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绝色女战神惊爆全球

绝色女战神惊爆全球

绝色女战神惊爆全球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风迁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15:40:01

这是一部女频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名为《绝色女战神惊爆全球》,作者是风迁,主角是宁青夙簿熙祁。全文主要讲述了:宁青夙光看着心里就犯堵:“妈,是女儿不孝,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再受半点儿委屈了。以前欠你的,我也会加倍的还回来。”“还有那些欺负你的人,我也绝对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想起母亲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她的眼眶也跟着湿润了:“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回来的,这样你就能少吃点苦了。”

母亲因为常年辛苦的劳作,加上食不果腹,才四十出头,已经苍老的好像五六十岁了。

脸上的皱纹配上被打的痕迹,显得尤为突出。

宁青夙光看着心里就犯堵:“妈,是女儿不孝,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再受半点儿委屈了。以前欠你的,我也会加倍的还回来。”

“还有那些欺负你的人,我也绝对不会放过!”

“乖,回来就好,别的妈都不需要,妈只想要你一辈子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就好。”宁母轻柔地抓着宁青夙的手,生怕宁青夙会做傻事。

在她的心里,宁青夙一直都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娃。

宁青夙没有解释,拍了拍她的手,让宁七将小天降领了进来:“妈,这次我还给你带了个人过来。”

“这是……”小天降被夜家带走之后,宁母只有远远地偷看过他几眼,并不认识。

小天降生性胆小,也没敢去认她,只是怯怯地躲在宁青夙的身后,偷看着病床上的人。

宁青夙笑着将小天降推到了宁母面前,解释说:“这就是您一直心心念念的小儿子天降啊,您不记得了吗?”

“天降!他真的是小天降?”宁母不敢置信地又要坐起来,被宁青夙扶住了。

“对的,妈,你别太激动,注意身体。以后天降都会跟我一起守在你的身边,你们有的是机会亲近。”

“天降,还不快过来,喊妈妈!”

“妈……”小天降怯生生地喊了一声,又躲到宁青夙的身后去了。

宁母倍受打击,有些厌弃地摸了摸自己过分苍老的脸:“是我的样子吓到他了吗?”

小天降才五岁,而她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小天降的妈妈,更像是奶奶。

“妈,你胡说什么呢?小天降刚刚还一直念叨着最喜欢的就是你呢!他只是比较害羞,不好意思而已,对吧,天降?”

宁青夙笑着揉了揉躲在自己身后的小脑袋。

小天降怯怯地点了点头,没敢说话,病床上的妈妈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但是看起来好温柔。

“天降还说要跟姐姐一起守护妈妈呢,对吧?”宁青夙引导式地又问。

这次小天降很肯定:“对,天降是男子汉,会永远保护妈妈和姐姐。”

“真乖!”宁青夙又揉了揉小家伙的小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剥开,送进了小家伙的嘴里。

小家伙尝到甜味儿,开心的笑了。

宁母又感动又欣慰,“终于一家团聚了,太好了,我就知道,老天待我不薄。”

“嗯呐,妈,我给你煲了汤,你先喝一点吧?”宁青夙转身便要去桌子边上盛汤,却不曾想……

有人先她一步,走到桌子前面,将她刚煲好的人参乌鸡汤一把呼到了地上。

“砰”的一声,瓦罐破碎,鸡汤洒了一地。

小天降受到惊吓,又躲到了宁青夙的身后。

宁青夙拧眉护住了他,还没来得及去细看,就听到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

“欣儿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你们居然有脸在这喝鸡汤?是把良心喂狗了吗?咳咳,咳咳……”

伴随着突兀的咳嗽声,宁老太太带着一群人大步走了进来。

看二人的面相,也不是奸诈之徒,她宁愿相信二人是友非敌。

不过就这么轻易地放他们进门,也不妥。

宁青夙想了想,提议说:“既然你们两真心想跟我学习,就按照之前说的,拜我为师吧?”

“什么?”顾佑臻又惊又怒,差点儿一口气没喘上来,“你没搞错吧?我就算了,你居然还想收我老大为徒,是不是……”

“疯了”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听到旁边传来簿熙祁的声音:“可以,不过只能是他。”

顾佑臻呛得连连咳嗽:“老大,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你怎么又把我卖了?”

“我是为你好。”簿熙祁的语气很耐人寻味,心思却没有在顾佑臻的身上。

他只是看着宁青夙,指了指屋里:“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宁青夙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两个人的背景不简单,故意说道:“可以,不过你们得先请我这位师父喝杯敬师茶。”

顾佑臻再次被呛到:“你这女人不要得寸进尺好吗?你知不知道……”

“我是谁”几个字又没说完,就听到簿熙祁应了声:“好。”

顾佑臻有些心梗地看着他家老大,镇定自若地走进门去,倒了杯茶,递到他的手上,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敬茶。”

顾佑臻:“……”

不用说了,他已经被卖完了。

宁青夙接过茶,抿了一小口,给他的手上放了一百块钱:“乖,这是给你的红包。”

顾佑臻惊得手都颤抖了:“红包才一百块钱?你是在打发叫花子吗?”

“你也可以不要,门在那边。”宁青夙指了指大门的方向,示意:不要就滚!

顾佑臻眼看着簿熙祁抢过那一百块钱,收进了钱包里,欲哭无泪:“得,我就值一百块钱。”

簿熙祁完全没理他,只是望着宁青夙,问道:“我们现在可以进去看你治疗了吗?”

宁青夙点了点头。

宁母已经被白浩瀚推进房间里,做好了前期准备。

接下来,只要她着手治疗就行。

簿熙祁和顾佑臻两个人留在了房间里面旁观,白浩瀚不放心地也守在屋里。

宁青夙倒是不介意被人围观,旁若无人地用玄学医经上面记载的方法,开始为母亲治疗了起来。

她之前曾经无数次治好过多种疑难杂症,不过治疗恶性肿瘤,还是头一回。

但玄学医经上面既然有记载,就说明有人曾被治愈过,宁青夙还是很有把握的。

她对玄学医经有着绝对的信任。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

宁青夙累得满头大汗,宁母的身上也被扎满了银针。

旁观的三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手,连眼皮子都没敢眨一下,生怕错过重要的治疗过程。

直到宁青夙终于停手,几人才同时松了口气。

宁青夙将宁母扶着睡下了,其他人都在她的招呼下,出了房间。

宁母接下来需要休息,不能被打扰。

刚走出门,顾佑臻就急切地拦住了宁青夙,反问道:“情况怎么样了?能治好吗?”

宁青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摇了摇头:“现在还不确定,这只是第一步的开穴。”

顾佑臻只学过西医,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神奇的治疗方法,很是稀奇:“开穴之后呢?还要干什么?”

宁青夙难得收了个这么好学的徒弟,也不好拒绝她,便从头到尾跟他讲了一遍。

顾佑臻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拉着宁青夙,不停地问东问西。

宁青夙都被他问烦了,脸上尽显疲惫,顾佑臻还要问。

簿熙祁轻咳两声,将他拉到了一边。

“差不多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得回去了。”

“还有什么事啊?我没事,师父……”

“你真有事!”簿熙祁强行将顾佑臻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