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所至只有你

目光所至只有你

作者:玖玥瑾
主角:麦馨容澈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3 14:00:46

独家完整版小说《目光所至只有你》是玖玥瑾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麦馨容澈,内容主要讲述:如果真把她拖给容奶奶看,她还怎么有脸活下去!几近绝望的麦馨忽然低头死死咬住他的手臂!趁他疼痛松手那一刻,她匆忙退向门口,泪眼看着他,哽咽的声音倔强而决绝,“容澈,你别逼我!把我逼急了这辈子我就死守着这个婚姻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的挣扎惊醒了容澈,回还了几分理智的他眸子猩红,阴云密布,“你,敢,给,我,下,药?”

麦馨愣住,立刻明白过来。

虽然不想让祖孙二人矛盾继续升级,可她也不想背这个锅!

她含泪斥道,“别太自以为是!你以为我稀罕和你做那种龌龊的事!”

她竟说他的渴望是龌龊!

容澈冷笑,“那就让你看看什么叫龌龊!”

他用力撕扯麦馨的领口,麦馨拼命护住……

脆弱的上衣扣子在两人的撕扯中倏然崩开,麦馨胸口处斑斑点点的吻痕暴露无遗……

那些醒目的爱痕无异于把她捉奸捉个现行,也瞬间把容澈心头的浴火浇灭了一半……

“走,去让奶奶看一看,这就是她眼里的好女孩!”

他喘着粗气,扯住麦馨就往门口走,麦馨苦苦挣扎,“求你给我留个面子,求求你……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我昨晚在金湾被人强迫……”

他怒不可遏,大手死命把她往门口拖,“闭嘴!**!别脏了我的耳朵!”

“不要……”

如果真把她拖给容奶奶看,她还怎么有脸活下去!

几近绝望的麦馨忽然低头死死咬住他的手臂!

趁他疼痛松手那一刻,她匆忙退向门口,泪眼看着他,哽咽的声音倔强而决绝,“容澈,你别逼我!把我逼急了这辈子我就死守着这个婚姻,和你耗到底!”

容澈愤然甩着手臂,恨不得把手臂甩掉般嫌恶,“滚,你脏得让我恶心!”

麦馨夺门而出,几乎要把手臂擦掉一层皮的容澈,恼火地把茶盘挥落在地,用力地深呼吸。

欢爱这种事,一旦尝过甜头,就容易上瘾。

本就热火焚身,又被她身上那些痕迹所刺激……

容澈到浴室用冷水淋了头,稍稍平静些后,便立刻吩咐高谦去接方樱子。如果要发泄,他也要发泄在他喜欢的女人身上……

而当他走到大厅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弄巧成拙的杨玉珍厉声喊住了他。

“澈儿,去把麦馨追回来。不管你情不情愿,她现在是你的妻子。我们容家的男人,决不能做背叛婚姻的事!”

她的话比冷水还有效,容澈不由捏紧了拳。

此刻已经猜到是老人想让他和麦馨生米煮成熟饭,他既失望,又愤怒。

强行领证也就罢了,还想强迫他行房?

“我是人,不是报恩的工具……下,不,为,例。”

他冷冷撂下一句,便头也不回地跨出了大门。任凭杨玉珍怎么喊他,都再没有回头。

乌云压顶,闷雷阵阵。

天气和心情一样令人压抑。

容澈的车子没开出多远,就看见前面那道瘦弱急跑的身影。

她好像在哭,一直用手抹着眼泪。

不知怎地,这个带着满身龌龊吻痕的女人,明明令他恶心,可她此刻于乌云下无助奔跑的萧索,却也让他莫名一阵不忍。

而这情绪更让他烦躁!

他不仅没有减速,反而猛地一脚轰油,车子卷起一股冷风,几乎贴着她的身子,绝情驶过。

容宅位于半山,这样的天气里麦馨根本叫不到车。

看着容澈的车无情驶离,她赌气一样狠狠擦着眼角的泪,用更快的奔跑来发泄心底的疼……

……

当高谦电话响起的时候,方樱子正疲惫地在一家小酒店休息,浑身乏力的她,连起身都困难。

唯恐容澈的家庭不接纳她,她铁了心要怀上个孩子,以此拴住容澈,先嫁给他再说!

而刚好在排卵期的她,急不可耐地花钱找了个男人,并给那男人吃了持久药,让他疯狂做了好几次,她次次“收获”满满……

她原想在酒店安安稳稳地睡一下午,让受孕最大程度完成。谁知容澈却急着找她!

