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不悔当年梦归处

不悔当年梦归处

不悔当年梦归处

来源:微阅云 作者:糖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15:21:59

主角是沈清澜贺景承的小说是《不悔当年梦归处》小说的作者是糖宝故事讲述了:这时,尼奥把篮子李的水果给完士兵,又折了回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贺景承,然后伸手拉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指着不远处的方向,想要表达什么,但是又不能言语。娜塔摸摸他的脑袋,替他解释道,“他邀请你去他们那玩,走吧,你已经在这里半个月了,就当出去散散心,看看周围。”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贺景承牵着沈清澜握于掌心,沿着路边走。

是家的方向。

那几个月的经历,就像是挥不去的记忆,是没有人可以想象,如果商场上是没有血迹的斗争,那么军事战场就要逼着你眼睁睁的去看着那些生命终结。

沈清澜侧头看着他,伸手抚摸他的脸,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他无时无刻不想她,看到她的时候似乎都还没回过神,沉默了几秒,说道,“傻瓜,是不是让你担心了?”

沈清澜依在他身边,和他同样的步伐,“你才是那个傻瓜。”

在有危险的时候,第一想到的是她。

现在她还记得当时他的样子。

“后来你用什么方法,让他们放你离开?”沈清澜柔声问。

贺景承抓着沈清澜的手越来越紧,仿佛那是一段对于他来说是噩梦一般的回忆……

在见过将军以后的半个月里,贺景承只能呆在根据地,哪也去不了,最多只能在周围随便的走动。

有天下午,天色阴霾,像是要迎来一场大雨。

贺景承感觉十分闷热,走出屋子,来到树林的草坪堆积的木箱处,坐在了上面。

在这里的日子他很少说话,就算不在屋内,也是静默的坐在一处。

看着不远处*练的士兵,每天都会有一批批的士兵从早上*练到太阳落山,每个人都看上去都很刻苦,但是,在他的观察下,对于战争他们的武器并不先进,甚至有些落后。

所以,这也是将军抓他来的理由,没有庞大的资金无法购买先进的武器和装备。

对贺景承将军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举动,耐心的等他的答案。

贺景承知道他不答应就离不开这里,或者连逃都不行,那样会给沈清澜和孩子带来危险。

但是答应更加的回不去。

因为和景承知道他们并不是上车上那些敌人,而是完全不怕死的恐怖.份.子,就这点,贺景承知道,他不能冒险。

就在贺景承思索的时候,一只小手拿着一个苹果递到他的面前,他地下头,就看到给他苹果的那个小男孩。

男孩皮肤黝黑,偏瘦,眼睛深陷眼窝,但却非常明亮,他睁着大眼看着这个坐在这里很久的叔叔,只是递给他一个苹果,没有说话。

贺景承有些愣住,他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脚上都是泥,唯独手里的苹果特别干净,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是想把这个苹果给你吃。”娜塔走过来,用英文解释这个小男孩的举动。

贺景承并不是不知道小男孩的举动,只是被他清澈的眸子悸动了心神,念恩也有这样一双明亮的眼睛,单纯,清澈……只是……

贺景承接过男孩递过来的苹果,“谢谢。”

小男孩还是没有说话,咧着嘴笑着转身跑到不远出分给那些*练的士兵。

“他们这些孩子都是周围村子里的孤儿,刚刚那个男孩叫尼奥。”

娜塔从腰间取下水壶喝了一口水,又说道,“原本是周围村子里农家的孩子,在两个月前那场战争后,他失去了父母,也失去了听觉贺说话的能力。”

在这里,不仅仅是他,还有更多的孩子失去了家园,想到这里,娜塔的手紧紧的捏住水壶。

这时,尼奥把篮子李的水果给完士兵,又折了回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贺景承,然后伸手拉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指着不远处的方向,想要表达什么,但是又不能言语。

娜塔摸摸他的脑袋,替他解释道,“他邀请你去他们那玩,走吧,你已经在这里半个月了,就当出去散散心,看看周围。”

“娜塔上校,将军吩咐他不可以离开这……”

看守的士兵的话还没说完,娜塔就抬起手让他不要说了,“我自有分寸,人跑不了。”

是的,对于贺景承来说,就算他能偷偷离开这里,他也不会那么做,因为这样会连累他的家人。

娜塔说完,士兵只能应着,娜塔看向贺景承说道,“贺先生,去吗?”

