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裴夫人又美又飒莫挽

裴夫人又美又飒莫挽

裴夫人又美又飒莫挽

来源:微阅云 作者:蓝果而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14:22:25

《裴夫人又美又飒》小说的主角是裴亦桓,莫挽故事讲述了两个人之间的爱情小说故事更新章节试读:林若蓝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要死要活的躺在床上,因为那种男人根本就没有可以让人留恋的地方。反倒是……他以朋友的身份那么担忧她,这才是让人感觉到最痛苦的地方。比起这样的他,她宁愿自己喜欢上的是一个痞子!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柳如苏的眉不禁也紧皱起来,也催促着工作人员赶快开始帮忙找。

半个小时后,经理走了过来:“三少爷,林小姐的名字我们并没有从今天的航班上找到。”

“没有找到?”

“是的,有记录显示她的确是买了今天上午十一点三十的飞机票,但是却又办理了退票手续,所以她没有登机。”

闻言,裴亦景终于如释重负,轻出了一口气,压在心上的重石被移开了,觉得整个人瞬间轻松无比,紧皱着的眉舒展开,恢复了以往温润淡漠的模样,与方才严肃正经的模样判若两人:“打扰了。”

“三少爷那里的话,这只是我们的举手之劳而已。”经理弯腰。

“谢谢。”道谢之后,裴亦景走出机场,柳如苏快步紧跟在他身后:“你现在打算去哪里?”

“去她租下的公寓看看。”裴亦景还是有些无法放下心。

柳如苏轻轻呼吸:“那我和你一起过去,也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

“你今天不是还要打针,还是回医院打针吧。”裴亦景温润道。

柳如苏摇头:“没事,还是明天再打针吧,今天还是去看小蓝吧,我心中也着实担忧她。”

莫挽把电话打给了裴亦景,声音有些慌乱和惊慌失措:“你有没有小蓝的情况?”

“二嫂不用担心,我已经到机场确认过了,小蓝已经把票退了,并没有登机。”

大口大口的呼吸,莫挽两手握住放在胸前:“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幸好小蓝没事,幸好没事!”

另外一旁。

林若蓝喝着啤酒:“喝啤酒真是爽啊!”

“我说你是不是发神经啊,都已经到了机场,怎么又回来了?”张琳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林若蓝。

“我忘记带一样东西……”

张琳皱眉:“什么东西?”

没有言语,林若蓝的目光落在阳台上的照片上,静静地出神。

“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忘记带那张照片?”张琳牙发痒的紧盯着她,她要是敢说是,她就掐死她!

“小琳琳,你真是知我者,当然是忘记带这张照片了。”

这是属于他们之间唯一的东西,唯一的,她是一定要将照片带在身旁的,否则,她总觉得自己生命不完整,少了东西,没有魂魄。

“擦!我掐死你!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就为了一张照片你扔了几百块!我今天真的掐死你!”

张琳压在林若蓝身上,两手紧紧地掐住她的颈间,只恨不得将她掐死!

“十一点三十分时的航班由于强气流的关系发生了坠机,截止现在,死亡人数达到了六十名,我们目前还在进一步跟进。”

林若蓝的耳朵竖起来:“坠机?十一点三十分的航班,那不就是我买的那趟航班?”

张琳手上的动作一顿:“是啊,你买的不就是十一点三十分那趟?”

“果然是天助我也!哈哈哈哈哈!老天都不想要让我死,小琳琳,你现在是不是对我刮目相看啊?”

松开双手,张琳对着她呸了一声:“你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不过还好,那个男人还算是有点用途!”

两人还在打闹间,一阵敲门声传来,林若蓝踢动着她的腿:“去开门吧,我决定不坐飞机了,明天还是坐高铁回去,飞机有些不安全!”

张琳没有理会她,将房间门打开,眉诧异的皱起:“你来做什么?”

裴亦景温润有礼的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后才问道:“林小姐呢?”

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张琳转身,对着那还在大喝特喝啤酒的某人喊道:”林小姐,有人找!”

“谁啊?”林若蓝手中拿着啤酒瓶走过去,诧异丝毫不亚于张琳:“裴摄影师,你怎么来了?”

眸光掠过她手中的啤酒瓶,再掠过她涨红的脸庞,还一嘴的酒气,裴亦景心中压抑的那些怒火终于爆发了:“你懂不懂什么叫礼貌?”

林若蓝不解:“我一向很懂礼貌,裴摄影师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就不懂礼貌了?柳小姐,要不要来喝些酒?”

上前,裴亦景伸手,一把将她手中的酒瓶夺过,话音虽温润,但却带着凌厉的怒火,让人的身子不禁委琐:“林小姐,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责任心?”

