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傲娇王爷毒医妃

傲娇王爷毒医妃

傲娇王爷毒医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阿米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2 14:32:48

这部小说的作者“阿米”以细腻的文笔描写了主人公临千初、燕少淳之间的爱情故事,《傲娇王爷毒医妃》是一本长篇古风言情文,小说内容介绍:很快走进来瘦猴般的中年男子,男子唇上留了两撇小胡子,看着就是奸猾之辈。临千初凤眸淡漠的道:“徐管家说你监守自盗,给你个坦白从宽的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想到这里徐德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额头上的冷汗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他也不敢擦,“大小姐,这都是账房做的,老奴不知啊……”

临千初冷笑,“账房是么?”

“账房进来!”临千初对外扬声一句。

很快走进来瘦猴般的中年男子,男子唇上留了两撇小胡子,看着就是奸猾之辈。

临千初凤眸淡漠的道:“徐管家说你监守自盗,给你个坦白从宽的机会,若是妄图狡辩,罪加一等扭送京兆府。”

账房登时大怒,指着徐德道:“好你个徐德,你干脆叫缺德算了,分银子的时候给我的最少,出事了想让我顶?没门!”

徐德目光阴沉,“是你做的账,还想狡赖?你以为大小姐会相信你?”

“徐德,你别血口喷人,劝你不要逼急了我,否则将你做的下作事抖出来!”

徐德眼中瞬间阴狠的看向账房。

账房眼神不由躲闪,别人不了解徐德,可他却是了解的,这人心胸狭隘,还心狠手辣。

一旁的临千初冷冷一笑,“既然你们都推脱,那我就将你们交给京兆府了。”

“大小姐,大小姐,不关我的事……”徐德当即开始叫屈起来。

临千初自然没有那耐心听他们二人扯皮,面色一冷,“不见棺材不掉泪,好,身为账房失了底线和信用。而你身为管家吃里扒外,那也怪不得本小姐心狠手辣了,将你们二人交给京兆府,家人连坐被卖,至于被卖去哪里,那就怪不得我了。”

二人一听面色大变,再没了插诨打科的心思,双双跪地哭求起来。

大小姐这招真是狠啊,若是按她说的,那不但他们这辈子到头了,就是家小都得跟着遭殃,谁知会被卖到哪里去?

简直就是一个妻离子散啊。

临千初目光冷漠,伸手一指账房,“你先说,将你知道的都倒出来,有半点隐瞒,后果自负。”

账房心中震惊非常,这大小姐真的和换了一个人似的,一个府里,他哪里不了解这位大小姐的为人?

就因为了解才震惊。

更不敢再心存侥幸,“是,两年前,将军突然意外,夫人追随而去,府里乱成一团,然后就由连姨娘当家做主,管家便和奴达成了协议,开始一点点的做假账,时日一长,大小姐也不检查,奴等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最后就索性假账也就不做了。后来,管家和连姨娘相好,合起伙来把持着整个将军府,剩下的奴真的不知道了……”

香茹眼珠乱转,下一瞬,连忙跪在榻上砰砰磕头,“小姐,奴婢是被逼的,奴婢是迫不得已,饶了奴婢这次,下次香茹保证再也不敢了……”

临千初不为所动,看着她如小丑一般企图蒙混过关。

她是个佣兵,唯一保留的也就那么一点底线,她不是好人,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

可以说很小气,睚眦必报的那种人:“说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这个局是谁设的?”

香茹眼神闪过慌乱,“奴婢说了,小姐就饶了奴婢这次吗?”

“香茹,你好像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处境,现在你没有与我谈条件的**,你没的选择……”

香茹眼底恐惧,仿佛被逼无奈般的哭泣道:“是,是燕王殿下,他,他想要将你置于死地,小姐,奴婢也没法子啊……”

燕少淳?

