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季总毁约要宠妻

季总毁约要宠妻

季总毁约要宠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白白云朵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2 17:39:09

网络作家白白云朵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季总毁约要宠妻》,讲述的是男女主角锦华年季向风之间的爱恨纠缠,本文目前连载中,小说无广告内容概述.内容简介:这话颇有些争议,胡海斌不自然的挠了下自己鬓角的头发,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不方便多问。“原来当年是胡经理给我叫的救护车,华年在这边谢过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事情讲完,胡海斌偷偷观察着锦华年的表情,他不知道锦华年知不知道她的丈夫可能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了,但是他觉得,像是这种事情,他既然知道了,撞见了,无论如何也应该跟锦华年提个醒,让她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丈夫也好。

“这就是我所全部知道的事情了,锦小姐您放心,我谁都没有说过!我当时也只是听到声音不对,并没有真的看到些什么,所以有些话我也不好多说……”

“你听到的没错。”蒋卓云那天确实跟她那好妹妹翻云覆雨来着,还是不知廉耻的当着她的面。

这话颇有些争议,胡海斌不自然的挠了下自己鬓角的头发,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不方便多问。

“原来当年是胡经理给我叫的救护车,华年在这边谢过了,日后胡经理若是有什么需要华年帮忙的,尽管开口就是。”

锦华年说的爽快,有恩自当得报答才是,**自小教导的,她不敢忘。

若不是当年救助的及时,她会因为失足跌落台阶死在那里吧,说起来还真是讽刺,她躺在地板上奄奄一息的时候,那两个人倒是快活的很,说的好听是她的婚礼,却没想到最后竟然差一点成了葬礼。

胡海斌应下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

锦华年见着他的动作以后跟他道了谢便放人走了。

原以为胡海斌这边会有蒋卓云跟锦予曦将她推下楼的证据,却没想到到头来一无所获。

锦华年将自己的两只手附在了各自半张脸上,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来,折腾了一天却是竹篮打水,这让锦华年的心中更增添了一份忧愁,半点线索都没有,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那两个人下地狱啊!

“小姐,小姐。”

听到徐颖的声音,锦华年放下自己的手,睁开眼睛,此刻她的眸中满含浑浊。

徐颖心疼的看着她,将自己托盘里面的提拉米苏放到了锦华年的桌子上面,“我记得您以前最喜欢吃甜食了,我们这边的提拉米苏很好吃噢,这是最后一块,我请小姐吃。”

徐颖对着锦华年露出了自己大大的微笑,说完这话指了指旁边,意思是自己去工作了。

“等下,你什么时候下班?”锦华年将人叫住。

“可能再半个小时吧。”

锦华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那我等你下班。”

徐颖正准备拒绝的时候,那边人叫了她一声,她冲着那边回了一句“来了”之后转过头看向锦华年,“小姐,你别等我了,可能我要加班也说不定的。”

“没事,等你下班带你去吃饭。”

恰好有些事情她要跟徐颖聊一聊。

“徐颖!”

“来了!”

锦华年用下巴示意了下徐颖那边叫她的人的方向,“快去吧。”

“那好吧,小姐你要是等不了可以走的,我过去了啊……”

锦华年点头应了一声之后徐颖便离开忙活去了。

看着桌子上的提拉米苏,锦华年眉眼渐渐黯淡了下去,曾几何时,她确实是个爱吃甜食,整天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小女孩,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再也不吃甜食,再也不会笑了呢,已经记不清了。

看着桌子上的提拉米苏,锦华年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塞进了嘴巴里,真甜,只是明明吃进去的时候是甜的,为什么回味却是苦的呢,看着桌子上的提拉米苏,锦华年的眼眶微微湿润,竟然还有人记得她曾经是很喜欢吃甜食的,她原以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人在意她了……

等到将桌上的提拉米苏吃完,锦华年放下勺子,优雅的擦了下嘴巴之后便拿过自己的手机。

上面显示季向风发给她的两条消息,她点开了对话框。

一条是问她有没有线索的,另外一条问的是她还在不在场地。

正当锦华年打算回的时候,季向风的电话打了过来,她直接按下了接听。

“跟胡经理聊过了?”季向风低沉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锦华年微微偏过自己的脑袋,稍显疑惑,“你早就看出来了?”

她原以为季向风并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这么看来的话,在他们刚到她跟胡海斌交谈之时,他应该就已经发现其中端倪了。

“一无所获。”

“你现在还在场地?”

