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致命诱惑

致命诱惑

致命诱惑

来源:麦子云 作者:根正苗红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6-03 12:04:01

由许稚秦宵担任男女主人公的现代言情小说,《致命诱惑》在网络上非常受欢迎,这本讲述了婚姻爱情故事的小说,出自作者根正苗红,内容简介:许稚抱着猫,魂不守舍的看着窗外,不知道过了多久,贺明深的车再次出现在许稚视线里。贺明深整个人怒火似乎上升到了一定极限,他闯进屋子直奔许稚怀里的猫走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救护车和贺明深几乎同时间赶到的,在看到丁琳倒在血泊中时,贺明深整个人都快僵直了。

他充满失望的看了一下许稚,喊着人把丁琳送去医院。

许稚抱着猫,魂不守舍的看着窗外,不知道过了多久,贺明深的车再次出现在许稚视线里。

贺明深整个人怒火似乎上升到了一定极限,他闯进屋子直奔许稚怀里的猫走来。

许稚紧抱着猫紧张的询问:“她怎么样了?”

贺明深没有回答,而是上手去抢那只猫:“把这畜牲给我!”

“你要干什么!”

“摔死这畜牲给我儿子偿命!”

许稚心头一紧:“她,她流产了?”

贺明深眼中的血红又深了一层,“对,她当不成妈妈了,你满意了吗?”

这一番话吼的许稚缓不过来神,她紧紧抱着猫不放:“对不起,招财不是故意的,它就是只猫,它懂什么……”

“它不懂,你懂啊,当时只有你在场,你为什么不拦着这畜牲,我不是说过了吗,孩子生下来会送出去养,不会妨碍到你,你为什么还这么心狠!”

“你这是在怪我吗?”

“不怪你怪这只畜牲!”

许稚毕竟是个女人,再怎么大力也和贺明深抗衡不了多久,猫被贺明深抓起来,打开窗户扔下去的时候,撕心裂肺的叫着。

许稚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这只猫是你送我的,是你说让我把它当成孩子,现在你又要亲手摔死它!”

“一个畜牲而已。”

贺明深鄙夷怨恨的语气,让许稚忽地惊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她所在意的东西,在贺明深那里都变得不值一提。

许稚不再多说一个人冲出去寻找着招财,眼泪模糊着她的视线,就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响起了微弱的叫声。

看到身上毛发染血的猫,许稚忍不住痛哭出声。

“你怎么了?”

一道略微耳熟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许稚回过头对上那人的脸后,鬼使神差的向他求救。

男人开车送许稚去了附近的宠物医院检查,索性招财没有生命之忧,毛发染的血是从空中掉落下来被铁丝划破了猫爪,进行包扎上药后,许稚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男人问许稚为什么没有回他信息。

许稚这时掏出手机一看,才发现昨晚她说完自己结婚了以后,这人还紧跟着问了一句,‘姐姐,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许稚动了动唇,解释了一下一直没有看手机。

“哦,可是你还是没有把名字告诉我。”

“名字就是一个代称,知不知道又有什么意义?”许稚并不想和这人有过多牵连,便找借口想转移话题。

但旁边开车的男人却挑了挑眉,说道:“不想告诉我你叫什么没关系,你记住我叫什么就行,我是秦宵。”

许稚侧头看了看这个叫秦宵的男人,五官精致脸部线条流畅,浑身自带清冷范但一说话又很有反差萌,长相很对她的胃口。

许稚甩了甩乱七八糟的思绪,再看向路的时候有些忧心:“你不用送我回家,把我放在路边就行。”

贺明深错愕的开口:“老婆,你怎么回来的这么突然。”

“我回自己家难道还要通知谁吗?”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都不让我去接你……”

贺明深挡在许稚身前,脸上的神情越显不自然。

许稚心下起疑,便大力推开贺明深的身躯,直奔主卧走去,房间空荡荡的并没有其他人。

她没有就此打住,而是一间间的翻找着,直到她打开自己的画室,满地被撕碎的残页闯进眼中。

画室内她的作品、画板都统统被毁的乱七八糟,再也拼凑不全。

许稚喉咙发紧,浑身颤抖的站在门口,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庆幸没有在属于自己的家里翻出其他女人,不用再次陷入难堪,还是该哭自己这么多年所有的心血全部付诸东流,荡然无存。

“是谁做的……”许稚跪在地上徒劳的捡着破碎的画纸,试图重新拼凑起自己的世界。

贺明深握住许稚的肩膀,试图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老婆,对不起,我知道这些东西对你的重要性,可是当我发现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啪!

许稚扬手打在贺明深脸上,紧声重复:“是谁做的!”

贺明深紧抿着嘴唇不在说话。

“画是我撕的!”倨傲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来。

许稚看过去,发现是不知何时出现的婆婆赵兰。

赵兰向许稚走过来,声音拔高:“怎么?你要连我一起打吗?”

“妈,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和我说,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这么做?你吃我儿子的,用我儿子的,到头来连个孩子都不能生,深儿娶你回家到底有什么用!”

又是孩子这个矛盾点,她自从嫁给贺明深检查出身体有问题后,赵兰不知道和她吵了多少次架,而每一次都是以许稚退步忍让告终。

“你自己不能生,还不让其他女人给我生孙子,你怎么这么狠毒!我看你是想让贺家绝后!”

许稚脸色难堪到惨白,她求助的看向贺明深,希望他能为她说句话,可贺明深却不肯与她的视线交接上。

“贺明深,你也觉得是我的错吗?”

她真的做错了吗?她只是不肯接受自己老公和其他女人生儿育女,为什么到头来仿佛她是恶人做了天大的错事。

“好了,你们别吵了,妈你也出去冷静下好吗?”贺明深把赵兰带出门外,但赵兰并不肯就此放过许稚。

“她一晚上没回来,谁知道是和哪个野男人出去了,你连问都不问,只推我出去冷静干什么?”

“这个婚,你必须离!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深儿你不要再被她迷惑了!”

砰!

许稚大力的关上门,试图隔绝赵兰的辱骂声。

眼泪控制不住的涌出,许稚麻木的吞咽着心头的委屈,用力捶了捶胸口想保持呼吸顺畅。

贺明深回来的时候正好撞见这一幕,他上前握着许稚的手说着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