身。就在萧澈要开口询问她在做什么时,身上的冰凉感已瞬间全部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隐忍?”萧澈露出一个貌似自嘲的笑:“或许算吧。不过我玄脉残废是事实,在这天玄大陆,玄脉残废,就代表着一辈子只能处在最底层,是真的懦弱自卑还是沉默隐忍,有区别?”

隐忍?隐忍个淡!

昨天的萧澈,和夏倾月一直所听闻的绝对是一模一样!

但夏倾月纵然再聪明,也不可能想到,今天的萧澈,比昨天的萧澈多出了整整一世的记忆!

性情和心境自然也随之而变。

夏倾月美眸微眯,软玉般的手掌忽然抬起,伸出两指,虚空点向了萧澈的胸前。

顿时,一股冰凉但不冰冷的气息从萧澈的胸前蔓延,直至扩散至他的全身。

就在萧澈要开口询问她在做什么时,身上的冰凉感已瞬间全部消失。

夏倾月也收回玉手,微动花瓣一般的芳唇:“你的玄脉,并非先天残废,而是被人所毁!”

“被人所毁?”萧澈的双眉猛的一跳。

从小到大,无论是他从**口中听到的,还是外面所流传的,都是他玄脉天生残废。

就连他自己,也是在今天重生之后,才发觉自己的玄脉并非先天残缺。

这个事实,萧门上下没有一个人看的出来,夏倾月却是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看破。

这个女人……

“没错。”夏倾月微垂眉睫,柔然说道:“由于是在幼小的时候受到重创,且当时你的家人或许并未发觉,没有进行修复救治,成长至此,玄脉已完全残废……绝无修复的可能!”

最后,夏倾月不无惋惜地下了定论。

成人若是玄脉受损,会造成玄力大泄,但还有多种可以修复的方法。

但婴儿时期玄脉受损,不及时修复的话,成年后根本不可能再修复。

萧澈却是神情不变,很是平淡的说道:“那可不一定。”

夏倾月轻轻瞥他一眼:“看来,你一直在想着修复你的玄脉?”

“我一定会修复。”萧澈面无表情的说道。

夏倾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从他的目光之中,她看到的不仅仅是一种傲然与自信,还有深蕴的冷凛。

她心中幽然叹息,轻轻说道:“……天玄大陆地域磅礴,有着数不清的能人异士,或许真的存在着可以修复你玄脉的奇人,我刚才的确不应该说出那样的断言,你纯当是我的无知便好。”

这几句话,让萧澈对夏倾月的印象顿时大幅度改观。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你之前所用的冰冷玄力,是怎么回事?我从来没听说过流云城中有这等玄功,你的师傅,应该不是流云城的人吧?当然,这或许是你的隐私,你可以不说。”

夏倾月久久沉默,就在萧澈以为她不会说出时,却听她平静说道:“冰云诀。”

“冰云诀?”这个名字,让萧澈微微一怔,心中生出模糊的熟悉感。

而当他忽然想起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概念时,脸色顿时大变,失控的声音脱口而出:“冰云仙宫!?!?”

夏倾月美目微转,有些诧异的看了萧澈一眼。

萧澈喊出“冰云仙宫”四个字时,已明显情绪失控,但在她看来,依旧太平静了。

因为就算是流云城的城主忽然听到这个名字,都会直接惊的全身发软,双腿打颤。

她轻然道:“我的师傅,的确是冰云仙宫的人,我也已算得上是冰云仙宫的弟子。这件事,整个流云城只有我父亲知道,你是第二个知道的人。我会告诉你,因为你至少名义上,已经是我的夫君,算是我对你最基本的尊重吧。”

萧澈的内心,久久无法平复。

天剑山庄、冰云仙宫、萧宗、焚天门。

这四宗门,是苍风帝国所有玄者都向往和憧憬的圣地,是连苍风帝国的皇室都要每年进行供奉的超然存在!

苍风帝国是天玄大陆七国中的最小国,综合实力也是最低,但一直以来都没有被其他国家所吞并,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这四大宗门。

萧澈没想到,这个自己刚娶回来的老婆,居然是冰云仙宫的弟子!

萧澈以最快的速度平静下来,转而问道:“你既然是冰云仙宫的弟子,那你们夏家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公开?”

“因为你。”

“因为……我?”萧澈一怔,随即默然。

“我以夏家之女的身份嫁给你,已是满城哗然。如果再以冰云仙宫弟子的身份嫁给你,可能造成很多无法预料的后果。毕竟,你与我的差距,实在太遥远了。”

夏倾月声音轻渺,目光清然。

萧澈缓缓的吐出一口气:“那你为什么还要嫁给我?”

