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傻女有灵泉

穿越傻女有灵泉

穿越傻女有灵泉

来源:掌中云 作者:佚名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3 10:49:48

热门古代类女频小说《穿越傻女有灵泉》,作者是佚名,主角是秦月夕顾梓晨。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结果那丫头非但没惊慌失措,反而一句跟着一句把他骂得有点儿懵。“哦,你还知道我是小丫头?那你这个老爷们儿怎么不去找别人的事儿,我卖个野猪肉你可以怀疑真假,但不能胡搅蛮缠。怎么,柿子就挑软的捏?”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说话的人獐头鼠目的,一看面相就不是什么善类,衣服敞着坏,头上的小帽还是歪着戴的,一看就是那种走街串巷惹是生非的二流子。

“你怎么就能保证这些肉就不是野猪的?至少我还有个野猪头能证明,你呢?就长了张嘴,古有人指鹿为马,今有你指野猪为家猪?”秦月夕对这种只想挑事的人从来不会假以辞色,当然是选择直接怼回去。

“你……你这小丫头!”那人被怼得一愣,他满心以为这小姑娘面皮薄,被说个几句也不敢吭声,到时候他再顺势按照家猪肉的价钱再砍一刀,谅这个小丫头也只能哑巴吃黄莲,吞下这个暗亏。

结果那丫头非但没惊慌失措,反而一句跟着一句把他骂得有点儿懵。

“哦,你还知道我是小丫头?那你这个老爷们儿怎么不去找别人的事儿,我卖个野猪肉你可以怀疑真假,但不能胡搅蛮缠。怎么,柿子就挑软的捏?”

“若是那边猪肉铺的屠夫大叔卖野猪肉,你去找个茬试试?”

秦月夕手里还拎着那只狰狞的猪头,说话的声音却是中气十足丝毫不乱,而且有理有据,于情于理都引起了其他围观者的共鸣。

“我看人家小姑娘说的在理。”

一个老妇人率先开了口:“好端端的谁会去弄个野猪头来当幌子,咱们是听说过挂羊头卖狗肉,可没听过挂野猪头卖家猪肉,再说这野猪头也得有地儿买去不是。”

“可不是嘛,谁还不知道陈二流子是个什么货色,偷鸡摸狗撬门摸锁的,什么缺德事儿他不干?怕不是看人家两个小姑娘来卖猪肉,就动了歪心思了,想要白占便宜吧?”

有一个人搭了句嘴,显然是认识那个挑事儿男人的县城百姓。

议论声几乎是一边倒地偏向秦月夕这边,偶尔也有几声支持那个男人的,却被湮没在重重声浪中,若不是秦月夕的听觉极为敏锐,几乎就很难听得出来了。

“各位叔叔婶婶,大爷大娘,诸位请听我一言。”

秦月夕忽然开口,听着不算大的声音气势却很足,很快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纷纷安静下来。

“其实要判断是家猪还是野猪肉很简单,一是请猪肉铺子的屠夫大哥来看看,他们不知宰杀了多少头家猪,那是个什么样的肉质他们应该是最清楚的。”

“你们现在对比我们两个摊子上的肉看看,野猪肉颜色相对要深些,肉更紧致,因为常年在山间奔跑,精瘦肉最多。另外这**粗短刚硬,猪皮发黑,都是二者的区别。”

“这二嘛……”她故意停下来拖长了声音。

“二是什么,小姑娘你快说。”

有那耐不住性子的,果然就开始鼓噪起来。

第一条验证的方法不用她说大家也都知道,可这第二条他们就猜不出来了。

“第二条就是大家可以在我这儿,还有卖家猪肉的师傅那儿各买点儿肉回去尝尝,一尝之下自然就见分晓了。”

秦月夕相当于变相地推销了一波自己的野猪肉,她的话也引来一阵善意的笑声,这果然是很有效的鉴别方法。

“哼,你们还看不出来吗?她就是想要骗你们买她的猪肉!到时候你们就算是发现上当了,又去哪儿找她去?白白赔了银钱罢了!”

那个陈二流子虽然被众人抢白了一番,可他还是不甘心,不想就这么便宜了秦月夕。此时让他又找到了一个机会,顿时又开始大放厥词起来。

秦月夕眼睛一眯,如果说原来她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鄙夷,现在就是动了真火。

有些人就是欠收拾!

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

她把野猪头丢回到背篓里,慢慢向前走了两步,逼近那个陈二流子,冷声道:“刚才酒楼里那个店小二也是这样污蔑我的,我要拉他见官他不敢,你可敢随我去?”

“若是我用家猪冒充野猪,便心甘情愿蹲大狱,但若是你红口白牙信口雌黄污蔑于我……呵!”

她冷笑一声:“别怪我跟你不依不饶,定要讨个是非公道!”

秦月夕的声音冷,眸光更冷,她身为顶级杀手的煞气便是稍稍外放一些,用来震慑这种混混就绰绰有余了。

陈二流子只觉得自己身上如同被针扎了似的,刺痛一阵跟着一阵,眼前这小姑**眼神又冷又利,仿佛是两把冷冰冰的刀子直捅过来。

他哪里敢与之对视,更不用说清楚地听懂了她话里的威胁,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说得好听,像你真的敢上公堂似的。”他一边说一边往后退,被人群挡住去路后又用双手胡乱地拨了两下,就钻入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秦月夕颇为遗憾地收回目光,她还以为这个人能有多硬气呢,没想到她不过是才给了一个眼神而已,他就怂了,溜得还挺快。

眼见着搞事情的人已经走了,她又把心思收回来,今天来赶集可不是为了怼人来的,关键是要把手里的野猪肉都卖出去,多赚些银钱。

“好了,各位叔叔婶婶大爷大妈们,月夕在此谢过大家的仗义执言,要不是有你们这么热心善良地帮着护着,今日怕是我们姐妹二人就要吃下这个哑巴亏了。”

赶车的村民看着其他人无奈地说,他原本还打算多捎带一些人回去,顺便多赚点儿车马费呢,没想到只是拉了秦月夕和顾青青两个人,车就满了。

才两个铜钱啊!他真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满了?这是谁的东西啊,堆了满满一车,都不知道给别人留点儿地方吗?”