临千初眸光眯了眯,本能的觉得燕少淳不至于这么卑鄙。

但,出府的太过顺利了,就算是人进入深度睡眠之时,一路从燕王府里出来,可以说顺利的让她不得不怀疑。

若是一个燕王府如此松懈,任人来去自如也太不科学了。

尤其是从刚刚香茹露出她那恶毒的一面时所说的话……

就在这时,脚步声由远及近,听着声音像是身怀武艺之人,临千初毫不犹豫的敲晕了香茹。

既然她自己酿的酒,那就自饮了吧。

随后她躲在了床帏一侧的角落里。

下一瞬,只听到密室外面响起了对话声,“听周大姑说了一路,听的本总管我这心里头都刺个挠的,就和那猫尾巴扫的似的,真迫不及待想见见这绝色美人了。”

周大姑咯咯咯笑道:“您见到了人,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有好东西啊我可是头一个就想到您的……”

“好好好,本总管没白疼你,放心吧,少不得你的好处……”

“那您尽兴,我啊就在外头候着,等下您玩够了就敲两下墙壁……”周大姑将人送到门口将妆台恢复原样,到了门口左右扫视了一圈,皱了下眉,“真是个没规矩的丫头,跑到哪里野去了?”

临千初看着男人气息粗重浑浊的一步一步往床榻而来,她紧贴着床头的帷幔之后,尽量放轻呼吸。

“小美人,爷来了……”

男人在看到榻上昏睡的曼妙身影,声音因兴奋而变了调……

随着说话声,那男人已经到了榻前,她的角度只能看到来人的半身衣袍。

上面银线绣的豹子活灵活现,凶恶至极。

可裘大总管在看清榻上之人的脸时,却失望的咒骂一声,“这周大**在这道观里待的眼神儿都有了问题,就这般货色竟然还夸赞什么绝色?”

虽是嫌弃,可接下来发生的事,饶是临千初在超现代待过之人,也颠覆了她的三观。

让她亲眼见证了人性的扭曲,灰暗,亲眼见到香茹被折磨醒,哭嚎求饶,以及四处逃窜……

裘大总管手里拿着一把小苗刀在后面怪笑着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

临千初只冷眼旁观,看着香茹一身粉衣成了红衣,披头散发的和疯婆子似的,原本的青春俏丽就这样被裘大管家给悔的成了渣渣。

最后,香茹气力微弱,绝望至极的一点点的往后退,直到退到了临千初这里……

正满脸兴奋的裘大总管就这样的看到了临千初,脸上扭曲的笑容凝固。

催情香令他兴奋,却并不代表他失了心智,还是认得临千初的。

下一瞬,他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激起了心中从未有过的兴奋,喋喋怪笑起来,“周大姑果然没哄我,果然……绝色……”

暴露了,临千初也就不躲藏了,一脚将还在往后挪的香茹踹到了一边,唇角勾起一抹森寒的弧度,“现在改轮到我玩了……”

先下手为强,临千初说着的同时脚尖点地,借力踹向裘大总管……

有那蠢货给人留下深入人心的张牙舞爪**的印象,让临千初倒是一时占了先机。

裘大总管更是没想到临千初会如此*作,被她这一脚踹的结实……

格外高大威猛型的身体如风筝般飞起,直接撞倒了那张摆放着各种工具的高脚长桌。

裘大总管整个人连着桌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迷迷瞪瞪的裘大总管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临千初手里拿着他的那把小一号的苗刀,如地狱出来的罗刹般一身寒气森森的向他走来。

“你,你要做什么?”

“别,别过来啊,我我……姚太妃身边的大总管是,是我干,干爹……”

临千初凉凉一笑,“就是姚太妃是你干娘,今天姑奶奶也要替天行道!”

顷刻间,整个密室里布满了裘大总管杀猪般的惨叫声……

临千初扔了苗刀,微微偏头看了一眼已经不知是死是活的香茹便转头去了门口处,敲了两下。

很快,咯吱吱的响起,暗门打开,周大姑未语先笑,“裘大……”

周大姑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心头惊骇的看着站在门口处那满身萧杀之气的少女。

“你是不是想问裘大总管玩的是否尽兴?我来告诉你,他尽兴的死了……”

少女的声音将周大姑给拉回了魂儿,嗷的尖叫一声扭身就要逃命。

只是还没跑到门口,衣领一紧,再难往前一步,随后一阵天旋地转,被临千初给甩了出去。

她的力气本不大,可她用的却是巧劲,周大姑顺着她送的力度准确的撞在了柱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