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家的妙手娇娘

猎户家的妙手娇娘

作者:人间富婆
主角:林青禾左容赢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2 18:05:55

《猎户家的妙手娇娘》小说由人间富婆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林青禾左容赢,本文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小说林青禾左容赢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节选:四宝从门缝里看到了外面平静了下来,爹娘也回来了,就打开了门,跟五宝一起跑了出去。原来,林小云来了之后,大宝二宝三宝四宝怕五宝听到什么话,病疾又发作。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大宝二宝三宝跑了过来抱住了林青禾的腿。都好久好久没有看到娘亲了,他们都好想娘亲了!

林青禾看着几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气也消了大半。也更讨厌那个林小云了,凭什么骂她的宝贝?

她握了握几个孩子冻的通红的手,心疼地道:“饿了没有,弟弟妹妹呢?”

“娘,爹~你们终于回来了!”

“娘亲~爹爹~”

四宝从门缝里看到了外面平静了下来,爹娘也回来了,就打开了门,跟五宝一起跑了出去。

原来,林小云来了之后,大宝二宝三宝四宝怕五宝听到什么话,病疾又发作。

林小云拿了他们家的东西,他们没有当场阻止,而是等她到了院子里,大宝二宝三宝才出去让她还。四宝就在屋子里把门关着,在里面守着五宝……

看到孩子一个都没有少,林青禾悬挂的心回到了原处。

她叹了一口气,真是第一次当娘,不知道怎么照顾孩子,她的心也太大了!

以为给他们留了食物,关上了门栓,孩子们懂事,她跟左容赢去山上,他们就不会有事的……

以后他们出去,还是得找一个人替他们看孩子才行。

“对不起啊,宝宝们,爹娘回来晚了,走,快进去屋去,娘亲给你们做饭吃!”

林青禾说完,转身想提起那一袋面粉,发现左容赢就站在了她的身后。

他的手中提着一袋面粉,跟提着那装着肉的木桶,散落在地上的肉,也被他给捡到木桶里了。

“我还得去把今天打的那些猎物给酒楼送去……”

“哦,去吧!”

“需要从镇上带什么回来吗?”

林青禾想了想,“暂时没有,你快点去快点回来吧!”

“嗯!”

林青禾觉得他看她的眸色有点深奥,她没太看明白,不过也没有探究。她牵着几个孩子的手就往屋子里走去。左容赢则跟她跟孩子身后。

几个孩子回头看看爹爹看看娘亲,爹爹跟娘亲俩人变得更好了耶!

娘亲还打了那个总来他们家拿东西,骂他们的坏姨娘耶!

左容赢离开了之后,林青禾就准备给孩子们做饭了。

她往炕里添了一把柴,用木盆子合好面,再盖上了木盖子放在了炕上,再用被子蒙住。用这种方法来发面。

她以前有一个同学是东北人,他跟她说,他的姥爷姥姥就是这样,不用酵母也不放什么东西,就这样用热炕发面的。

之后,她将带上山的那一个篓子给倒在了地上,从那一堆东西里把茴香野葱韭菜香菇……给拿了出来。

她准备给孩子包茴香肉馅的、冬菇野菜肉馅的、鸡蛋韭菜馅的饺子吃。

五宝们也很懂事,看见娘亲做什么,他们也跟着娘亲做什么,他们都想帮娘亲分担点什么,不想娘亲那么辛苦。

林青禾从孩子的手中把他们拿的野菜呀什么的,都给拿过来丢到篮子里。

“这些脏,娘亲来就好了,你们快去……”

“娘,我不怕脏!”

“娘亲,要洗菜吗,我可以去洗菜!”

“娘,我也可以……”

林青禾看他们一定要帮她做事的样子,她想了想,觉得,可以适当的让孩子干一些家务活,培养他们以后的动手能力。

她道:“好好好,你们先去把手洗干净,然后坐着烤火,娘亲等会教你们包饺子!”

几个小萝卜头都很乖,听话的去了。

大宝给从缸里用瓢舀了水出来,二宝三宝四宝五宝到了厨房里的低洼出,一个接着一个的捞起了衣袖,伸出了手洗手。

二宝洗完手后,看五宝捞起的衣袖松了,他就给五宝重新的捞了下……

林青禾怕他们弄湿脚,就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想提醒一下他们。然而,五个宝宝根本就不用她这个老母亲*心!

他们竟是如此懂事,听话,聪明……

她的老天呀,她是积了什么福才有这样的孩子啊!

很快,林青禾就剁好馅了之后后,擀好了饺皮,拿到了桌子上,细心的教五宝们包饺子。

“对,把肉放在皮里,然后,手这样,这样,一捏……”

林青禾把包好的一个圆圆的,像金元宝似的饺子展示在了五宝的面前。

五宝们都认认真真的,有模有样的学着。

“大宝,肉馅太多了,包不起来的哦,来,娘亲帮你弄少一点下去!”

“二宝,你跟哥哥不一样,你是肉馅少了一点,再加一点点进去好不好?”

“哇,三宝,很厉害哦!”一教就会了。

“四宝,不会捏皮对不对,对,这样,捏起来就好了!”

“念知,没事的,皮掉了就掉了……”

…………

门一推开,女人跟孩子的声音就在屋子里响起了,“回来了,吃饭了!”

“爹爹,娘亲教我们包了饺子!”

“爹,娘亲做的饺子可好吃了!”

几个孩子拉着左容赢的手拉着他到桌边坐下。

家里点着的黄色的油灯,火盆里烧的很旺的火,桌子上摆着晚饭,出来迎接她的女人跟孩子的脸上挂着的笑脸,左容赢看着这一切,觉得有些恍惚。

这么的温馨的画面,他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经历过了……

“爹,爹,快吃娘亲做的饺子,娘说等你吃了,我们才能吃呢!”