有人在抱怨着,不说自己不早点儿跟赶牛车的约定好反而怪来的早的占了太多地方,也不知这是个什么道理。

“就是的,刘莽,这些东西都是谁的啊?你看我们拿的东西也不少,不能跟着你的牛车走,那我们要怎么把东西给搬回去啊?”

又有人跟着抱怨起来,他倒是有一辆小小的手推车,但是被上面的东西压得歪歪斜斜的,显然是不能坚持走太远就会散架了。

那个赶车的村民就是刘莽,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气定神闲的秦月夕,还有旁边略显局促的顾青青,虽然没说话,可眼神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不是吧,这些东西都是老顾家买的?”

有那眼色快的,跟着刘莽的目光就发现了答案,顿时就惊呼起来,她这么一喊其他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秦月夕二人身上。

“没错,就是她们二人买的。”刘莽连忙应下来,心想着这可不是他说的,而是这群人自己猜出来的。

“顾家媳妇儿,你这么办事儿就不地道了吧?”

人群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挤出来,率先对秦月夕发了难。

秦月夕眉头一挑,这女人面熟,昨儿个聚在一起聊天的那群妇人里就有她,似乎跟那个在背后议论自己的妇人关系不错。

“还用问?你一个人买的东西,就占了整辆牛车,这让其他的乡亲们怎么办?这不是不地道是什么?”

那妇人一说话,立刻引来一片附和声。

秦月夕眸光一扫,这些附和的人中不乏昨日跟她买肉时笑脸相对的人,果然一些小恩小惠能维持的情谊太短暂,短得甚至连一天的时间都不到。

她慢悠悠地问了句:“那我想问问这位婶子,这辆牛车可是为大家无偿提供服务的吗?”

“当然不是,咱们想要乘车,车马费是必须要给的,怎么,你一个京城来的人居然连这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吗?”

那妇人斜眼睨着秦月夕,鄙夷地讥讽着。

“你怎知我就没有给过车马费,未经求证便大放厥词,以你之心度我之腹,哦,我还忘了问,你可知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是什么意思?”

“什么度什么腹的,总之没有好话就是。”

那妇人目不识丁,听不懂秦月夕文绉绉的嘲讽,但君子小人这两个词她还是懂的,隐隐觉得就是在暗地里骂自己。

她转头去看刘莽,语气不善地问:“刘大哥,顾家的说给了车马费了,可有此事?”

刘莽原本是不打算说的,但是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只能无奈地点头道:“没错,她给了两……两个铜钱。”

“两个铜钱?”

众人一听,尽皆哗然。

他们要付的所谓车马费,无非就是赶集买来的一些米面粮食等分一小部分出来给刘莽,根本连一个铜钱都不值,而现在秦月夕是付了两个铜钱做车马费,就算是把整个牛车包下来都没有任何问题。

之前叫嚣的妇人立刻就闭上了嘴,现在她再多说一个字都是无理取闹、自取其辱。

然而事情总是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是有人不肯让秦月夕二人顺顺利利地回家。

“啧啧,老顾家现在可是抖起来了啊,娶了个京城富人家的媳妇儿就是不一样。之前穷得叮当响,连裤子都要穿不上了,这儿媳妇儿一过门就又是肉啊又是米的,还买了这么一堆物什,可比我们这些人过得舒服多了!”

“谁说不是呢,瞧瞧人家的媳妇儿,那模样俏的,身段妖娆得跟那小柳树似的。也亏得老顾家那儿子生得好,别看瘫了,照样伺候得这小媳妇掏心挖肺地照护着。”

“就是的,嘿嘿,这种小娘们儿不就是看脸嘛,哪儿懂得真正的男人哪里好。”

越来越不堪入耳的话引起一阵阵轰然大笑,顾青青听得满面通红,浑身抖得停不下来。

那一群男男女女的居然能说出这么恶心的话来,公然当街调戏她月夕姐,别说月夕姐没跟哥哥圆房,就算是两人成了正式夫妻,也不能任人这般调侃羞辱。

“住口,都住口!不许这样说我月夕姐!”

顾青青大声喊着,倒是让众人的笑声停顿了一下,就在她还想继续说什么的时候,那笑声又轰然而起,谁会把一个小丫头的抗议放在眼里。

“月夕姐?你现在还叫她姐?不是该改口叫嫂子了吗,莫非你哥不仅是瘫了,就连那里……”

有个男人*邪地笑着,说话越发肆无忌惮,然而就在他话还未说完的时候,只见一道人影忽地冲到身前,随即疾风声呼啸而起,紧跟着就是无比清脆的“啪”的一声。

那男人应声倒地,一百好几十斤的汉子根本撑不住这一巴掌,人已经直接晕死了过去。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众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秦月夕手还保持这挥出的姿势,毫不掩饰就是她直接将人打晕过去这个事实。

她眼睫低垂着遮住眸子,也遮住其中暗潮涌动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