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明月照红尘

明月照红尘

明月照红尘

来源:麦子云 作者:米多多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3 13:55:08

主角叫牧野向暖的小说叫做《明月照红尘》,它的作者是米多多最新写的一本古代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向玉林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了刘秀清手里的扫帚。“事情都没问清楚,你怎么就动手了?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动不动就打她,行不行?”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向暖被她打得踉跄了一步。还没缓过来,刘秀清又抓起放在一旁的扫帚,狠狠地打在她身上。

“你这个不要脸的*货!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到外面勾三搭四!*种就是*种,我养了你20多年,你除了会给我们丢脸,你还能干什么?我打死你……”

向晴怕被打到,赶紧松了手,然后得意地站在一旁看好戏去了。要不是时间太晚,也刷过牙了,她没准还会抓一捧瓜子边嗑着边看戏。

“啪啪啪——”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

向玉林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了刘秀清手里的扫帚。“事情都没问清楚,你怎么就动手了?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动不动就打她,行不行?”

“那你怎么不看看她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向暖,我们养你这么大,你不思回报就算了,居然还这么不知检点。早知如此,当初就该一把掐死你,省得你丢我们家的脸!你骨子里就是个**的东西,难怪**妈都不要你……”

这些话就像毒箭,将向暖的心射得千疮百孔,血流成河。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隐忍根本没有一点意义。

“行了!这三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左邻右里听到了,丢不丢人?都睡觉去!向晴,你也不许再找向暖的麻烦!”

刘秀清狠狠地瞪了向暖一眼,又骂了几句,就转身回房去了。

向晴也撇撇嘴,施施然地回自己房间了。

向暖挺直腰杆子站在那,嘴唇抿成一道线,死死地忍住汹涌的眼泪。但眼睛还是一点一点湿润起来,滚烫的眼泪一滴一滴坠落在地上。

向玉林重重地叹一口气,伸手轻轻地拍打她的肩头。“暖暖,是爸爸对不起你。”

自从怀了向晴,这孩子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他不是不知道妻子有多过分,可是为了维持这个家的安宁,他也只能委屈向暖。

向暖知道向玉林是个好人,可是他太软弱了,只要刘秀清一生气,他就什么原则都没有了。以前,她很体谅他的难处。可这一刻,她突然心冷了。

向暖一把推开他的手,拿起刚刚放下的包,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暖暖!”

冲出小区门口,看着人影稀少的马路,向暖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她还能去哪里?

向暖苦笑着走到旁边的公交站那坐下,茫然地看着远处的灯火。

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是属于她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车突然在她面前吱呀一声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一个身形伟岸的男人,径直绕过车头,迈着流星大步走向她。

“向暖,发生什么事了?”

黑影笼罩下来,向暖惊慌抬头,随即吃惊地张大嘴巴。

面前这个男人,居然是牧野!

明明两个人今天才算认识,可是看到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向暖莫名的委屈和心酸。

“你能不能收留我一个晚上?”

牧野看着她身上的睡衣拖鞋,什么也没说。直接牵着她走到车子旁边,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将她抱上车。

“我的车子底盘有点高。”

车子发动之后,向暖偷偷地看着牧野的侧脸,心里乱糟糟的。

她三更半夜穿成这样跑出来,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她。他会不会以为她是那种不检点的女生,然后不跟她结婚了?

她觉得应该解释一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而且,她也害怕他知道将来要跟这样一个家庭扯上关系,会忍不住退缩。

就这么一路犹豫,直到车子进入了小区,向暖都没说话。

牧野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座的门,直接将她抱下来。

向暖站稳之后,简略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到处都是婆娑的树影,看得出来绿化覆盖率很高。都是5层楼高的楼梯房,楼与楼之间距离很宽。从面前这栋楼的外墙看,应该有些年头了。

牧野掏出钥匙,打开一楼的防盗门。“进来吧。我住302室。”

向暖点点头,跟着他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大家都睡了,周围静悄悄的。他们的脚步声显得特别突兀,阵阵回荡在楼道里。

终于到了三楼,向暖看着“302”的门牌,心里百转千回。

这个地方是否很快就会成为她可以停泊的港湾?她是否很快就能拥有一个温暖的小家,而不用再忍受刘秀清和向晴的横眉冷对?

牧野打开了两道门。

灯光亮起。

“进来吧。”

向暖没吱声,看着那橘黄色的灯光,心情更加复杂。她抬起腿,步子迈得有些小心翼翼。生怕这可能的幸福会像鸟儿一样,被声音一惊就飞走了。

向暖拿了衣服进浴室去更换。

袋子里一共两条裙子A字连衣裙,同一款式不同的花色,分别是湖蓝色和米白色。

裙子的款式特别简单大方,只在胸前刺了一朵淡雅的花儿和腰间点缀着一个蝴蝶结。

裙子的吊牌已经剪掉了,所以价格不明,但看得出来料子非常好,上身效果也很好。

这种被人温柔对待的感觉实在太美好,向暖的心都要颤抖起来。

最终,向暖选择了湖蓝色的裙子。站在镜子前,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公主。

等向暖从浴室出来,牧野已经在厨房里准备早餐了。

“要不,还是我来吧?”

