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步步侵情逃不过

步步侵情逃不过

步步侵情逃不过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卓三柳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14:48:14

小说主角席水晶陆湛,《步步侵情逃不过》由卓三柳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们靠得太近,以致她在抬头时,一下子撞到了他的下巴,只听得一声痛呼之后一声低咒!水晶子夜般的眼笼罩着水气,有些不知所措,良久,才迟疑着抚上他的下颌。“对不起!”她抿了下唇,勉强挤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许久,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初夏的夜里,并不是那么温暖,所以,清晨醒来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自己是环抱着他的,头也搁在他的颈侧。

水晶怔怔地瞧着他,努力地想自己是何时抱他的。

直到耳边响起一声轻笑,她才猛然抬头,悲剧发生了……

他们靠得太近,以致她在抬头时,一下子撞到了他的下巴,只听得一声痛呼之后一声低咒!

水晶子夜般的眼笼罩着水气,有些不知所措,良久,才迟疑着抚上他的下颌。

“对不起!”她抿了下唇,勉强挤出一句话。

“我敢保证你心里在偷笑!”陆湛表情微冷地睨着她。

她的表情有这么明显吗?

他冷冷一笑,“我该庆幸你没有撞到另一个地方吗!”

水晶愣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面孔一下子绯红起来。

陆湛的眼眯起,看着沐浴在晨光中的娇颜,水润得不需要化妆品的通透雪肤,细致秀眉下黑得近乎墨玉的眸子,特别是那形状完美又红润的唇瓣……

水晶不经意抬眼,就见着他的眸色深暗起来,变得狂烈狂热。

她不安地挪动着身子,换来他愉悦的笑意,“看来,你终于有身为女人的自觉了。”

她还在想他的意思时,陆湛已然翻开薄被,往浴室走去,他习惯在清晨的时候洗一次澡。

他丝毫没有遮挡的意思,大刺刺将他瘦削完美的身材展现在她面前。

水晶拥着被子坐起来,第一次见着真人猛男秀。

倒三角形的背,窄腰,精瘦得没有一丝赘肉,一束束平滑的肌肉,结实有力……

他的身材足以当选模特!但行为堪比败类!

当陆湛出来的时候,水晶还在发呆。

他腰间围着一条浴巾,手里正擦拭湿发,赤着足朝她走来,倾身在她唇上吻了一记,“去洗洗,一会我送你回去。”

水晶手捂着热烫的唇,直直地看着他。

他伸手捏了她水润得不像话的脸颊,沙哑着声音:“再这样看着我,我不能保证能准时上班。”

他话里的潜台词,让她像是打了鸡血一般,飞快地下去,捞起衣服往浴室跑去。

陆湛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样子,手上擦拭头发的动作没有停,唇边却逸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当水晶出来的时候,陆湛已经穿好了衣服,白色的休闲西服衬得他面容清爽干净。

他似乎很喜欢白色!一般的男人,穿白色会让人有种俗气的感觉,但陆湛不会,他干净的俊颜再适合这个颜色不过。

即使水晶心里恨极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点。

这个男人真好看……那种好看得让一般女人忽略其恶劣行径的那种!

陆湛带她去了楼下一个包厢,出乎水晶意料的,没有什么高级西餐,而是……热锅子。

她坐在那里,有些怔忡,没有想到他会喜欢这么平民的食物,他一直表现的,都很贵族。

而陆湛已经褪去了外套,开始涮着开始吃起来,水晶拿起筷子,在里面挑一些蔬菜吃。

一会儿,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薄汗,索性扯开了衬衫的扣子,他侧头看着水晶呆呆地望着他,顿了一下,“你吃不习惯?”

他身边向来没有什么女人,也从来没有牵就女人的习惯。

“我帮你叫份西餐过来!”他就要拨一边的内线,被水晶止住了,“不用。”

他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尔后继续吃他的,水晶咬着唇……男人做那种事情,真的要消耗很多吗?

如果是的,为什么男人还乐此不疲地做这件事,只是,她没有时间探讨这些,她的面前,摆满了各式的菜式,而且以肉类居多。

她皱着眉心看向他,陆湛唇角勾起笑,“小姐,我们已经二十个小时没有进餐了。”

水晶一下子红了脸,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想起昨晚和早晨的疯狂,他没有嘲笑她,只是将碗朝她面前推了推,“快吃。”

她咬了咬唇,抬头看他,“陆湛,七天过后,你会放开我吧!”

