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师兄俏甜妻

腹黑师兄俏甜妻

作者:苏打火
主角:凌菲秋凌霄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14:22:55

小说主角是凌菲、秋凌霄《腹黑师兄俏甜妻》是一部已完结的女频穿越小说,书中故事简述是:常焱猛然把手头褚珑的遗书攥紧,面颜寒冽,像是怒极,“愚蠢至极!”讲完转脸便向外走,同时女人清寒的声响传来,“速派遣人把褚珑遗体送归家中,把她来时家中所交500两白银一起送回。褚珑无故自戕,从嘉峪城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忽然诸人齐刷刷行礼后退,给让出一条路来,一男人走入。

男子35岁上下,灰色长袍,面目儒雅,进来后要人把褚珑搁下,蹲下身查视了褚珑颈上的勒痕,翻了翻眼皮子,起身接过背后小童递上的娟帕细密的擦拭了下脸面后,才张口,

“的确是自缢!”

常焱猛然把手头褚珑的遗书攥紧,面颜寒冽,像是怒极,

“愚蠢至极!”

讲完转脸便向外走,同时女人清寒的声响传来,

“速派遣人把褚珑遗体送归家中,把她来时家中所交500两白银一起送回。褚珑无故自戕,从嘉峪城弟子名册中除名!”

“是!”

此刻院中挤满了人,褚珑的尸首给抬出去,诸人齐刷刷避退,无人同情,无人伤心,唯有骇惧跟厌憎。

只是片刻时间,院落中再一回只剩凌菲一人。

凌菲走入内室,瞧了瞧已空了的那张塌,走向对边,盘膝坐下。

褚珑是她来到异世后,头一个对她好的人,可只过一夜,她便归西了。

自尽?

凌菲鄙薄笑,昨夜她还跟她念叨要等四年学成归家去,还心心念念她有腿疾的娘亲,她如何会自尽?

可在那男的验尸时,她也用心的观察了,那男的没有说谎,褚珑的确是自缢。

一个压根不会自尽的人自缢了,唯有一类可能,她是被人逼的!

可是昨夜她去给自己送饭时还没异样,她走后,发生了什么?

她看见抑或遇见了什么,以至于给人逼着自尽。

凌菲把身上那一件半旧的窄袄脱下,用心的叠好,起身搁在对边的床榻床榻上,瘦削的面庞一片决绝

“褚珑,不要走,等着看我为你复仇,相信我,我必定还你清白!”

桌面上搁着一面明镜,凌菲跳下地,想瞧瞧这一世生了个什么样子。

攥着明镜的手掌骤然僵滞住,唇角抽了抽,抬臂从蓬乱的头发上择下一根草杆儿,把脑门上的一粒发黑的饭粒弹下去,竭力地吞了口口水。

回忆起自己昨夜顶着这般一幅妆容跟那女人所讲的话,霎时觉的那女人必定有非同寻常的定力。

还有秋凌霄,她装作憨蠢可爱的调弄他时,他居然没把她丢出去,真真是奇迹!凌菲再也忍不下,嗙一声把明镜扣在桌面上,胳膊支着桌子一阵哀嚎。

替褚珑复仇、找乾龙丹都可以先放一旁,洗涮却已是刻不容缓。

凌菲抱着一只水盆,出了门到处寻找水井,见院中有人,过去问路,那一些女人恰在一块嬉笑谈天,见了她像是见了妖怪一般,唰的一声都散了。

凌菲抱着水盆,叹了口气儿,前一生总说人心不古,实际上古时候的人心也未必好到哪去,全都是欺软怕硬罢了,这般一想,更加觉的褚珑难的,为她复仇的心也又坚决了二分。

好容易找寻到一口井,费劲把水桶提上来,倒进盆中,便在放桶的这会工夫。

“嘭!”

水盆给人踹倒,水溅了满地,几个女子嗝嗝笑起。

凌菲深抽了口气儿,抬起头,见打头的豆蔻少女恰是今天跟随在金珞身旁的年蓉蓉。

年蓉蓉是大元国都咸阳城商人年煦的嫡女,虽亦是个小姐,可在嘉峪城中却数不上,来城中二年凭玲珑讨巧作了金珞的小跟班儿,进而攀附上了虞琳这棵大树,在妙筝堂弟子中才有了一席之地,平常中的爱好就是欺侮阿珰,开心了就欺一欺,在金珞那受了闷气也来欺。

妙筝堂弟子平常三事儿,吃饭,练筝,逗阿珰。

年蓉蓉长了一对杏眼,此刻笑起来分外俏丽,没有欺侮人的嚣张面目,仅是如听了一个笑话般笑的非常开怀。

可见这般的事儿,她们早已习以为常。

凌菲唻了唻嘴,浮露出几枚莹白的贝齿,在一张满满是尘土的脸面上分外醒目。

“好玩么?”

