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极品花都小道士

极品花都小道士

极品花都小道士

来源:掌中云 作者:折猫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3 10:44:42

小说《极品花都小道士》,是作者折猫的最新代表作之一,这本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无方洛轻柔,小说又名《都市鬼术相师》,内容梗概:身后跟着一个身材挺拔,面容冷艳,但是胸不到B的女子。“秦...秦老。”莫清风突然紧张了起来。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段位的人,而且莫家所有人,包括莫永生也没有想到秦老会亲自出现在莫家和洛家的交谈会上。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刚要往外出走的莫家人全都站在了原地。

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绿色衣服,手拄拐杖的老头出现在众人面前。

身后跟着一个身材挺拔,面容冷艳,但是胸不到B的女子。

“秦...秦老。”莫清风突然紧张了起来。

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段位的人,而且莫家所有人,包括莫永生也没有想到秦老会亲自出现在莫家和洛家的交谈会上。

秦老面无表情根本没有理会莫清风,而是先朝着洛老爷子点了点头,随后直接走到了无方的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怎么小兄弟,你在电话里面说的话可是真的?”秦老爷子直接了当的说道。

这也是秦老爷子能够亲自来这里的原因。

无方咧嘴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当然,本小道的话自然当真。”

秦老两只手拄在拐杖上,眉头微微皱起,下一刻后大声爽朗的笑了起来。

“好!莫家的,解除婚约到什么程度了?“秦老朝着桌子另外一侧的人说道。

莫清风重新做到座位上,秦老来了,现在局面已经完全不是他这一个级别可以搞定的了。

刚才对洛家耀武扬威的气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

“秦老,这婚约自然可以解除,但是这洛家没有签订协议,所以,这自然不算我们没答应您的条件,您看,我们也不想为难,而且这洛轻柔生活作为不检点,所以...”莫清风带着客气说道。

“这么说,没解除喽?”秦老直接点中要害。

“这...这确实不能怪我们,你看看洛家,还将第三者带到这里,这完全就是不给我们莫家面子,本来我们也打算好聚好散,秦老,您知道,莫家最看中脸面了。”莫清风说道。

“第三者?你说的是谁?”秦老爷子问道。

莫清风朝着无方指了指,还没等说话,没想到秦老直接暴怒起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指着无神医!”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在场所有人的全都是一惊!

所有人的心中全都升起一个疑问。

这无方跟秦老爷子到底什么关系!

他们自然知道无方给秦老爷子治病的事情,可是这也不至于让秦老爷子如此关注!

“秦老,这..我说的都是实话啊,确实是他和洛轻柔苟合在一起,这是视频您看看。”

莫清风说这将手中过得ipad递给了秦老。

还没到面前,啪地一声,ipad直接被摔在了地上。

“现在,立刻解除婚约,不要给我附带任何条件,我在电话里面已经跟莫永生说过了,这地块要或者不要,取决于你们,不要跟我在这里耍小九九。”秦老阴冷的说道。

莫清风尴尬的站在原地,眉头皱的很深,一直手紧紧的攥着。

就在这是,他的胳膊被人动了一下,一个电话从身后递了过来。

他看了一下上面的显示,迅速的接了过来。

“是,是,好!是。”

短暂的通话,莫清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秦老爷子说道:“秦老,婚姻解除,不附带任何条件,多有打扰,我们走。”

十多个莫家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转瞬间屋子内只剩下一脸懵的洛家人还有秦老、无风等人。

“怎么样,无方小友,可满意?”秦老笑着说道。

无方抬起头看着满头白发的秦老,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

做事干净利索,带着一股狠劲。

“放心吧,秦老,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做到,后天我将亲自去府上拜见,具体的事情我要看过在说。”

“好!那就有劳小友了。”说完秦老站起身,只是简单的跟洛老爷子打了个招呼便走出了门。

说实话,洛家实在跟秦家不是一个等级。

就像一个80公斤级别的和50公斤级别的拳击比赛一样,根本就不再一个起跑线。

人家秦老能跟洛老爷子客气一下,已经是给足了天大的面子。

洛老爷子安稳的坐在椅子上,对于秦老的到来虽然在他的预料之外,似乎又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看了无方一眼,又看了看坐在他身旁的洛轻柔。

“柔儿啊。”洛老爷子呼唤了一声。

“**。”洛轻柔走到洛老爷子身旁蹲下。

“无方小友,你也过来。”洛老爷子朝着无方也呼唤了一声。

无方站起身,看着刚刚恢复的洛老爷子。

他其实知道,虽然洛老爷子被自己医治好了,但是他能活的日子其实已经不多了。

除了被毒药的侵蚀以外,身体的机能也达到了极限。

能从鬼门关中将他就回来其实已经算是一个奇迹。

“我知道,洛轻柔能和莫家解除婚约最大的功劳就是你。”洛老爷子轻声说道。

“您客气了,老爷子。”无方腼腆的笑了笑。

解除和莫家的婚约还不是为了他媳妇!

“我虽然不知道你和秦老的关系,但是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对柔儿。”洛老爷子突然说道。

此话一出,洛轻柔满脸羞红,两只手捂着面庞直跺脚。

“**,你...你说什么呢?我跟无方..只是朋友!”

洛老爷子抿嘴一笑,朝着洛路看了一眼,“你闺女,你这么看?”