贺景承原本不想去任何地方,但是,在尼奥那双清澈眼神的注视下无从拒绝站起身随他上了吉普车,随他们一起朝着前面的村子走去。

当开进村庄的时候,才真正的看清楚这里的面貌,村庄有一半的房子已经被摧毁,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在里面住着,若是实在没法住了,就会在哪些倒塌的房子旁边搭起简陋的安身之处。

妇女抱着孩子坐在路边,看着他们的吉普车开过。

这些画面,也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当身临其境看清楚后,才知道比电视里更加的凄凉,周围弥漫着硝烟味,贺景承皱了皱眉,有种无法言喻的波动。

娜塔转动方向盘,什么话也没说将车子开进了村子里的教堂。

在教堂的院子里停下来。

她从车上下来,然后伸手将尼奥和几个孩子抱下来,这时,一群孩子从教堂里奔了出来,都很有范儿的朝着娜塔行了一个军礼,娜塔也回敬他们。

神父从教堂里走出来,站在孩子们后面,说道,“他们知道上校你回来了,开心的不得了。”

娜塔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然后从吉普的后车厢里搬出一摞摞的书,朝着贺景承喊,“贺先生别老站着,帮帮忙。”

贺景承上前拿出那些书,搬着进教堂,孩子们兴奋的跟随着一起走进教堂。

神父将这些书,按照大家的喜好分给孩子们,他们都高兴极了,抱着书在一旁的长椅上翻看着,不会认识的字,不懂的词就问神父。

贺景承和娜塔来到最前排的位置坐下,贺景承抬起眼眸看着正中间十字架上的**,娜塔则是双手合实做了祈祷,然后笑着,“对我来说祈祷只是一种形式,因为我很明白,除了心灵上的净土之外,天神也帮不了我们。”

“贺先生,或许你认为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战争,但是有时候战争也是无奈之举。”她转头看着墙上那些挂着的照片,继续说道,“这些照片是这些村子原来的样貌,我和大哥在这里长大,这里勤劳生活的人们,将这里一点一点的改变……”

听着娜塔的话,贺景承看向那些照片,里面是一座座美丽的村子,路边是很多新建的房子,一片片绿油油的田野……

但是,着一切都只是在照片里,他们刚刚看到的这里是一片残缺,荒野,萧瑟凄凉。

“外界认为我们是恐怖.份.子,,反对.党,我们不否认,也承认。”没有人愿意愿意走上这样一条路,他们是没法办,被逼的。

贺景承微微垂着眼眸,不对娜塔的话做评论。

只是他知道,战争者在乎的只是胜利,却不知道,战争里,受苦的永远是平常百姓。

娜塔看向贺景承那英俊的脸,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我们这个国度资源繁多,是别的国家觊觎的对象,但是国弱要将这里卖给别的国家,活生生的将我们这些生活在村子里的人赶出去,不给任何补偿,没有住处,也因为如此,有很多别的地方的人来到这里,可是这里也一样……”

他们无处可归,只能反抗。

她将这些电视上从来不会报道的新闻告诉贺景承,其实对于他们来说,真正的恐怖份.子是那些抢夺他们家乡的人!

而他们不过是想守住家园。

想着,娜塔看向那些看书的孩子,叹了口气,“他们都是失去父母和家园的孩子,如果不赶走那些来抢我们家园的人,我们连生活的地方都没有,贺先生,我大哥也希望你能帮助我们,我听说你也有孩子和妻子,应该能体会这些孩子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