凌菲忽闪耀着一对黑眼球,歪着头,模样纯真又憨蠢。

年蓉蓉一手捂着嘴笑,一指头着凌菲,偏着身体对着背后的几个女子嗝嗝笑说,

“蠢货就是蠢货!凌霄师哥再喜欢她,她也无非是个蠢货!”

凌菲弯下身又倒了一盆水,起身对着年蓉蓉笑说,

“嗨,美女,看这儿!”

年蓉蓉寻声转脸。

“哗!”

一大盆水从头浇到脚,笑音轧然而止!

年蓉蓉张着嘴儿怔在了那儿,脑袋上水冲下来,香粉糊成一片,衣衫尽湿,窘迫之极。

凌菲仍旧笑的憨厚,

“嘴不干净就洗一洗,洗洗更健康,不健康就多洗几遍!”

讲完把水桶中的水都倒在盆中,见有人围上来,偏头望着她们用心道,

“你们也要洗?”

诸人刹那间又退下。

“砰!”

凌菲把水桶扔进了井中,端着水盆头也不回的走人了。

……

树荫憧憧,花枝掩映,花季少女的背影已逐渐远去,诸人怔怔的望着,居然觉的那身影如换了一个人般。

“褚珑死在房中,傻珰她住的那房中莫非中了邪?”

不知是哪位诺诺的讲了句,立马传来一片惊呼。

简单洗漱了下,在小珰的破包裹了翻了半日勉强找出件干爽的衣裳换上,及腰的秀发披散着,凌菲不会盘发,只把秀发在后边编了个麻花儿辫。

拾掇妥当,凌菲再一回拿起明镜。

“是我对不住你!”

凌菲一握拳头,

“那我带你去见秋凌霄,他定有法子,你这伤不可再拖啦!”

秋玲仍旧是不愿,只一味垂泪,

“师尊如今非常不喜凌霄师哥,她如果知道我用了凌霄师哥的药,铁定会把我撵出妙筝堂的。”

凌菲急的挠头,坐在床榻上急道,

“你忌讳这个,忌讳那个,偏不忌讳自个儿的身体。

你这伤留疤是小事儿,如果感染了小性命都的没有啦!”

秋玲咬着唇嘤嘤哭个不断,半日,才讷讷出声儿道,

“到有个法子,仅是我不敢去!”

“啥,你说。”

秋玲咬了下唇,道,

“堂中的长筝师姊明白医,无意中提起,山间好多药草全都是难寻的治病良药,有一味药治外伤便非常好”

“啥样的中草药,你见过么?”

秋玲点了下头,

“原来有个珰师妹给筝弦划破了手,好久不愈,便是长筝师姊采了药碾碎了给她敷上,只一日,便好啦!那时我便在那,记得了那药草的样子,仅是听长筝师姊说,那药草长的悬崖旁边,常人非常难采到!”

“我去采!”

凌菲眼睛黑如夜明珠,口吻坚挚,

“你把药草的模样画给我。”

秋玲忙起身着衣下地,

“我跟你一块去!”

凌菲犹疑了一下,才道,

“好,到了悬崖边你在那等着,指给我便好!”

俩人说定,待秋玲穿好啦外衣,便向外走。

此刻一直坐在凌菲肩头上的雪貂忽然跳起,拉扯凌菲一衣袖,身体往秋玲遭了伤的胳膊上扑,秋玲像是给触到了创口,骤然一缩,抱着胳膊退了步。

凌菲只道雪貂不肯她去,一把把他甩到背后,

“不要闹啦!”

雪貂立在红漆椅上,望着凌菲跟秋玲出了门儿,并未追上去,琉璃般的黑眼球一转,噌的跳出窗户,迅疾的往苏云阁而去。

妙筝堂临悬崖,自妙筝堂侧门出去行了不远,便是秦岭左雾山的遥霞悬崖。

悬崖边怪石陡峭,苍柏参天,猿啼鹤戾,悬崖风呼号如鬼嚎。

离悬崖边还有三丈,秋玲已抖不可以行,倚着乱石畏畏摇首,

“不,我不去了,小珰我们回去吧!”

