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淇王娇宠妻

重生之淇王娇宠妻

重生之淇王娇宠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十四晏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14:28:41

言情写手十四晏的最新力作《重生之淇王娇宠妻》现代言情小说,近日来火爆网络,该书主要人物是虞清欢、长孙焘,书中故事简述是:殿内,皇后双目猩红地质问,虞清欢静静地站在一旁。皇后见长孙焘扶着太后走进来,连忙扑到太后跟前,哭得撕心裂肺:“母后,灵儿她不好了!您要为灵儿做主啊!”太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小宫女脸青唇白地道:“方才淇王妃去看过小公主,接着碧彤姐姐便发现小公主已然昏死过去,怎么叫都没反应!”

“灵儿!”皇后张皇失措,完全顾不得仪态,提着裙角就往外跑。

“去请御医。”长孙焘淡淡地吩咐了一句,平静的脸让人难以解读,他扶起太后,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向凤藻宫走去。

“虞清欢!毒妇!你敢害我灵儿!”众人刚到凤藻宫门口,里头便传来皇后歇斯底里的声音。

殿内,皇后双目猩红地质问,虞清欢静静地站在一旁。

皇后见长孙焘扶着太后走进来,连忙扑到太后跟前,哭得撕心裂肺:“母后,灵儿她不好了!您要为灵儿做主啊!”

太后绕过皇后坐下,脸色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扶皇后起来,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

说着,她隼利的目光钉在虞清欢身上:“淇王妃,你作何解释?”

还能作何解释?虞清欢心底冷笑。

皇后摆明了要陷害她,只是不知,这究竟是单纯针对她,还是另有不为人知的目的?

虞清欢下意识地看向长孙焘,但见他神色淡然,仿佛一个旁观的局外人。

竟然高高挂起,究竟是试探,还是想眼睁睁地看着她死?

只看一眼,虞清欢便将目光移向太后:“太后,此前臣妾根本不知这是公主房间,方才碧彤带臣妾来到这里后,说是要去拿钥匙,接着臣妾听到低弱的急促呼吸声,刚刚走到榻边想要看个究竟,忽然出现的碧彤便哭着喊着说臣妾要害公主,接下来的事您也知道了。”

“满口胡言!巧舌如簧!”皇后声色俱厉地怒斥道,“你一来公主就出了事,必然是你动了手脚!”

虞清欢不卑不亢道:“皇后娘娘,妾身和公主无冤无仇,为何要害她?!”

皇后疾言厉色地道:“你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根本就不想嫁给淇王,为此还投湖明志。你必定是嫉恨陛下为虞家赐下这桩婚事,却苦于无法报复,最后迁怒年纪幼小的公主!虞清欢,你怎么这么狠毒?!”

虞清欢道:“皇后娘娘方才不是还夸母亲把我教得很好么?怎么忽然说出妾身这么多的不好?再说了,王爷有权有势还是大秦第一俊男,我为什么不愿意嫁?”

皇后气极了,整个人倚在碧彤怀里,一手抓着衣襟,哭得肝肠寸断:“虞清欢,要是本宫的灵儿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必要你偿命!”

虞清欢正想说什么,御医和嘉佑帝前后脚到达。

嘉佑帝神色端凝地扫了一眼众人,最后将目光钉在虞清欢身上,登时荡起毫不掩饰的杀意。

御医颤巍巍地把完脉,冷汗如雨地道:“陛下,微臣摸不到小公主的脉搏了!”

皇后已经完全瘫倒在碧彤怀里,皇帝后退一步,继而完全不顾天子的仪态,指着虞清欢浑身发抖:“来人,把淇王妃拖出去砍了!”

凶神恶煞的御前侍卫一拥而上,作势就要来抓虞清欢的手臂。

“慢。”一道身影挡在虞清欢面前,“皇兄,此事疑点甚多,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决不可草草砍杀臣弟妻子。”

虞清欢抬眸,眼前的身影颀长挺拔,垂顺的乌发披散至腰际,看起来有些缈幻,好像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无论长孙焘此时的维护出于何种目的,这把她护在身后的动作,还是让她莫名觉得有些安慰。

但经历秦臻一事之后,她虞清欢绝对不敢把自己的安危寄托于任何人身上,哪怕是她的夫君,前世曾于她有恩的人。

“陛下,小公主的症状妾身曾经见过,既然御医无用,那就让妾身试一下,若妾身能救回小公主,还请陛下还妾身一个公道,若妾身不能救回小公主,任凭陛下处置!”虞清欢从长孙焘的身后走出来,掷地有声地道。

“别闹。”长孙焘侧眸瞪了她一眼,目中不无警告之意。

虞清欢忽视他的警告,坚决道:“陛下,公主的性命不能耽搁!”

