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超凡风水相师

超凡风水相师

超凡风水相师

来源:掌中云 作者:客家三少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2 17:34:29

客家三少精心创作的悬疑灵异文,《超凡风水相师》是这本书的名字,这个故事正在网络上连载中,书中的男女主人公分别是葛天乐叶浅,内容简介:因为是半夜但是却隐约间感觉到那边还想有什么东西在动。我本以为是因为自己喝多了或者是老鼠之类的也就没太在意。第二天一早。”肯定是王家二兄弟干的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农村家家户户后院都不小。我家也一样。

太**的坟和**的坟相差最少大几米的距离,说以我可以瞬间判断出刚下的声音是**的坟。

因为是半夜但是却隐约间感觉到那边还想有什么东西在动。

我本以为是因为自己喝多了或者是老鼠之类的也就没太在意。

第二天一早。

”肯定是王家二兄弟干的 ,老子这就找他拼命去。他真的是有点欺人太甚了。”

二叔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马上跑过去眼前的一幕让我差点晕过去

**的尸体竟然躺在了后院的坟上,不应该用躺这个字眼确切的说应该是半跪着,前额头盯着坟尖,双膝半跪在坟上。

坟头的土明显被动过。

到底是谁干的,难道真是那王家二兄弟?

我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对,昨天晚上我确实听到了声音可是那也不像一个大活人啊。

再说了坟坑一米五深,就算是在小心也不能一点声音不发出来吧。

听见二叔大喊父亲和三叔也跑了过来

父亲见状咕咚跪在了坟上口中大喊到:”儿子不孝啊 儿子不孝。”

”您老人家去世了也不能安宁。”

就连平时温文尔雅的三叔都有些不淡定了。

父亲察了眼角的泪水拿起锄头就朝着王家冲了过了。

二叔三叔也管不了那么多,随便找了件家伙跟着父亲一起冲了过去。

看这架势绝对是要拼命了,我紧随其后。

就在我们刚到大门口的时候王家二兄弟带着一大帮人现冲到了我们家。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村主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你们俩家还有完没完了。天天这么闹下去不让外村人看笑话吗?”

父亲刚想要说什么我连忙拽了拽父亲的衣角小声说道:

”昨天晚上我确实听见了一些动静,但是应该不是在这些人干的。”

父亲也不像刚才那么激动我能察觉到他眼神中的那种杀气慢慢退了下去。

”二弟三弟咱们回家,甭跟这些人废话。”

父亲甩下一句话转身便走。

我们回到了院子锁上大门隐约还能听见门外的王家二兄弟喊道:

”老子肯定把你们的坟都铲平了,你们给老子等着。”

村主任也一直在旁边劝说着。

我们四人忙活一大顿把**再次安葬。

再将**尸体抬回棺材的时候我看见棺材盖内部有明显抓挠过的痕迹。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出来。

但是看着父亲憔悴的样子我还是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噎了回去。

回到屋子里没等我开口父亲直接一个打耳光就打了过来。

”兔崽子,怎么不早说。”

我刚想解释二叔三叔马上把我护起来。

”大哥这也不能全怪天乐。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就拿我们俩撒撒气。”

三叔也连忙说:”是啊大哥你要怪就怪我吧。”

父亲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追究。

吃完晚饭我躺在床上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的尸体会从坟里面出来,如果真的不是王家人干的那又是谁?

想到这我脑子翁的一下,是不是抓着我手腕的那个**。

思绪飘远可能太累便睡了过去,梦中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道闪电亮起,树上尸体的影子被瞬间映在地面上。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地面上还同时出现了几道不同的人影,我环顾四周,枯树周围没有任何人。只有凛冽的风夹带着雨点呼啸。挂在枯树上的一段绳子被风吹得微微摆动,绳子挂在树上轻轻的摇晃。下端紧紧挂着尸体的颈部,抽搐的肌肉使得面部发生扭曲,嘴里的舌头拼命蠕动着好像舌根下面还有着什么东西,圆凸的眼球无神地盯着我。

绳子莫名的解开他缓缓的飘落在地上,是一个老头干瘪瘦弱的脸就像刀子刮的一样,眼窝深陷嘴角还蠕动着什么东西。

我仔细一瞧原来是半截蚯蚓。这不是就是特么老王家那死去的**么。

他伸着干枯的手像我抓来,可是不管我怎么跑他离我却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抓到我。

手腕顿时剧痛难忍。精光乍现一条通天巨蟒竟然冲了出来。

原来腕部模糊的图案现在也清晰可见,竟是是一条蟒蛇。

老头子明显畏惧这条蟒蛇。

”这小子的命是我的,赶紧滚。”

随着空旷的声音响起,老头子眼神中带着一丝的不忿转身离开。

这大蛇居然可以说话!我满脸的震惊。

”九年还有九年。”

我吓得一句话不敢说只想快速逃离这个地方,

脚下一空,啊!!