“啊?”洛路明显一愣,看了看无方,又看了看他娇羞无比的闺女。

“柔儿他喜欢就好。”

这毒并不是我们平常所常见的毒药,而是相界的一种奇毒,无色无味,并且深入到血液之中。

无方眉头微微皱起,银针停在洛老爷子的胸口处。

除去鬼煞必然会牵扯到毒药的发作,这根本就是一个连环计谋。

好阴毒!

不过,碰到了本小道,算你倒霉。

无方收起银针,掌心相对,然后猛然间同唐刚一样向着洛老爷子的胸口褪去。

噗呲!

本来抽搐的洛老爷子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抽搐的更加严重,而且鼻孔、眼睛、耳朵全都流出了鲜血。

“你..你干什么!**吗?小子!赶紧给我躲开!我告诉你,**要是现在死了,我就立刻弄死你!”

洛海咆哮着朝着无方走来,心里却早已经乐开了花,本来唐刚的失误已经让他没有借口在洛老太太面前抬头,可是现在无方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台阶下。

洛轻柔也有些吃惊的看着无方,她俏美的脸蛋上写满了紧张,两只小手紧张的攥在一起。

要是无方真的把洛老爷子治死了,那么…她真的没有脸再在这个家待下去。

洛海两大步冲到无方的身边,正准备抓向他时,突然他看到一双眼睛。

一双冰冷,阴森,不带任何生气的眼睛。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就像..来自地狱。

“滚远点!”无方冰冷的说道,他救人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站在他的旁边指手画脚。

洛海楞了三秒,然后向后退了三步,他不敢反驳,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杀气。

银针拿在手中,无方又重新回到最佳的状态。

鬼门十三针!

已经失传很久的一套针法!

而此刻却活灵活现的展现在无方的手中。

神乎其神的手法,眼花缭乱的针法,此刻完美在无方的身上展现出来。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连一开始离开的慕容倩在听到这边的声音以后也赶了回来。

她从一开始的不屑,到现在的目瞪口呆已经完全展现出无方神奇的针法!

她学过中医,而且已经是北敬市中医学会的副会长,可是她从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神奇的针法。

“怎么样,厉害吧?”

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她的耳边穿过,她侧过脑袋,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的男子背着一个行李正站在她的身边。

“你回来了,余秋,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啊?这针法着实…”

“嘿嘿,这人我回来的火车上看到过,还想拉到咱们医院来着,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了。”

余秋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不知道,她在火车上救了一个心脏马上就要骤停的女孩,而且跟现在使用的针法还不一样。”

“什么?”慕容倩瞪大了眼睛,“真的假的?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无方,一个小道士,恩,他自己说的。”余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眼神一直盯着前方正在施展针的无方。

“道士?我的天,现在真的还有这么厉害的道士存在,我可不信。”慕容倩回应道。

“别说那么多了,你怎么考虑的。”余秋问道。

他的心思自然很简单,就像他师父说的一样,这样的天才,不!是奇才!

一定要挖掘出来,让华夏的医学大放光彩!

“什么怎么考虑的?”慕容倩疑惑的问道。

余秋微微朝着无方的方向动了动脑袋,“留下他。”

慕容倩美目连连眨了几下,看着无方俊俏的面庞和那神乎其神的手法,心跳在不断的加速。

“怎么留?你都留不下他,我能留下他。”慕容倩回应道。

“嘿嘿。”余秋嘿嘿一笑,上下打量了一下慕容倩完美的身材,“咳咳,医学界的大美女对自己这么没自信吗?我给他三万五一个月都没留下,看来,只能用色了。”

“你给我滚蛋。”慕容倩伸出拳头重重的敲在了余秋的身上,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当她再次抬起头看向无方的时候,那俊俏的侧脸已经深深印在了她的心里。

嘿,别说,这小子还真帅。

不知道那块的功夫怎么样…

喂!喂!慕容倩你在想什么呢!

一抹红色迅速占据了慕容倩的脸庞,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想到那个方向。

无方将洛老爷子身上的最后一根银针拔掉,用一套奇特的手法在他的胸口、腹中、大腿分别按了几下,转瞬间,洛老爷子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

“咳咳。”洛老爷子剧烈的咳嗽了几下,然后低沉的说道:“水..水..”

呼的一声,几乎在听到洛老爷子说话的一瞬间,几乎所有洛家的人全都扑了上去。

当然,这里不包括洛海!

他现在正阴森的看着无方,可是他又拿他无可奈何,他完全破坏了他的计划。

这鬼煞和那毒怎么可能会被破掉呢!

那人可是拍着胸脯保证的,这华夏无人能够破掉他的连环计!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洛轻柔抓着洛老爷子的胳膊,眼泪婆娑的说道:“我给你去拿水,等我**,马上就回来。”

洛老爷子艰难的想起身,身上却没有任何力气。

洛老太太拄着拐杖缓慢的走到病床前,含情脉脉的看着他:“老头子,你..可算醒了。”

“我没事,淑芬。”洛老爷子看着周围的一圈人,突然眼神开始变冷,他还记得他昏迷前洛海给他吃的最后一顿饭,然后便不省人事了。

“洛海!”洛老爷子的声音不大,但却不怒自威。

“哎,哎。”洛海从人群最后面窜到众人面前,“我..在这**。”

“我昏迷前,你给我吃了什么?”洛老爷子问道。

“啊?”洛海一脸的慌张,“**,你在说什么啊,都是保姆做的,我只是拿给你吃而已。”

“是吗?”洛老爷子严肃的再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