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鬼术相师

都市鬼术相师

都市鬼术相师

来源:掌中云 作者:折猫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3 10:40:39

这是一部男频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名为《都市鬼术相师》,作者是折猫,主角是无方洛轻柔。全文主要讲述了:从外面上看,餐厅的里面装修比较偏古风,档次应该也在中等偏上,里面已经快要坐满了人。无方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刚刚点完菜之后。一阵喧闹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群人熙熙攘攘的走了进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要是不贵,就给她买上一卡车。

无方在外面转悠了一番,然后随便找了一家御河坊的餐厅。

从外面上看,餐厅的里面装修比较偏古风,档次应该也在中等偏上,里面已经快要坐满了人。

无方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刚刚点完菜之后。

一阵喧闹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群人熙熙攘攘的走了进来。

熟悉的声音在无方耳边响起。

无方抬头看去,眉头微微皱起,这群人不是别人,正是洛家的洛生和唐刚一群人。

洛生一群人自然也看到了无方,他独特的穿着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挺难的,尤其还有他那张迷死人的脸蛋。

洛生恶狠狠的看了无方一眼,然后回过头看了唐刚一眼,就是面前这个混蛋小子,将他的计划破坏了,而且还将他的儿子送进到了里面。

唐刚心领神会,走到了无方的桌前,阴阳怪气的说到:“哪里来的道士,穿成这样上这种场合吃饭,你也不看看这里来的都是什么人!滚出去。”

餐厅内的其他吃饭的人全都将目光聚集了过来。

“滚!”无方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唐刚闻言,脸色骤然一变,“无方!你还有脸在这里吃饭,你不知道你在人民医院做了什么吗?你坑蒙拐骗,将人给治进了医院,我劝你早点去自首,不要让我动手。”

四周的客人听到此话,看着无方的眼神顿时怪异了起来。

这唐刚别的本事没有,无中生有,编造谎言的能力倒是一绝!

无方眉头一皱,瞬间抬头,凌厉的目光直接看向唐刚。

“滚!不要让我再说第三次。”无方依旧冷声说道。

对于唐刚这种人,他连动手都觉得会脏了自己的手。

“哎呦,小道士,别以为你榜上了几个富婆娘就可以在这耀武扬威了,还有医院的事情我会找媒体曝光你的,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唐刚说完,直接闪身跟着洛生上了二楼。

而此刻一楼所有的食客都在小声的议论着无方,看向无方的眼神也全都是鄙夷的神色。

无方轻笑了一声,再次抿了一口茶水。

师父教过他,被狗咬了,千万不要理它,因为它是狗,你不可能反咬他一口。

而且,唐刚这种人物真的不值得他无方教训他。

无方喝掉杯中的最后一口水,一个男服务员走了过来。

他走的很急,脸上带着慌张的神色。

“哪个,这位先生,十分不好意思,刚才你点的那几个菜由于后厨没有原材料了,所以你可以换成其他的菜吗?”

无方看着服务员紧张的神色,突然想笑,这么拙劣的计谋在他的眼里不过都是小儿科而已。

他抬起头,面带微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以,那就换成锅包肉、土豆丝、再来一条八宝鱼吧。”

然而片刻之后,刚刚哪个服务员又走了过来,还是一脸的歉意:“真不好意思,现实,这几个菜也没有了,不行,你在换几个?”

无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可以,那你就换成...”

这次服务员没有离开,甚至连菜单都没看,直接开口说了没有。

“哦?”无方眉头一抬,“那你说说,现在你家还有什么可以吃的,上来就可以了。”

服务员朝着身后看了一眼,然后又看向无方:“对不起,先生,现在后厨什么也没有了,所以..你可以换个地方吃饭了。”

“哈哈。”无方大声笑了出来,站起身拍了拍服务员的肩膀,“哥们,演技不行,去将你经理叫来。”

服务员刚想说什么,一到声音直接将他打断。

“我就是经理,怎么无方,有意见?”

无方抬头,正是刚才走向二楼的唐刚!

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个饭店的经理!

唐刚托着大肚子从二楼俯视着无方,“服务员说的没错,什么也没有了,请离开吧。”

无方摇着头站起了身,突然朝着唐刚走了几步。

“你,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我的地方。”

唐刚已经在洛生哪里听说了无方的事情,自然知道他有着一手独特的功夫。

“呵。”无方冷笑一声,对于唐刚这种**,无方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趣。

转身,离开。

身后继续传来唐刚的声音:“无方,告诉你,有我在,这一片所有的餐厅你一个也别想进。”

唐刚说的自然是实话,洛家在北敬市几乎涵盖了所有餐饮行业,一般有点名气的餐饮几乎都有洛家的股份。

而洛生主管的就是餐饮这一块的业务。

刚出门的无方突然眼前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紧接着便是一道惊喜的声音。

“无方,找你半天了,你居然在这?”

洛轻柔开心的喊道,紧接着跑到了无方的身边。

“你怎么不开心啊,是这家饭菜不好吃吗?”洛轻柔一下子就看到了无方眉宇间的苦色。

虽然很轻微,但是她敏感的注意到了。

“都没吃到?还好吃呢?我就被人赶出来了,你说怎么办老婆?”无方打趣说道。

“你..你别闹,谁是你老婆,说正经的,怎么回事?”洛轻柔说道。

无方将事情复述了一遍,洛轻柔大小姐的脾气瞬间达到极致。

她看向一个店员,大声喊道:“去把你们经理叫来!”