他背靠到椅背上,没有立即回答,抽出一支烟点燃了,尔后笑着看她,“你说呢!”

水晶的唇瓣抖了两下,望进他深不可测的眸子里……才明白,她已经没有退路,这个男人想玩下去,她就只能奉陪!

陆湛没有再吃,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她斯文地进食,她吃得很慢,而且一举一动中都透着良好的教养……

吃完饭出去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了,两人坐上车,一会儿便停在了一家药店门前。

他侧头看着她,水晶正咬着唇,神情犹豫。

他轻笑一声,在她唇边亲了一下才说:“我下去买。”

她松了口气,实则没有勇气去买那种东西,陆湛下了车,她看着他走进药店,然后很快地走了回来。

脸红着接过去,却被他握住了手,“明天是情人节,有活动吗?”

他的声音低沉而暗哑,在狭小的车内甚是撩人,而修长的指尖则搔着她的手心。

水晶想起和孟氏的总经理有约,于是摇着头说:“我明天要和孟氏谈公事。”

陆湛仔细地看着她的眼,不放过她丝毫的表情,“不是见秦沛?”

“不是。”水晶答得很快,如果可以,她并不想在和他谈及到秦沛这个人。

他满意了,松开手,她抬眼看他,他淡笑着,尔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来,和药一起放在她的手心里。

那张支票让她的神色一凝,瞬间击碎了她所有的面具,脸色变得有些难堪,勉强一笑,“谢谢陆总裁。”

陆湛嘴唇噙着一抹笑,但笑意并未达到眼里,“明天,老地方。”

他的话让她轻轻颤抖着,生嫩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了再多了,但,却无法反抗。

此时,车子已然停在席园门口,陆湛很有风度地替她打开门。

水晶下车的时候,腿都发抖,他低笑着在她耳边:“正常点,你**在看着呢。”

她诧异地抬眼,果然见着席老爷子正站在正门口,身子挺得笔直地瞧着这里。

“陆湛,你松开。”她也低声说着,陆湛笑得有些邪气,“你确定没有我扶着你,你能走进去吗?”

水晶瞪着他,而他则无赖地扶着她直直地走到席老爷子面前,有礼地招呼寒喧,毫无一点不自在。

对于一个夺了别人孙女清白的坏男人,他是不是太自在了些!

水晶不想再看他,径自回房了。

席老爷子笑着说:“水晶从小任性惯了,陆总裁还要担待些啊!”

“席老言重了,水晶她很好。”陆湛面上带着内敛的笑,再客气了几句便离开了。

他没有回大直的别墅,而是去了公司,此时已经下班,但总裁室外面的灯还亮着,他走进去的时候,秘书裴娜立即迎了上来,手里还捧着一叠文件,“总裁,您要的资料都在这里。”

他点头,接过东西,裴娜尽责地在外间,只因陆湛办公的时候不允许有别人在场。

两个小时后,他还没有出来,裴娜看了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她轻轻推开总裁室的门,看见陆湛正靠坐在沙发上,眼睛闭着。

厚重的毛毯吸去了她的足音,她跪在他的面前,望着他英挺的面孔,心跳加速……

她跟着他好几年了,她看过他创业时的艰辛,也见着他站在金字塔上的风光。

陆湛轻易不会和女人沾边,这些年,身边也只有她而已,裴娜苦笑一声,这也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吧!

颤抖着伸出手,放在他的皮带上。

那瞬间,一直紧闭的眸子睁开了,无言地瞧着她。

“让我为你服务。”他已经许久没有‘传召’她了,即使只能用这种方式留在他身边,她也心甘情愿。

陆湛淡淡地瞧着她,没有说什么,裴娜染着鲜红指甲油的直指开始在他身上燃着火,而他始终坐着,神情淡漠……

当她移动到他的唇边时,陆湛别开了脸,神情冷淡:“够了。”

裴娜僵着,她是知道他没有吻女人的习惯的,所以,她没有停下手,而是更加卖力地讨好他。

是的,她只能讨好他,而他从未占有过她,对于她来说,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天,而她,则是凡尘中的一粒沙。

一只手捉住了她的手,陆湛神情冷峻地看着她,薄唇紧抿:“今天,我没有兴致。”

裴娜心里是知道的,方才他并没有兴起!

难堪地咬着唇,脱口而出:“是不是因为席水晶?”

说完,她就后悔了,小心地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