锦华年嗯了一声,“有事?”

“没有,在开车,挂了。”

季向风无比冷漠的将话讲完就把电话掐了,锦华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微微蹙了眉。

季向风微怔,脑袋上的触犯很真实,那种感觉又很奇妙,竟像是小时候在他考了很好的成绩以后,他的妈妈也是那样揉一揉他的头发,将他揽在怀中,说她生了一个又乖又懂事还聪明的小孩。

“你现在是一个很成功的律师,要是**妈看到的话,他们一定会为你骄傲的。”

锦华年自认自己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但是眼下这个情况下,她好像应该说些什么,她在告诉季向风那些话的时候,心中想着她的爸妈还有**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也一定会很骄傲的。

“你认路吗?”

季向风看了一眼四周,冲着锦华年问道。

锦华年摇了摇头,她就是不认路才停下来的脚步啊。

“走吧。”季向风拉着锦华年的手朝着另外的一个方向走去,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勾了勾,“谢谢。”

……

不得不说,季宅真的很大,锦华年到的时候看了眼表,走了有五分钟了。

他们快要到的时候就见那边房子的门口站着一个人,拄着拐杖,正在眺望着远方,见着他们人到了以后就重新进去了。

想来那个人应该就是季向风的**了。

“**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锦华年拉了拉季向风的手,原本她在电话里面的时候虽然觉得**挺慈祥的,但是现在真的要见到的时候,多少又有些忐忑了。

季向风偏转过头扫了一眼锦华年,“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你说什么?”她是什么样?季向风跟她认识好像也没多少时间吧,再说了,若是季向风真的知道她是什么样,又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如若真的不是她这样的话,为什么还要同意让她来假扮这个女朋友呢。

“别紧张,我跟你是一边的。”季向风站立,抬手朝着锦华年那边伸了过去。

锦华年本能的头往后了一点,季向风挑了挑自己的眉眼,帮她简单的理了下头发,看着走在前面的人,锦华年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刚才好像被吓到漏跳了一拍。

两个人一块走了进去,锦华年就见刚才还在门口眺望远方的老人,这会儿正坐在沙发上面看着电视,拐杖立在自己面前,有着一副上位者的威严,让人不免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是年年,我女朋友。”季向风带着锦华年来到了**的面前,恭敬的冲着老人说道。

只见季老爷子一双敏锐的眼睛扫了一眼锦华年以后又即刻偏转回了自己的视线落到了面前的电视上面嗯了一声,看上去非常高冷。

当面见到季向风的**跟锦华年在电话里面认识的他区别还挺大的,完全像是两个人一般,这个显然就是一个非常不好招惹的老爷子。

主要是事先季向风也没将自己**到底是什么喜好告诉她,弄得她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要是话说的多了,万一**喜欢安静的呢,她要是话说的少了,万一**又喜欢活泼的呢,果然这种事情没她先开始所设想的那么简单。

这个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锦华年一听那铃声就知道不是自己的手机,当下便没有动作。

“年年,我的电话。”

旁边季向风提醒了她一句,锦华年疑虑的朝着人看了过去,心想季向风的电话为什么要跟她说呢?

“我的手机……”

锦华年恍然大悟,她打开自己的包,将季向风的手机递给了他。

那边的季老爷子偷偷拿自己的余光朝着那边两个人看了一眼过去,季向风因为接电话的关系走了,留下了锦华年一个人站在季老爷子的面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浑身都透露着不自在。

“坐吧。”

听到季老的话,锦华年应了一声之后照做。

“你跟向风在一起多久了?”

锦华年朝着季老看了一眼,噎了一下后表示,“三个月了……”

“向风追的你?”

面对季老的问话,锦华年眼珠子灵巧的转了一圈,心中暗想,像是季向风那样禁欲的高岭之花,追的她似乎不太能让季老信服,于是,她坦言是自己追的季向风,只是话刚说完,季老似乎更为惊讶。

季老一双像是能洞察一切的眼睛朝着锦华年看了过去,怀疑道,“你真的不是向风找过来骗骗我这个老头子的?”

锦华年:……

“你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还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向风帮忙的?”

听到这话的锦华年朝着季老那边看了一眼过去,对上那双警敏的眼睛,她的心中便有一阵莫名的心虚,这真没法演了,季老跳的完全是预言家啊!

正当锦华年不知该作何回答的时候,背后一道磁性如大提琴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

“看来**是不相信我了?”季向风缓缓走至锦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