秋玲身体弱又遭了伤,受不的这般凶猛然风吹,凌菲把外衣脱下来,把秋玲颈上的创口遮盖住,又找寻了个避风的乱石把她安顿好,一人走至悬崖边向下看去,但见枯藤山松遮目,云霭缭绕,悬崖深不见底。

对边山峦起伏如龙卧,葱翠绵延数百中,凌菲临悬崖而立,不见惧色,心头唯有澎拜敬重之感。

秋玲紧狠攥着凌菲的外衣,望着少女的身影神思有一些倥偬。

“中草药长什么模样,我如今去找!”

秋玲寻声骤然缓过心神,见凌菲不知何时返回立在脸前,心神一慌,一把捉住凌菲的手慌张道,

“小珰,我们回去吧,不要找啦!”

“不找你这伤咋办?你这胳膊不要了。

没有事儿,我能行,安心吧!”

凌菲安慰了她几句,看她表情慌张,呼吸急促,不禁笑说,

“瞧你,在这山上也有一些日子了,咋还怕成这般。

这儿风太大,你不可以久呆,快跟我说。”

秋玲看着她,目光愈深,深抽了口气儿,道,

“是带齿的长叶儿,根部玫红色。”

“恩,我去去便回,你在这等着。”

凌菲走了两步才发觉雪貂没有和来,不禁摇首嗤笑,

“这个囔糠的吃货,遇事儿就遛,瞧我回去咋拾掇他。”

雪貂一路回了苏云阁,直直往书房而去。

秋凌霄正支肘斜倚着紫雕罗汉床看书,宽衫舒卷,俊颜懒散,桃花眼似开似合,唯有陆陆续续的翻书声才知他是醒着的。

雪貂自窗户跳进去,跃到榻上,扯了他的衣袖就向外扯。

秋凌霄斜他一眼,甩袖扫去,笑说,

“跟你家主人一个德行,好生的门不走,偏要跳窗。”

话音一顿,转脸望了一眼,声响柔了二分,

“你家主人呢?”

雪貂用爪子在颈子比了一下,又作了一个吃药的举动,奔到窗户上,骤然跳到地下,四脚一伸,头一歪,纹丝不动,做死状。

秋凌霄眉角微蹙,

“你家主人嫌你吃的太多,跳窗自尽啦?”

雪貂咕噜爬起来,不住摇首,嗞嗞乱叫,迫不及待。

秋凌霄垂眼思考片刻,眼中微沉,起身道,

“带我去!”

雪貂急急点头,身体一窜,便出了院落。

凌菲先在悬崖边寻找秋玲所言的那类药草,遍寻不到,只的探出半个身体向下搜索。

石缝儿中尽是藤蔓青苔,凌菲一手攀附着乱石,一手翻找。

山风狂啸,把凌菲瘦削的身子吹的风雨飘摇,抬手把吹乱的散逸理到脑袋之后,凌菲转脸瞧了瞧秋玲,看她慌张的看着自己,不禁的唻嘴一笑。

扯开枯枝草蔓,见一臂之下的石缝儿上长了一株厚叶长草,像是秋玲描述的那类。

凌菲不的再向前一步,大半儿个身体吊在悬崖外,五指紧狠扒住乱石,探身去采那药。

食指勾住根部,一个使劲便扯上,凌菲嘘了口气儿,才要起身,忽然眉头一跳,骤然转身,却见秋玲不知何时到了背后,慌如惊兔,泣道,

“小珰,对不住!”

讲完,合上眼,骤然把她一推。

凌菲来不及反应便直直向下倒去,大风吹散她出口的怒斥,

泥煤!

秋玲心跳如雷,紧狠贴着悬崖边的乱石,摔坐在地下,恸哭出声儿。

忽然脸前一道紫影如电闪动过,秋玲慌张起身望去,但见那个人捉住凌菲一个使劲把她抛上,那紫色背影却直直坠下。

惊变不过一刹那间,凌菲给扔到悬崖上,摔的全身散架一般,爬起来,只看到看到那道紫色沉下去,心头一慌,张目大叫道,

“秋凌霄!”

疾速跃到悬崖边,不做他想,也随着跳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