在孩子的期待下,左容赢拿起筷子夹起了一个白白胖胖的月牙形状的饺子,味道鲜美,口感特别……

他嗯了一声,道:“好吃!”

林青禾将调理好的辣酱放到了左容赢的面前,“沾一下可能更好吃!”

左容赢毫不怀疑,听她的话又拿饺子沾了一下,跟中午的烤兔肉的辛辣劲相似,很解油腻。

他凤眸带着暖意看向林青禾,“好吃!”

一阵冷风吹来,林青禾吹的直打哆嗦了,她想快点要镇上卖掉了货,早点回来。

宝儿他们的响午饭她还没有准备呢。

左容赢看她冷得发抖,孩子们那天跟他说的话还应在他的脑海中,“娘亲给我们做了棉服后,就不够布料给自己做了……”

他眸中隐下了什么,丢下了装着山货的篓子,将外衣脱了盖在了她的身上。

“走吧。”

说完,他背上了篓子,往前走了起来。

林青禾望他,心里滋滋的起了甜蜜的泡泡,她嗅了下衣服上的味道,一个天天猎杀兽物的猎户居然自带香气?

看他走远了,她连忙的去追他,“左容赢你怎么不等我!”

“嗯!”

左容赢接触的女人很少,他从前没对女人心动,从而,他完全不知道怎么跟喜欢的女人相处……

林青禾说完后,他就放慢了脚下的速度。

他的衣服太长了,她穿着都拖地了,林青禾还是弯着身,打了一个结才继续的去追左容赢……

俩人到了镇上后,林青禾先陪左容赢去酒楼卖了山货,才让他陪她去卖人参。因为,他带的山货比较重,她带的人参很轻……

左容赢带着林青禾到了一家药铺,林青禾站在门口撩开刚买的帷帽帽帘,看着鎏金的牌匾上刻着三个字,“这就是你说的同福镇最大的药铺,济世堂?”

“嗯!”

这个世界的字跟华国的字相同,不过不是简体,而是繁体。

老祖宗留下的中医的原版书,字体基本上也都是繁体,林青禾学中医多年,自然是认识了很多的繁体字。

药铺里进进出出的有很多的看病的病人,有的眼尖的人看到林青禾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快速的走掉了,以为见到了鬼……

林青禾敏锐的捕捉到了,迅速的放下了帽帘。

“要不我们去别处……”

“就这了。”

林青禾说着就往里面迈去,在门口的一个药铺小二一个箭步的拦住了她。

“去别家治去,没看见里面都正忙着!”

她长得那么丑,吓坏了铺子里病人怎么办,而且,她穿的破破烂烂的,灰色的粗布麻衣,缝缝补补的破棉鞋子,一看就是个乡下人。

脸上长得那疙瘩,密密麻麻的,就跟癞**皮一样,一看就治不好了。就算是能治,她拿得出这钱治?

药铺小二的眼神充满了歧视跟不屑还有厌恶,他捂住了口鼻,像是怕林青禾脸上的东西会传染他似的……

这眼神太过于欠揍跟侮辱人,林青禾还没有往他的脸上甩一巴掌,砰的一声,药铺小二就一脚给踹倒在地。

威风凛凛,散发出嗜重煞气的左容赢就用脚踩在他的胸膛之上。

“咳咳……”药铺小二重重的咳嗽出声,“你谁?济世堂门前也敢惹事……”

“啊!”店铺小二的话未说全,踩在他胸膛之上的脚又重了些力,药铺小二往里面瞅了会,也没有瞧见有人出来相救,他连忙抱手求饶:“壮士饶命饶命啊,饶命啊……”

“那位是我夫人,说话注意点分寸!”

左容赢厉声喝道,收回了腿,药铺小二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一溜峰的跑进了药铺里。

林青禾完全看呆了,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药铺小二就倒在地地上了,左容赢的功夫也太好了吧。

这就是古武吗?

她长见识了。

想到他是护着她才出手了,林青禾的唇角扬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她男人好帅。

左容赢下了药铺的台阶拉住了她的胳膊,“走,去别处卖去……”

“大夫救救我儿,我儿好像……快要不行了……”

药铺对面卖糕点的胖掌柜急急的抱着一个小娃娃跑进药馆里往一个大夫的寿司一塞。

他的夫人还有他家的一个婆子都急着不行,在旁边直抹眼泪。

“大夫,我怀胎十月,还是难产生下的孩子,可不能就这样没了呀……”

“呜呜,我可怜的小少爷啊……”

“……”

金大夫看着硬塞在怀中的孩子,不悦的道:“妇人不到哭就是喊,就会乱了老夫的心神,先容老夫看看……”

他一吼出,那两个在哭泣的女人就开始停下了哭泣,满含希翼的望着金大夫。

林青禾虽然被左容赢牵着走,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好奇的回头看。

金大夫发现孩子脉搏还有,也还能动,但是不能呼气跟吸气,他重重的拍打了孩子的背几下,孩子也不会出声……他叹息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老夫也无能无力啊,回去准备后事吧。”

这话……让糕点铺子的胖掌柜如被五雷轰顶。

他夫人受不了这个打击直接晕倒了过去,那个婆子扶着她,哭喊着悲惨地叫道:“夫人,夫人,你醒醒啊……”

听到药铺里传来那悲惨的声音,林青禾皱了皱眉,停下了步伐,道:“要不,我去看看……”

她不是在跟左容赢商量,而是说完就甩开了他的手,往回跑去了。

她生为医者,要是看到这种情况不去看一看,良心过不去……

“林青禾!”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