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回首故人依旧

回首故人依旧

回首故人依旧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芽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3 09:20:20

《回首故人依旧》小说的作者是豆芽故事讲述了主角傅慎言沈姝之间的故事小说完整阅读:可能不想事情闹大吧!毕竟陆欣然是跑到我和傅慎言的家里去闹事的,如果她闹大了,莫家的宝贝女儿是别人的小三,还跑到别人的家里闹事,这种事听起来总归有些丢脸。”我能想出来的,也就只有这一点了,至于其他的,我一时半会还真的想不出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浴室里温度原本就高,他气息有些重,但依旧是压制着看着我道,“可以吗?”

我低眸,闭上眼不开口,他当我默认了。

一场事情下来,我整个人的几乎要散架了,擦干净身子,他原本被包扎好的伤口白纱布被染红了大片。

我拧眉,看着他有些生气,“傅慎言,你又流血了,都说了不行,你看伤口又被撕裂了。”

他好笑,淡然的穿上浴袍开口道,“没事,一会让隽毓过来看看就行了,别担心。”

我瞪了他一眼,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出了浴室给程隽毓打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接通了,我急忙开口,“程医生,傅慎言的伤口又流血了,流了很多,你能过来一趟吗?”

程隽毓微微愣了一下,不由道,“怎么会突然流血?”

我一时间哑语,不好开口,只好道,“他反正流了很多血,你赶紧过来看看,求求你了。”

挂了电话,傅慎言抱着手看我,似笑非笑,“你是打算明目张胆的告诉他,我急不可耐的带伤*作?”

我瞪着他,没好气道,“你要能克制一点,会这样吗?”

他低低一笑,几分无奈道,“别担心,不是什么大事。”

程隽毓来得很快,见到傅慎言的伤口出血,他眯了眯眼,挑眉看着他道,“有一没有二,下不为例。”

傅慎言耸肩,**开口道,“你没有媳妇,理解不了已婚男人的处境。”

我?????

意思是我的错?

程隽毓冷笑,将药箱一放,看向我道,“有些饿了,能先吃饭吗?”

我愣了一下,“张嫂还在做,能先给他处理好伤口吗?”

程隽毓找了个位置坐下,挑眉,“我饿了,没什么力气,他一时半会死不了。”

呃呃!

好吧!

我下楼,去帮张嫂做饭,身后传来傅慎言的声音,“你年纪也不小了,打算打一辈子光棍?”

程隽毓,“单身男人的自由你懂不了。”

傅慎言:“别说那么高尚,有本事下次别动不动就找女人,自己动手!”

我……

男人之间的话题,我真的不太适合听。

张嫂原本也就将饭菜做得差不多了,我拿了碗筷,摆好菜傅慎言和程隽毓就下来了。

两人看上去还满和谐的,本着食不言的家教西瓜,餐桌上一度很安静。

吃完饭,程隽毓给傅慎言处理了伤口,格外嫌弃道,“下次麻烦不要叫我,谢谢!”

傅慎言耸肩,格外不要脸,“看情况。”

程隽毓懒惰和他多说,起身收拾了药箱,拿着插钥匙就走人了。

傅慎言看着心情不错,靠在沙发上,让张嫂从书房里拿了文件细看。

我没事,索性就坐在他旁边看书。

“傅慎言,莫家为什么突然不追究陆欣然的事了?”这事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在想,按照林宛对陆欣然的疼爱,别说我还刺伤了陆欣然,就是推她一下,估计她都要和我拼命,怎么会突然态度转变那么大?

傅慎言微微眯了眯眼,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朝着我抬手示意我坐到他身边。

我挪了挪身子,坐在他身边,被他搂住,她有些嘶哑的声音道,“没有证据,他们能做什么?”

我抿唇,怎么可能找不到证据,陆欣然说得没错,那把水果刀上有我的指纹,只要**调差,一查就能查出来了。

我总觉得傅慎言有事瞒着我,“昨天张嫂会突然出现是你安排的?”

张嫂那些话,不可能是她说的,只有可能是傅慎言提前安排好的。

他抿唇,淡淡道,“你打算让我把自己的老婆亲手送进去吃几年牢饭,让我守寡几年?”

我……

这男人的思维真的是摸不透,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索性不开口了。

春节在即,傅慎言原本是打算等公司过完年会就准备带我回江城一趟,但他现在受伤了,也不好到处走动。

公司年会的事安排给了程隽毓和乔谨严,我毕竟已经离开了傅氏,目前什么情况都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所有关于傅氏出事的事,我没怎么过问,倒是沈家那边沈钰给我发来信息,说是沈长林定了我入族谱的时间。

让我到时候准备一下,可以提前回沈家住两天,熟悉一下环境,沈长林办得盛大,请了不少人。

我知道沈长林是为了我好,所以应了沈钰后便将陆欣然的事告诉他了。

他惊讶了几秒,道,“陆欣然和莫家没对怎么样?”

我摇头,“陆欣然倒是要我一命抵一命,傅慎言因为这事也受伤了,但莫家夫妇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转变了态度,没有追究这事了,我也觉得有点奇怪。”

他顿了一会,道,“为什么突然不追究了?”

“可能不想事情闹大吧!毕竟陆欣然是跑到我和傅慎言的家里去闹事的,如果她闹大了,莫家的宝贝女儿是别人的小三,还跑到别人的家里闹事,这种事听起来总归有些丢脸。”

我能想出来的,也就只有这一点了,至于其他的,我一时半会还真的想不出来。

他嗯了一声,开口道,“莫家的人以后你少接触,尽量离他们远点,对了,我给你请了礼服设计师,找个时间你随我去看看,让她给你设计几套合身的礼服,最近年会和宴会都比较多,你怎么说也是沈家的女儿,以后出席活动,不能给我们丢脸。”

我撇嘴,有点心疼钱,“一套礼服几十万,有的还要上百万,这钱压根不值,弄几套又不经常穿,多可惜啊!”

他好笑,“又不要你出钱,你心疼什么,再说,着这些东西总归是少不了的,傅慎言给你买的首饰,你学着戴,别老把自己弄得素净得和尼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