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农妻有灵泉

穿越农妻有灵泉

作者:雨倩
主角:童阮景铎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3 09:31:28

古代女频小说《穿越农妻有灵泉》的主角是童阮景铎等,由网络作家雨倩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实在也是童阮自己没表现出来,她自己觉得这就是一个小伤,也没在意,等着它自己慢慢愈合。“灌水啊?我去吧,家里还得好好收拾,到处都得擦一下,一蹲一起的我这头疼,娘,我去看着灌水可好?”空间里的领泉水有一碗多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小弟童铭跟着点头:“甜,娘多喝。”

“好好好,多喝,我多喝,看到你们啊,甜到娘心坎儿里去了。”生活有了盼头,跟平常同样的吃食,她都吃出了甜味,这就是好日子啊!

童阮见家里人都这么好忽悠,心下稍安,后面气色好了啊,长肉了啊,身体更好了啊,都可以归功去这个。嗯,分家了嘛,哪儿哪儿都好起来了。

“吃了饭我去给田里灌水,小阮你就在家看着弟弟妹妹,中午饭娘来做,你这身上还有伤呢,得仔细将养着。”高大美现在缓过劲儿来了,也有功夫顾着孩子头上的伤了。

实在也是童阮自己没表现出来,她自己觉得这就是一个小伤,也没在意,等着它自己慢慢愈合。

“灌水啊?我去吧,家里还得好好收拾,到处都得擦一下,一蹲一起的我这头疼,娘,我去看着灌水可好?”空间里的领泉水有一碗多了,早上只用了一勺,她想去给庄稼里用点儿,就算很少,也总比没有的好啊!

高大美听她这么一说,顿时警觉自己没安排好。

连连点头:“好,你去看着灌水,你自己别动手,都是村上安排的人,最后都走公账的。你把帽子戴上,遮着点儿,早些回来,娘给你熬绿豆汤。”

这是童家以前的祖屋,房间不少,很多都塌陷了,能住人的只有七八间。先收拾出来的就是姐妹一人一间,小弟一间,爹娘一间。剩下的都还没收拾,等住进来再慢慢收拾。

童阮喜欢这边是因为地皮够大,后面还靠着山,而且还比较单,在村尾了,家里做点啥也没人知道,安全。

“嗯,好,那我去了。”

吃了饭童阮就扛着锄头戴上草帽出门了。当特工时她最大心愿就是能够找一处僻静小山村隐居,房前屋后有点儿田,自给自足。没曾想,被人暗算还有这等好事,开心。

“童阮妹妹,你这是下地啊!等我,我们一起。”

刚走出几根田埂,就听见旁边院子传来呼喊声,童阮停下脚步往旁边一看,翻找了一下记忆。那是杨家,喊她的是杨家独女,上面几个哥哥就得了这么一个闺女,算是宠得不行。

“叮~恭喜童阮捡到白莲花任务,拦截白莲花之路,让白莲花无路可走。时间:一个时辰。任务奖励:速效生发丸十枚。”

童阮:...... 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捡到,速效,一个时辰。

喔,好像鼓掌说颁发任务的人贴心哦!知道她准备今晚上剃发,就来了个速效生发丸。然后还给送来一朵白莲花,让她拦截白莲花之路,不就是让她开始自己的表演吗?

行吧,看好了。

“杨姐姐,这么大太阳你怎么都不戴一顶帽子呢,你不怕晒黑吗?”童阮用自己都恶心的矫揉造作的声音向来人问道。说着还捏了捏自己的草帽,有些不舍的道:

“要不然姐姐你戴我的吧,就是我这帽子脏,我怕你嫌弃。上面有我的血,你应该不会嫌弃我的吧!我本来就长得又黑又瘦小,戴不戴帽子都没关系的,可是姐姐你这么白嫩的皮肤可不能晒黑了呀!”

杨春兰:...... 她是眼瞎吗?看不道自己今天穿的新衣服吗?这可是大嫂给自己做的,这面料细滑,穿在身上很凉快。她可一直在院子里等着找机会出门,这样就可以在村里转悠一圈,然后收获一大堆羡慕的眼光。

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了童阮,她是不喜欢她的,长得干巴黑瘦就算了,长那么漂亮干什么,气人!可实在等不了了啊,才退而求其次。

“我谢谢你的好意,我天生晒不黑的,这点儿太阳晒着人舒服。”杨春兰干巴巴的拒绝道。她是想要打纸伞的,可那样太矫揉造作了,故而什么都没带出来了。

童阮应景的哦了一声,羡慕的盯着她:“杨姐姐,你太幸福了。不像我,打小就要做好多好多活儿,我都没有机会变白。村子婶子说,我要是能够变白也是很漂亮的呢,姐姐你说那婶子说得对吗?”