高谦很快把她带到了容澈位于集团附近的公寓。

出了电梯,方樱子礼貌向高谦道谢后,聘婷走向房门。

她穿着一条白色及膝连衣裙,修长的小腿分外匀称迷人。

高谦无意间看了一眼她的**,眉头却微微拧了起来……

杨玉珍要求两人婚后必须住在老宅,也是想逼迫着两人尽快增进感情。

容澈盯着她的脸,眸光暗动。

这个女人,究竟哪一面是真,哪一面是假?

他掩下心念,只是淡淡应了声,便转身离去。

只剩两人时,已经猜出八九分的方樱子,含泪问道,“你一直说你有个未婚夫,却故意瞒着我那人是容澈……”

她擦了把眼泪,自嘲地笑,“你是怕我这种身子不干净的人勾引他吧?”

她委屈的哽咽声让麦馨如芒在背。

麦馨刚到金湾兼职时,有个客人借着酒意险些把她**,当时全靠有些陪客经验的方樱子赔着笑脸把她替出了房间。而她转天才知道,方樱子竟被那男人强了一整晚,永远失去了清白。麦馨恨透了自己的连累,方樱子却哭着抱住她,反倒一直安慰她没关系……

那件事之后,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可也是在那件事过后,方樱子把辛苦攒下的钱大部分都用在了整容美容上,越变越美的她,开始陪不同的客人过夜……

对麦馨来说,方樱子无异于她的救命恩人,她对她既感激,又亏欠,是她害她的人生转变了方向……所以她不仅没有半点瞧不起她,和她的感情反倒越来越深。

麦馨连连摇头,“我只是不想给容澈惹麻烦,才不敢乱说。”

方樱子忽然抓住她的手,泪如雨下,“馨馨,如果我早知道容澈和你这层关系,不管容澈怎么求我,我都不会同意和他交往的,我怎么舍得伤害你……”

她捂住嘴,满面痛苦,“可我和他就这样阴差阳错的相爱了怎么办……馨馨,你能体谅我吗?我从没求过你什么,可我求你放过容澈吧……他不爱你,你比谁都清楚,他爱的人是我,你忍心看着我们两个人因为你而忍受痛苦吗?”

“我……”

“馨馨,求你了……你知道我一直渴望被人爱……我不在乎容澈有没有钱,我只在乎他对我的一颗真心……如果失去他,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方樱子竟给麦馨跪了下去!

她的苦苦哀求让麦馨立即回忆起容澈说他心有所爱时的一脸坚定……

原来他们俩竟已经,爱到如此地步……

麦馨颤手扶起方樱子,“容澈他说,你给他的是清白身子,你骗了他?”

方樱子别开眼睛,伤心啜泣,“你明知我是因为什么而失身,却还戳我的伤疤。”

麦馨面露愧疚,“对不起,樱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只是不想她爱的男人,被欺骗……

方樱子掩面哽咽,谎话说得好像真事,“我们也是才认识没多久,但就是一见钟情那种,互相喜欢……然后昨天他喝醉了,就失控要了我……他没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我也就没说,我只知道他非常满意我的身子,一次次要不够……而今天他被迫领证后就第一时间去找我,又疯狂要了我好几次,他说希望我能尽快怀上他的孩子,那样他就立刻离婚娶我回家……你看……”

方樱子说着扯开衣襟,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

麦馨回想着上午书房里容澈压住她那急不可耐的模样,脑子里闪过他和方樱子疯狂**的画面,心痛欲裂,不由一阵眩晕……

他那么有责任感的人,竟会不顾法律上的婚姻事实,和方樱子翻云覆雨不说,还盼着她给他怀孩子……

他那样理智的人,也会一见钟情呵……

麦馨终于明白,爱情这东西,真的不讲先来后到,不问是非缘由。

强求的话,只会让人痛苦。

她沉默许久,方才缓缓开口,声音沙哑的像经年干涸的枯井。

“等我忙完妈**手术,就想办法让容奶奶同意我们离婚。”

方樱子心底大喜,面上却悲泣着搂住麦馨,“难为你了,馨馨……我和容澈,谢谢你的成全……”

一句谢谢成全,让麦馨泪水横流。

她把头埋在方樱子的怀里,死死咬住嘴唇……

方樱子忽然擦着眼泪,柔声问道,“你吃事后药了吗?

麦馨怔了怔,哑着嗓子,“还没。”

方樱子于是从包里匆忙掏出药来,连着水递给她,满面关切,“快吃!流产伤身又有后患……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忘记昨晚的阴影,以后遇到一个爱你的男人!”

亲眼看到麦馨咽下那两颗药片,方樱子的心才总算踏实。

她当然不能让麦馨有机会怀上容澈的孩子!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