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婚深情意动

婚深情意动

婚深情意动

来源:微阅云 作者:叶蓁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7 16:40:12

《婚深情意动》主角是宁舒程锦时,由网络大神“叶蓁”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这辈子最艰难的时刻,是我爸和小三的婚礼上,那个闯入我生活的人也是在那场婚礼上。从此,支撑我的天塌了,而我只求能和他白头到老。 他说,我们结婚吧。 我说,好。 早就喜欢上的人,我怎么说得出拒绝的话。 他说,宁舒,我们之间只谈性和钱。 我说,好。 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能守着他,也是好的。 他说,我们离婚吧。 我说,好。 四年婚姻一朝走到尽头,我心死如灰,只愿此生不复相见。 后来,他又说,“小舒,嫁给我。” 我毫无波澜,“程总,我想,我们之间除了合作,没别的可以谈。” 他圈住我的腰身,“你确定?那个熊孩子,刚才喊我爸爸!”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简单的一句话,令热闹的现场在瞬间鸦雀无声,气氛凝固,压抑而诡谲。

我若无其事,直直地看着程锦时的方向。

逆着光,看不清他的神色,我捏着B超单的手一点点收紧。

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我凭什么认为,他们的婚礼会就这样被我搅和了。

也许,下一秒,我就会被他们扔出去,然后,他们继续办完这场婚礼。

如果他们再狠一点,我连孩子都不一定保得住。

在我走神的空档,保安冲过来想要带走我,程锦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沉声制止,“住手。”

他抽走我手里的B超单,睨了一眼,视线落在我的肚子上,脸色倏然变得阴沉。

“六个多月,宁舒,你好样的。”

他声音清冷低沉,夹杂着化不开的情绪,像是隐含着暴怒,又像是讥讽。

我敛下情绪,还未说话,宋佳敏也提着婚纱快步走了过来。

她直勾勾的瞪着我,怒火中烧道:“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你这么做,安的什么心?!”

呵,被气的都装不出以前那副我见犹怜的样子了。

既然她装不出,那我来装好了。

我轻轻握住程锦时的手腕,轻咬着唇,自责道:“对不起,我也是离婚后才发现怀孕了……本来想带着孩子离开,可是锦时,我真的不忍心,让他还没出生就没有爸爸。”

程锦时一言不发,寒潭般的眸子盯着我,似乎想看进我的心底最深处,看得我发毛。

在他面前,我向来都无所遁形,不自觉敛下眸子。

宋佳敏可能发现自己失了态,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眸中泛起水光,温声细语,“小舒,你们结婚四年都没有孩子,怎么离婚几个月,反倒怀孕了?会不会是医院检查错了?”

我冷眼瞥她,什么医院检查错了,摆明是在说我怀的别人的孩子。

程锦时依旧淡漠,我心里越发没底,只能釜底抽薪。

我缓缓松开他的手腕,忍住心口传来的钝痛,轻声道:“程锦时,如果你的想法也和她一样,那我就带着孩子,嫁给别人了。”

我对他确实不算了解,这个男人大多时候都喜怒不形于色。

可我还是觉得,可以赌一次。

尽管他不爱我,也绝不会容许他的孩子,叫别人爸爸。

程锦时像是在强压着火气,声音又沉又缓,字字清晰,“你试试看?”

他的语气,让我明白赌对了。

我撕掉B超单,语气很随意,“理智的时候,我应该还不敢试。”

但如果他继续这场婚礼,我伤心过度,就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了。

这后半句我没说出来,可是他听出来了,面色愈发沉冷。

宋佳敏看出了不对劲,急切地抓住他的手臂,提醒道:“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亲戚朋友都在看着……”

我冷眼旁观的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浑然不觉自己是宾客眼中搅和了婚礼的罪人。

“佳敏,对不起。”程锦时握着她的手,言辞认真,满含歉意,“婚礼先取消吧,我会安排陈琳负责善后。”

宋佳敏懵了,把他的手臂抓得死死的,眼泪不停的流出,哀求道:“她有孩子,可是我也有小宝啊,小宝都那么大了,他需要一个爸爸!”

程锦时眸光变得柔和,抬手轻轻抹掉她的眼泪,音色很低,“听话,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好吗?”

我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回想过往的所有片段,他从来没有这样,温柔的和我说过一句话。

我婆婆原本只是在一旁看着,应该是相信程锦时能理智沉稳的处理好这件事。

只是没想到,程锦时会宣布取消婚礼。

我婆婆斩钉截铁道:“锦时,婚姻不是儿戏,你有小宝这个儿子就够了!”

我冷冷的看着她,她那么希望程锦时能有孩子,怎么现在一个小宝就够了?

是害死了我妈,所以心虚么。

想到手机里的那张照片,我心里恨意翻涌。

我控制着情绪,轻笑,“妈,这年头亲子鉴定能造假,但我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真的。”

其实自从那次偷听到宋佳敏打电话后,我心中的疑惑就没消下去过。

尽管她带小宝回程家时,拿了亲子鉴定出来,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就在刚刚,有个念头突然一闪而过,亲子坚定为什么不能是假的?

宋佳敏一下就听出了我意有所指,哭得花枝乱颤,委屈道:“宁舒,你可以冤枉我,可是你这么说,让别人怎么看待小宝?”

我婆婆当然也不可能因为我一句话,就质疑她宝贝孙子的身世,狠狠地剜了我一眼,“你和锦时已经离婚了,别再叫我妈!”

程锦时警告地睨了我一眼,我将要出口的话只能咽回去。

“婚礼取消。”

只听,他再一次重复这个决定,随后抓住我的手肘,冷声道:“你跟我出来。”

我脚步踉跄地跟在他的身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看见我婆婆铁青的脸色,宋佳敏怨毒的目光。

我朝她们笑了下,但不是因为报复的快感,只是觉得嘲讽。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但她们应该没有想过,我会反击。

他一路拽着我出了酒店,拉开车门,直接把我甩进副驾驶,单手撑着车顶,俯身掐住我的下颌,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说,孩子到底是谁的?”

我这才知道,他居然也在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

说不难受是假的,我只有过他这一个男人,他却一次两次的怀疑我。

我看着他,平静道:“你的。”

他力道大的几乎要捏碎我的下颌,目光锐利如鹰隼,质疑的问道:“我的?”

我靠在沙发背上,低低笑出声,差点笑出眼泪来,看向他,“你忘了是么,那我来替你回忆一下好了。那天晚上,你为了宋佳敏,羞辱我是妓.女,也许你是太生气了?连套都……”

“够了!”

他咬牙切齿的截断我剩下的话,猛地甩上车门,上了驾驶座,因为恼怒,手背上青筋暴起,呼吸也急促了些许。

我怀了他的孩子,竟能让他这样生气。

原以为自己对他已经死了心,但看见他这样厌恶我肚子里的孩子,我还是觉得难过又委屈。

我仰着头,把眼泪强逼回去,说出了这辈子最狠毒的话。

“如果你实在讨厌这个孩子,我可以打掉他。”