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霸总神医妻

冷面霸总神医妻

作者:春风依旧
主角:简宁傅庭尧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16:26:43

主角是简宁傅庭尧的言情小说《冷面霸总神医妻》,是网络作者大大春风依旧的作品,全文主要讲述了: 简宁躺在手术床上,看着自己的孕肚,除了对不起,她已经不知道该给这个孩子说什么……她是世界上最没用的妈妈……就在这时,陆浅浅也被推了进来,赵医生已经戴好了手术工具。傅庭尧倒是没进手术室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仿佛听到了孩子的呼救,可她什么都做不了,被烫伤的胳膊已经被手术床的镣铐磨到溃烂,她想到自己之前膝盖上长满的蛆虫,好似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预示了她现在的命运……

而今天这场手术……是要取她性命的手术。

仇恨和愤怒像疯长的野草,布满她四肢百骸。

可她居然连叫喊都做不到!

简宁躺在手术床上,看着自己的孕肚,除了对不起,她已经不知道该给这个孩子说什么……

她是世界上最没用的妈妈……

就在这时,陆浅浅也被推了进来,赵医生已经戴好了手术工具。

傅庭尧倒是没进手术室,听他们说,是怕陆浅浅的麻醉失效后喊疼,他心里难受。

呵,真是伉俪情深。

“你这是什么表情?”陆浅浅把手术室的门关死,起身站在简宁身边,选了一把手术刀放在简宁的肚子上。

冰凉的触感带着惊悚,让简宁的脸色慢慢变得灰白。

陆浅浅噗嗤一声笑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刚刚那表情不是还看不起我的样子?”陆浅浅把刀收在手里,挨个挑破简宁胳膊上的水泡,“疼吗?疼就对了。”陆浅浅笑得残忍,“谁知道你作为一个医生居然会放任自己哑掉呢?正好省了我的心,不用怕你多说话。”

等两只胳膊彻底没法看之后,陆浅浅才停下来,而简宁也几乎抖成了糠筛。

“小姐,剩下的步骤您亲自来?”赵医生给陆浅浅穿好了防护服。

“嗯。”陆浅浅指指她躺过的手术床,“你先过去休息,记住,你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听不到。”

赵医生看了简宁一眼,忽视掉她眼中的乞求,最终点了点头。

陆浅浅手里的刀并未放下,简宁下意识想要往后缩,但她浑身都被固定了,根本动不了。

陆浅浅笑笑,像欣赏自己的猎物一样,将手重新放回简宁的肚皮上,“别怕,你已经看过诊断书了不是吗?我的确没病,要你做换肾手术也只是幌子,目的……只是想要你和孩子的命!”

冰凉的刀尖立在简宁的肚子顶部,**诛心,她最懂简宁的痛处。

这是她一起长大的邻家小妹……

陆浅浅边说边动作,“我是骗了傅庭尧,但你觉得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和他真的没关系吗?”刀子已经慢慢划开了一个口子,剧烈的痛楚让简宁几乎失去意识。

“你比我更清楚,如果傅庭尧爱过你哪怕一分一秒,都不会这么偏执的相信我,而忽略你一次又一次的哭诉。”陆浅浅看她这个样子,心里痛快极了,“傅庭尧不、爱你,才是现在所有事情的起源。”

傅庭尧不、爱你,才是现在所有事情的起源。

这句话像魔咒一样,轻而易举地再次击溃了简宁的心理防线。

他不、爱她。

她默念了这么多遍,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认知这么清楚过。

“包括你们的孩子。”陆浅浅说,“对他而言,也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哪怕他知道你怀孕,也丝毫不在乎,反正……我们也会有我们自己的孩子。”

“阿尧,从始至终的爱人,只有我啊。”

“我没有给你打麻醉,所以我知道,你现在什么都听得见。”陆浅浅已经不在乎简宁有没有回应,她就是想痛快的讲话,然后亲眼看着简宁去死!

“你的孩子,阿尧也不希望留,因为只有你们死了,他才能更快更没有负担的和我在一起。”

陆浅浅像是陷入了回忆,“三个月前,我找到他的那个夜晚,他紧紧抱着我,在你们的卧室上……”

她笑得隐晦绵长,见简宁恨恨地瞪着她,装作一副被吓到的样子拍了拍心脏,“你别这么看我,你的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你把我吓到,我就不让你看了哦。”

简宁心神俱震,终于明白陆浅浅不仅要他们母子的命,还要直接剖腹把孩子取出来!

这太残忍了!

她不能让孩子以这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简宁用力的挣扎起来,想要保护孩子的心占了上风,到底是弄出了动静。

“砰”一声,推车上的器材被震倒在地。

傅庭尧听到了动静,赶过来在手术室门口问:“发生什么事了?”

赵医生连忙道,“没事,我不小心蹭掉了东西。”

一个专业的医生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可赵医生是陆浅浅的人!

傅庭尧自然不会怀疑。

“一旦陆小姐有什么不舒服,及时通知我。”傅庭尧站在外面道。

她毕竟是孕妇,相比较而言,还是简宁这样一个普通人更不会出事。傅庭尧不疑有他,又坐了回去。

“呜呜……”

他到底是没有问过她一句……

简宁眼里的光一点点暗了下去。

傅庭尧!

他真是好狠的心!

陆浅浅看她这个样子,心里痛快极了,她继续手上的动作,将简宁的肚子彻底剖开,剧烈的血腥味几乎让人呕吐,但她却笑的灿烂,“哇,孩子已经成型了。”可是……

为什么有四条腿?