御医不满地看向虞清欢:“淇王妃,微臣的确摸不到公主的脉搏了!”

虞清欢暗自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狐疑的神情:“一手交药一手交名单,若是淇王不信我,可以让谢韫把药取来,而我在这里等着,只要一拿到药,我马上把名单写下来。”

长孙焘微微颔首,谢韫起身,冲虞清欢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小茜的毒不能拖太久,虞清欢心急如焚,但面上却静如止水。

“爱妃,本王在相府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却还对本王有所保留,甚至一个核心人物都没透露。”长孙焘看向她,目光微带探究,“今日 你怎舍得拿出来?”

她当然不舍得全部拿出来,只是她故意让长孙焘认为她拿出了全部而已。

虞清欢平静地陈述:“虽然我们的结合并非你情我愿,但你是我的丈夫,尽管我很感激你在相府对我的回护,不过你所做的那些事情当中,多多少少有一些是你为人夫君应尽的责任,所以我给的,完全够还你除了尽丈夫责任之外所做的事情。小茜五岁就跟在我身边,她于我而言,是重要的人,值得我付出更多来换她的平安。”

是的,很重要。前世小茜为了掩护她和秦臻离开,付出了她年仅十五岁的生命。

虞清欢就是这样,别人对她的坏,她绝不会轻易原谅,但别人对她的好,她也会铭记于心。

恩和仇,她从来分得清清楚楚。

长孙焘目光攫住她,笑声飘忽:“王妃,你这是在提醒本王,要时刻谨记丈夫的责任么?那你作为本王的王妃,是否也应该尽一下妻子的责任,对本王恭敬些?”

虞清欢勾唇:“王爷,我对你的尊敬,一直稳稳妥妥满满当当地存在心里,轻易诉诸于口的不是什么真情,而是谄媚讨好,尽管王爷不信人间自有真情在,但也不希望人人都对您虚情假意吧?”

二人正说着,谢韫提着几个纸包走进来。

虞清欢目光一闪,迫不及待地抢过纸包打开检查,待确认所需的药材都准备好之后,她走到案前拿了张白纸,迅速写下几个名字,扔下一句“画像不日就送来”,片刻都没有耽搁就回了知止居,接着忙到夜半时分,才让小茜的情况稳定下来。

“绿猗,你去歇着吧,小茜有本王妃守着。”虞清欢替小茜掖了掖被角,吩咐绿猗道。

待绿猗走后,虞清欢的脸色蓦地就沉了下来。

王府没有供养大夫,长孙焘是嘉佑帝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身份贵不可言,宫中的御医每隔一日都会来王府问平安脉,而王府的下人身体有个什么问题,都可以到账房支银子去医馆看病。

像王府这样的地方,府中常备着各类药材是很正常的事,但因为没有供养大夫,所以不论谢韫会不会医术,能不能辨别草药,他今日取药材的速度都快得奇怪。

如此看来,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药材早已事先包好。

种种迹象表明,小茜被蛇咬一事绝对是人为,而始作俑者,必定是长孙焘和谢韫。

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很可能是拿到第一份名单后对她更加戒备怀疑,所以用这种手段逼她吐出更多消息。

“小茜,是我对不起你。”虞清欢轻轻说了一句,目光变得尤为坚定,仿佛灼灼燃烧着的火焰。

无论是谁,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敢拿她在意之人的性命开玩笑,她必定十倍奉还!

只是现在的她什么都做不了,她能做的只有静待时机,就像潜伏在暗处的猎人那样,伺机而动,一击必中。

暮梧居。

“你这王妃的确不简单。”谢韫落下一子,语气说不出是嘲讽还是赞扬,“竹叶青的蛇毒她都能解,有几分本事。”

长孙焘捻着棋子在手中把玩,忽而笑道:“本王这王妃,和本王耍心眼的时候也绝不含糊,本王认为,这一探并未试出她的深浅。”

谢韫挑眉问道:“昭华,你觉得她有所保留?”

长孙焘落下棋子,道:“自然,这份名单和先前那一份加起来,绝非她所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