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豪门影帝虐恋妻

豪门影帝虐恋妻

豪门影帝虐恋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萌悦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17:07:56

作者萌悦创作的《豪门影帝虐恋妻娘》这部小说,主角蒋依依顾城域人物形象深入人心,剧情超凡脱俗,让人越看越上瘾,内容简介:饭厅里,蒋依依早就不在了,他去到房间,果然看到蒋依依在里面。大门敞开着,她没有再坐在昨天的位置,这次换成了床。保姆也在,正在从她的手里抢什么东西,“夫人,这个不能吃啊!”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他干脆坐起身来,准备去看蒋依依。

或许看到人之后,他才能更确定自己心中的仇恨。

饭厅里,蒋依依早就不在了,他去到房间,果然看到蒋依依在里面。

大门敞开着,她没有再坐在昨天的位置,这次换成了床。

保姆也在,正在从她的手里抢什么东西,“夫人,这个不能吃啊!”

“啊!”

保姆痛呼一声,顾城域皱着眉几步跨过去,抓住蒋依依的领子,把人扯到一边。

但是蒋依依这次并没有害怕,反而用力的想要往保姆身上扑。

保姆抱着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两步,手臂上有着清晰的两排牙印。

顾城域怎么也没想到,她能为了抢东西,做出咬人的这种举动来。

看到她还在挣扎,男人一手扣在她的脑袋上,她瞬间安静下来。

不知道这招这么管用,顾城域还愣了一下,看向保姆的时候,发现后者还在看她。

但保姆没有生气,眼神里只有心疼。

顾城域沉着脸问,“怎么回事?”

保姆把手中的膏药往后藏了藏,蒋依依还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手,“我想要给夫人上药,结果夫人一把抢过药膏就要吃,所以我才拼命夺回来。”

听到上药,顾城域低下头,才看到了蒋依依膝盖上的淤青。

她没有再穿着昨天的那身衣服,应该是保姆帮她换上了睡裙,所以膝盖上的淤青才暴露出来。

发现了主家的视线方向,保姆连忙解释道:“应该是夫人昨天在地上睡着之后磕到了,擦一点这个药就好了。”

顾城域点点头,试着放了一下手。

结果蒋依依刚才的乖巧就是装出来的,找到机会就要扑向保姆。

顾城域只得又按住她。

保姆吓得不轻,看着夫人整个人都不

“我去看过依依了,她的状态看上去有些不好。”穆盐坐在顾城域的旁边,担心的说道。

顾城域一点一点的卸掉脸上的妆,无所谓的点点头。

因为男人的不在乎,穆盐心情极好,叹了口气,“你还是不要对她太苛责了,毕竟也是个女孩子,这样下去,我真怕她出什么意外……”

闻言,顾城域终于开口了,“那不是更好吗?”

穆盐想笑的,但是在男人面前,她一直都是善解人意的样子,“也不能这么说,她的事,还是得交给法律去制裁,你不要把自己拖下水。”

顾城域从镜子里面看了她一眼。

穆盐连忙解释道:“我是担心你一时激动。”

“我有分寸。”

“我当然相信你,”穆盐见好就收,已经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就转移话题,“今天晚上有个导演想要见你,跟你谈他新电影拍摄的事。”

顾城域皱眉,“我不轧戏。”

他的这部戏起码还需要三个月才能拍完,一直坚持的就是不在同一时间段,跑两个剧组,这样拍出来的效果,自己也不满意。

穆盐解释道:“不是最近开拍,还要准备半年。”

顾城域听到这里才来了兴趣,“半年?”

穆盐不放过机会,连忙说道:“这个导演你也知道,他拍电影,从来都是提前很长一段时间开始准备。”

听到经纪人这么说,顾城域的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个导演的名字。

“好。”

穆盐知道,他这就是答应了。

但在去之前,她还是小心的交代道:“这个导演也是业内出了名的能喝,你到时候就说不能喝,别跟他硬来啊!”

他只是点了点头,这反而让穆盐就开始担心起来。

看顾城域的态度就是在敷衍,今天晚上还说不定是怎么个情况。

……

酒局结束,电影男主角谈下来了,但也喝趴了两个人。

导演还在说着醉话,“小顾啊,杀青之后,我们一起去拿个奥斯卡!”

副导演连忙扶住导演,冲二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导演他喝醉了就是这样,不要介意哈。”

穆盐微笑着摇了摇头。

但顾城域喝醉以后特别安静,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只是闭目养神。

如果不是他浑身没力气,姿态也比平日懒散,根本就看不出他喝醉了。

幸好这里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副导演也表示可以把导演放在这里,先帮忙把影帝先生扶回去。

等到了房间门口之后,穆盐打开门,就把人接过来,顾城域的大半体重都靠在她身上。

她冲副导演道谢,“麻烦你了,后面我来就可以了。”

副导演表情奇怪的打量他们,有些不确定的开口,“你们……?”

因为顾城域感情纠纷的新闻,现在还没有过去,穆盐也不知道副导演的嘴巴严不严,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家艺人添乱。

她指了指旁边的房间,然后拿出包里的两张房卡示意,“我就住在旁边,只是把他送进去而已,我还是担心导演,你块回去看看他吧。”

副导演一拍脑袋,这才想起被他忘在包间里的人,道别之后小跑着离开。

然而穆盐在扶着人走进房间之后,却没有立即离开,反而换上了门。

她把顾城域扶到床上之后,被体重带着往前面扑了一下,双手撑在男人的身前才稳住身子。

两人之间的距离极近,她能够清楚的看到面前的每个五官细节,以及那微红的脸。

她心跳加速,见人没醒,她缓缓的趴到顾城域的身上,感受着他的体温,深呼吸一口气。

自己的身上也充满了顾城域的味道。

但是趴了一会儿之后,她觉得还不够。

顾城域今天只穿了件黑色衬衫,她将手放到衬衫纽扣上,轻轻拨开。

从脖子之下开始,一粒一粒拨开。

男人的肌肉若隐若现,她的脸就贴在上面,听着沉稳的心跳,把手伸进他半遮半掩的衬衫之中。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

她抬起头,就看到喝醉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醉眼惺忪的看她。

穆盐感觉自己也醉了,也不在意顾城域抓住了自己,慢慢的直起身子,坐到他身上。

感受着火一样的温度,她缓慢的挪动着身体,微眯着眼仰起头。

“城域……”

她知道,顾城域现在一定也跟难耐,他们这么近,这么亲密。

但男人却突然坐起身,她一时不防,倒了下去。

穆盐懵懵的,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顾城域已经没有了醉态,皱着眉看她,抓住她的胳膊,拖着她往外走。

在穆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到了房间外面。

“你醉了,早点休息。”

然后房门就在她面前关上。

愣了很久,穆盐才面无表情的走回隔壁房间。

第二天她就发现,顾城域开始有意无意的和她保持距离,说话也简短了很多。

虽然这人一直都话少,但穆盐还是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区别。

她也选择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昨晚上的确太着急了,顾城域有接受不了也是正常,只要没有立马远离她就好。

可以慢慢来,毕竟他们的时间还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