陆浅浅脸色微变,简宁怀的居然是两个男孩??!

还真是好运气!

她静了静心神,把两个孩子都抱了出来,然后让赵医生快速缝合,处理现场。

简宁感觉到了他们的动作,但始终没听到孩子的哭声,她费力地睁开眼睛想要看看,陆浅浅却主动趴了过来,提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给她看。

至死,她都不想让简宁知道真相!

所以她选择了再次撒谎,“你这一胎是一个儿子,可惜剖腹早产是个死婴。”

死婴……

孩子……孩子死了……

这是早就预想过的答案,但成为现实后,还是抽走了简宁最后一丝精气神。

她的手微微动着,想要摸一摸那团肉,可她什么都摸不到了……

她的宝贝……死了……

本来应该在她肚子里慢慢长大,却被陆浅浅残忍地提前弄了出来。可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眼皮越来越沉……

陆浅浅看她几欲昏迷,嘴边一直挂着残忍的笑,“哦,对了,你们娘俩或许能和**那个神经病一起下葬,放心,我不会让阿尧亏待你们的……”她看了眼已经被并排放到一起的婴儿,冷笑道,“毕竟……都是我亲自动的手。”

听到这句话,简宁好似回光返照般恶狠狠地剜了陆浅浅一眼!

但窗户并没能彻底挡住陈琪的哭诉。

一直这样下去,院长脸上也不好看。

简宁摸摸傅加的脑袋,“乖乖等着,我出去处理点事情。”

陈琪见她出来,眼睛都亮了。

“简宁!”像是终于看到了机会,她大喊,“各位趴墙偷听的都出来!简宁这个小偷心虚了,她要过来堵住我的嘴巴!”

她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也不要什么脸了。

她陈琪今天豁出去,也要把简宁逼得在这里呆不下去。

就算傅庭尧再次出现,她也绝不会让步!

“琪琪,要不就算了吧……”有同事出来打圆场,偷偷看了一眼简宁,“毕竟人家和傅少有关系……”

刚刚那个小太子爷出来帮她关窗,他们可是看见了的。

现在还在医务室门口站着,盯着他们,小小的人,却气势十足,让人看了就知道绝非普通人家的孩子。

不管简宁和他们到底什么关系,但和京都傅家沾了边,就都不是好惹的,谁都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可陈琪却不依不饶,“不行!我亲眼看到她用了我们陈家汉针,她就是个小偷!”

简宁走近她。

陈琪吓得往后缩了下脖子,“你想干什么?”

“咔嚓咔嚓。”简宁抬手把她的两只胳膊恢复原位,然后迅速取针固定了她的穴位,让她没办法动作。

“今晚八点,来医务室给傅宥诊疗,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怎么学会的陈家汉针了。”

简宁说完,就没再看她,“五分钟后,针效消失,你的身体也会恢复正常。”

傅加早就在一边等着了,见她转身,连忙给她开门,牵住她的手一起进了医务室。

这个简宁,到底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陈琪眼里流露出越来越恨的光,随便选中一个同事,“还不快点给我撑个伞过来!”

……

这一觉醒来,傅宥的身体好了很多。

简宁把他身上的汉针都拔了下来,一一收进布袋。

陆浅浅也过来了。

她让佣人把吃的用的都提进来,“茂行,饿不饿?”

傅宥摇摇头,“谢谢母亲,我不饿。”

“她没伤害你吧?”陆浅浅凑近了,看了眼在远处捣鼓草药的简宁。

“没有,她的医术很好,我很久没睡过这么好的觉了。”陆浅浅在他眉心戳了一下,“就你傻,人家用点手段就把你哄走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傅宥被点了,也一动不动。

他睡着的时候,一直都是仰睡,双手放在肚子上,坐着的时候,也一直保持脊背挺直,目视前方的状态。

这动作在旁人做来,可能会显得比较呆板。

但在傅宥身上,却只能看到通身贵气,也没有丝毫病态。

“你父亲让人做了你爱吃的鱼。”陆浅浅掀开他被子,“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

“去哪儿?”

“我们在这有一套别墅,刚刚已经收拾出来了。”陆浅浅还是很捧着这个大儿子的,这就是她未来的财神爷,回答的也很细致。

房间里冷气开的足,被子突然没了,傅宥还有些泛冷。

他想说什么,终于还是咽了下去。

抬眼,看到一直跟在简宁身后的傅加,他身上穿了一件小牛仔衫,明显是为了抵抗这房间的冷气。

他突然看他有点不顺眼,“弟弟不走吗?”

“走,当然走。”陆浅浅让佣人给他穿鞋,然后过去喊人,“傅加!快点过来!我们要回去吃饭!”

“吃饭?!”傅加来精神了。

他肚子正好饿了。

傅加拉住简宁,“妈咪!走!我们去吃饭!”

陆浅浅惊了,一下子打掉傅加拉着简宁的手,“你怎么还喊她妈咪!”

傅加的小手都被打红了,但他不会在这件事上对任何人屈服。

他故意装作出大老虎吼叫的样子,模仿鼻孔出气,仿佛这样一套动作下来,他就是最厉害的崽,“坏女人!我就要和我妈咪吃饭!我就要喊她妈咪!”

他雄赳赳气昂昂地再次拉起简宁,“我们走。”

“傅加!你胆子大了?!”陆浅浅被他气得直接上手,提溜住他耳朵,“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傅加的耳朵迅速变红,被她提的高高的,眼睛里已经起了泪。

简宁心里一颤,又想到傅加身上那些疤痕。

难道和陆浅浅有关?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