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墨少夫人马甲多

墨少夫人马甲多

墨少夫人马甲多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夭夭桃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4 11:06:49

以蒋安笙墨时琛之间的感情为主要内容的《墨少夫人马甲多》, 是作者“夭夭桃”创作完成的,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内容是:众人都知道墨氏总裁这个男人性格暴力,冷酷无情,蒋家父母不想让自己的心爱的宝贝女儿嫁过去受苦,于是把家里的傻姑娘送了过去,让所有人没有想到,墨时琛没有对蒋安笙下狠手,反而还对她无时无刻宠爱着。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墨时琛以为是蒋安笙,可忠叔和张妈坚持说,昨天除了蒋婉儿,就再也没有别人来过别墅。

‘这个人’会是蒋婉儿?

墨时琛抬手揉了揉眉心。

在他的潜意识里,还残留着抱‘她’的感觉,‘她’的气息,那淡淡的少女幽香,和浑身香水味的蒋婉儿完全不一样。

他似乎还吻了‘她’,那种柔软的触感,牢牢的刻在了他心里。

墨时琛烦燥的端起酒杯,松了松衬衫领口。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热。

潜意识里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他想抱住昨晚的那个人影,贪婪汲取她身上的气息。

太热了。

墨时琛脱了西服外套,质地精良的白衬衣,黑色西裤,更加俊美干练,商界精英气质尽显。

……

楼上。

蒋安笙吃力的把蒋婉儿拖到床上,拉过被子盖住,转身就往门外走。

她知道那杯酒里下了药,但还是喝了。

她将计就计,趁蒋婉儿带她来房间的时候,偷偷从背后一针扎晕她。

当年孙月茹也是用同样的方法,诬陷她妈妈,给她妈妈喝了不一样的酒,再把她骗进藏了男人的房间里。

然后,孙月茹亲自领着蒋呈来抓人,虽然妈妈奋力挣扎,保住了清白,可她衣服凌乱,怎么解释都没人信。

她绝不会让旧事重演。

蒋安笙走到门口,冷冷看了一眼床上的蒋婉儿一眼。

刚才蒋婉儿要泼她红酒,提出交换衣服,蒋安笙本来能躲开,但是却没有,故意让蒋婉儿泼了一身。

既然这对母女想重演这场肮脏大戏,那这个女主角,就换蒋婉儿来当!

蒋安笙打开门走出去,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

她一抬头,便看见孙月茹领着一个**的老头朝这边走来。

蒋安笙屏住呼吸。

刚才她用蒋婉儿的手机发短信给孙月茹,说事情已经办妥,但没想到他们来得这么快。

已经走近了,孙月茹抬头看过来。

蒋安笙情急之下,立刻低下头,飞快的跑进旁边的房间。

孙月茹眼神一晃,没有看清,不过,她认出人影身上的裙子是蒋婉儿穿的,顿时松了一口气。

看来蒋婉儿已经搞定,把蒋安笙拉进了房间。

不过她还得确定一下,确保蒋安笙这个死丫头这次会万劫不复。

孙月茹推**间的门,一眼看见床上有个人影,身上穿着的粉色裙子正是蒋安笙穿的,总算放下心。

她转过身,对**老头媚笑。

“赵总,婉儿在里边等您呢。她把您伺候舒服了,您一定要跟我们蒋家签合同啊。”

赵总哈哈大笑,“放心,蒋总让女儿陪我了,这么有诚意,我肯定跟蒋家合作!”

说完,他满脸猴急的走进房间。

孙月茹在他身后拉上房间,直接反锁,冷笑两声。

赵总这死鬼老头,竟敢打她女儿的主意。

她就来个李代桃僵,让蒋安笙冒充蒋婉儿陪赵总!

这样既能毁了蒋安笙,又能拿下赵家的合同,事后蒋呈就算知道是她动了手脚,也不会怪罪。

孙月茹走到‘蒋婉儿’跑进去的那扇房门前,对着门低声说道。

“婉儿,你就在里面等着,我好不容易给你制造的机会,你给我抓紧了!”

正说着,身后传来脚步声。

孙月茹立刻转过身,满脸笑容的对走过来的墨时琛说道,“墨总,找到蒋安笙了,她就在这房间里,喝多了正在休息,您进去看看吧。”

她说完,偷瞟了一眼墨时琛绯红的俊脸,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他已经喝了下药的酒,看药效已经发挥得差不多了,只要把持不住跟她女儿上了床,蒋婉儿就会取代蒋安笙,成为名正言顺的‘墨太太’。

墨时琛用力扯了一下领带,按捺着浑身炽热走进房间。

身体的不舒服,他一直强忍着。

因为他想亲口问问蒋安笙,昨晚她究竟来没来过别墅。

他希望那个人是她。

而不是蒋婉儿。

……

黑暗的房间里,蒋安笙已经听见墨时琛的声音,简直不知所措。

她的计划里,根本没有他!

哪想到孙月茹除了给自己下药,居然还想让墨时琛跟蒋婉儿上床!

房门开了,修长的人影大步走进来。

眼看没地方可躲,蒋安笙情急之下一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砰’

房门关闭的声音。

然后整个房间里安静下来。

蒋安笙死死抓着被子,根本不敢钻出去,心脏怦怦直跳。

她根本不知道墨时琛会进房间,还没想好怎么解释。

额头冒汗。

要是墨时琛发现她设计蒋婉儿,一定就会知道她装傻耍了他。

墨时琛瞄了一眼被子下拱起的人影,心里烦燥不堪。

她就那么怕他?

他耐着性子开口,尽量压着体内的躁动。

“蒋安笙,你出来。”

人影一动不动。

墨时琛单手插在西服裤兜里,背靠着墙,头痛的揉了一下眉心,沉声道。

“说!昨晚回别墅的人是不是你?你都看见了吧?”

被子动了一下,仍旧没吭声。

墨时琛心烦意乱,扯下领带扔到地上。

她不回答他。

而他体内越来越热,浑身就像火炉那样,燥热的感觉在体内蠢蠢欲动。

心头的烦燥,加上体内高热,让墨时琛越来越失去耐性,眼神变得暴戾。

他俊脸酷寒,冷冷命令。

“五秒钟,你要是不滚出来,我就把你衣服脱光!”

蒋安笙捂在被子里,咬了咬唇。

他好凶!

还是昨晚的‘墨时琛’温柔。

她悄悄把银针捏在手里,只要他敢脱她衣服,她就扎他!

“时间到了。”墨时琛狭长的眸子跳动着暴戾,大步走上前,一把掀开被子,“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蒋安笙一下子翻过身,一针扎过去。

就在这时,墨时琛忽然退了一步。

蒋安笙没想到他会突然后退,直接扎了个空。

什么情况?

耳朵里,传来墨时琛冷漠的声音。

“蒋婉儿,你想干什么?!”

蒋安笙一怔,忽然间回过神。

房间里没有开灯,而她身上穿着蒋婉儿的裙子。

墨时琛看不清她的脸,把她当成了蒋婉儿!

蒋安笙也不吭声,点了点头,又飞快的蒙进了被子。

看见她的动作,墨时琛狭眸闪过浓浓的嘲讽。

想引他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