我扑通一声坐了起来。

这个养炼地煞的人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但是这家伙未免也太小瞧了我们鬼谷人。

虽然我是个愣头青,但是这点事如果再处理不明白的话,我哪有脸出去说自己是鬼谷派的。

就在这一瞬间我便有了想法,与此同时小女孩儿一声尖叫朝着我扑了过来,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跟着女鬼继续耗下去。

土行诀主要为防御住和封印术,此时正合适。

她朝我冲过来的一瞬间,我顺势抓住她的手臂,接着口中大喊,接着口中大喊,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摄阴摄魂,无畏无惧,法力无边,鬼谷木行封印术,困……

随着咒语念完,我双手掐起木行诀,轻轻在人皮娃娃上一点。

随即耳边传来了女孩子凄凉的叫声,她被永久的封入到了人皮娃娃当中。

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没等兰馨泷反应过来,这件事情我已经办完了。

我把人皮娃娃拿到她的面前,”收好了。”

她下意识的瞅了瞅我,接过手里的人皮娃娃,”小天师刚才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我捡起了地煞的东西给她说道。”回去吧。”

她张大的嘴巴还想要说些什么。

我向前潇洒的走了几步,突然眼睛一黑,身体一阵无力,扑通一声躺在了地上。

”小天师。”兰馨泷马上回过神来一声轻呼,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我身边拉起了我,”你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不是说没受伤吗?”

我此时浑身剧痛,整个脑子混浆浆的随即晕死了过去。

”天师小天师。”

兰馨泷急的都已经哭了出来,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车的后座上。

我的头疼的无法形容,像是有无数只虫子在脑子里啃咬我的神经。

她见我醒了,连忙冲过来对我说,”天师你身体怎么样了?”

”没什么,就是头疼。”我强忍着身体上的剧痛,浑身都是冷汗。

我疼的实在是受不了,双手抓到什么东西就无比的用力,我一把抓住了兰馨泷的手,”小天师,我的手啊。”

兰馨泷疼的用上牙咬的下嘴唇,她看我手臂青筋暴跳,忍着眼角的泪水,愣是没有喊出来。

我一边忍着身体上的剧痛,一边用木行诀调理内森真气,我记得书上说过如果修为不足强行使用以神画符对身体的负荷是极其的高。

我本来修为就是不足,而且又连续用了两次。

现在想想当时也是没办法,如果以后再碰到这种事情尽量用别的方法解决问题,这以神画符的方法最好还是别用了。

足足过了二十分钟,我身体的疼痛才慢慢散去。

浑身瘫软的躺在了后座上。

兰馨泷的手已经被我捏的红了一大片,她顾及不上自己的手,连忙问我。”小天师,好一点了吗?”

我过了半天才缓过来,”给我口水。”

”嗯,好的。”把连忙拿起来那半瓶矿泉水递给我。”老师,您快喝。”

我接过矿泉水,咕咚一口喝了半瓶,这才觉得身体恢复了不少。

”你的手没什么事吧?”我问道。

她看了看自己红彤彤的手,”没事,您现在还有刚才那么难受了吗?”

”已经好多了。”我满脸歉意的看着她,”实在是对不起,刚才太疼痛了,没忍住,随手抓到什么东西也不记得。”

”没事,您现在身体最重要,刚才可把我吓坏了。”

我看了看窗户外面现在已经蒙蒙放亮。

”刚才我给你的人皮娃娃呢。”我坐了起来问道。

”我都已经把它放包里了,您刚才直接晕了过去,我只能把这东西放在包里,不然没办法把你拖回来呀。”

”嗯,那就好。”我听她这么说,松了一口气冲她一笑说道,”你饿不饿,咱们两个去吃点东西吧!”

”嗯。”

我们刚准备出发,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一看眉头紧皱,似乎好像有些心烦意乱。

”没事接吧。”我转头看向车窗外闭目养神起来。

她看了看,接起了电话。

这个电话打的时间很长,全程说的都是外语,我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东西,但是从对方的语气中感觉到来者不善。

她沉思了一会儿,把手机放在包里。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她看了看我,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竟然哭了起来。

这丫头怎么了?难道又碰上什么大事了?

我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她,”怎么了?什么事情?”

她接过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谢谢。”又叹了一口气,”我已经缺席了很多次董事会,前一阵子在国外那边一次国际峰会我还没有参加,现在董事会那边的意思是想让我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