会心一击。

杨春兰好想掉头就走,这个童阮是怎么回事儿,会不会说话,她这是真不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吗?变白,做梦,她就应该永远成为自己的垫脚石,她诅咒她一直这么黑下去。

“童阮你不变白也美,走吧,那边都开始在放水灌田了呢,是不是就要道你家田了。”气得不行还不能表现不出,还得装出一副和善知心的样子。

“哇,杨姐姐你人真好,我们走吧!”童阮兴奋跳了一下,这莫名其妙的夸赞并没有让杨春兰高兴,反而很是不喜。

这个烦人精,她要赶紧走到那边去,然后找机会溜走,在村里转悠一圈,让村里的姑娘都看看她的新衣服。别人家姑娘都是草,她可是家里的宝,她就该与众不同。

“小阮来了?马上就到你家田了,你爹今天好些了吗?”负责放水灌田的是张长铁,是一个不错的人。

童阮微微弯腰点头,极其礼貌的点点头:“嗯嗯,谢谢张叔,我爹比昨儿个好多了,劳您惦记。”

“你这孩子跟张叔客气什么,你头上的伤好些了吗?”顺嘴就问了,也能拉进彼此的关系。

他就只会在那儿抱怨,在那里自怨自艾。

童阮蹙眉,很是为难:“你这也太少了吧,而且卖身给我终身不能嫁人,必须忠诚于我,不得背叛,否则我可以随时打杀了你。”

童梨花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好,反正我也不想嫁人。我就一个条件,你能每天让陪我赌上半个时辰,不然我宁愿死。”

递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童阮点了点头。

就在她点头的瞬间,童安定举着菜刀冲了出来,扬声道:“不要,不要再赌了。怎么能把自己都输掉,不能这样。今天我自断一指, 若你们还堵,我就每天断一指。”

话音一落童安定就举起菜刀砍掉了左手的尾指,动作之快,让人始料不及。

童阮闭了闭眼,唉,何必呢这是,不过也好,看来他有心想改,今儿都是最后一天了,再完不成可就不行了。

童梨花眼里含着泪,扭头看向童阮,坚定道:“我喜欢啊,为什么爹爹要如此拦着我,我想做我喜欢的事儿都不可以吗?我哪里错了,你要伤害自己的身体来告诫我,即便是这样我也不听。”

童安定疼得脸色煞白,尾指的血喷涌而出,掉在地上的小指显得那么可笑,听见孩子说的话,他的心被撕成了碎片。

“梨花,你究竟要爹怎样你才会改,爹真的知道错了,爹害了你们,爹该,再给爹最后一次机会,好吗?”

“不......”好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童阮打断了。

“族**,方婶儿,梨花,你们过来,我们先给安定叔包扎,我再给你们看个东西。”童阮见火候差不多了,后续的安排也可以用上了。

用一碗灵泉水跟颜夕换了止血药丸,给童安定包扎好,才让大家围着桌子坐好。

“来,我给你们看一看关于赌里面的一些门道。”童阮摸出自己准备的东西,大小各异的骰蛊,骰子。还有迷你型小桌子,一样一样演示给他们看。

“这些都可以让我随心所欲的控制大小,我想变成怎样就怎样。每个赌坊的桌子下面都有门道,而且这是每个赌坊都心知肚明的事儿。”

“就算你们知道了,也不可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因为他们会升级,会改,会让你更加欲罢不能。我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些,是因为我不想看着族**方婶儿还有梨花姐姐永远的陷入这个里面。”

“安定叔,你今儿自断一指,我信你是真的想要改好。看在我们是同宗一族的份儿上,我愿意给你们家人一个机会。之前族**他们输给我的东西,我不会还给你们,赌桌上没有后悔的道理。不过,我可以让你干活儿抵债,把这些东西都挣回去,你可愿意?”

这些东西轻易的还回去,他肯定不会珍惜,反而会因为一切太过容易而忘掉今日的所有苦楚。

“我愿意,小阮,我愿意,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我有力气,我愿意,以后我再也不会沾上赌这个字,我发誓。谢谢你,谢谢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童安定没有想到事情还会出现如此大的转机,给了他们一家人生的希望。

他不是不知道赌坊有道道,可也想着就那么点儿,自己那么聪明怎么可能摸不透。今天给了他当头一棒,把他打醒了,他想要抓住这个机会改。

“族**,方婶儿,梨花姐姐,你们也不要怪我心狠。房屋你们也可以继续住,还有这些家伙什儿也可以继续用。不过不是免费的,你们必须向我们家提供应得的劳力来支付,不过对外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别人也只会以为我们两家关系好,给仅此而已。”童阮把话说到了明处,这些都是说给童安定听的。

因为之前那些都是一场又一场的戏,而这个戏要演得真切,那就不能来虚的。

“好,阮丫头啊,你是个好孩子,难为你为我们考虑得这么周到,你放心,我虽然岁数大了,可还有一把子力气。”童向成感激道,情真意切。

对于**里面的这些门道,他也惊出了一声冷汗,果真害人啊!

方氏跟童梨花也真心示意的感谢了一番童阮,她们都知道,若不是童阮的这个主意,他们一家只会越来越难。

“我爹现在在做木工活儿需要人帮把手,安定叔你每天都去我家吧!饭食我们家可不包,得回你自己家吃。我们家地里的草该拔了,族**你们就帮我把地里的草拔了吧!等你们用劳力抵够了,我就把你们家的东西还给你们。”

“行行行,没问题。”

这样的安排可是很合情合理,他们没任何意见。

“小阮,我下午就来你家,我右手没事儿,扛个木料啥的完全没问题。”童安定现在就一个想法,赶紧干活儿,把属于家里的东西都挣回来,他要扛起这个家。

“好,来吧!”童阮话音刚落脑海里就想起颜夕的声音。

“叮~让童安定戒赌成功走上正途完成百分之百,满意度百分之百,奖励:万能口技。”

听到满意度,童阮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啊,这几天堵得太多,费脑子,她想休息休息。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