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战狂龙婿

战狂龙婿

战狂龙婿

来源:掌中云 作者:春风徐徐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2 17:00:43

知名网络作家春风徐徐创作的都市小说《战狂龙婿》,书中的男女主人公是云堃林溪。小说情节为:林雷抢过手机,然后手指在陌生的键盘上挪动了一下,可怎么都打不出一个像样的字。看的林溪有些无奈。“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林雷一皱眉头,道:“说什么呢,我来就是我来。”林雷意识到了自己如果要打字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林溪看了看手机的界面,发现是云堃发来的信息。

她缓缓放下杯子,拿起手机。

此时林雷的心就像是悬上根绳子般,七上八下。

“怎么了,溪妹?喝水呀?”

林雷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林溪没有理会,看着手机上云堃发来的信息:你在哪?

“哎呀,溪妹,吃饭就不能玩手机,若你在跟别人谈事情的时候玩手机,别人就知道你这个人格局不大,我来帮你回复他。”

林雷抢过手机,然后手指在陌生的键盘上挪动了一下,可怎么都打不出一个像样的字。

看的林溪有些无奈。

“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

林雷一皱眉头,道:“说什么呢,我来就是我来。”

林雷意识到了自己如果要打字,可能需要消耗些时间,于是微信打了语音通话过去。

果不其然,那边云堃正在手机面前等着,瞬间就接通了。

“TMD,云堃,你不知道我在和我妹妹吃饭吗?你这种人真是没出息,人家在办事,你骚扰个什么劲,赶紧该干嘛干嘛去!”

将电话挂断后,他一脸气愤的将手机甩在了桌子上。

“这小子,真是没眼力劲,不用理他,我跟你说,赶紧和他离婚,老爷子就是蠢,居然把你嫁给她,还不如嫁给人家谢富呢。”

林溪本来静静地听着林雷讲话,但是当林雷说到谢富的时候,林溪当即有了反应。

“你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哎呀,妹妹,都说了,大哥是做大事的人,和他们经常打交道的,这个谢乾坤每次叫我去他们公司喝茶,我都没去。”

说完,他慌张的拿起桌上的红酒,一口咽了下去。

“赶紧喝水啦,想这些没用的干嘛,大哥难得请你吃饭,你还问东问西的。”

林溪点点头,没再多问,顺势拿起水杯,将椰汁一口喝了下去。

这下连林雷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才对嘛,来,吃点东西。”

药效没有马上起来,林溪还能正常吃饭,林雷便陪着她。

而那边的云堃接完这通电话后,却觉得有些不寻常。

他刚刚让人才查了林雷的流水,以及他最近喜欢去的地方,除了些ktv和按摩店,根本就没有什么谈工程项目的去处。

此事,他越想越不对劲,方才和林雷交谈时的对话,一点一点的显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糟糕!莫不是……”

突然,云堃瞳孔一珍放大,眼神中立马涌出了杀气。

他从围墙上一个纵身直接跳了下来,然后打开了手机。

“现在,立马查林溪的位置在哪!”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挂了电话。

等了大概一分钟,手机上便跳出了一条信息。

“嘉美西餐厅?”

云堃看了一眼位置,随后迅速展开身法,朝嘉美西餐厅跑去。

嘉美西餐厅,包厢内。

“堂哥,我先去个洗手间。”

两人吃了一会儿后,林溪渐渐感觉到有些不适应。

但是林雷的反应却有些奇怪,“你,你去洗手间干嘛?”

林溪不假思索的看着林雷,“怎么,我去洗手间有什么问题吗?难道有什么东西是我见不了的?”

此时,她逐渐晃动的身体告诉自己,自己似乎中了圈套。

下一刻,她感觉自己倒在了包间的凳子上,四肢无力,仅剩下眼睛还有嘴巴能动。

“怎么回事,林雷,你对我做了什么?”

林雷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尴尬的笑道,“溪妹,对不起,堂哥也要生活,你知道堂哥没什么能力,只能这样了。”

林雷看起来有些抱歉,但是并没有帮助林溪,而是冲洗手间喊道,“谢大哥,出来了,事情成了。”

果不其然,从卫生间走出来一人,正是谢富。

“你!你竟然……”

林溪说不出话来了,然而眼角流出了无助的泪水。

“哼,给你脸你不要,我倒要看看等生米煮成了熟饭后,你还嫁不嫁给我!”

谢富恶狠狠的对着林溪邪笑着。

“这里有监控,谢大哥,等一下……”

林雷却被谢富一把推开了,直接退后了两步,双手撑在了凳子上。

林溪看着林雷,后者目光不断闪躲,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

“你个白痴,老子能不知道吗?你以为我是做什么的,我早就买通了他们,这里的摄像头已经关了,你赶紧去门口帮我放风,如果有人进来,后面的五十万,你想都不要想了。”

这五十万对于林雷来说,已经是相当庞大一笔数字了,为了这五十万,别说是陷害林溪,就是他母亲的,没准他都能干得出来。

“好好好,我这就去,谢大哥不用着急,您慢慢来,有我在门口,没人进的来。”

林雷丧失了最后一丝的人性,在五十万的诱力下,他整个人神清气爽,笑呵呵的跑了出去,将门锁上。

“林溪啊林溪,你最后不还是要落在我的手上,我也是为你好,你看看你那有用的老公,像个**一样,整天只知道到处闲逛,你要他干嘛,还不如跟了我。”

林溪眼泪不断地留下来,可身体始终没有力气,只能将手挡在自己的身前。

“你滚开啊!”