店员自然认识这位洛家的大小姐,然后跑进店内。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唐刚出现在洛轻柔的面前。

周围人碍于秦老的面前,虽然没有伸手捂鼻子,但是脸上全都是憋着气的样子。

“正常反应,秦老不用在意,接下来需要静养几天,然后你这病就完全没事了。”

“没事?”刘承峰虽然知道无方的针法神奇,但还是不信邪的说道:“就这几针就好了?忽悠谁呢?”

无方没有理会刘承峰的话,将自己的银针有顺序的摆放进盒子里。

在他看来,这银针比刘承峰重要多了。

“走走试试?对以后没什么影响的。”无方朝着躺在床上的秦老说道。

秦老侧着头看了一眼无方。

刚才给他的感觉确实让他感到了不一样的感觉,但是他自己可不认为简单的几根银针就可以让他这几十年的顽疾根除。

秦婉儿从一旁走过来,轻轻的将秦老扶着下了地。

脚刚一落地,秦老瞬间就感觉出来了不一样的感觉。

以前每次落地都会有轻微的疼痛感,而现在居然一点都没有了。

“真的?不疼了!这种感觉我已经十多年没有感受过了,真的是太神奇了。”秦老面露出喜色。

刘承峰一脸惊疑的看着秦老,他迅速的跑到秦老的身边:“秦老,这是不是只是短暂的,要知道中医的针法中确实有那种短暂可以让病人恢复的办法。”

秦老嘴角带着笑意,摇了摇头,“不会的,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这真的是好了。”

说完,又自己朝着前方走了几步,完全和正常人无疑。

“这不可能!我师父都治不好的病,他一个毛头小子就能治好!”王慧源在一旁不甘的说道。

秦老的脸迅速的阴冷下来,这句话说的他很不爱听。

本以为人家小大夫是个**,可人家那是真的有本事。

现在出了效果,又在哪里找人家的差错,这就很明显是人品有问题了。

“秦老,去做个检查吧,医院的器材都全,也好检查一下现在身体整体状况如何?”无方在一旁说道,随后将挽在胳膊上的道袍卷了下来。

“也好。”秦老明显心情大好,在他的心里早已经对无方好感大增。

看着秦老正常的步伐,秦家人脸上全都露出了喜色,尤其是秦婉儿更是喜上眉梢。

一张冷艳的脸上突然露出笑容,险些让无方看入了迷。

“咳咳。”无方轻轻咳嗽一下,将秦婉儿上下打量了一番,要是此女哪里能够达到c,绝对能够给到90分以上。

“这位小姐,现在是不是该聊聊你的事情了。”无方笑眯眯的说道。

秦婉儿由刚才的冰冷慢慢的缓和了一些,“我叫秦婉儿,我们之间没什么事情可聊,至于叔叔的事情,要等检查完了才做数。”

无方笑着摇了摇头,他可以明显的从秦婉儿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冰凉之意,就像雪山一般,纯洁而神圣。

“也好,那就等你叔叔回来。”

秦老的检查很快,结果让所有人都很吃惊。

不但秦老的顽疾已经完全去除,而且腿部的功能居然还有所上升。

回到病房的秦老一脸的笑意,他紧紧的握着无方的双手:“小伙子,这真是太感谢你了,想不到这华夏真的还有如此神医!”

秦婉儿在一旁美目一亮,而刘承峰和王慧源却慢慢的退出众人的视线。

“你们两个干什么去?”无方朝着两人的方向喊了一声。

本来想默默离开的两人顿时停在了原地,现在的局面对于他们两人来说绝对尴尬至极。

本想着靠秦老能够翻身奴奴把歌唱。

可是没想到这回他两真的当了奴奴!

两人没有说话,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在两人身上。

“秦老的病我治好了,你两还有什么话说?”无方继续说道。

沉默的背影。

此刻的刘承峰显得有些落寞,而王慧源则低着头在刘承峰面前沉默不语。

“小伙子,得饶人处且饶人,老刘的医术还是可以的。”秦老在一旁搭话说道。

毕竟已经在刘承峰这里医治了一段时间,就算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

而且刘承峰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秦老的痛苦。

刘承峰慢慢的转过身体,眼神有些落寞。

就像古代的侠客战败过以后,突然有了种英雄落寞的感觉。

“我输了,技不如人。”刘承峰低下头沉声说道:“即日起,我不再是仁济堂的首席大夫。”

无方将双手背在身后,学着他龙湖山上师父的步伐,缓慢的走到刘承峰的面前。

“想学不?”

刘承峰:“啊?...”

不光刘承峰本人懵了,就连周围的所有人都懵了!

事是刘承峰和王慧源挑起来的,而现在无方居然问对方愿不愿意学习他高超的技术!

所有人都不知道无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说..愿不愿意跟我学刚才施展的针法 ?”无方再次问道。

“这..”刘承峰苍老的面庞看着无方有些感动。

这得是多么大度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别人对他有敌意,而他却以心相待。

其实无方想的很简单,他只是想他师父了。

无论刘承峰所做是好是坏,但是出发点还是为了他的那个徒弟。

渊大师自然也为无方做过无数次这种事情。

从村下妇女手上已经不知道拯救过多少回无方,如今刘承峰的做法让他又回想起在龙湖山的日子。

“我自然愿意。只是..我可能已经没脸学了。”刘承峰低着头说到,一抹不易察觉的羞红慢慢的浮上脸庞。

“好了,就这么定了,仁济堂还是由你负责,至于王慧源,态度不端正,从实习大夫干起,有没有意见。”无方朝着两人说道。

刘承峰抬起头,早已经老泪纵横,他知道他今天输的很惨,从这道门走出去后,他将不复以往。

而无方给了他一条活路。也给了他一个天大的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