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夜渡魂客

夜渡魂客

夜渡魂客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木木堆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3 09:11:51

《夜渡魂客》小说的主角是谢天佑慕青小说故事简介:而眼下这一幕是我活了这二十几年来从没瞧过的,我眼睁睁的看着爷爷脚下的这一捧坟头土,这一捧坟头土,可是由我亲手捧回来的呀,这颜色却是逐渐变得血咕嘟咕嘟,好像有鲜血从里面涌出来一样,不断的往外冒着!不过就是这一捧土,我倒是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和煦的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看来对我的回答很是满意,我自己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然后听话的推到了一旁。

瞧着另一边的**,则是成八字站定,负手而立,对着空荡荡的空地,嘀嘀咕咕的,不知是说了句什么。

而眼下这一幕是我活了这二十几年来从没瞧过的,我眼睁睁的看着**脚下的这一捧坟头土,这一捧坟头土,可是由我亲手捧回来的呀,这颜色却是逐渐变得血红。

咕嘟咕嘟,好像有鲜血从里面涌出来一样,不断的往外冒着!

不过就是这一捧土,我倒是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这鲜血已经把这坟头土全都打湿,而也是几秒之后,血流倒是停了,但是在这其中却是突然冒出来了一缕黑烟,这黑烟猛的冒了出来,周匝附近顿时起了一阵阴风。

“妈呀!”

我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哼哼一声,顿时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瞧着我这没出息的样子,扭头用眼睛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唉,没办法呀,作为一个大学生而言,我接受的全都是一些新时代的科学教育,这显然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了呀,不管是今天晚上的瘸子也好,还是在我眼前亲身发生的这一幕也好,很显然都带给了我不小的冲击。

“**!”

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愧疚,拍了拍身上的土,急忙站了起来,而就在这时那阵黑烟也逐渐画成了一个人形,朦朦胧胧之中,我好像瞧见了那天晚上的那具女尸。

天哪,这张脸可不就是他的吗?只是现在这模样,可比那天晚上好看多了。

大脑突然又不受控制的想到了,那天晚上的经历和她现在一比较还真是有些天壤之别,瞧这模样倒是挺清秀的,还戴着金丝框的眼镜,难不成是个学生?

“丫头,我知道你是含冤而死,但是阳间有阳间的法律,阴间有阴间的律法,你若是再这样执迷不悟的话,恐怕老头子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啦!”

不知为何,在我听来**这话颇有点伤感,好似就像是在同一般的小辈说这话,根本没有那会儿对胡瘸子那样强硬。

而面前的这个女孩听见**的话却仍旧是一句话也不肯说,只是在那哭一个劲的哭,她这一哭不要紧,我感觉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列位可能没有听见过这夜半的哭声,试想一下,在这样凄惨的环境之中,有个女鬼在你面前哭的梨花带雨,而你又瞧过她的死状恐怖,这心里的阴影程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呀。

“我实在是冤,您说法律,法律能为我申冤吗?”

女孩子哭的差不多了,这说出来的话也是让人有些没办法答复。

“哼哼,张富贵父子做的恶行老头子我心里有数,正所谓恶人自有天收,他这样横行霸道,到了阴间自有阴间的律法去收拾他,只是,因为他祖上积德,他的阳寿还没有到,只是你放心,老头子我说到做到,我瞧着他这命数已尽,过不了多久,也就要去阴间报到了。”

**说出的这一番话,十分自然,让我听的顿时有些目瞪口呆,什么时候**还能管起来人的寿命了?

这西游记里边都写了,这管寿命的可都是**爷呀,难不成我**什么时候做了大官还是我不知道的大官?

这自然都是我的猜测,这女鬼姐姐站在我面前哭的梨花带雨,虽说样子倒是挺凄美的,只是我心里实在有些惊惧,虽说有些心疼他,但还是有些畏惧。

等等,他怎么突然朝我看了过来!

在我愣神的时候,猛地一抬头瞧着面前的美女姐姐,目光悠悠的朝我看了过来,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还好他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又对**磕了个头,“老先生,我知道那日是您帮我突破这坟里的封印的,我心中感激,而且答应你不再作恶了。”

“这事儿还真谢不到我头上,是我这不争气的孙子帮忙把你的尸体抬出来的,只是当时我做了些手段,他们都没能瞧出来罢了。”

**嘿嘿一笑对着我努了努嘴,面前的女鬼姐姐又给我磕了个头,吓得我差点儿给他回磕过去。

“不必如此,您太客气了,这举手之劳有道是互相帮助嘛。”

我这也是太紧张了,嘴里不定什么词儿往外冒呢。

虽说是如此,但人家依旧还是对着我甜甜的笑了笑,这一笑倒是让我如沐春风,心里也舒服不少了。

“我知道您这次来的目的,老先生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瞧着女鬼姐姐一脸坦然的样子,我还有些好奇他做好的准备,那是什么准备?

我的疑问还没问出来,只瞧着面前的女鬼姐姐站定了,**则是打开了他一早画好的那张符咒,扔在了半空之中,而这张符咒也就轻飘飘的立在了那里,就像是找到主人一般,一下子贴在了女鬼姐姐的脑袋之上。

“尘归尘,土归土;桥归桥,路归路。。。。。。。”

听着**嘴里念着晦涩的咒语,而面前的女鬼身上则是突然起了一阵白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他一般,而就在此时**突然拿起了他的褡裢,从里边掏出来了他那个老伙计——毛笔。

虽说日子过得不算特别富裕吧,但至少他们家在我们村子里边还是数着的,朝他们家那三层的楼房就能看出来了。

“那你跟我说做什么?难不成还想让我替你去相亲,还是说那姑娘看不上你?”