林溪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叫着,可惜声音微弱的实在不尽人意。

“你喊吧,喊破喉咙也没有用的。”

一脸邪恶的谢富直接扑了过来。

林溪拼命地一转身,直接将凳子转倒了。

谢富硬生生的扑在了凳子上,抱着自己的手

逐渐的,公司产生了三个派系,一个是中立,一个是以狄青为主,强烈要求公司自主创新,去对抗谢家和上官家封堵的激进派。

一个是以木追风为手的顽固派,用明示或者暗示,来表达了希望靠着牺牲林溪和公司的面子,付出一些代价,去换取谢家原谅的想法。

至于林溪自己,则是一直处于中央,不去做任何的表示。

甚至,她也在承受极大的压力,不仅仅是董事会,家里的老人们也都陆续站了出来。

毕竟大部分都看不起云堃这个上门女婿,他们的想法是,即便林溪和云堃离婚,然后再嫁给谢富或者上官安之中的任何一人,哪怕是成为他们的玩物,也未尝不可。

至少,能够换取林家的安稳。

这种想法,也成为了大部分股东推崇的理念,他们想要的只有钱和利益,只要林家不倒,牺牲林溪一个,他们也毫无怜悯心可言。

现在唯一制约着,不让林溪父母出手相逼的,竟然只有云堃曾经立下的豪言壮语了。

“这家伙说过这种话吗?”林溪和林欣儿对视,感到十分意外。

“没错,姐夫可是说了,林家会走出阴影的。”林欣儿鸡崽啄米似的点头。

“都这样子了,你还想和他离婚吗?我总觉得,他或许是个很厉害的男人呢。”林欣儿继续说着。

“没用的,那家伙……就是个十足的**。但说到底,就算离婚,也是要我提出来,只有我能甩掉他,凭什么让他甩掉我?他算老几?”林溪满脸不悦。

“老板,外边有人要见你。”

正在两人聊着的时候,秘书却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谁啊?让他等着,现在事情那么多,哪处理的过来?”林溪捂着额头。

“是一些技术人员,好像是外来的,说他们是一个专业的高新团队,曾经攻克了许多国际上的技术难题,现在想来我们这个城市立足,但一直没有找到好的合作对象,希望您能和他们见个面聊一聊。”秘书开口。

“现在找技术团队有什么用?难道能解开上官家和谢家对我们的双重封堵吗?我们要资金没资金,要技术没技术,要……”林溪刚刚抬头,眼神就忽然亮了起来。

“他们在哪?快,快让我见见他们!接过来,不,我亲自去接!”

林溪急忙拍了拍衣服,走出大门去。

而等待着她的,果然是一个三十六人组成的队伍,都带着专业的仪器,对林溪很是恭敬。

“为什么要找我来合作?”林溪领着众人来到会议室,咳嗽了一声,有些不明所以。

“恕我直言,我们公司正处于难关上,根本养不起你们这么大的一个专业团队……”

“我们之前做过了解,也知道如今的局势,上官家和谢家两大企业,进行了资产和技术上的双重封堵,让林家举步维艰。”

为首的男人点头,这个人,竟然戴着一只黑色面具,看的林溪一阵出神。

“你就是那天晚上的……”

“我送的项链还算搭配吗?”男人笑声反问。

没错,这人自然是云堃,此刻重新戴上了面具,并且换了一套衣服,领着团队来见林溪,对方果然还是没有认出来自己。

或者说,林溪越发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和云堃的身形太过相似,却始终在自我否定。

在她的认知里,云堃和这么优秀的男人,是绝对不沾边的。

“还多谢了,这次又要承蒙你们的帮助。”林溪不知为何,竟感到了十足的安心,仿佛看到这个男人,就知道自己有了胜算一般。

“可我们现在,的确是走投无路了,新产业的发展被封堵,现有的产业也在源源不断的缩水……”林溪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即便如此,也还有着其余的办法和出路。”云堃笑着说道:“只要在新产业上,超越上官家和谢家的联合高新产业园区,就可以证明林家的实力。”

“届时,新产业上可以进行封堵,让对方也不得不为了未来的发展,去选择和林家和解,从而达到解围的目的,之所以现在的对抗中一路输掉,是因为林家始终没有拿的出手的底牌。”

“这次,正是一个机会,我相信我们这个团队,也可以做到超越对手的研究。”

“你们……请问一下,你们曾经研究过什么,参与过什么项目?”林溪深吸口气。

“目前国际上有着十大顶尖科研团队,我们,是其中的一支。”云堃刚刚开口,就让林溪和秘书都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们请不起的,这个层次……”

“不要钱。”云堃继续开口,让林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

不要钱?

这全世界最顶尖的十大科研团队之一,三十多个人,还自带精密仪器和科技到自己的身边来,竟然不要钱,那又要什么?

“可以的话,如果成功了,给予我们二十个点的分成,失败了,我们分文不取,如何?”云堃露出笑意。

“就这样?”林溪呆呆的看着云堃。

这可是给了林家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而这个机会,竟然只需要他们微弱的一丁点回报?

可以说,这连电视剧的剧本都不敢这么来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不,天上掉金子的好事,怎么会落到他们头上来?

“不同意吗?”云堃耸耸肩。

“同意,绝对同意!万分感谢!”林溪急忙上前,甩开了凳子,直接指挥着秘书,去把自己的合约拿了过来。

“签约,现在、立刻、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