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逍遥医仙

都市逍遥医仙

都市逍遥医仙

来源:掌中云 作者:赵君昊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2 15:45:29

杨帆吕瑶是小说《都市逍遥医仙》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赵君昊创作的现代都市男频著作。全文主要讲述了颜敬并未起疑,说道:“宿醉是挺难受的,我过去接你吧,你把地址发给我。”薛如云道:“不用了,我头很痛,想再休息一下。”她的呼吸渐渐急促,在杨帆的示意下,慢慢躺了下去。颜敬关怀道:“这样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颜敬道:“这样啊,你心情不好为什么不跟我说呢?你朋友住在哪?我过去接你吧?”

忽听薛如云“嗯”地轻哼了一声,颜敬紧张道:“你怎么了?”

薛如云拍开杨帆那只不老实的手,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回道:“没事,昨晚喝得有点多,想吐。”

杨帆却又将手伸了过去,还用另一只手抓住薛如云的手。

颜敬并未起疑,说道:“宿醉是挺难受的,我过去接你吧,你把地址发给我。”

薛如云道:“不用了,我头很痛,想再休息一下。”

她的呼吸渐渐急促,在杨帆的示意下,慢慢躺了下去。

颜敬关怀道:“这样也好,那你记得要吃点东西之后再睡,多喝点水,不然的话醒来头还会痛的。”

杨帆猛地一挺腰,薛如云娇躯狠狠一颤,贝齿死死咬着嘴唇,才勉强压抑住了尖叫。

匆忙应了句“知道了”,挂断了电话。

伸手使劲揪了杨帆一把:“你要死啊!”

杨帆笑道:“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说着又是一挺。

薛如云“啊”的叫了出来,捧住杨帆的脸,热吻起来。春意再次弥漫整个房间。

手机的另一边,颜敬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气得一咬牙:“臭*子,竟敢这么敷衍老子,等老子把你弄上床,非得用一百种花样弄得你求饶不可!”

想到薛如云高贵冷艳的样子,妖娆的身材,他不由咽了口唾液,身体某处悄然有了反应。

颜敬伸手在裤裆按了按:“再忍你六天,六天之后,结了婚,看老子怎么摆弄你!”

酒店里,薛如云正被杨帆激烈地摆弄着。

梅开二度之后,杨帆搂着薛如云,拿出手机:“我们自拍一个,留个纪念。”

薛如云顺从地“嗯”了一声,依偎在杨帆怀中,对着镜头甜甜笑着。随着“咔”一声,这一幕定格在了手机屏幕。

薛如云见照片拍的是两人全身,说道:“不许让别人看,也不能发给颜敬。”

杨帆笑道:“我顶多只给他看我们的大头贴,你的绝色风景,我可舍不得给其他人看。”

薛如云嫣然一笑,问道:“你之前不是想让颜敬知道么?怎么又改主意了?”

杨帆道:“还不到时候。你想想是现在让他知道,还是在你们婚礼的时候让他知道,更加解气?”

“而且你说颜敬知道我们的事后,一定会动用所有力量杀我,我同意。所有我想,真到了那时候,他却没有可以动用的力量,会不会更好玩?”

薛如云秀眉微蹙:“可是怎么可能呢?颜家实力很雄厚的,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

杨帆道:“如果说世上只有一件事是一定的,那就是: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是让他知道我们的事,能打击他,但还不够。”

“我还要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只有这样,才能同时报复他和刘静,消我心头之恨!”

柔情地凝视着薛如云:“而且,你不是说想要独立自主,不受人摆布么?独立也是需要资本的。我要把他所拥有的一切,作为一份礼物,送给你。”

薛如云心房暖暖的。杨帆有这份心意,她很感动。

虽然明知杨帆说的事,不可能实现,却没说打击的话,只问:“你已经有计划了?我能帮忙做些什么?”

两人在酒店一直待到中午,一起吃了个饭,便各自回家。

杨帆将电脑中一份放了很久的加密文件取出,就又出了门。

一项**罪最低就已是三年起步的刑期,十多起一起事发,恐怕这辈子是别想从**里出来了。

咽了口唾沫,颜敬颤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们道歉,求求你们不要报警,可以吗?”

众男子七嘴八舌怒声道:“谁要你的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要警方干嘛!?”

颜敬道:“钱!我给你们钱!无论你们要多少,只要能够弥补我的过错,我都给,一定给到你们满意。这样可以吧?”

薛如云呵的一笑:“颜敬,你哪来的钱?嗯?颜氏集团所有的股份,你都转让给了我,现在我才是公司的大股东兼董事长。那一亿八千万的资金,也在公司的公账里,不是你的账户,你现在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

颜敬身体狠狠一震。看看薛如云,又看看杨帆,是目眦欲裂。指着二人:“你!你们!”

急火攻心,“哇”的一声,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而后仰天倒地,人事不省。

杨帆看向古德曼。

古德曼道:“警方很快就到。”

杨帆点头:“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牵起薛如云的手:“我们走吧。”

在众多被颜敬伤害的女人和他们男伴的道谢声中,杨帆与薛如云一起出了酒店。

两人前脚出去,后脚刘静就跌跌撞撞地追了上来:“杨帆,等等,等等我!”

杨帆顿足转身:“有事?”

刘静流着泪道:“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终于明白,只有你才是真正的爱我,只有你才是真心对我好。”

“我求你,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老公,我求你了老公!我知道你心里还是爱我的对吗?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发誓,这一次我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对你。”

杨帆怔怔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我现在只是奇怪,以前我为什么爱你爱得无法自拔。”

刘静一颗心顿时冰凉,她惊恐地摇头:“不,老公,别说这种话,求你了老公,你现在也还是爱着我的,对不对?你说啊老公!说你爱我!”

杨帆道:“我现在不爱你,也不恨你了,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不要叫我老公,你侮辱了这两个字。”

转身大步离开。

刘静正要追上去,电话忽然想起,她见是刘老爷子打来的,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怎,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颜敬婚礼上的事,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