“原因你心中很清楚,无论是为了报答萧伯父的恩情,还是顺从父亲的承诺,我都没有理由不嫁给你。”

夏倾月抬眸,眸光清冷的如同潋滟的冰华:“我之所以告诉你我属于冰云仙宫,也是想让你知道,我虽然嫁给了你,但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上任何人。欲修冰云,必先冰心。冰云仙宫只收女子,且终生不可沾染情欲,也不会生出情欲。这一点,你必须知道。”

“即使你不是冰云仙宫的人,我也不认为你会爱上我。”萧澈自嘲的一笑。

夏倾月缓缓摇头:“或许你误会了,我绝不是看不起你。师傅和我说过,一个人即使到了再高的高度,也只可俯视,不可轻视。何况天玄大陆虽是以玄力为尊,但为世人所颂的医师、丹师、器师同样不计其数,玄脉残废,绝不代表一生尽毁。”

萧澈一阵动容。

流云城流传的,只有夏倾月的容颜和天赋,或许根本无人知道,她风华之下,纵然是大多数中年人都难有的心境。

而她,真的只有十六岁。再过几年,简直不堪想象。难怪会被冰云仙宫的人看中!

而这么一个无论相貌、天赋、心境都堪称妖孽的女子,居然真的就这么成为自己老婆了,还真有点做梦的感觉!

如果不是现在的自己拥有了两世的经历和记忆,在她面前,绝对会自卑的连正面看她一眼都不敢。

“谢谢你对我说这些……”萧澈感叹着说道,然后话音一转,目光变得凝实:“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的玄力,到底是什么境界?”

十六岁进入初玄境十级,这天赋绝对惊人。

但仅仅如此,还不配入冰云仙宫之眼。

萧澈的问题,让夏倾月顿时沉默了下去。

这沉默,也已然表明她的实力的确不止初玄境十级。

“你该去敬酒了。”夏倾月侧过目光,缓缓说道。

她的声音刚刚落下,门外一个脚步声缓缓靠近,随之传来萧鸿苍老平和的声音:“少爷,该去敬酒了。”

“鸿爷,我马上就去。”萧澈答应一声,最后看了一眼夏倾月,随手整理下了衣服,走出了房门。

萧澈刚一离开,房中便忽现一片明亮的冰华,冰华之中,一个雪白的身影以梦幻般的方式出现在了夏倾月的面前。

夏倾月向前,轻敛身躯,轻柔而恭敬的唤道:“师傅。”

之前人太多,站的又相对密集,萧狂云倒是没找清萧泠汐所在的位置。而此时,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一瞬间,他的双眼猛然亮起,放射出恶狼一般的光芒。这个女孩看上去比夏倾月还要小上一些,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少女,但已生的明眸皓齿,灵秀逼人,一张俏脸温婉柔美,尤其她的眼眸,虽然此时被惊慌和恐惧充斥,但依旧如一潭晶莹泉水,清澈透明,楚楚动人。

萧狂云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心海一阵翻荡……那个萧玉龙果然没有骗我!这个萧泠汐虽然姿色上比夏倾月差了一点,但也只是稍微差上一点而已,但味道上却绝对不会差。而且待她长成,未必就比夏倾月差……来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居然遇到两个堪称天姿国色的美人,这简直是老天对我这一路长途跋涉的犒赏!

萧狂云开始觉得自己当初拒绝来这萧门简直是愚蠢到极点的决定……还好最后无法抗拒父亲的命令而乖乖来到了这里。

“萧泠汐……怎么会是你!”

看着萧泠汐,萧云海的脸色先是惊讶,然后是震惊,随之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是我!门主……真的不是我!”萧泠汐用力的摇头,满脸惶恐。她昨夜的确有**通玄散的心思,但被萧烈阻止后,她就乖乖的回房睡觉了……通玄散失窃的事,她根本毫不知情。

“唷,没想到这个胆大包天的窃贼,居然还是个小丫头。”萧狂云阴阳怪气的说道:“但我刚才说了,无论是谁,都绝不轻饶!”

“唉!萧泠汐,你怎么……能这么胡闹,做出这种胆大包天的事来!这盒通玄散,可是萧宗千里为我们送来的至宝啊!你这可让我……如何是好?”萧云海重重的叹息,一副痛心疾首到极点的样子。

“门主!不是我,那真的不是我偷的!一定……一定是哪里搞错了!真的不是我!”萧泠汐一遍又一遍的摇头,脸颊已是一片苍白。

萧狂云大怒,厉声道:“这盒通玄散就是在你枕头底下发现的,不是你偷的,难道是它自己长翅膀飞过去的吗?小姑娘,之前,我给过你认罪的机会,是你自己没把握,现在证据确凿,又有萧门内外无数人亲眼见证,你还想抵赖?看来,不对你施以重刑,你是不会承认了!”

“施以重刑”四个字让萧泠汐全身一晃,如果不是萧澈连忙搀扶住她,她或许都已倒在地上。萧澈双手捏紧,指间“啪啪”直响,他注视着萧狂云,全身迸发出重生之后第一次真正的……杀气!

