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白月光要出墙

白月光要出墙

白月光要出墙

来源:微小宝 作者:凝碧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09:43:10

《白月光要出墙》故事讲述了顾岑欢安文逸之间的故事小说是作者凝碧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阅读:微微一用力,顾岑欢整个人都到了安若霆怀里,他的身上是淡淡的茉莉花的味道,修长的手此刻紧紧搂着她的腰,随后身体微微向前倾,他的脑袋靠在顾岑欢的肩膀上,清晰的可以闻到他鼻翼间的呼吸。顾岑欢连动的语气都没有,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你……”顾岑欢简直欲哭无泪,如果不是这个小团子的年纪,加上他那张人畜无害的模样,顾岑欢真的怀疑,他是故意的。

“安然,妈咪可能有点感冒了,所以才会脸红。”顾岑欢小笑眯眯的说着将小团子抱在怀里,这才抬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安若霆。

男人倒没有什么反应,一双深邃的眼如今也只是平静的看着顾岑欢,对她的小把戏丝毫不感兴趣,好半晌起身道,“以后还是住这边。”

“可是……”顾岑欢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以安文逸的意思,他们已经离婚,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这个男人也不差劲,住在一起也不亏。

可问题是,现在所有的问题都指向她和安若霆是夫妻关系,若是这样,发生一点不该发生的东西,也是情理之中,可顾岑欢总觉得别扭。

那份离婚证书究竟是和谁离的?

“我还没有想清楚一些东西,所以……”顾岑欢为难的看着安若霆,“还是住在家里比较方便。”

“安然一直都是你在照顾,你不在,他爱闹腾。”安若霆平静的说着,悠然的上楼,只剩下客厅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好半晌,顾岑欢才笑着开口试探道,“安然,要不然你跟我住在**家里?”

既然已经赖在她的身上,总不能推开吧,再者说了,一看到他那个葡萄似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自己,顾岑欢就不狠不下心。

就算这个孩子不是亲生的,就算她现在已经忘记了很多东西,安然现在就是她的孩子。

“妈咪,你要和爸爸分居吗?”安然看着顾岑欢,一本正经的问道。

顾岑欢当即石化,愣然的看着眼前的小团子欲哭无泪,谁教给他这些东西的?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可到底留在安家别墅,看着小团子的手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他的体温较正常人相比偏高,睫毛还是湿漉漉的样子。

那双手一刻也不愿意放开顾岑欢,顾岑欢的心柔软的不成样子,低头,轻轻在小团子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掀开被子准备休息的时候。

房门旁边的灯被人打开,随后就看见穿着睡衣的男人,穿着人字拖,很慵懒的姿势,背着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手指着外面,小声道,“出来。”

“可是……”顾岑欢刚想拒绝,可是门口哪有安若霆的影子,有些无奈的走过去,将等关闭,出了门就看见安若霆在走廊的尽头。

白色的地板渗着凉意,莫名的让人很不舒服,顾岑欢咽了咽口水,走过去,站在他的后面,近距离的观察安若霆,才发现他的耳朵上带着一个小小的星状耳钉。

不等想完,前面的男人深吸一口气,转身看向顾岑欢,顾岑欢被他盯的没了脾气,但有些无奈的别过头,正准备离开,男人的手猛的搂住她的腰。

微微一用力,顾岑欢整个人都到了安若霆怀里,他的身上是淡淡的***的味道,修长的手此刻紧紧搂着她的腰,随后身体微微向前倾,他的脑袋靠在顾岑欢的肩膀上,清晰的可以闻到他鼻翼间的呼吸。

顾岑欢连动的语气都没有,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好半晌不自在的咬着唇瓣,试图推开身上的安若霆,男人有些惩罚的摇咬了咬她的耳垂。

身体说不出的寒栗,像是触电一般,原本微红的吓人的脸颊如今红的吓人,顾岑欢死咬着嘴唇,不敢出声。

虽然不明白这个男人的意思,可看他的气场,动作也知道他要什么。

顾岑欢心里更加清楚,和安若霆斗,她赢的几率几乎为零。

索性认命的任由男人抱着,只是将整个脑袋做鸵鸟状,好半晌瓮声瓮气道,“安若霆,你到底什么意思?”

“作为我的女人,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私自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你说该怎么做?”

腰间的力道更是紧了几分,两人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只要稍微动一下,就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意图。

顾岑欢不傻,明白他这句话什么意思,咽了咽口水,看向别处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们只是偶遇。”

“如果我不相信你,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在这里跟我暧昧?”安若霆冷冷的说完这句话,推开顾岑欢,看见她血红的脸,不自在的舔了舔嘴唇,眼神依旧深邃,带着不容置疑的冷,“以后不许见季林。就算见到,也不准说话。”

“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顾岑欢听到这儿,当即就不高兴了,虽然不知道安若霆是不是自己的丈夫,可是他这些霸道条约就很不公平。

好歹也是青梅竹**朋友,虽然不知道当初是怎么嫁给安若霆的,不过父亲说的话不会有假。

可就算嫁给安若霆,他也不能限制自己的自由。

“季林是我最好的朋友。”顾岑欢皱眉道,“就算嫁给你,你也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私事。再说了,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公还不一定。”

顾岑欢说完这句话,转身准备离开,手腕再次被人抓住,一用力,顾岑欢整个人撞在后面的墙壁上,脊背痛的要命,眼眶微红,委屈的瞪着安若霆,还未开口,安若霆的手搭在她的肩上。

明明和刚才一样暧昧的动作,可不知道为什么,让人感觉到压力。

尤其是他的那双眼,漆黑的瞳孔死死的瞪着自己的时候,顾岑欢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只是任由他紧紧的抓着,然后看着自己。

“我告诉你,你顾岑欢今生今世只能是我的女人,明白吗?”安若霆冷冷的说完,然后送开顾岑欢,头也不回的离开。

顾岑欢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身子不收控制的瘫软在地上,就这么失神的看着前方。

明明是很甜蜜的土味情话,可是为什么会感觉到威胁?

顾岑欢不明白,她失忆这段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