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薄先生的暖婚宠妻

薄先生的暖婚宠妻

薄先生的暖婚宠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陌菲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7 16:08:42

婚恋小说《薄先生的暖婚宠妻》,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男女主角盛安好和薄川之间的爱情故事,作家的名字是“陌菲”,精彩内容介绍:在结婚的那一天遭到未婚夫悔婚,盛安好对爱情没有了渴望,下定决心单身一辈子,母亲看不下去给她安排了相亲,她被迫无奈,只好嫁给一个只是相亲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可婚后的生活,并不像她想的那样,这个男治愈了她曾经的伤痛,她也真的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了他。所有的偶然,不过是有人让它变成命中注定罢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因为冯淑云的缘故,薄川推迟了盛安好来公司报道的时间,其理由是让她好好陪陪岳母。

盛安好也没推迟,这几天除了给薄川送早餐,其余时间就陪着冯淑云。

遛弯的时候,冯淑云逢人就说她的女婿好,惹得平时关系不好的邻居心里特不舒坦。

好几次薄川过来看她,她都拉着他们两人到楼下公园遛弯,她就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

这段时间过得很平静,两个人的感情也在逐渐升温。

“薄川,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盛安好小声的说着。

“什么?”

薄川松开她,对上盛安好的眼睛。

“你为什么……”话到嘴边她说不出口。

临了,她改口笑着说:“其实我就是想问,我妈今天炖了一锅鸡汤,晚上你要不要过来吃饭。”

其实她是想问为什么在那么多人中选择了她,明明他会有更好的选择,既然不爱,他完全可以找个什么千金结婚,对他巩固位置也有帮助。

而她,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经过之前和好朋友的分析,这就是她心里一直存在的疙瘩,或许是还没从这一切缓过来吧。

“要是没什么特别的事,我会过去,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薄川揽住她的肩膀,语气平和,多了一丝亲昵。

盛安好在公司呆了好一会儿才回去,在回去的路上跟卢璐聊了一会儿才回去。

晚上薄川过来接盛安好回去,冯淑云坐在站在门口,现在道:“安好,明天你就不用过来了,你也该忙你的事情了。”

不等盛安好开口,薄川就说话了。

“妈,让安好再陪你……”

冯淑云笑着打断:“好女婿,我知道你担心我,我都好了,哪能让安好一直陪着我,你们也该过过二人世界了。”

说着,她露出一个别有意味的笑容:“你们要真觉得我一个人孤单,那就赶紧给我生个小孙孙,我还能帮你们带两年。”

听到这话,盛安好的脸一下就红了,她羞得不敢看薄川。

此时几声笑闯进耳朵,腰间的手也收紧了几分。

“我们会努力的。”

冯淑云开心得不行,一路笑着跟薄川他们聊,直到车子渐渐驶离小区。

车上,盛安好还没缓过来,脸上还穿留在余温。

她望向窗外,“我妈话,你别……”

“我觉得岳母说得有道理,安好,我们是该要个孩子了。”

盛安好顿了一秒,想起那晚薄川跟自己说的话,他需要一个孩子来稳定股东。

只是抱有目的,她心里多多少少不舒服。

察觉到盛安好情绪不对,薄川说:“你别多想,我答应过你,等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妈说的对,我年纪不小了。”

盛安好故作轻松的笑笑,接着刚才没说完的道:“反正早晚都要孩子,还不如早点,免得成高龄产妇,生孩子费劲儿。”

她的勉强薄川能感受到,他一只手拉住盛安好什么也没说。

回家的路上,两人默契的都没说话,安安静静的,盛安好望着外面驶过的夜景,心里想着。

就算她没有跟薄川结婚,也会面临这个问题,反正也没有感情,跟谁不一样了。

她想开了,相比较其他人,薄川是最完美的对象,有钱有颜,她还奢望什么呢。

回到别墅,盛安好跟岑姨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

“先生,太太这是……”

岑姨以为两人吵架了,正打算劝劝薄川,奈何还没说话薄川就道:“助孕药先停一段时间。”

岑姨愣了一秒,当即笑了出来,她问:“是不是太太她……”

“没有。”

岑姨的笑僵在脸上。

“岑姨,你先去休息吧。”

说完薄川跟着上了楼,他没有直接回卧室,而是在书房处理了一点事儿才回去。

推开门,屋里一片漆黑,安静得能听到盛安好的呼吸声,薄川放下摸到开关的手,拿上睡衣去了卫生间。

十分钟后,装睡的盛安好感觉到被子被掀开一角,紧跟着一个带着些许凉意的身体靠在她的背。

有力的手臂扣上她的腰。

盛安好紧张得要死,整个身体僵得不得了,丝毫不敢动。

说实在的,她刚才虽然是那么说,但事实上,她很怕。

“我说过,我会等你愿意。”

薄川的低哑的嗓音响起,热气喷在脖颈,盛安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睡吧,明天准备去公司报道。”

盛安好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心里仍旧慌张,直到耳边传来薄川沉稳有力的呼吸才慢慢放松,她悄悄转过身头,看着自己枕边的男人,将手搭在他的手上,嘴角微微上扬。

他心里应该是有自己的吧。

等她熟睡,薄川才睁开眼睛,他并没有睡着,装睡只是想让她放下戒备而已。

他看着怀里的女人,心里复杂。

从最开始的见面到现在,她始终没有认出自己。

薄川伏身吻住她的嘴角,扣住腰身的手收紧了几分,他贴在盛安好的耳边轻声说:“晚安,盛安好。”

熟睡中的某人似乎梦见了什么好事,笑意更浓。

第二天一早,伴随着耳边吵闹的闹钟,盛安好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睡得太熟,她都忘了今天要早起的事情。

枕边已经没有薄川的身影,盛安好伸了个懒腰,她拿起手机关掉烦人的闹钟,目光触及到上面的时间让她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她猛地起身,嘴里嘀咕道:“完了,完了。说好今天去报道的,这下糟了。”盛安好急急忙忙往卫生间跑,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好下楼。

“太太,你醒了。”

“岑姨,薄川呢?”

她心里不舒服,明知道自己今天要去报道,他居然自己先走了,剩下她一个人。

“先生已经去公司了。”

“我就知道,他怎么可能会等我。”盛安好小声嘀咕一句,拿着她的包往门口走,“岑姨我先走了,晚上见。”

“太太,你把这个……”

“砰。”

不等她说完,门已经关上。

岑姨无奈的摇摇头,将手里的早餐收回来。

以前她也觉得盛安好配不上薄川,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她发现盛安好虽然有时候毛毛躁躁的,但是好姑娘。

可是望宁她……

“哎!”

岑姨发出一声叹息。

审计的第一天,盛安好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