“萧公子请息怒!”萧云海连忙向前,猛的单膝跪地,面带恳求道:“萧泠汐她**萧宗之物,的确罪不可赦,但是……但是她本性绝对不坏,在我萧门之中极受人喜欢,她会**通玄散,也是有苦衷的啊……”

“苦衷?什么苦衷?”萧狂云黑着脸道。

萧云海用目光示意了一眼站在一起的萧泠汐和萧澈,脸色沉痛的说道:“萧泠汐是我们萧门五长老唯一的女儿,而她有一个比她大一岁的侄儿,名为萧澈。她的这个侄儿很不幸的先天玄脉残废……萧澈又无其他之长,玄脉残废,等同一生已毁了大半。萧泠汐对萧澈极为爱护,一直都在寻找能修复他玄脉的方法……这些,萧门之中,甚至流云城之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在座的所有人都可以证明。萧泠汐之所以会做出**通玄散的胆大之举,显然是她听闻通玄散有修复破坏玄脉之效,从而救侄心切,犯下这胆大包天之事。”

“虽然罪已犯下,证据确凿,无从狡辩。但还请萧公子念我门萧泠汐年纪尚小,又是一片赤子之心,从轻处罚,我们萧门上下,都会感激萧公子大恩。”

萧云海虽然身姿卑微,但说出的话却是字字真挚,直击心灵,让所有人一阵动容。而他的话,也让一些想不通萧泠汐为什么会胆大到偷通玄散的人也是恍然大悟……原来通玄散居然还有修复破损玄脉的功效,怪不得……

萧澈天生玄脉残废的事流云城人人皆知,萧泠汐一向对他极为爱护,对他玄脉的事更是一直*心不断,在萧门也是无人不晓。如此一来,再想到萧泠汐会去偷通玄散,就不是胆大包天,而是合情合理了。

萧云海一直在萧狂云面前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不少人暗中鄙视,但此时,所有人在心里对萧云海也是生出一种由衷的敬佩……为了维护萧门子弟,这个萧门主纵然面对盛怒的萧宗之人,依然极力恳求轻饶,说的合理而动情,甚至不惜单膝跪地。

唯有萧澈在愤怒的冷笑着……好一出天衣无缝的戏码!表面上是在为萧泠汐求情开脱,实则,却是将萧泠汐的罪名完完全全的扣实!如果他是局外人,或许连他都会相信这一切都是萧泠汐所为。

“原来,还有这种内情。”听了萧云海的话,萧狂云的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他淡淡的说道:“哼,本公子也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既然她犯下如此大错也是为了救自己的侄儿,念及此情,只要她乖乖认错赔罪,我倒是可以考虑轻……”

“不是我!那真的不是我偷的!”萧泠汐用力摇头,她咬紧贝齿,用微带嘶哑的声音呼喊道:“如果是我做的,我一定会承认……但通玄散真的不是我偷的!我更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一定是哪里搞错了!门主,请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

萧泠汐的这阵嘶喊,非但没有让人动容,反而在之前萧云海的各种铺垫下呈出了反效果……她是最有理由偷通玄散的人,通玄散也是在她房间找到,这些已可以彻底定下她的罪名。而萧云海不惜危险和尊严为她向萧狂云求情,已是仁至义尽,让人感动,她却依然不肯承认……在旁人眼中,这根本就是不识好歹了。

萧狂云刚刚缓和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他冷笑着道:“哪里弄错了?这个通玄散,就是我们萧宗的人亲手在你的房间里找到的,你的意思,难不成是我们萧宗的人故意栽赃陷害你一个小小的萧门小姑娘?嗯?”

这句话,萧狂云说的怒气与底气十足……堂堂萧宗,会去特意陷害一个在他们眼中渣都算不上的萧门的人?任谁听来都是个笑话。

这时,萧门大长老萧离站了起来,指着萧泠汐厉声道:“萧泠汐!你犯下如此大的过错,让整个萧门因此蒙羞,门主还亲自为你求情,连萧公子也本想着要从轻发落了,而你居然还这么不知好歹!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唉,岂止是失望,简直痛心至极啊。”二长老萧博摇了摇头,一脸悲色道:“枉费门主苦苦求情,她居然……唉!萧泠汐,萧宗是何等的存在,难道还会刻意去冤枉你吗?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你这个样子,让我们都在流云城各位朋友面前丢尽了颜面啊。”

“我……你们……你们……”看着一道道无情冷漠的目光,萧泠汐娇躯战栗,眸中泪珠打转,大脑一片空白,已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时,萧澈用手轻轻捏了她的小手,站在她身侧,用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温和说道:“小姑妈,不要害怕……现在先不要说话了,因为你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没用了。他们相不相信没关系,我永远都相信小姑妈……剩下的,交给我。”

剩下的……交给我……

他玄力低微,身体孱弱,一直在她的保护下长大,而就是这么一具羸弱的身躯挡在她面前,说出这简单的几个字时,她慌乱、无助、冰冷的心灵竟快速变得安定与温暖起来……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在她受到欺负时,他总是从远处飞扑过来,挡在她的面前,用他的手、脚、牙齿当做最凶狠的武器,不让她再受一丁点的伤害……

小澈……她在心中轻轻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