都是自家兄弟了,所以平常说话便没有那么拐弯抹角了,索性就直接说出来了,我也不会避讳大胖不开心还是如何,毕竟我说的都是实话嘛。

“这倒也不是,只是我有些担心,你说他能看上我吗?天佑,我不像你,长得一表人才,你瞧瞧,我还记得当时咱们班的刘雪同学那长得可是天仙一样的人物,人家那么好看,如果真是要跟我成了,那不就是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吗!”

大胖这人哪儿都好,就是有一点太过自卑,其实大胖长得不算丑,只是说他长得比较憨厚,体格比较壮硕,而现在的小姑娘一个个的全都喜欢小鲜肉,久而久之在这样的审美畸形下,对于像大胖这样的胖子,自然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了。

“我说兄弟你自信点,不过我倒是发现一点了,你比之前可强太多了,现在都会用成语了。”

我也是开着玩笑,想让大胖高兴一点,这小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表情,依旧是有些忧虑。

“你跟那姑娘见过没有?老师说同学一场,自从我考上高中离开学校去了县城以后还真没见过,也不知道现在人家长得什么样了。”

我纯粹是在这里唏嘘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岁月,哪知道大胖这小子却是陷入了无尽的憧憬之中,一脸痴汉状的说道:“还能怎么样,一定是出落的更好看了呗,嘿嘿,要知道当年人家可就是有名的大美女。”

“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倒是互上了,到时候要真成你媳妇儿。。。。。。啧啧啧!”

互相打去了一番,也知道大炮没其他事儿,我心里就安心了,相亲的在这,他家离我家也没多远,就直接让他走回去吧,小爷,我回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呢。

原本就没走出去多远,也不过就是三两步就回了家,回到家之后这刚打开大门,便对我产生了更为惊险的冲击!

一地的鸡毛和鸡血,看着便是让人作呕,还有这旁边打开的两个黑色的袋子,以及那一盆混合的黄色状不明物。。。。。。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是**场呢,吃化粪池的程度都比这要干净多了吧,我们这儿可全都是新鲜的,而且还是没经过杀菌处理的。

“天佑你来的正好,你跟冯老孬两个人合伙,帮忙去把咱家的农药桶拿出来,将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对吧,对吧?对在一块放进桶里再加点水。”

啥还需要我亲自动手,我几乎是拒绝的,忍着心中的怨念,朝着冯姥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这老头自己作孽还不够,还得牵扯上我,我这是造的哪辈子孽呀!

虽说生气光生气,但是忙还是要帮的,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把童子尿准备好。

酣畅淋漓的解决完我的人生大事,心满意足的将一个快要装满的油漆桶放在了一旁,这可是宝贝!

用**的话来说,我这些童子尿没准还真能派上大用场,而至于那些个混合物,则是完全为了破除厉鬼的法术的。

跑到我家后院翻箱倒柜的终于把农药桶找出来了,这几年我跟**两个人也很少种地,尤其是**岁数大了,自从爸妈离世之后,家里的地全交给了奶奶一个人打理,奶奶过世之后就更不用说了,**虽说也是个庄稼汉,但是地里的活他很少帮忙。

索性我们祖孙二人就直接将地包了出去,更何况这几年的效益不错,来了几个大的投资商,直接将我们这山头都承包下来了,每年给的补助也不少,所以这是何乐而不为的一件事儿呢?

这药桶放着也有几个年头了,好在是质量不错,没有风化,不过上面满是灰尘,但是也无所谓了,毕竟里边装的也不是什么干净东西。

我还算比较机灵,知道一会儿定然是一番恶战,所以直接从屋子里边拿了两团卫生纸,堵住了自己鼻子!

至于冯老孬嘛,暂且不管他!

谁让这老东西自己憋着坏害人,还惹得我们祖孙俩在这儿熏的太臭了。

我怨念可是不小呀,等我将东西拿出来的时候,跟冯姥姥两个人通力合作,总算是把所有的污秽之物全都放到一起了。

初潮的经血和怀孕生产完的夫人的恶露,这些东西因为都附着在床单被褥之上,所以没办法直接下手,我们拭剑台浸泡了一会,直接将浸泡过后的水与那些屎尿混合在一起,这算也算完事。

累得满头大汗,不,应该是满身臭汗才对!

总算是干完了这些活,我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山,这太阳,不知不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变红了呀。

处理完这些再回头看看,**居然换上了一身灰色的道袍。

怎么跟我想象的不一样,人家那小人书上还有电影上的老道士穿的哪一个不是明晃晃的道袍,**这儿怎么还穿了一身灰,瞧着倒是有些丧气。

但这话我可不敢说,我要是说出来,这老头还不直接把我当场灭口,别看我是他的亲孙子。

**大刀立马一般站定在中间,整个人威风凛凛,直接在我家院门口摆了张太师椅,我跟冯老孬两个人则狼狈的不得了。

朝着我们处理完了这些活,**这才开口吩咐道,“天佑没你的事儿了,回屋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