蹭吃蹭住还不干活,向暖会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也担心被人嫌弃。

牧野倒也没跟她客气,直接将东西交给她,转身出了厨房。他虽然不是那种四体不勤的公子哥儿,但厨艺确实不怎么样。

厨房这种地方,还是跟女人比较契合一点。

向暖很喜欢这种不客气,接过摊子熟练地忙碌起来。她很小就被逼着干活了,下厨可难不倒她。

没多久,一大一小两碗色香味俱全的面条就出锅了。担心他的分量不够,她还特地烙了几张煎饼。

牧野站在客厅里抽着烟,静静地凝视厨房里忙碌的女子。这样的体验对他来说很新鲜,感觉却不坏。

“快过来吃早餐吧。面条放久了会糊掉,口感就不好了。”

“好。”

牧野将所有的东西一扫而过之后,给了向暖一句反馈。“你的厨艺很好。”

向暖略带羞涩地笑了起来,心里仿佛洒进了灿烂的阳光。

牧野站起来,递给她另一个袋子。“你把鞋子换上,我送你去学校。”

向暖换上白色的坡跟凉鞋,再次有种被当作公主对待的悸动。

再这么下去,她估计很快就会上了瘾。

“你不用送我过去了,我自己坐公交地铁就行了。太高调了,我怕别人说三道四。”

其实,她是怕向晴和刘秀清知道了,又找上牧野胡搅蛮缠。

最后,牧野还是亲自送向暖去上班,只不过在离幼儿园两三百米外的地方就将人放下来了。

“向暖,我希望你记着,我现在是你男朋友。有任何困难,你都是可以来找我的。”

简单的两句话,就像一股暖流迅速地流窜到向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她鼻子一酸,眼睛便湿润起来。怕一开口眼泪就掉下来,她只能抿着嘴角笑,用力的点点头。“嗯!”

“再见。”

目送着车子消失在拥挤的车流当中,向暖才转身走向幼儿园。

“哇!向暖老师,你今天好漂亮啊!从实招来,昨晚的相亲是不是成功了?”

好搭档李小敏凑过来,一把勾住了向暖的肩头。

向暖灿烂地笑了起来。她喜欢这份工作,喜欢这些天真可爱的孩子们!看着他们,她才觉得世界还是美好的!

忙忙碌碌,蹦蹦跳跳,一天眨眼就过去了。

班上有个叫丹丹的小女孩生日,非要两位老师去参加她的生日party。

丹丹原本有点自闭,在向暖和李小敏的关心呵护之下,现在已经好多了。

看着丹丹渴望的眼神,向暖实在不忍心让她失望。可李小敏有事,只能她一个人去了。

一路上,向暖都在陪着丹丹童言童语。

“向暖老师,她对着我这个妈妈都不会这么畅所欲言。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你。”

向暖笑了笑,正要开口,却发现面前的小区大门有点眼熟。

风雅阁。

很好听的名字。

可是想到那人就住在这里,向暖的心情不免有些苦涩。

这个小区的环境很好,虽然是开放式管理,却年年被评为文明小区。唯一的缺点,就是楼龄比较大,外墙有些斑驳。

然而,向暖却很喜欢外墙上那些在风中摇曳的爬山虎,给人年代久远的感觉却又勃发着强烈的生机。

“我们家就在这栋楼。”

东区9栋,跟那人同一栋楼。

等进了门,向暖才发现,丹丹家居然恰好就在那人的楼上。

为了让孩子过个快乐的生日,丹丹父母准备了很多零食和玩具,也请来了很多同龄的小朋友。

一帮孩子蹦蹦跳跳,热热闹闹的玩到了九点多才散场。

向暖主动留下来帮忙收拾残局。等忙完了,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丹丹的爸爸本来要送她回去的,但是被向暖拒绝了。

曾经发生过男家长好心捎她一程,结果被孩子妈妈误会了的事情。

自那之后,向暖就尽量避免单独跟孩子的爸爸呆在一块,哪怕只是一小段路程。

经过501的时候,向暖下意识往门口看了看,随之像个怕被人发现的偷窥者似的,飞快地下了楼。

到楼下再抬头,只看到窗户黑漆漆的一片。不知道是已经睡下了,还是没有回来。

不过,这好像跟她没什么关系。

向暖苦笑着转过身,朝着来时的路迈开步子。但刚走没两步,就看到那辆黑色的帕萨特缓缓地开过来。盯着那个尾数为402的车牌,她就走不动了。

车子停下,驾驶座的门打开,下来的人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向暖正疑惑的时候,那个男人拉开后座的门,将车里的人扶下来。

尽管没能看到脸,但她知道那就是高逸尘。

“高先生,需不需要我扶你上去?”

“不用,你可以走了。”

“那高先生你小心。”代驾松开手,很快就消失在暗夜里。

向暖看到高逸尘掏出钥匙来开门,大概是醉得有点厉害,钥匙怎么也插不进锁孔里。

她终于忍不住走上去,朝他伸出手。“我帮你吧?”

高逸尘眯着眼睛看她,但是看不清,他一连闭合了几次,才总算认出来了。“向暖?”

“是我。”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他口中逸出,向暖止不住颤抖了一下。伸出去的手,差点儿就缩回来了。

高逸尘的眉头拧了起来,语气没什么温度。“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