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醉里长欢悲暮野

醉里长欢悲暮野

醉里长欢悲暮野

来源:麦子云 作者:小米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6-03 14:19:17

主角叫柳冰顾戚野的小说叫做《醉里长欢悲暮野》,它的作者是小米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简介:说罢,他看向四周,“给本相将刺客拖入牢里!”寡不敌众,明潇被死死的扣在了地上。很快,二人被送进了牢房。顾戚野坐在一旁,欣赏般的看着两人的表情。他目光扫过柳冰眸中的担忧,心脏好似被人狠狠的捏在了手心。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明潇缓缓将人放下,小心的扶着她。

柳冰痛的浑身都在颤,她咬紧牙,看向面前的人。

“放了他,我任你处置。”

“冰儿!”明潇不可置信的转过头。

他踏前一步,将柳冰揽在身后,“你冲我来。”

顾戚野低低的笑出声,他抬起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两声。

“痴情鸳鸯,让我当真是好生感动!”

说罢,他看向四周,“给本相将刺客拖入牢里!”

寡不敌众,明潇被死死的扣在了地上。

很快,二人被送进了牢房。

顾戚野坐在一旁,欣赏般的看着两人的表情。

他目光扫过柳冰眸中的担忧,心脏好似被人狠狠的捏在了手心。

原来,这就是她不屑自己的理由吗?

早就移情别恋,爱上了明潇?!

心中强烈涌起的妒恨,让他眼中殷上了点点血红。

他那么多年的真情,当真她一点儿都没放在心里吗?

难怪。

难怪根本不在意自己和苏敏儿在一起,难怪还能笑着让两人继续。

他从腰侧摸出一把匕首,缓缓走柳冰面前。

“可记得它?”

柳冰浑身怔了一下。

她自然是记得,这是她逃脱生天送他的第一个礼物。

可是看到面前人,她却闭住眼,缓缓嗤笑:“什么破铜烂铁也值得我记住?”

闻言,顾戚野气得浑身发抖。

没有发生那些事情之前,这曾经一度是他最宝贝的东西。

可在她眼里,居然什么都不是,只是破铜烂铁。

何其可笑。

她随意丢出的东西,他当宝贝一般留着。

她随口说出的话,他曾认认真真一句一句的记在了心上。

可到头来,他爱的是一个残忍狠辣的毒女。

残害了他全家,对他的真心不屑一顾。

如今,对别的男人百般担忧,万般维护。

银光微闪,匕首猛的扎进明潇的手背!

突如其来的痛让男人闷哼出声。

柳冰瞬间睁开眼,抬手甩了顾戚野一个巴掌!

“你干什么?!”

他伤害她,折磨她还不够吗?

为什么还要把两个人的恩怨波及到别人身上?

顾戚野松开了手,他怔怔的摸了下自己被打的脸。

她打他?因为别人?

一双冰冷的眸子瞬间席卷了怒火。

他看着柳冰,一字一顿:“你别指望他今天能完整的走出去。”

听见此话,柳冰瞳孔猛的缩了一下。

顾戚野就那般定定地看着她。

伸手握住匕首,猛地拔出。

明潇又是一声痛哼,他脸色惨白,微微咬紧唇。

“冰儿无事。”

柳冰转头,那双愤怒的眼睛此刻亦是冰冷一片。

她看着顾戚野,声音冰冷刺骨,“你若再伤他,我会让苏敏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顾戚野心中绞痛,有些维持不住面上神色。

他牙齿咬得嘎噔响,“你当如何?”

“放了他。”

“我若是不呢?”

柳冰冷笑,“那你最好祈祷你的苏敏幸运一些。”

空气瞬间凝固。

两个人冷冷地对峙着,谁都不肯低头。

突然间,顾戚野拔起匕首,转头直接向明潇的手指切下!

柳冰反应不及,一根手指,应声而断,明潇咬紧牙,痛呼声还是从嘴边破碎的逸出。

她拼命的睁大眼睛,浑身颤抖,“不……”

怎么能,怎么能。

顾戚野忽然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柳冰,居然早就知道真相了吗?

大夫看着面前的丞相,见文安示意哆嗦着身子就赶紧离开了。

门外,文安轻轻地唤了一声,“丞相。”

里面的人猛地回神,声音艰涩沙哑,“何事?”

文安微微垂头,“若是时间再久,柳姑娘恐怕就无力回天了。”

顾戚野眼前忽然就浮上了一幕画面。

她被人穿过琵琶骨钉在了墙上,对他笑的温柔。

“阿野,莫要难过,柳冰的命,从来都硬。”

可是等他再回来看的时候,她就像一条死狗一样被拖着到处走动,浑身插上了尖利的石头,仿若已经没有了声息。

他疯了一样的想要上去救人,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了原地,想再踏出一步都做不到。

文安看着面前愣怔的人,转眼看到旁边等待命令的下人,“快救!”

今日之事他会不会受罚,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若是柳冰真的死了,丞相也难成活。

柳冰再次被救了出来,可是这次,却没能很快醒来。

她头上鲜血直流,似乎没了一点意识。除了一颗心脏还在跳动,整个人与死无异

顾戚野请来了太医,一盆盆血水不断的被换出来,他想要拦住一人问问是死是活,却张不开口。

就在此时,文安缓缓地走了来,“苏姑娘醒了。”

顾戚野下意识的看向屋里生死不知的人,可仅仅只是迟疑了一瞬,他就迈开了步子向外走去。

柳冰,命那么硬,怎么能死的了。

他每走一步,就这样安慰自己,到底还是走到了苏敏的院子里。

苏敏脸色苍白,安静的躺在一边,看见进来的人,她轻轻地笑了:“戚野。”

男人却怔在了原地。

苏敏只是轻轻地唤了他一声,便自顾自的说道:“你知道吗?她给我吃药了,我的毒是不是要好了?”

顾戚野猛的抱住了她。

原来从头到尾,骗他的,只有柳冰一个。

给了丹药也不忘骗他?顾戚野眼中映出点点血红,说不清是恨,还是被欺骗的痛。

柳冰大梦一场。

梦里,她刚刚逃出来那个人间地狱,亲手放火看着那些折磨她的魔头在生命的边缘苦苦哀求。

紧接着画面一转,顾戚野没皮没脸的凑了过来,“看他们做什么?有我好看吗?”

她嫌弃他破坏气氛,抬腿踹了他一脚。

结果他睡觉他一下子揽入了怀抱,声音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知道吗?以后,你就要和我享受幸福了。”

她到底是醒了过来,梦中恍惚,直到浑身疼的要命,才彻底分清了现实。

到底是大梦一场空。

所想的,所求的,只要一睁眼,就不见了。

太医见她终于醒了过来,心中有些感慨,那般重的伤,就是换一个成年男子都未必这么快醒的过来。

文安走上前来,看着她,轻声道:“你何苦那么倔强?”

一句话,床上的女人泪如雨下。

何苦?

大抵是在血腥里摸爬滚打了太久,容不得她软弱。

她知道,只要她妥协,就一定逃不出生天。

看着面前的人,文安纵然有心却又无力,时至今日,没人能说服丞相愿意听听别的解释。

柳冰似乎想要说什么,可一张口就是一股血腥味儿,她声音破碎,带着几分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