柳如苏从未看到过发火这么大的裴亦景,而林若蓝也是第一次看到。

“裴摄影师现在是来教训我吗?”林若蓝心中积压的那些火气终于冒了出来:

“我记得,裴摄影师好像并不是我的谁,我也不是裴摄影师的谁,所以还轮不到裴摄影师来教训我!”

他凭什么教训她啊!凭什么教训她啊!

“今天那趟航班为什么没有坐?”裴亦景温润的眼眸淡淡的盯紧她。

林若蓝大大的喝了一口啤酒:“裴摄影师问的真奇怪,腿长在我自己身上,我想坐就坐,不想坐就不坐,裴摄影师管那么多做什么!”

“你已经二十岁,已经是成年人,不再是不懂事的孩子,在做什么事情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你坐的那趟航班中途发生事故,死亡人数已经达到60,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的安危,有多担心害怕你遇到不测,林若蓝?”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也是第一次连名带姓这样叫她的名字,可听起来其中却偏偏带着愤怒!

不是因为想叫所以才叫,而是由于怒火,由于愤怒,所以才叫她!

林若蓝嘴角的笑有些苦涩,但却没有一丝的示弱:“不管我做什么事都会考虑,我并不觉得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

“那你知不知道会有人担心你的安危?担心害怕你途中遇到不测,而你竟然在这里喝啤酒,还喝的一团糟,你觉得你做的很对?”裴亦景神色正经,与以往的模样判若两人。

“担心我的安危?”林若蓝扬着眉,又喝了一口手中的啤酒,笑眯眯的:“在整个A市除了莫挽姐,还有我身后的小琳琳,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谁会担忧我来着,莫挽姐我刚才已经打过电话了,至于小琳琳她现在就在我身边,自然知道我的安危是怎么回事。”

担忧她的人也就是只有她们,当看到电视上播放那样的新闻后,她第一时间已经通知了该通知的人,她做的还怎么不对?

裴亦景倒被堵了一回,修长的手指轻轻揉捏着眉间,严肃的神色终于消散了一些:“难道你不知道我也会担心你?”

林若蓝微微一怔,思绪有些游走,她觉得自己这会儿头晕的厉害,却还是如实回答道:“不知道!”

她倒真的不知道他会担心她,她会担心他是一定的,至于他嘛?

柳如苏微怔,却还是站在那里,背影笔直。

“可是,你为什么会担心我?”林若蓝晕乎乎的看着他,这会儿不是她喝醉了,就是他喝醉了!

“身为朋友的立场,会担心安危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不是吗?”裴亦景眉眼间都是淡淡的温润。

顿时,林若蓝上一秒还觉得晕晕乎乎的脑袋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深深地呼吸:“嗯,你已经看到我安好无事,裴摄影师,柳小姐,门在那边,恕不远送,还有裴摄影师对于朋友竟是如此的情义,我深表感激,真的很感激,小琳琳送客,然后我们至死方休!”

原来是朋友的立场,嗯,身为朋友,他的关心的确一点都不为过……

张琳没好气的翻着白眼,对着两人开口道:“这个酒醉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所以恕不远送!”

“快点,小琳琳,快点过来喝酒,这酒的味道真不错,对了,别忘记帮我订明天的票!”醉的一塌糊涂的林若蓝还在背后叫着。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别在哪里乱叫了!”

裴亦景的眸光落在林若蓝身上,虽然还是如以往的温润,但却有些微沉。

林若蓝没有理会他,而是自顾自的喝着桌上的酒,露出一脸的满足。

“亦景,我们走吧。”柳如苏转身,看着裴亦景。

眉眼间依然还是一片温润,裴亦景深深的看了两眼她,开口:“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怔怔的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林若蓝拿着啤酒的手缓缓滑落。

“刚才不是还生龙活虎,现在怎么就成了这要死不活的模样?”张琳踢着她的腿。

林若蓝苦笑一声:“哪里还能生龙活虎,只要不晕倒在地就已经是好的了,他不来看我还能好受一些!”

“如果他真不来看你,不是说明你看男人的阳光太差,怎么会喜欢上那路货色?”张琳反问道。

“这又有什么不好,正因为他怎么会是这路货色所以才死心,然后把他忘记的一干二净连渣都不会留!”

林若蓝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要死要活的躺在床上,因为那种男人根本就没有可以让人留恋的地方。

反倒是……他以朋友的身份那么担忧她,这才是让人感觉到最痛苦的地方。

比起这样的他,她宁愿自己喜欢上的是一个痞子!

“女人为什么要这样痛苦的活着?还是为了那种连母猪都不如的男人!”

“你就别再这里凑热闹了,给我买明天的高铁票,我倒不相信,我还能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