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将女凤倾城

重生将女凤倾城

重生将女凤倾城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飞一叶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4 12:02:49

小说主人公是慕华锦李辞令的书名叫《重生将女凤倾城》,是作者飞一叶所编写的古代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慕华锦前世经历了家破人亡的遭遇,为了洗脱慕家的罪名,替家人报仇雪恨,却不幸的和仇人同归于尽,她重生到了年少时期,看着家人们还健健康康的,慕华锦发誓一定要改变家人的命运。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忠王看着仵作递上来的验尸结果,开口问道:“据你推测,凶手应该是个女子?”

这名仵作在夏城中也算是颇有几分名声,虽然已经是满头的白发,但是验尸的眼光甚是毒辣,总是能发觉常人不能发觉之事。故而,夏城只要有大案发生,找的都是这位老仵作。

“是。”老仵作颤颤巍巍地回答道:“老朽观尸体胸前的致命一刀,下手狠绝,没有丝毫的犹豫。此人定是极善武艺,甚至还不是头次**,否则双手定会颤抖。但是,尸体颈间和腰际的切口皆有刀卡在骨肉之中后,二次发力的痕迹。”

“依老朽之见,会武的男子力气是不会以如此不济的。且头颅上的发髻如此整洁,不像是出于男子之手啊。”老仵作说完之后,咳了好几声,这才稳住了呼吸。

忠王一招手,便立时是有下人抬了一个矮凳过来,扶着老仵作坐了下来。

“老朽谢王爷赏赐。”老仵作连忙说道。

“老人家无须多礼,这胸口处的刀伤又是怎么回事?”忠王又是问道。

老仵作眯了眯眼睛,“这大概就是用刀之人的习惯了吧。凶手行凶之时,将刀锋没入死者的胸腔后,是有一个手腕下压后,随即上提的习惯,就像是这般。”

老仵作伸手做了一个手腕下压的姿式,“这样一来,刀锋的最前端会微微搅动脏器,也就使得最深处的伤口长度变长。”

就在老仵作的话刚刚说完,书房的门外突然传来了什么瓷器被人打碎了的清脆的声响,这其中还夹杂着女子的低呼声。一时之间,屋内所有人都是向房门看去。

忠王几步走到门前,猛得是将房门推开,却是发现陈莲儿正是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而在陈莲儿不远处的地上,正躺着一个翻倒了的食盒,食盒里面的汤盅从打翻的食盒中滚落出来,彻底是碎在了地上,汤水洒了一地,现在正慢慢向上升腾着自己最后的那点热气。

“你来这里做什么?”忠王面露不悦之色地问道。

“我…我。”陈莲儿有些踌躇地说不出话来。

忠王看着陈莲儿这副样子,耐心尽失。又是想起了就是眼前这个看似柔柔弱弱的女孩,差点是将自己妻儿害死,心中更是厌烦。

忠王直接对着不远处站着的两个家丁说道:“你们几个人过来,这…”忠王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完,便是感到自己的衣袖下方传来了一阵拉力,低头一看,正是陈莲儿拽着他的衣袖。

见忠王看向自己,陈莲儿露出来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说道:“姐夫,莲儿不是想要来这里偷听的,只是见厨房那里的养生汤炖好了,这才想着要给姐夫送过来。”说着,陈莲儿又是偷偷拿眼睛去瞄了一下洒在地上的当当水水。

“这汤为什么会打翻在地了?”忠王顺着陈莲儿的话继续问了下去,他感觉陈莲儿此番来书房目的,并不是为打探什么东西,而是为了来告诉他什么事情。

陈莲儿的面上露了一丝犹豫,似乎是不好回答这个问题一般。半天才小声说道:“莲儿刚才是在听到仵作的话觉得有些心惊,这才不小心将食盒给打翻了。”

说这话的时候,陈莲儿的一双大眼睛,在不断地向四下乱瞟着,整个人都是带着一股让人一看便知的心虚。

“心惊?”忠王重复了一遍陈莲儿的说辞,“你因何心惊?”

陈莲儿思忖了一会儿,最终才开口缓缓地说道:“因为仵作说的那个用刀习惯,莲儿见过。”

“前些日子,因为向往慕家姑娘身上那股巾帼不让须眉的气质,所以莲儿常常会带着墨染去雪阁看慕姑娘练刀。就在方才听到仵作的话的时候,莲儿才想起慕姑娘似乎也是有着相同的习惯。”

说到此处,陈莲儿突然有些激动地看向忠王,“姐夫,我不是说慕姑娘就是**凶手。我本来就是个不曾练过武的弱质女流,说不定是我看错了。慕姑娘她人那么好,虽然是看着冷淡了一些,但是她也是救了阿姊和小世子,是断不会做出如此残忍之事的。”

陈莲儿的话看似是在为慕华锦解释、开脱,但实际上却是句句都将嫌疑引到了慕华锦的身上。在府中众人眼中是女子、会武功、善用刀,甚至就是连用刀的习惯都是同杀害崔桥的凶手一致,那不就是等同于在说慕华锦她就是凶手吗?

至于什么性子冷淡,那更就是了。要不是性子古怪的话,那怎么会是先**,后分尸,最后还将尸体给摆成了那样一个吓人的模样。

忠王听完陈莲儿这话之后,可算是明白她今日来演的这么一出戏究竟是想要图什么了。

忠王原本是想要为慕华锦澄清什么,却是突然想起自己的妻子在慕家时,同他说一切只要顺其自然就好了。

想起王妃的叮嘱后,忠王生生地是把将要脱口而出的话给咽了回去,只是干巴巴地挤出了一句,“这件事你别多想,本王相信慕姑娘是不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

陈莲儿忙不迭地应道:“嗯,莲儿也相信慕姑娘是个好人。姐夫有事的话,就先忙去吧,陈莲儿就不打搅姐夫了。”说完,陈莲儿便是向忠王行了一礼,脚步轻快地转身离开了。

忠王和陈莲儿交谈的地方就在书房的门口,不少忠王府的下人都是听到这两人之间的对话。忠王和陈莲儿口中说自己相信慕华锦不会是**凶手,但是府中其他人未必也是会这样觉得。

忠王府中的下人都是忠王从邺城带来的,这些人不是夏城人,对夏城也是没有什么归属感。所以,这些人在面对作为夏城世世代代的守卫者慕家,自然就是比夏城土生土长的人们少了一份敬重感。

忠王府的规规矩虽然是严格,便是再严格的规矩有时也是管不住人私底下的说嘴。几乎就是在当天的夜里,忠王府的下人们就开始怀疑杀死崔桥的人就是慕华锦了。在忠王府推动流言的产生,可是要比在全夏城里容易得多得。

临入睡之前,陈莲儿有些兴奋地坐在床前,晃动着自己两条洁白如玉的小腿,“慕华锦啊慕华锦,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