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绝世妖孽神医

绝世妖孽神医

绝世妖孽神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黑色老鹰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2 15:19:15

主角叫林长生严小芳的小说叫做《绝世妖孽神医》,本小说的作者是黑色老鹰创作的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情况有些不太妙。过度的惊吓导致林玉茹精神上受了极大的创伤,再加上大脑受损,使这个阴影烙印在了她的精神世界。稍微受到刺激就会情绪波动极大。“长生,你姐她的病?”杨淑芬用希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只要一碰到,她就会反应剧烈的惊声大叫。

无奈之下,林长生只能出手点了她的睡穴,让她暂时安静下来。

“长生……”

不等母亲说下去,林长生已经解释道:“就是让她睡一会儿,等检查完了就会醒的。”

林长生一边说着一边给林玉茹仔细地检查了一番。

情况有些不太妙。

过度的惊吓导致林玉茹精神上受了极大的创伤,再加上大脑受损,使这个阴影烙印在了她的精神世界。

稍微受到刺激就会情绪波动极大。

“长生,你姐她的病?”杨淑芬用希冀的目光看向林长生问道。

“没问题,虽然有些麻烦,但还是可以治好!”林长生给了她一个准确的答复。

但他心里清楚,想要让林玉茹恢复如初,过程不会那么简单。

这不是说他医术有问题,而是抑制林玉茹这个病所需要的药材很特殊,市面上几乎不太可能买到。

离别十载的儿子回家,林卫国原本被判了死刑最病能治,林玉茹也有希望能恢复如初。

这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得林卫国和杨淑芬两人一扫之前的颓丧,笑得都合不拢嘴。

虽然午饭里没有一丝肉的踪迹,但几人依旧吃得非常的开心。

即便是呆呆傻傻的林玉茹仿佛也受到了影响,在一旁默默的吃着饭。

“爸,现在天色还早,我去给你抓药。”一吃完饭,林长生就站起身来说道。

见到林长生刚回家没坐多久,又要出门,杨淑芬有些不舍的说道:

“长生啊,你爹都病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你在家多待待吧!”

林长生笑了笑:“娘,你看你说得,怎么让我感觉我要出去很久一样?”

“爹正因为病了这么久,所以我才想让他早点好起来啊!”

“放心吧,吃晚饭的时候,我一定回来!”

问了问村上有没有诊所,打探到有中药销售之后,林长生直接去了村上的诊所。

村诊所的位置在少阳村的村头,诊所并不大,只有两个医生和一个护士。

一个医生是六十岁左右,头发花白的老头。

怀旧的长衫,长长的胡子,一看就知道他老中医了。

另一个是二十多岁的青年,正在给一个病人看着病。

只是他给别人看病的同时,目光总是时不时的看向一旁正在忙碌的护士。

那个护士,唇红齿白,身材婀娜,一双大大的眼珠看起来格外的灵动乖巧。

林长生打量了三人一眼,直接来到老中医面前。

“赵伯!”

老中医他认识,名叫赵东泉,是村里唯一的老中医。

以前他身子骨弱,时不时就会感冒发烧之类的,可没少麻烦赵东泉。

“你是?”

赵东泉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眯着眼看向林长生。

“赵伯,我是长生,林长生啊!”林长生笑着说道。

“林长生?”

赵东泉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有点浑浊的眼睛仔细的打量着他。

旁边,正准备给病人打针的护士严小芳听到林长生的名字后,正往病人屁股上扎去的针,微微一抖。

“哎哟!”

一声痛呼响起。

“啊!对不起,对不起,王姑!”

“哎哟!你这小妮子,我没得罪你吧?你往

林长生若有所指的说道。

“你的伤口应该是在下半身,所以你自己选择,是让我替你治,还是等死?”

叶媚倾一想到被蛇咬到的部位,脸上就是一阵火辣辣的,她咬了咬嘴唇,弱弱的说道:“那……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林长生摇了摇头,打得很干脆。

开什么玩笑!

要是有的选,我至于这么麻烦吗?

为了给你压制毒性,我的真气都耗得十不存一了好不好!

“你倒是快点决定好,要不然毒性再次发作,我可救不了你了。”林长生又提醒了一句。

叶媚倾闻言,身体一颤,随后咬着自己的嘴唇,翻身把自己迷彩裤往下一推。

“来吧!”

此刻她的模样,就如同慷慨赴义般的勇士一般,看得林长生好笑不已。

但下一秒,当他看见叶媚倾翘臀下方时,不由暗暗摇了摇头。

只见叶媚倾左边的翘臀下,有着两个乌黑发亮的小孔,而小孔此时正往外渗着黑红色的血水,隐约还伴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

叶媚倾似乎察觉到林长生正盯着自己的翘臀,她眉头一皱,羞恼道:“你愣着干什么?!倒是快一点啊!”

“哦,好的!”

林长生这才反应过来,脸上也不禁闪过一抹尴尬之色。

他也不含糊,双手按在她的翘臀上,再次调动体内残留的真气。

感觉翘臀上传来的异样感,叶媚倾虽然羞涩无比,但她也能察觉出来,伤口之上的疼痛感,正随着一股暖流渗入身体之后在缓缓的消失。

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出来,眼前这个青年确实是在用一种极为特殊的手段替自己医治。

今天自己是遇到奇人了。

年纪轻轻就拥有了如此神奇的本事,偏偏还被自己遇到,真是太梦幻了。

可回头一想,自己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身体,今天却鬼使神差,被一个小了自己好几岁的男人给看光摸光,她又忍不住一阵羞恼。

“好了!毒素排出来了,接下来我给你把药上好,明天你就可以恢复了。”

就在叶媚倾胡思乱想的时候,林长生放开了她的翘臀,转身从背篓里挑选出几株药草。

接着,他将药草放进嘴里咀嚼起来。

“你……你居然用牙去咀嚼药草?”

叶媚倾看着他的动作,似乎知道他接下来做什么了。

有些洁癖的她,明明知道这也是为了治疗自己的伤口,可心里仍然免不了滋生出一股强烈排斥的感觉。

“怎么?你还嫌弃了?”

林长生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然后说道:

“有着药草涂抹伤口,你才不会留下疤痕,如果你真嫌弃的话,那我吐了就是。反正这个位置一般人也看不到。”

一听还要留下疤痕,叶媚倾立刻慌了。

虽然是在这种隐私的部位……

可是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的她,怎么能容许自己身上有疤痕?!

“别,别吐!用药,我要用药。”她连忙喊了一声。

反正该占的便宜,不该占的便宜都被这家伙给占了,这点小事好像也不那么重要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就是矫情!

林长生心中腹诽了一句,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将咬碎的药草涂抹在她伤口处。

“行了,你可以起来,自己下山了。”

叶媚倾闻言,连忙将裤子提上。

可刚想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脚上根本使不上任何的力气,努力了几下,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那……那个,我脚软没力,你……能背我下山吗?”叶媚倾可怜巴巴的看向林长生。

“背你?”林长生一脸古怪的看着她,“你确定?”

叶媚倾虽然心中羞涩,但还是点了点头:“嗯,麻烦你了。”

“那你不会说我占你便宜吧?”林长生一脸认真的看着她问道。

叶媚倾觉得这家伙就是故意的,还是咬了咬牙:“不会!”

“那好吧!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背你一程吧!”林长生的语气很是勉强,听得叶媚倾气得牙痒痒。

想要背本姑**人都有一个加强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